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天安门升完囯旗后发生一幕,万人围观,感动众人!

中囯心 2020-06-02 13:18:06


军事皇榜

 血性男儿必备

 


北京凌晨传来一组照片

美丽惊艳世界

没有阳光,就没有日子的温暖;没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

破晓时分,旭日东升。海面一望无际,风平浪静,我缓缓的闭上眼,聆听大海美妙的歌声,缓缓的扬起嘴角……

我叫小丫,生活在一个充满鼓点的山间小村里。我们这里的每家每户都有一把鼓。村里有条河它养育了我们村庄的老老少少我也是这里的“常客”。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在河边转一转。

今天去上学时,妈妈让我放学后不要逗留,早点回家,我便没去河边。走在路上,几辆豪车从我身边驶过。我身后有几位妇女便议论起来:“唉,听说葛老太昨晚走了,看到没?那是他儿子的车,肯定是回来处理后事的。”“说起来,这葛老太真够可怜的,老伴走得早,儿子在外打拼,只顾事业,几年都回来一次,只有她孙女陪着她。”“他那孙女,今天天不亮就在河边坐着,估计现在还在呢!”

海音?葛奶奶去世了?带着疑问跑到河边,却发现海音真的在那里我知道那一定是真的了。没等我走过去,她便开口问:“小丫,你还记得我同你说过的大海吗?”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她继续说:“我听说古爷爷准备在村里找鼓手,组一个鼓队,去参加两年后的六月六日市里的风采大赛,如果有机会加入到鼓队中。我就能去看海了,我一直很好奇,也想去看一看大海的真实面容,所以,我答应了她。

古爷爷是村里有名的鼓手,他打了一辈子鼓,他觉得这鼓不应该窝在这小镇,想借着比赛来宣传我们的鼓,让鼓点声留在每个人心中。

几天后,鼓队组成了,全都是村里同龄的孩子,一共有十五个人。我们这十五个人都带着自己家的鼓来到古爷爷家参加训练。

古爷爷让我们先排好基本队伍,排好后,便开始教了,首先要熟悉鼓点的节拍,古爷爷一个一个节拍的教我们,海音的节奏感不强,打起来显得特别生硬。在中间休息时,海音一个人走到院子的角落里,我本想过去安慰她,没想到古爷爷比我还快一步,她被古爷爷开导后破涕为笑,又重新站起来,拿上鼓,向我走来,我顺势也走过去,想抱抱她,却忘记身上还带着鼓,结果两个鼓“嘭”的一声撞在一起,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惹的大家哄堂大笑。甚至连古爷爷都忍俊不禁了呢!

笑够了,便继续练习,不知不觉,太阳都下山了,火红的朝霞染红了整片天空,我与海音结伴而行,一路上说笑打闹,不亦乐乎,银铃般的笑声在山间回荡……

打鼓的练习过程十分辛苦,每天都要重复的练习。每天练完回到家后,手臂都是酸的,手上因练鼓,也起了茧,虽然很累,但我们依旧很快乐。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地,两年很快就过去了。

六月天,知了在树上聒噪的叫着。这两年,大家都非常努力的学习打鼓,古爷爷甚至还把他的绝技都交给了我们,我们每个人身上都肩负着全村人的寄托与希望……

村长的儿子在城里工作,听说我们要来比赛,便帮我们找了辆去城里的车。

临行前,古爷爷让我们排好队,给全村人表演了我们的鼓声,海音与我听着我们的鼓声,相视而笑,鼓声,响彻云天的鼓声,一声声的击倒了每个人的心里,挥之不去……

到了城里,已是六月五号上午了,因是市中比赛,有电视台的过来采访,下了车,比赛负责人带电话过来让我们赶紧过去现场参加彩排,古爷爷也不想耽误,便带着我们打了车到比赛现场,彩排后,回到旅馆。大家虽然很累却十分激动,许久,才慢慢睡去。

第二天,我们带着鼓去参加比赛,表演完毕后回到后台,听到身后有人说:“刚刚那群孩子真棒,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听过这么激动人心的鼓声,我现在还在回味呢,冠军非他们莫属了吧。”我听到激动地跳了起来,向他们确认:“我们打得真的好吗?”他们看着我笑了笑说:“是的呀。”我听到后,立马跑到大家身边,激动地说这件事,大家也十分高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古爷爷看着我们这群猴孩子,无奈的笑了笑。

我望向窗外,已是日落时分,我便拉着海音向古爷爷请了假,问清了路,打了车直奔海边。

下车后,兴奋地奔向海边。走进,看着眼前的景色,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夕阳的余光洒在海面上,火红的晚霞印在海中,使得大海与染红的天空共色,海鸥在海上飞翔,翅膀掠过水面。出完海回家的渔夫驾着船在海面上,大海宽阔,显得原本不大的船更加渺小了。

