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传统武术不能打?此武师大闹紫禁城,被擒后一脚踢破牢门成功脱逃

看看潮生活 2020-09-15 14:35:31


庆十八年(1813年) 九月十五日,有九十余名农民趁嘉庆皇帝到热河秋狝之机,明火持杖,分别从东、西华门攻入皇宫。

这些人并非普通农民,人人练过武术,把守卫皇宫的“八旗劲旅”杀得四散奔逃。可惜的是,这些练过武术的农民连最基本的常识也不具备,入宫后,竟然到处找宫人询问“金銮殿在哪里”?



显而易见,这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没有严密的计划,没有策划进退的路线,甚至连戏文上唱的“金銮殿”也信以为真了。就因为没有严密的计划,这群乌合之众在宫中象无头苍蝇一样乱飞乱撞,给清朝统治者提供了调兵遣将的时间皇子绵宁(即后来的道光皇帝)调来火器营一千多名配备有火器的精锐劲兵,关闭了各个宫门,来个瓮中捉鳖。



攻入宫中的乌合之众虽然人人身怀绝技,但拳脚刀枪难抵凌厉的火器,而且单拳难敌四手,区区九十人,很快就被火器营各个击破,打击毙的击毙,被活捉的活捉,全军覆没这一事件,在历史上被称为“癸酉之变”。这是中国历史上继李自成之后又一次杀入紫禁城的农民起义。

嘉庆皇帝闻变后,脸面全失,感叹此乃“汉唐宋明未有之事”,下诏罪己,“永不忘十八年之变”。然而,让嘉庆皇帝更加脸上无光的是,被关入大牢的人中,有一个名叫冯克善的,竟然使用戳脚功夫踢断牢门,领着另外两个名叫杨景、唐有义的人逃了出去。这个冯克善到底是什么来头?嘉庆帝恼羞成怒,下诏严查缉拿


现在,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藏《宰机处录副奏折农民运动》收录着一份嘉庆十八年(1813年)直隶总督那彦成上呈的一份奏折《拿获唐胡子由》(注:唐胡子也唐恒乐的外号)所附的《唐恒乐供单》称:据唐恒乐供:滑县朱兆村人,年六十二岁,卖药生理,并不习教。平日会打梅花拳;是同村人齐大壮徒弟。齐大壮说过康熙年间有滑县人杨炳,是武探花,做过京营都司,会打这拳。他是向杨炳学的,齐大壮已于乾隆五十一年间病故。嘉庆五年正月内,同县的冯克善来要学拳,就拜我为师。我并末入过教,我是冯克善教拳的师傅,不是传教的师傅。”



原来,冯克善是滑县人,是梅花拳师唐恒乐的徒弟。按照唐恒乐的说法,他自己的师父是齐大壮,祖师是杨炳。

杨炳可是有清一代赫赫有名的武学宗师。齐大壮说杨炳为滑县人其实是不准确的。杨炳是豫北内黄丁庄人,生于清康熙十一年(公元1672年),于“康熙戊子科(公元1708年)中举人”,当时,直隶大名府内黄县儒学教谕石曰瑞和刚上任的内黄儒学训导王希尧亲送贺匾高悬杨炳家大门上,上刻赠有“剑倚芙蓉”四个大字,赞其能文能武,文武双修,取中科举,家乡添彩。

“剑倚芙蓉”匾至今尚存,长1.67米,宽为0.6米(此匾为木质,现存)。杨炳继中武举人后,又在康熙51年(公元1712年)冬参加京城会试,被钦赐“武进士杨炳探花及第”“赠招勇将军三等侍卫,兼都司佥事。”杨炳中武探花之事,《内黄县志》和安阳《彰德府志》均有记载。杨炳七十一岁时撰写的《习武序》成为梅花拳经典之作之一,并流传至今。

唐恒乐在《供单》上对自己的武技叙述平淡,实际上,他本人也是非常有名的武林高手,他传徒甚多,门下弟子武功精绝,不但造就出冯克善这样武功出众的弟子,还教授出同全、丁元重等武功卓著的梅花拳弟子。遗憾的是,由于生活追求不同,他和他的弟子们走上了截然不同的政治道路。唐恒乐在《供单》里说“我并末入过教,我是冯克善教拳的师傅,不是传教的师傅”,这“教”,指的是“天理教”。



天理教是京畿大兴县宋家庄人林清、李文成等人按八卦方位组织起来的,冯克善是八卦中离卦的教首。冯克善此人痴迷练武,以比武会友的方式,收服了山东离卦各部头目,统一了山东离卦教,被徒众誉为天理教“武圣”。

山东德州著名拳师宋跃隆、宋玉林父子和滑县牛亮臣(天理教的军师)的儿子牛文成、浚县的李大成等人,都是冯克善的高徒这次大闹紫禁城,就是以冯克善领导的山东离卦教为主导。作为天理教的领导人之一的李文成已于九月初七日被捕入狱,另一领导人林清并不敢亲临战阵。

两日之后,即九月十七日,林清在宋家庄的家中被捕,很快伏诛。而冯克善凭借举世无双的武艺,踢破牢门,“挥刀拒捕,砍伤丁役,脱险逃去。”使得嘉庆皇帝“披览未竟,手颤心摇”,“胆裂战粟”,“椎心挥泪”。

关于冯克善后来的行踪下落,据刘景山演述、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戳脚》一书中记:“1813年冀、鲁、豫接合地区爆发的天理教农民起义被清廷镇压后,其领袖之一的冯克善和其部将杨景、唐有义越狱后化装成少林寺云游僧人隐匿于河北省饶阳二带,经段老绪接待,冯等三人先后在饶阳县、深县、蠡县、固安县,几个村庄授艺达二十余年。”



唐恒乐和他另外的高徒同全、丁元重等人则加入镇压天理教起义的行动

在《供单》中,唐恒乐有提到几件事,从中可以看到唐恒乐武功不凡的一面。唐恒乐说,嘉庆十八年“十月初间,新任滑县知县孟太爷召集乡勇,我学拳的徒弟同全、丁元重等在孟太爷台下充了乡勇……在酸枣林李家村,我与同全拿住男贼二十名,妇女十名,又在周村帮同乡勇陈之秀拿住贼匪三十多人,十二月初十日……我同丁元重又拿住贼人五名。”

而从《义和团档案史料》记载冯克善弟子宋玉林等人的说话,也可反映出唐恒乐在当时武林中的影响,宋玉林说嘉庆十八年“十一月十日,冯克善又来我家对我父亲来说,要往蒲州去寻他师傅唐胡子,并说唐胡子手下有好几万人。”

宋玉林所述唐恒乐之事可能有所夸大,但唐恒乐在当时确有武功上的是影响是可信的。现代武术,以强身健体为主,不大适合于格斗;但古代武术,乃是以命相搏的技击术,招招夺命,式式封喉。所以,今人不应该妄惴古人,轻下结论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