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从故宫北院到西山龙胤

知丘 2018-11-25 00:58:13


1925年10月10日对于紫禁城而言是个特殊的日子,那一天,故宫博物院在乾清宫前举行隆重的开院典礼,从那时起,故宫开始属于每一个国民——任何一个普通的百姓都可以在里面悠闲散步,在它宽大的庭院里想象皇帝及其家族成员们在这里的生活。也是从这一天起,紫禁城开始了自己向故宫博物院的转变。



故宫博物院的生命线,就依附在紫禁城宫殿中,顺着它的文化脉络生长、延伸。走进故宫博物院,沿中轴线前行,从起伏跌宕的建筑乐章中可以感受盛世皇朝的博大胸怀;可以透过东西六宫精巧的陈设和内廷园囿雅致的格局,捕捉宫廷生活的温婉气息;可以从养心殿东暖阁卷起的黄纱帘中,追溯百年前中华民族内忧外患的历史沧桑……


这些古建筑群与文物藏品,是有生命的,它们的生命比人的生命要长得多,与更多的世代对话,是历史赋予它们的意义,也是从“故宫”走向“故宫博物院”背后的真意。

近百年来,从1925年时任故宫博物院临时理事长的李煜瀛手书匾文,到1971年著名文学家、教育学家郭沫若挥笔泼墨,故宫博物院门匾虽几经更换,但其名称却一直沿用至今。在这个维度下,放眼几千年的中国文化,又岂不是如此呢?时代会变,主角会变,形式会变,但是中国文化的内核从未改变,正如紫禁城600个日月春秋的来路与归途,早就以此为始,踏向它的下一个600年。



从紫禁城到三山五园

紫禁围红墙,未若园居良


轴线意识是中国建筑的基本意识。紫禁城的中轴线和北京城的中轴线是结合在一起的,所以也有人把这条中轴线称为中国帝制王朝的“意志轴线”。除此之外,沿着金章宗时期的皇家造园轨迹,还有一条贯穿西山、以三山五园为代表的“精神轴线”。



清代中期,皇帝居住和处理朝政的重心开始自紫禁城转移至三山五园皇家园林之中,150年间,圆明三园作为皇家御园,是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五朝皇帝长年临朝理政的场所,这里不仅是清代皇家园林特区,同时还是清代政治、军事特区。统治者不只在此观览山水,还要处理朝政,三山五园已成为与紫禁城并重的双城,与紫禁城有冬宫和夏宫之别。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原研究室主任常润华介绍,在圆明园的宫廷区里,和紫禁城大内一样,同样设置了一套清朝政府所有的中央机构,甚至清政府的许多重要档案也存于圆明园,如“军机册档,一存方略馆,一存圆明园”。常润华说,“从这个意义上讲,当时的圆明园已经成为大清朝政治的第二个心脏。”


雍正至咸丰五代皇帝的150年间,有138年在圆明园理政,每年的春、夏、秋三季皇帝都在圆明园,冬季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在紫禁城。每年的元宵节前夕,皇帝、宮眷和大臣从紫禁城前往圆明园,随同前往的还有象征皇权的25方玉玺和皇帝的金椅等。清朝的军机档案也存于圆明园。除了每年的重大祭祀、节日活动外,皇帝已不再回到紫禁城居住。圆明园成为清朝的实际政治中心,一条中华帝国的精神轴线,也在历史的痕迹中,逐渐显现开来。



从三山五园到故宫北院

国家宝藏归返西山


2005年,台湾著名作家,历史学家李敖一家人到访北京,这一行最重要的内容就是参观故宫。从清宫典籍到西洋钟表,从《伯远帖》、《中秋帖》到镇院之宝《韩熙载夜宴图》,李先生甚至拿出放大镜欣赏每一处华丽的细节。


参观完之后,他由衷地感叹,“过去我说大陆故宫有宫无宝,台湾故宫有宝无宫,我认为我错了,要为此忏悔。”他的忏悔不只是因为这些历史文物的品质之高,更是亲身感受之后才发现,文物本身只有与历史环境相契合才能焕发出真正的价值,这是流失出紫禁城的文物所不具备的特点,这种文化的整体含义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在这一点上,台湾故宫不及,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不及,大英博物馆也不及。