海音面朝大海,对我说:“小丫,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奶奶去世后会坐在河边吗?”我摇摇头。

“奶奶说,她出生在海边,因为嫁给了爷爷,所以来到村里,她喜欢海声,所以给我取名叫海音,第一次到我们村时,便喜欢上了村子里的那条河,因为那条河的流水声很像海浪声,听着那声音就像回到了故乡。我小的时候奶奶常常带我去河边玩,还唱歌给我听,他会的歌,全是大海交给她的,那条河,有我与奶奶的回忆。”

夜幕降临,天空繁星点点,海水拍打着礁石,溅起一阵阵浪花,大海的声音干净,透彻,海浪声时而激昂,时而低沉,向那鼓声,短促而有力,海风吹拂海面,泛起水纹,悠扬的歌声传来:“大海啊大海,是我美丽的故乡,大海啊大海……”我闭着眼,静心聆听着天籁般的歌声。

破晓时分,旭日东升。海面一望无际,风平浪静,我缓缓的闭上眼,聆听大海美妙的歌声,缓缓的扬起嘴角……

我叫小丫,生活在一个充满鼓点的山间小村里。我们这里的每家每户都有一把鼓。村里有条河它养育了我们村庄的老老少少我也是这里的“常客”。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在河边转一转。

今天去上学时,妈妈让我放学后不要逗留,早点回家,我便没去河边。走在路上,几辆豪车从我身边驶过。我身后有几位妇女便议论起来:“唉,听说葛老太昨晚走了,看到没?那是他儿子的车,肯定是回来处理后事的。”“说起来,这葛老太真够可怜的,老伴走得早,儿子在外打拼,只顾事业,几年都回来一次,只有她孙女陪着她。”“他那孙女,今天天不亮就在河边坐着,估计现在还在呢!”

海音?葛奶奶去世了?带着疑问跑到河边,却发现海音真的在那里我知道那一定是真的了。没等我走过去,她便开口问:“小丫,你还记得我同你说过的大海吗?”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她继续说:“我听说古爷爷准备在村里找鼓手,组一个鼓队,去参加两年后的六月六日市里的风采大赛,如果有机会加入到鼓队中。我就能去看海了,我一直很好奇,也想去看一看大海的真实面容,所以,我答应了她。

古爷爷是村里有名的鼓手,他打了一辈子鼓,他觉得这鼓不应该窝在这小镇,想借着比赛来宣传我们的鼓,让鼓点声留在每个人心中。

几天后,鼓队组成了,全都是村里同龄的孩子,一共有十五个人。我们这十五个人都带着自己家的鼓来到古爷爷家参加训练。

古爷爷让我们先排好基本队伍,排好后,便开始教了,首先要熟悉鼓点的节拍,古爷爷一个一个节拍的教我们,海音的节奏感不强,打起来显得特别生硬。在中间休息时,海音一个人走到院子的角落里,我本想过去安慰她,没想到古爷爷比我还快一步,她被古爷爷开导后破涕为笑,又重新站起来,拿上鼓,向我走来,我顺势也走过去,想抱抱她,却忘记身上还带着鼓,结果两个鼓“嘭”的一声撞在一起,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惹的大家哄堂大笑。甚至连古爷爷都忍俊不禁了呢!

笑够了,便继续练习,不知不觉,太阳都下山了,火红的朝霞染红了整片天空,我与海音结伴而行,一路上说笑打闹,不亦乐乎,银铃般的笑声在山间回荡……

打鼓的练习过程十分辛苦,每天都要重复的练习。每天练完回到家后,手臂都是酸的,手上因练鼓,也起了茧,虽然很累,但我们依旧很快乐。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地,两年很快就过去了。

六月天,知了在树上聒噪的叫着。这两年,大家都非常努力的学习打鼓,古爷爷甚至还把他的绝技都交给了我们,我们每个人身上都肩负着全村人的寄托与希望……

村长的儿子在城里工作,听说我们要来比赛,便帮我们找了辆去城里的车。

临行前,古爷爷让我们排好队,给全村人表演了我们的鼓声,海音与我听着我们的鼓声,相视而笑,鼓声,响彻云天的鼓声,一声声的击倒了每个人的心里,挥之不去……

到了城里,已是六月五号上午了,因是市中比赛,有电视台的过来采访,下了车,比赛负责人带电话过来让我们赶紧过去现场参加彩排,古爷爷也不想耽误,便带着我们打了车到比赛现场,彩排后,回到旅馆。大家虽然很累却十分激动,许久,才慢慢睡去。

第二天,我们带着鼓去参加比赛,表演完毕后回到后台,听到身后有人说:“刚刚那群孩子真棒,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听过这么激动人心的鼓声,我现在还在回味呢,冠军非他们莫属了吧。”我听到激动地跳了起来,向他们确认:“我们打得真的好吗?”他们看着我笑了笑说:“是的呀。”我听到后,立马跑到大家身边,激动地说这件事,大家也十分高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古爷爷看着我们这群猴孩子,无奈的笑了笑。

