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我在故宫修文物》燃爆!都想嫁的王师傅是怎么回事?

新民周刊 2021-01-08 15:53:44

 

 

hello小伙伴,今天跟大家来安利一部姐春节时刚看完的纪录片!

没错,你没听错,是纪录片!

《我在故宫修文物》⬇️


想到“我在东北玩泥巴”的请跟着哼起来~


虽说是纪录片,可是没有那种很严肃很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反而超级好看啊~~又燃又有趣又温暖~~豆瓣评分高达9.5!(超越《琅琊榜》的9.2了喂)

一部纪录片在B站居然也有近70万的点击量了。


一共三集,从文物修复角度描述文物修复师们在故宫的生活。

涉及青铜器、陶瓷、木器、钟表、书画、漆器、镶嵌、织绣

画面自然是美的⬇️



其中,新男神钟表修复师王津,成了大家舔屏表白的对象⬇️


Look,B站居然还有王津的专属cut⬇️



那么,这部纪录片的魔力在哪里?





最高bigger就是


云淡风轻地说“我去寿康宫一趟”


简单滴说,整部纪录片就是在牛逼哄哄的故宫里

有那么一群特别牛逼又特别淡定的人

轻描淡写地修复着牛逼哄哄的文物

闲来还打个杏儿、逗逗御猫的后代、到寿康宫里打个水、坐在嬛嬛的宫里发发呆……

是不是比什么清穿剧、宫廷戏都牛逼!?


well,在花痴和鬼畜聚集地的B站看纪录片,本身就是件很有戏剧反差的事。

你以为看到纪录片是这样的⬇️


其实是这样的⬇️


文物修复师傅们的bigger也是无敌了,轻描淡写中有种少林寺扫地僧的范儿。

比如,像去邻居家串个门一样随口说出“上那个寿康宫”。弹幕立即不淡定了⬇️


比如,坐在嬛嬛的宫里看着现存最大的海南黄花梨组合衣柜⬇️


擦完梨花柜子后,师傅们脱口而出的都是“幻彩生辉”这样美妙的词。感觉一开口就是文化啊,只会说“卧槽”的默默走开⬇️


再比如,老师傅每天迎接的“特殊任务”,就是骑15分钟小电驴到故宫外去抽根烟⬇️


还有,陶瓷组的纪东歌,是一个很有气质的学霸妹纸。

她最爱干的事便是在周一故宫闭馆的时候骑着自行车穿梭在空无一人的太和门广场上。上一个这样坐的人,还是一百多年前的溥仪!这bigger,没谁了⬇️


要知道,装X的境界,其实就在这举重若轻里,用力过猛就失了身份。



迷之萌就是


高颜值的王津师傅成新男神


跟那些正襟危坐的纪录片不同,《我在故宫修文物》讲的是一群可爱的人的可爱日常。

正如解说词说的那样,这些文物修复师对待文物,并没有常人想象得那样战战兢兢,反倒是透着一股子寻常日子的云淡风轻。


这些文物修复师里,好多颜值都很高。

网友最喜欢的是这位,钟表组的王津师傅

只要他一出来,弹幕就疯了。各种“王师傅嫁我”、“王师傅好儒雅”、“王师傅16岁的时候得多帅啊”实力表白⬇️


关于王津师傅的莫名感动,真的很多。

说两个片中的细节吧。

第一段,是师傅王津和徒弟亓昊楠(真的不是王晶和陈浩南咩)一起去厦门参加钟表专业会议,遇到了一位著名的钟表收藏家黄嘉竹。

黄将自己随身带的藏品拿出来一起鉴赏,他问“故宫有没有这种怀表”,王师傅淡定又不谦虚回答“不少,但是修的量不大”。

当画面转回故宫时,王师傅说:

故宫的钟表是因为收藏了世界各地的,当年皇家收藏,都是世界一些精品运到这里,包括我们一些大型的英国钟表,大英博物馆都没有。台湾的黄嘉竹老先生,他走世界各地拍卖,他收藏了一些还也不错,比较早期的一小部分,可能就是想跟故宫的比试比试吧,还是表类比较多,怀表类,但是钟还是,故宫钟表,可以说在世界上,藏品或是件数,可能都是独一无二的。

真是,打脸都打得这么温柔。给王师傅温柔的嘚瑟脸比一个大大的?


说这些话时,王师傅的语气非常温柔平和,并没有丝毫嘲讽或者傲气凌人,只有隐隐的自豪感,或许,这就是故宫人的平常心与些微的自得吧,并不需要和谁比较什么,只要自己把自己的宝贝守好保护好,就够了。


第二个片段则有点揪心。

王津老师,背着手,站在慕名而来的人群中,望着橱窗里自己刚刚修复了几个月的钟表,对着镜头说了句,“有点心疼。”⬇️



因为这些钟表是静止展示的,只有看了纪录片才知道,被王老师修好的那只钟犹如再生,有多神、有多燃!⬇️



表以为90后、00后只会看脸。我们也是走心滴!


神之魂就是


文物修复师们的匠人匠心



很多人看了《我在故宫修文物》之后都会二刷、三刷。通常一遍看弹幕版的,与民同乐。而另一遍就要关掉弹幕,静静体会片子本身的美好。

这群神秘又发光的人,明明手中每天都在穿过千年,过得确实寻常人的日子。不紧不慢,热忱又从容⬇️


毕业于中央美院的木雕佛像的修复老师屈峰,不紧不慢地刻着佛头,说了一段独白。

这段独白,既是屈峰作为一位手工艺家对艺术创造的体悟,也是一名文物修复者对文物保护的心声。

这些故宫博物院文物修复师的匠人匠心,就藏在这段话里吧⬇️


文物其实跟人是一样的,你看,我们从过去最早的时候说,玉有六德,以玉比君子,玉就是一块破石头,它有什么德性啊,但是中国人就能从上面看出德性来。所以中国人做一把椅子,就像在做一个人一样,他是用人的品格来要求这个椅子。中国古代人讲究格物,就是以自身来观物,又以物来观自己。所以我跟你说,古代故宫的这些东西是有生命的。人在制物的过程中,总是要把自己想办法融到里头去。人在这个世上来了,走了一趟,虽然都想在世界上留点啥,觉得这样自己才有价值,很多人都一般认为文物修复工作者是因为把这个文物修好了,所以他有价值,其实不见得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方面。他在修这个文物的过程中,他跟它的交流,他对它的体悟,他上面已经把自己也融入到里头。文物是死的,要文物干什么,要文物的目的就是为了要让它传播文化,对吧,不是说文物就是为了保留一个物品放在那儿,那没有什么价值。


看到有一个网友评论说:“我不知道这些师傅修复这些文物能赚多少钱,但是我希望他们能赚很多很多钱!”

心底暖暖的,不是吗?

 

————

 

来源:娱乐拆穿姐

本文经授权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原作者。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