在李敖游览故宫10年之后,故宫博物院于2015年初完成的文物全面清点,用详实的数据印证了他的感受:目前故宫文物藏品的准确数量为 1,862,690件(套)。全世界的博物馆几乎都是金字塔形的藏品结构,塔尖上是镇馆之宝、珍贵文物,腰身是量大面广的一般文物,底层的是待研究、待定级的资料。而故宫博物院是个例外,它是倒金字塔,也就是珍贵文物占93.2%。与故宫博物院珍贵文物比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故宫每年的展览量只占所有文物的0.5%,而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这一比例达到了10%,以现在的展示速度,故宫博物院将所有文物完全展示一遍,最少也需要100年,也正因如此,位于海淀上庄崔家窑遗址的故宫博物院北院区方才应运而生。

故宫博物院北院区文物展厅建成后,展出文物数量将数倍于故宫博物院目前展出文物的数量,组成主题鲜明的系列展览,不断为观众呈献精品陈列,计划每年接待观众不少于300万人次,让数以百万计的国家宝藏归返西山,与璀璨的三山五园文化交相辉映。


故宫北院区确定方案

故宫北院区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参选方案

 

从故宫北院到西山龙胤

当下的守望与传承


关于故宫北院区的选址,也有几分时光轮回的意味,它位于故宫博物院西北20公里处,这块接近50万平方米的场地曾经是为故宫烧制砖瓦的皇家砖窑场。深红色的宫墙,金色的琉璃瓦,从明朝永乐年间到清朝乾隆年间,紫禁城历经三百多年的修建、改建和修缮,终于成就了今天展现在世人眼前的色彩。而紫禁城波澜壮阔的历史,却并未就此停滞。从明代两个崔氏兄弟在这里烧砖,到清代的时候被指定为宫廷烧琉璃窑,直到1998年前后才关停,历经数百年的崔家窑,曾经亲历一座宫城的生长。


海淀上庄崔家窑遗址


斗转星移,世事悠扬,在昔日的皇家窑址之上,即将诞生一座新的苑囿。上一个六百年,紫禁城里的天子旧事依旧让人好奇尚异,下一个六百年,西山脚下的故宫北院早已悄无声息的耕耘出自己的一方天地。


而世茂此次在西山打造的集团顶级产品系首发作品——世茂·西山龙胤,正与故宫北院区隔上庄路相望,故宫也好,世茂也好,都在冥冥之中达成了一种对土地价值和文化传续的默契。就像世茂·西山龙胤颐和园发布会上其主建筑师,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执行总建筑师、建筑设计一所所长方云飞所说的,“在西山这块珍贵的土地之上对建筑遗产的继承,最本质的就是从传统建筑'式'的感性认识上升为'法'的理性认识。更重要的是,我们将在世茂西山项目营造过程中亲眼见证一个伟大宝藏(故宫北院)的诞生,更将与这些国家宝藏朝夕相对。”

 


看罢了这些,再回头看“龙胤”两个字的含义,也就不再难理解:一者,没有什么精神符号,能比“龙”更能代表海纳百川的中国文化精神;再者,世代相继的文化传承,唯有用表示血脉传续、子孙相继的汉字“胤”,才最为贴切。龙,融合的神物,传统的象征。胤,文化的新生,传承的象征。这两个字不仅仅是一个名字,更是项目营造中一以贯之的准则,从圆明园中寻得造园的章法,从紫禁城里找回盛世的技艺,让中国非遗点缀生活的细节,让诗性的生活回归当下的美学,龙胤之名,恰是此意。


从故宫到三山五园,从故宫北院到西山龙胤,千百余年的文化传续,故宫不是起点,龙胤也非终点,只是我们有幸生长于这片珍贵的土地上,并用自己的方式参与其中,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故事和经历更珍贵呢?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