我望向窗外,已是日落时分,我便拉着海音向古爷爷请了假,问清了路,打了车直奔海边。

下车后,兴奋地奔向海边。走进,看着眼前的景色,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夕阳的余光洒在海面上,火红的晚霞印在海中,使得大海与染红的天空共色,海鸥在海上飞翔,翅膀掠过水面。出完海回家的渔夫驾着船在海面上,大海宽阔,显得原本不大的船更加渺小了。

海音面朝大海,对我说:“小丫,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奶奶去世后会坐在河边吗?”我摇摇头。

“奶奶说,她出生在海边,因为嫁给了爷爷,所以来到村里,她喜欢海声,所以给我取名叫海音,第一次到我们村时,便喜欢上了村子里的那条河,因为那条河的流水声很像海浪声,听着那声音就像回到了故乡。我小的时候奶奶常常带我去河边玩,还唱歌给我听,他会的歌,全是大海交给她的,那条河,有我与奶奶的回忆。”

夜幕降临,天空繁星点点,海水拍打着礁石,溅起一阵阵浪花,大海的声音干净,透彻,海浪声时而激昂,时而低沉,向那鼓声,短促而有力,海风吹拂海面,泛起水纹,悠扬的歌声传来:“大海啊大海,是我美丽的故乡,大海啊大海……”我闭着眼,静心聆听着天籁般的歌声。

破晓时分,旭日东升。海面一望无际,风平浪静,我缓缓的闭上眼,聆听大海美妙的歌声,缓缓的扬起嘴角……

我叫小丫,生活在一个充满鼓点的山间小村里。我们这里的每家每户都有一把鼓。村里有条河它养育了我们村庄的老老少少我也是这里的“常客”。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在河边转一转。

今天去上学时,妈妈让我放学后不要逗留,早点回家,我便没去河边。走在路上,几辆豪车从我身边驶过。我身后有几位妇女便议论起来:“唉,听说葛老太昨晚走了,看到没?那是他儿子的车,肯定是回来处理后事的。”“说起来,这葛老太真够可怜的,老伴走得早,儿子在外打拼,只顾事业,几年都回来一次,只有她孙女陪着她。”“他那孙女,今天天不亮就在河边坐着,估计现在还在呢!”

海音?葛奶奶去世了?带着疑问跑到河边,却发现海音真的在那里我知道那一定是真的了。没等我走过去,她便开口问:“小丫,你还记得我同你说过的大海吗?”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她继续说:“我听说古爷爷准备在村里找鼓手,组一个鼓队,去参加两年后的六月六日市里的风采大赛,如果有机会加入到鼓队中。我就能去看海了,我一直很好奇,也想去看一看大海的真实面容,所以,我答应了她。

古爷爷是村里有名的鼓手,他打了一辈子鼓,他觉得这鼓不应该窝在这小镇,想借着比赛来宣传我们的鼓,让鼓点声留在每个人心中。

几天后,鼓队组成了,全都是村里同龄的孩子,一共有十五个人。我们这十五个人都带着自己家的鼓来到古爷爷家参加训练。

古爷爷让我们先排好基本队伍,排好后,便开始教了,首先要熟悉鼓点的节拍,古爷爷一个一个节拍的教我们,海音的节奏感不强,打起来显得特别生硬。在中间休息时,海音一个人走到院子的角落里,我本想过去安慰她,没想到古爷爷比我还快一步,她被古爷爷开导后破涕为笑,又重新站起来,拿上鼓,向我走来,我顺势也走过去,想抱抱她,却忘记身上还带着鼓,结果两个鼓“嘭”的一声撞在一起,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惹的大家哄堂大笑。甚至连古爷爷都忍俊不禁了呢!

笑够了,便继续练习,不知不觉,太阳都下山了,火红的朝霞染红了整片天空,我与海音结伴而行,一路上说笑打闹,不亦乐乎,银铃般的笑声在山间回荡……

打鼓的练习过程十分辛苦,每天都要重复的练习。每天练完回到家后,手臂都是酸的,手上因练鼓,也起了茧,虽然很累,但我们依旧很快乐。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地,两年很快就过去了。

六月天,知了在树上聒噪的叫着。这两年,大家都非常努力的学习打鼓,古爷爷甚至还把他的绝技都交给了我们,我们每个人身上都肩负着全村人的寄托与希望……

村长的儿子在城里工作,听说我们要来比赛,便帮我们找了辆去城里的车。

临行前,古爷爷让我们排好队,给全村人表演了我们的鼓声,海音与我听着我们的鼓声,相视而笑,鼓声,响彻云天的鼓声,一声声的击倒了每个人的心里,挥之不去……

到了城里,已是六月五号上午了,因是市中比赛,有电视台的过来采访,下了车,比赛负责人带电话过来让我们赶紧过去现场参加彩排,古爷爷也不想耽误,便带着我们打了车到比赛现场,彩排后,回到旅馆。大家虽然很累却十分激动,许久,才慢慢睡去。

