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全世界只有一个陈香梅!她的传奇一生,竟概括了整个中国近代史!

道悦 2019-10-28 11:17:45

道悦

依道养德,修己益人,心路上一起同行

本文转载授权自公众号:寻匠之美(xjzm681)


她走遍世界,仍爱心依旧,她的一生在战乱中,在中西方文交融冲撞中,既恪守中国的根本,又汲取了西方的精粹,因此陈香梅才成了这个传奇的陈香梅!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4月3日报道,飞虎队陈纳德将军遗孀陈青梅女士,于3月30日在华盛顿家中逝世,享年94岁。



哪怕零落成泥碾作尘,

依然香如故。

 

她不是樱花,她是香梅 


如果说非要找一个人去概括

“中国近代史”和“美国华人奋斗史”,

那么她,

便当之无愧。



1981年的某日,

中国人民日报、美国华盛顿邮报、

纽约时报、洛杉矶报,

均以头版头条的位置,

刊登了一位女子与邓小平握手的照片,

她就是陈香梅。


 

你猜,

她的人生与多少个“第一”有不解之缘?

一个与各国总统主席等头面人物,

打交道最多的女人;

一个跨越门类最多又卓有成效的女人;

政界、商界、金融界、军界、航空界、

教育界、广播新闻界、文学艺术界,

何处不觅她的芳影?



她还是世上飞得最多最远最长的女人,

从少女到老妪,

从中国的最北最南到世界五大洲,

哪里没留下她的踪迹? 


 

她就这样一位“超女”,

而她的超能力就是不断地破纪录和保持纪录,

比如:中华民国中央通讯社首位女记者;

在白宫任职的首位亚裔女性;

美国第一位女副总裁;

全美70位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

美国大银行的首位亚裔董事;

在美国总统大选中助选次数最多的亚裔女性;

八位美国总统的联邦政策顾问,

至今,她仍是美国亚裔人士中的独例。

被称为“美籍华裔第一人”!



1981年的北京钓鱼台国宾馆18号楼,

在黑夜白雪中显得金碧辉煌;

总统套房的灯光彻夜未熄。 
厚重的金丝绒窗帘没有拉上,

一个女人静立窗前。
凝眸着窗外的雪。

她吟诵着关于雪的那句千古一词:
“忽如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梨花开。”

 


即将上任的演员总统里根,

能懂中国古诗词深厚的文化意蕴么?

他表示“完全不听不懂,

可总感觉很高大上”的样子,

但是他懂得这个女人的心,

懂得她在亚洲的别人无法取代的作用。 

早在两个月之前,

里根竞选获胜的前夕。

这位女子就对里根说:

“如果你当选总统,

可别忘记一定要多用几个女性!”

里根不无幽默却也异常诚恳地回答:

“如果每个女性都像你这么聪明,

那我们男人做什么?” 



1981年元月,

里根正式宣誓就职,

在新旧班子交替的短暂时光中,

里根最想做好的,

就是把中国大陆和台湾方面的关系理顺,

而他想到的、立马用到的便是这一个女人!

他两次召见她,

却未将谈话内容公布于众,

她是他的特使,

却又是一次秘密飞行。 

 


北京近了,

她的心跳得厉害,

这时一首诗又浮涌在了脑海中: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别时心情沉重,

谁知再相逢竟如隔世!

那是三个十年!

别时她是青春的双十年华,

再来时却已饱经变乱,

尝尽人间世故辛酸。

这是真?这是梦?

这是梦!这是真! 

 


 班机已稳稳停落在北京首都机场,

舱门打开,

她伫立在舷梯上,

泪水濡湿了双眼,

凉嗖嗖的风刮着她的脸颊,

她贪婪地吸着雪野的清冽的气息,

嗫嚅着:北京,你的女儿回来了。 



元旦的早晨,

庄严的人民大会堂中挤满了中外的记者群,

邓小平和其他领导人早早就在会堂中等候着她。

随着“咔嚓咔嚓”镁光灯闪烁不停,

中美的电视都播出了陈香梅访华的新闻。 


在那一瞬间,邓公的手握着她手的一瞬间,

她的心颤栗了!

她不只是握着一位东方巨人的手,

她分明触摸到中华民族的根!

从1980年的最后一天到1981年的元旦,

不过短短的二三十个小时,

可她却早已经历了跨世纪般的飞跃,

在她的人生之旅中,

完成了极其深刻的过渡!

 


宴会时,也就满是人情味。 
小平同志谈笑风生,

他以他浓郁的四川口音笑说:

“香梅,你舅舅可是个‘妻管严’呵。” 

陈香梅不解地望望时任人大常委的舅舅廖承志,

她问:“舅舅,您患气管炎?” 


廖承志望着邓小平,

快乐地摇头笑着。 

小平依旧笑说:

“你舅舅呀,就是‘妻管严’,

你舅妈不准他多吸烟,

每天定量供应,

只给3支,他嘛,

常是超支罗,

只要有机会,他就偷我的烟!” 

香梅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满座也皆笑。 
 


中国人很讲究排座次,

其实哪个国家都脱不了此俗。

入席时,邓小平爽朗地说:

“陈香梅坐第一,

参议员史蒂芬先生坐第二。

因为参议员嘛,

美国有一百个;

陈香梅嘛,不要说美国,

就是全世界也只有一个嘛!” 