第二天,我们带着鼓去参加比赛,表演完毕后回到后台,听到身后有人说:“刚刚那群孩子真棒,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听过这么激动人心的鼓声,我现在还在回味呢,冠军非他们莫属了吧。”我听到激动地跳了起来,向他们确认:“我们打得真的好吗?”他们看着我笑了笑说:“是的呀。”我听到后,立马跑到大家身边,激动地说这件事,大家也十分高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古爷爷看着我们这群猴孩子,无奈的笑了笑。

我望向窗外,已是日落时分,我便拉着海音向古爷爷请了假,问清了路,打了车直奔海边。

下车后,兴奋地奔向海边。走进,看着眼前的景色,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夕阳的余光洒在海面上,火红的晚霞印在海中,使得大海与染红的天空共色,海鸥在海上飞翔,翅膀掠过水面。出完海回家的渔夫驾着船在海面上,大海宽阔,显得原本不大的船更加渺小了。

海音面朝大海,对我说:“小丫,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奶奶去世后会坐在河边吗?”我摇摇头。

“奶奶说,她出生在海边,因为嫁给了爷爷,所以来到村里,她喜欢海声,所以给我取名叫海音,第一次到我们村时,便喜欢上了村子里的那条河,因为那条河的流水声很像海浪声,听着那声音就像回到了故乡。我小的时候奶奶常常带我去河边玩,还唱歌给我听,他会的歌,全是大海交给她的,那条河,有我与奶奶的回忆。”

夜幕降临,天空繁星点点,海水拍打着礁石,溅起一阵阵浪花,大海的声音干净,透彻,海浪声时而激昂,时而低沉,向那鼓声,短促而有力,海风吹拂海面,泛起水纹,悠扬的歌声传来:“大海啊大海,是我美丽的故乡,大海啊大海……”我闭着眼,静心聆听着天籁般的歌声。

破晓时分,旭日东升。海面一望无际,风平浪静,我缓缓的闭上眼,聆听大海美妙的歌声,缓缓的扬起嘴角……

我叫小丫,生活在一个充满鼓点的山间小村里。我们这里的每家每户都有一把鼓。村里有条河它养育了我们村庄的老老少少我也是这里的“常客”。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在河边转一转。

今天去上学时,妈妈让我放学后不要逗留,早点回家,我便没去河边。走在路上,几辆豪车从我身边驶过。我身后有几位妇女便议论起来:“唉,听说葛老太昨晚走了,看到没?那是他儿子的车,肯定是回来处理后事的。”“说起来,这葛老太真够可怜的,老伴走得早,儿子在外打拼,只顾事业,几年都回来一次,只有她孙女陪着她。”“他那孙女,今天天不亮就在河边坐着,估计现在还在呢!”

海音?葛奶奶去世了?带着疑问跑到河边,却发现海音真的在那里我知道那一定是真的了。没等我走过去,她便开口问:“小丫,你还记得我同你说过的大海吗?”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她继续说:“我听说古爷爷准备在村里找鼓手,组一个鼓队,去参加两年后的六月六日市里的风采大赛,如果有机会加入到鼓队中。我就能去看海了,我一直很好奇,也想去看一看大海的真实面容,所以,我答应了她。

古爷爷是村里有名的鼓手,他打了一辈子鼓,他觉得这鼓不应该窝在这小镇,想借着比赛来宣传我们的鼓,让鼓点声留在每个人心中。

几天后,鼓队组成了,全都是村里同龄的孩子,一共有十五个人。我们这十五个人都带着自己家的鼓来到古爷爷家参加训练。

古爷爷让我们先排好基本队伍,排好后,便开始教了,首先要熟悉鼓点的节拍,古爷爷一个一个节拍的教我们,海音的节奏感不强,打起来显得特别生硬。在中间休息时,海音一个人走到院子的角落里,我本想过去安慰她,没想到古爷爷比我还快一步,她被古爷爷开导后破涕为笑,又重新站起来,拿上鼓,向我走来,我顺势也走过去,想抱抱她,却忘记身上还带着鼓,结果两个鼓“嘭”的一声撞在一起,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惹的大家哄堂大笑。甚至连古爷爷都忍俊不禁了呢!

笑够了,便继续练习,不知不觉,太阳都下山了,火红的朝霞染红了整片天空,我与海音结伴而行,一路上说笑打闹,不亦乐乎,银铃般的笑声在山间回荡……

打鼓的练习过程十分辛苦,每天都要重复的练习。每天练完回到家后,手臂都是酸的,手上因练鼓,也起了茧,虽然很累,但我们依旧很快乐。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地,两年很快就过去了。

六月天,知了在树上聒噪的叫着。这两年,大家都非常努力的学习打鼓,古爷爷甚至还把他的绝技都交给了我们,我们每个人身上都肩负着全村人的寄托与希望……

村长的儿子在城里工作,听说我们要来比赛,便帮我们找了辆去城里的车。

临行前,古爷爷让我们排好队,给全村人表演了我们的鼓声,海音与我听着我们的鼓声,相视而笑,鼓声,响彻云天的鼓声,一声声的击倒了每个人的心里,挥之不去……

到了城里,已是六月五号上午了,因是市中比赛,有电视台的过来采访,下了车,比赛负责人带电话过来让我们赶紧过去现场参加彩排,古爷爷也不想耽误,便带着我们打了车到比赛现场,彩排后,回到旅馆。大家虽然很累却十分激动,许久,才慢慢睡去。

第二天,我们带着鼓去参加比赛,表演完毕后回到后台,听到身后有人说:“刚刚那群孩子真棒,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听过这么激动人心的鼓声,我现在还在回味呢,冠军非他们莫属了吧。”我听到激动地跳了起来,向他们确认:“我们打得真的好吗?”他们看着我笑了笑说:“是的呀。”我听到后,立马跑到大家身边,激动地说这件事,大家也十分高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古爷爷看着我们这群猴孩子,无奈的笑了笑。

我望向窗外,已是日落时分,我便拉着海音向古爷爷请了假,问清了路,打了车直奔海边。

下车后,兴奋地奔向海边。走进,看着眼前的景色,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夕阳的余光洒在海面上,火红的晚霞印在海中,使得大海与染红的天空共色,海鸥在海上飞翔,翅膀掠过水面。出完海回家的渔夫驾着船在海面上,大海宽阔,显得原本不大的船更加渺小了。

海音面朝大海,对我说:“小丫,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奶奶去世后会坐在河边吗?”我摇摇头。

“奶奶说,她出生在海边,因为嫁给了爷爷,所以来到村里,她喜欢海声,所以给我取名叫海音,第一次到我们村时,便喜欢上了村子里的那条河,因为那条河的流水声很像海浪声,听着那声音就像回到了故乡。我小的时候奶奶常常带我去河边玩,还唱歌给我听,他会的歌,全是大海交给她的,那条河,有我与奶奶的回忆。”

夜幕降临,天空繁星点点,海水拍打着礁石,溅起一阵阵浪花,大海的声音干净,透彻,海浪声时而激昂,时而低沉,向那鼓声,短促而有力,海风吹拂海面,泛起水纹,悠扬的歌声传来:“大海啊大海,是我美丽的故乡,大海啊大海……”我闭着眼,静心聆听着天籁般的歌声。

破晓时分,旭日东升。海面一望无际,风平浪静,我缓缓的闭上眼,聆听大海美妙的歌声,缓缓的扬起嘴角……

我叫小丫,生活在一个充满鼓点的山间小村里。我们这里的每家每户都有一把鼓。村里有条河它养育了我们村庄的老老少少我也是这里的“常客”。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在河边转一转。

今天去上学时,妈妈让我放学后不要逗留,早点回家,我便没去河边。走在路上,几辆豪车从我身边驶过。我身后有几位妇女便议论起来:“唉,听说葛老太昨晚走了,看到没?那是他儿子的车,肯定是回来处理后事的。”“说起来,这葛老太真够可怜的,老伴走得早,儿子在外打拼,只顾事业,几年都回来一次,只有她孙女陪着她。”“他那孙女,今天天不亮就在河边坐着,估计现在还在呢!”

海音?葛奶奶去世了?带着疑问跑到河边,却发现海音真的在那里我知道那一定是真的了。没等我走过去,她便开口问:“小丫,你还记得我同你说过的大海吗?”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她继续说:“我听说古爷爷准备在村里找鼓手,组一个鼓队,去参加两年后的六月六日市里的风采大赛,如果有机会加入到鼓队中。我就能去看海了,我一直很好奇,也想去看一看大海的真实面容,所以,我答应了她。

古爷爷是村里有名的鼓手,他打了一辈子鼓,他觉得这鼓不应该窝在这小镇,想借着比赛来宣传我们的鼓,让鼓点声留在每个人心中。

几天后,鼓队组成了,全都是村里同龄的孩子,一共有十五个人。我们这十五个人都带着自己家的鼓来到古爷爷家参加训练。

古爷爷让我们先排好基本队伍,排好后,便开始教了,首先要熟悉鼓点的节拍,古爷爷一个一个节拍的教我们,海音的节奏感不强,打起来显得特别生硬。在中间休息时,海音一个人走到院子的角落里,我本想过去安慰她,没想到古爷爷比我还快一步,她被古爷爷开导后破涕为笑,又重新站起来,拿上鼓,向我走来,我顺势也走过去,想抱抱她,却忘记身上还带着鼓,结果两个鼓“嘭”的一声撞在一起,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惹的大家哄堂大笑。甚至连古爷爷都忍俊不禁了呢!