她是中国的女儿,

她的人生始终与中因的历史纠结难分,

这是任何人都取代不了的,

虽然在美国华盛顿水门大厦顶楼,

她拥有豪华典雅的家,

最一流的房子,四季花开不败的楼顶花园,

可是,她常感到似一片浮云暂时停驻在那里;

这时,她想起从前的家了…… 
 


红墙内几串紫藤、数片枫叶;

一夜春雨淅沥,清晨小胡同里,

传出来清脆的卖花声; 
她第一个家,在北京。 
 


1925年农历五月初五,

一个女孩诞生在北京协和医院的产房。 

她的父亲是牛津大学法学博士比亚大学哲学博士,

母亲也从小深受西洋文化的熏陶,

曾赴法国、意大利学习音乐和绘画。

照理说她应该享受着当时最洋气最富有的生活,

可陈香梅的少年时代却是在战乱中度过的。



“七七事变”后,

她随着全家流亡香港。

 1941年12月8日凌晨,

日军机群轰炸香港启德机场,

全岛陷入极度恐慌之中。

1942年4月,一家人拿到了离港证,

离开血气氤氲的孤岛。

之后,她从香港乘船到澳门,

然后又逃到桂林,四处奔走,

这时美国航空队司令陈纳德受好友之托,

派两名副官将她接往昆明。


这时她的父亲她去美国学习,

正好可以规避战乱,

可她却婉言谢绝了。

她说:“我不能在祖国受难时离开她。

我要工作,要尽我对祖国的责任。”

 


后来她以优异成绩考上中央通讯社,

当上战地记者。

同年冬,

她被安排采访飞虎队队长陈纳德先生。

 


一个是刚19岁,

初出茅庐的女记者,

一个是51岁,

战功赫赫的美国空军指挥官。

年龄相差32岁,

在世俗看来这样的感情几乎无法接受。

但飞虎将军陈纳德是一位罕见的传奇人物。



受宋美龄之邀,

陈纳德将军到中国训练空军飞行员。

在他的领导下,

“飞虎队”驾驶着美制战斗机,

在对日作战中屡战屡捷,

创造了无数以少胜多的空战神话。

陈香梅由敬生慕,由慕生悦,由悦生爱,

而这位将军也对这位充满才气的女孩念念不忘。



1947年的12月21日,

23岁的陈香梅嫁给了58岁的陈纳德。

中、美两国各大报章都登载了二人成婚照片,

这是当年圣诞节期间最轰动的大新闻。

婚前,蒋介石和宋美龄祝福了这对新人,

大喜之期又派外交部次长

专程从南京到上海致贺,

给足了这对新人面子。


但命运总是爱捉弄人,

10年后陈纳德将军就因病去世了,

陈香梅带着两个女儿,

独自在美国华府打天下,

继续书写后陈纳德时代的“陈香梅传奇”。

这时飞虎将军的昔日挚友,

个个真心实意要帮助孀居的陈香梅,

但她不打算依赖别人的同情度日,

更听不进那些求婚者的美言。

她发誓:

“我要葬在阿灵顿军人公墓,

陈纳德将军的身旁,

绝不能改名换姓!”


著名的电影明星伊丽莎白·泰勒曾感慨万千:

“华盛顿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很难生活的地方。

我认为那里不幸福的妻子,

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多。

陈香梅久在华府打拼,

无疑要比伊丽莎白·泰勒更知晓此中的甘苦滋味,

她又怎么肯做男人的附庸,

扮演不折不扣的“政治寡妇”的角色?


在此期间她出版了,

被《纽约时报》评为十大畅销书的:

《一千个春天》。

很少能有这样一本书,

能够用五六种文字,再版22次!

这本书的作者不是流行作家,

只是曾经远在中国的记者!


由于她的巨大影响力,

1963年,

陈香梅受肯尼迪总统委任到白宫工作,

成为第一位进入白宫的华裔。

之后她被尼克松委任为竞选总统委员会主席,

并兼任亚洲事务顾问;

尼克松大选得胜后,

她被任为共和党行政委员和财务副主席。

尼克松曾在竞选时对陈香梅承诺,

会在当选总统后结束越战,

但后来却因种种原因食言了。

陈香梅非常气愤,

当众指责尼克松不讲信用!


再后来她担任白宫出口委员会副主席,

并两度被选为美国共和党少数民族全国主席。

布什总统上台后,

她又继任总统府白宫学者委员会委员,

从肯尼迪、约翰逊、尼克松、

福特、卡特、里根、布什、到克林顿,

八位总统都把她作为重要助手。

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

都对陈香梅非常敬重。


1981年,她终于回到了故土,

在天安门广场看到国旗升起,

她激动地泪流满面:

“只要中国人能扬眉吐气,

我于愿已足!” 



之后她又在台湾组团赴大陆访问,

开风气之先。

在此后的20多年里,

陈香梅不断来华访问,

虽已至耄耋之龄,

却仍旧不惮天高路远,

如同候鸟一样在大洋两岸飞来飞去,

除了文化交流,还设立教育基金会,

资助贫困学生。



2015年9月2日,

国家向陈香梅颁发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并叮嘱她保重身体,

可三年后的春天,

总有一朵梅要凋零,

总有一片雪会融化,

94岁高龄的老人,

在病房中安然离世。



人生的路既短又长,

她踏雪而去,又迎雪归来, 

多少个雪天,多少个春天,

但那遥远的昨日,已被雪天埋葬。



她走遍世界,可爱心依旧,她的一生在战乱中,在中西方文交融冲撞中,既恪守中国的根本,又汲取了西方的精粹,因此陈香梅才成了这个传奇的陈香梅!


梅与雪,本应是不解之缘。她是陈香梅,她爱雪。


*注: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作者:木蹊,来源:寻匠之美(ID:xjzm681)。


道悦

依道养德,修己益人,心路上一起同行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