笑够了,便继续练习,不知不觉,太阳都下山了,火红的朝霞染红了整片天空,我与海音结伴而行,一路上说笑打闹,不亦乐乎,银铃般的笑声在山间回荡……

打鼓的练习过程十分辛苦,每天都要重复的练习。每天练完回到家后,手臂都是酸的,手上因练鼓,也起了茧,虽然很累,但我们依旧很快乐。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地,两年很快就过去了。

六月天,知了在树上聒噪的叫着。这两年,大家都非常努力的学习打鼓,古爷爷甚至还把他的绝技都交给了我们,我们每个人身上都肩负着全村人的寄托与希望……

村长的儿子在城里工作,听说我们要来比赛,便帮我们找了辆去城里的车。

临行前,古爷爷让我们排好队,给全村人表演了我们的鼓声,海音与我听着我们的鼓声,相视而笑,鼓声,响彻云天的鼓声,一声声的击倒了每个人的心里,挥之不去……

到了城里,已是六月五号上午了,因是市中比赛,有电视台的过来采访,下了车,比赛负责人带电话过来让我们赶紧过去现场参加彩排,古爷爷也不想耽误,便带着我们打了车到比赛现场,彩排后,回到旅馆。大家虽然很累却十分激动,许久,才慢慢睡去。

第二天,我们带着鼓去参加比赛,表演完毕后回到后台,听到身后有人说:“刚刚那群孩子真棒,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听过这么激动人心的鼓声,我现在还在回味呢,冠军非他们莫属了吧。”我听到激动地跳了起来,向他们确认:“我们打得真的好吗?”他们看着我笑了笑说:“是的呀。”我听到后,立马跑到大家身边,激动地说这件事,大家也十分高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古爷爷看着我们这群猴孩子,无奈的笑了笑。

我望向窗外,已是日落时分,我便拉着海音向古爷爷请了假,问清了路,打了车直奔海边。

下车后,兴奋地奔向海边。走进,看着眼前的景色,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夕阳的余光洒在海面上,火红的晚霞印在海中,使得大海与染红的天空共色,海鸥在海上飞翔,翅膀掠过水面。出完海回家的渔夫驾着船在海面上,大海宽阔,显得原本不大的船更加渺小了。

海音面朝大海,对我说:“小丫,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奶奶去世后会坐在河边吗?”我摇摇头。

“奶奶说,她出生在海边,因为嫁给了爷爷,所以来到村里,她喜欢海声,所以给我取名叫海音,第一次到我们村时,便喜欢上了村子里的那条河,因为那条河的流水声很像海浪声,听着那声音就像回到了故乡。我小的时候奶奶常常带我去河边玩,还唱歌给我听,他会的歌,全是大海交给她的,那条河,有我与奶奶的回忆。”

夜幕降临,天空繁星点点,海水拍打着礁石,溅起一阵阵浪花,大海的声音干净,透彻,海浪声时而激昂,时而低沉,向那鼓声,短促而有力,海风吹拂海面,泛起水纹,悠扬的歌声传来:“大海啊大海,是我美丽的故乡,大海啊大海……”我闭着眼,静心聆听着天籁般的歌声。

破晓时分,旭日东升。海面一望无际,风平浪静,我缓缓的闭上眼,聆听大海美妙的歌声,缓缓的扬起嘴角……

我叫小丫,生活在一个充满鼓点的山间小村里。我们这里的每家每户都有一把鼓。村里有条河它养育了我们村庄的老老少少我也是这里的“常客”。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在河边转一转。

今天去上学时,妈妈让我放学后不要逗留,早点回家,我便没去河边。走在路上,几辆豪车从我身边驶过。我身后有几位妇女便议论起来:“唉,听说葛老太昨晚走了,看到没?那是他儿子的车,肯定是回来处理后事的。”“说起来,这葛老太真够可怜的,老伴走得早,儿子在外打拼,只顾事业,几年都回来一次,只有她孙女陪着她。”“他那孙女,今天天不亮就在河边坐着,估计现在还在呢!”

海音?葛奶奶去世了?带着疑问跑到河边,却发现海音真的在那里我知道那一定是真的了。没等我走过去,她便开口问:“小丫,你还记得我同你说过的大海吗?”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她继续说:“我听说古爷爷准备在村里找鼓手,组一个鼓队,去参加两年后的六月六日市里的风采大赛,如果有机会加入到鼓队中。我就能去看海了,我一直很好奇,也想去看一看大海的真实面容,所以,我答应了她。

古爷爷是村里有名的鼓手,他打了一辈子鼓,他觉得这鼓不应该窝在这小镇,想借着比赛来宣传我们的鼓,让鼓点声留在每个人心中。

几天后,鼓队组成了,全都是村里同龄的孩子,一共有十五个人。我们这十五个人都带着自己家的鼓来到古爷爷家参加训练。

古爷爷让我们先排好基本队伍,排好后,便开始教了,首先要熟悉鼓点的节拍,古爷爷一个一个节拍的教我们,海音的节奏感不强,打起来显得特别生硬。在中间休息时,海音一个人走到院子的角落里,我本想过去安慰她,没想到古爷爷比我还快一步,她被古爷爷开导后破涕为笑,又重新站起来,拿上鼓,向我走来,我顺势也走过去,想抱抱她,却忘记身上还带着鼓,结果两个鼓“嘭”的一声撞在一起,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惹的大家哄堂大笑。甚至连古爷爷都忍俊不禁了呢!

笑够了,便继续练习,不知不觉,太阳都下山了,火红的朝霞染红了整片天空,我与海音结伴而行,一路上说笑打闹,不亦乐乎,银铃般的笑声在山间回荡……

打鼓的练习过程十分辛苦,每天都要重复的练习。每天练完回到家后,手臂都是酸的,手上因练鼓,也起了茧,虽然很累,但我们依旧很快乐。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地,两年很快就过去了。

六月天,知了在树上聒噪的叫着。这两年,大家都非常努力的学习打鼓,古爷爷甚至还把他的绝技都交给了我们,我们每个人身上都肩负着全村人的寄托与希望……

村长的儿子在城里工作,听说我们要来比赛,便帮我们找了辆去城里的车。

临行前,古爷爷让我们排好队,给全村人表演了我们的鼓声,海音与我听着我们的鼓声,相视而笑,鼓声,响彻云天的鼓声,一声声的击倒了每个人的心里,挥之不去……

到了城里,已是六月五号上午了,因是市中比赛,有电视台的过来采访,下了车,比赛负责人带电话过来让我们赶紧过去现场参加彩排,古爷爷也不想耽误,便带着我们打了车到比赛现场,彩排后,回到旅馆。大家虽然很累却十分激动,许久,才慢慢睡去。

第二天,我们带着鼓去参加比赛,表演完毕后回到后台,听到身后有人说:“刚刚那群孩子真棒,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听过这么激动人心的鼓声,我现在还在回味呢,冠军非他们莫属了吧。”我听到激动地跳了起来,向他们确认:“我们打得真的好吗?”他们看着我笑了笑说:“是的呀。”我听到后,立马跑到大家身边,激动地说这件事,大家也十分高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古爷爷看着我们这群猴孩子,无奈的笑了笑。

我望向窗外,已是日落时分,我便拉着海音向古爷爷请了假,问清了路,打了车直奔海边。

下车后,兴奋地奔向海边。走进,看着眼前的景色,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夕阳的余光洒在海面上,火红的晚霞印在海中,使得大海与染红的天空共色,海鸥在海上飞翔,翅膀掠过水面。出完海回家的渔夫驾着船在海面上,大海宽阔,显得原本不大的船更加渺小了。

海音面朝大海,对我说:“小丫,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奶奶去世后会坐在河边吗?”我摇摇头。

“奶奶说,她出生在海边,因为嫁给了爷爷,所以来到村里,她喜欢海声,所以给我取名叫海音,第一次到我们村时,便喜欢上了村子里的那条河,因为那条河的流水声很像海浪声,听着那声音就像回到了故乡。我小的时候奶奶常常带我去河边玩,还唱歌给我听,他会的歌,全是大海交给她的,那条河,有我与奶奶的回忆。”

夜幕降临,天空繁星点点,海水拍打着礁石,溅起一阵阵浪花,大海的声音干净,透彻,海浪声时而激昂,时而低沉,向那鼓声,短促而有力,海风吹拂海面,泛起水纹,悠扬的歌声传来:“大海啊大海,是我美丽的故乡,大海啊大海……”我闭着眼,静心聆听着天籁般的歌声。

破晓时分,旭日东升。海面一望无际,风平浪静,我缓缓的闭上眼,聆听大海美妙的歌声,缓缓的扬起嘴角……

我叫小丫,生活在一个充满鼓点的山间小村里。我们这里的每家每户都有一把鼓。村里有条河它养育了我们村庄的老老少少我也是这里的“常客”。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在河边转一转。

今天去上学时,妈妈让我放学后不要逗留,早点回家,我便没去河边。走在路上,几辆豪车从我身边驶过。我身后有几位妇女便议论起来:“唉,听说葛老太昨晚走了,看到没?那是他儿子的车,肯定是回来处理后事的。”“说起来,这葛老太真够可怜的,老伴走得早,儿子在外打拼,只顾事业,几年都回来一次,只有她孙女陪着她。”“他那孙女,今天天不亮就在河边坐着,估计现在还在呢!”

海音?葛奶奶去世了?带着疑问跑到河边,却发现海音真的在那里我知道那一定是真的了。没等我走过去,她便开口问:“小丫,你还记得我同你说过的大海吗?”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她继续说:“我听说古爷爷准备在村里找鼓手,组一个鼓队,去参加两年后的六月六日市里的风采大赛,如果有机会加入到鼓队中。我就能去看海了,我一直很好奇,也想去看一看大海的真实面容,所以,我答应了她。

古爷爷是村里有名的鼓手,他打了一辈子鼓,他觉得这鼓不应该窝在这小镇,想借着比赛来宣传我们的鼓,让鼓点声留在每个人心中。

几天后,鼓队组成了,全都是村里同龄的孩子,一共有十五个人。我们这十五个人都带着自己家的鼓来到古爷爷家参加训练。

古爷爷让我们先排好基本队伍,排好后,便开始教了,首先要熟悉鼓点的节拍,古爷爷一个一个节拍的教我们,海音的节奏感不强,打起来显得特别生硬。在中间休息时,海音一个人走到院子的角落里,我本想过去安慰她,没想到古爷爷比我还快一步,她被古爷爷开导后破涕为笑,又重新站起来,拿上鼓,向我走来,我顺势也走过去,想抱抱她,却忘记身上还带着鼓,结果两个鼓“嘭”的一声撞在一起,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惹的大家哄堂大笑。甚至连古爷爷都忍俊不禁了呢!

笑够了,便继续练习,不知不觉,太阳都下山了,火红的朝霞染红了整片天空,我与海音结伴而行,一路上说笑打闹,不亦乐乎,银铃般的笑声在山间回荡……

打鼓的练习过程十分辛苦,每天都要重复的练习。每天练完回到家后,手臂都是酸的,手上因练鼓,也起了茧,虽然很累,但我们依旧很快乐。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地,两年很快就过去了。

六月天,知了在树上聒噪的叫着。这两年,大家都非常努力的学习打鼓,古爷爷甚至还把他的绝技都交给了我们,我们每个人身上都肩负着全村人的寄托与希望……

村长的儿子在城里工作,听说我们要来比赛,便帮我们找了辆去城里的车。

临行前,古爷爷让我们排好队,给全村人表演了我们的鼓声,海音与我听着我们的鼓声,相视而笑,鼓声,响彻云天的鼓声,一声声的击倒了每个人的心里,挥之不去……

到了城里,已是六月五号上午了,因是市中比赛,有电视台的过来采访,下了车,比赛负责人带电话过来让我们赶紧过去现场参加彩排,古爷爷也不想耽误,便带着我们打了车到比赛现场,彩排后,回到旅馆。大家虽然很累却十分激动,许久,才慢慢睡去。

第二天,我们带着鼓去参加比赛,表演完毕后回到后台,听到身后有人说:“刚刚那群孩子真棒,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听过这么激动人心的鼓声,我现在还在回味呢,冠军非他们莫属了吧。”我听到激动地跳了起来,向他们确认:“我们打得真的好吗?”他们看着我笑了笑说:“是的呀。”我听到后,立马跑到大家身边,激动地说这件事,大家也十分高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古爷爷看着我们这群猴孩子,无奈的笑了笑。

我望向窗外,已是日落时分,我便拉着海音向古爷爷请了假,问清了路,打了车直奔海边。

下车后,兴奋地奔向海边。走进,看着眼前的景色,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夕阳的余光洒在海面上,火红的晚霞印在海中,使得大海与染红的天空共色,海鸥在海上飞翔,翅膀掠过水面。出完海回家的渔夫驾着船在海面上,大海宽阔,显得原本不大的船更加渺小了。

海音面朝大海,对我说:“小丫,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奶奶去世后会坐在河边吗?”我摇摇头。

“奶奶说,她出生在海边,因为嫁给了爷爷,所以来到村里,她喜欢海声,所以给我取名叫海音,第一次到我们村时,便喜欢上了村子里的那条河,因为那条河的流水声很像海浪声,听着那声音就像回到了故乡。我小的时候奶奶常常带我去河边玩,还唱歌给我听,他会的歌,全是大海交给她的,那条河,有我与奶奶的回忆。”

夜幕降临,天空繁星点点,海水拍打着礁石,溅起一阵阵浪花,大海的声音干净,透彻,海浪声时而激昂,时而低沉,向那鼓声,短促而有力,海风吹拂海面,泛起水纹,悠扬的歌声传来:“大海啊大海,是我美丽的故乡,大海啊大海……”我闭着眼,静心聆听着天籁般的歌声。

装的什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高三一般忙,周六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不休息,周日休半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真的太美了!!! 可千万别私存哦!


军烽天下

 百万军事迷基地,拥有上百万军事群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