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故宫木器组的秘密武器是什么?| 新时代青年说·读书

靠谱青年 2020-10-09 07:27:47

关注靠谱青年,点击底栏菜单“我要朗读”成为朗读者。同时可在喜马拉雅APP关注“共青团北京市委员会”,收听读书会往期更多精彩音频。


技艺容不得欺骗,技艺里没有捷径。与深藏在故宫幽深角落、不为人知的修复师对话,探寻紫禁城的历史文化瑰宝,感受修复师手心的温度。快和慢、张和弛本来是相对的,愿三月的读书会能为你构建一种“快、慢”的和谐,“张、弛”的有道。在被惯性和无名推得快速甚至踉跄向前时,意识到慢下来时如此可贵。大历史,小工匠,择一事,终一生。

朗读者 | 贾瑞

乌兰牧骑声乐演员



故宫木器修复师

我是贾瑞,今天由我带您走进故宫,与历史对话,探寻文化瑰宝,感受大国工匠精神。

 “木匠是民之本”,中国人对木头有着极为特殊的情感。几千年来,中国人一直在用远比石材脆弱很多的木材建造家园。生活在树木旁,住在木房子里,在木桌上吃,在木床上睡,用木头造纸,用木头刻版印刷。五行之中,“木”给人的感觉是最亲切的。

木器组位于西三所进门第一个院子,不知是否因为“木”的独特属性,这个小院里的树木是最繁茂的。

中国传统家具的最高成就出现在明代。多采用黄花梨、紫檀、铁梨等名贵硬木材,少有繁复装饰,运用木材的天然色泽、纹理,以各种直线、曲线的组合来达到简洁大方的装饰效果,“材美而坚,工朴而妍”,被称为传统家具的黄金时代。清代家具在此基础上予以发扬,用料厚重,雕刻繁琐,装饰华丽,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明清硬木家具的收藏与修复是故宫博物院一个极具特色的专业领域。明代隆庆时期,为开辟税源而开放海禁,允许私人海外贸易。这一举措直接促进了传统家具黄金时代的到来。南洋各地盛产的贵重木材源源不断进口,制成硬木家具后,又成为重要的出口商品。它和瓷器、漆器一样都是我国传统的外销商品,对销往国外的工艺品也产生显著的影响。硬木家具流行,皇室更是当仁不让,这种新流行的材料结合皇室要求就形成了明式宫廷家具。宫廷设御用监,“凡御前所用围屏,床榻诸木品,及紫檀、象牙、乌木、诸玩器皆造办之”,专为皇室制造宫廷木器。清朝继承了明朝的规制,设造办处,又从全国选调最好的工匠进京,形成了特有的宫廷木器修复技术。

 1925年故宫博物院成立,高春秀调入故宫负责木器文物的整理和修复。当时故宫古物馆设装潢科,仅有少数人从事小件硬木器、书画装裱与钟表的修复工作,这是故宫博物院最早期的文物保护工作。解放后,相继又调入了胡秀峰、王吉友、王庆华、白锡来、史建春、赵福水,成立故宫木器修复组。如今故宫木器修复室的老师傅有两位就是子承父艺。在最大限度保留木器家具原有信息的文物修复理念之下,这些高手们的技艺在日复一日的文物修复中,交流融合,代代发展。

木器文物修复遵循“不改变文物原状”原则。例如,明式木器的特点在于面板相交处采用龙凤榫结构,伤况多是榫片劈裂或折在槽内,在修复中不能只顾外表不顾其榫卯结构。榫卯结构是修复、研究的重要一环。否则,虽表面上看不出来,但已改变了文物原状。另外,对文物原件的残损部分的取舍与复制是“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又一焦点,这是修复中最常见,也是最难把握的。故宫木器修复师郭文通的原则是:“要千方百计地使出浑身解术保留原文物的残件,慎之又慎,尽量减少复制部件的范围和数量,以保留古文物的原内涵。”他将一个碎成六十多块残片的金漆嵌玉宫灯修复到完整如初,整个过程基本没有用新的材料,仅以原件中铜丝的弹性与韧性黏合残片,完成一个造型面后黏结其他几个面,最终达到完全保留原件,完美体现了“不改变文物原状”的修复理念。

修复中必须遵循“原风格、原工艺”,就算有的藏品工艺水平不高,甚至,按修复者的审美来看简直是丑陋。这曾经是木器室现任科长屈峰的痛点,他沉痛地说并不是老的东西都是好的,有些老的东西很丑。最初修到这样的器物,他总有种冲动要改造它们,但这是文物修复大忌。哪怕是价值不高的工艺,“但它反映的是某一特定环境下的制作方式,体现着时代风格,要尊重其本来面目,在修复中把它的整体风格作为参照物,避免人为地、想当然地锦上添花或画蛇添足。”老师傅郭文通的这段话,简直是针对徒弟屈峰的告诫。

进故宫后,按照故宫文物修复的“师徒制”传统,屈峰拜组中年纪最大的郭文通为师,在全组同事面前,双手敬茶,喊了声“师父”,开始之后的三年学徒式训练。但以学院一等奖研究生毕业的屈峰最初并未进入工匠心态,而是以艺术家的眼光去打量手上这些清宫用具,对其装饰的繁琐不以为然,但干活还是利索,每次都是早早交活。一次给一个玉山子底座补配缺失的底足,他一口气做完交活,师父说:“你做快了。”快了不好吗?“这东西你琢磨过吗?”听到这句话的屈峰愣住了,好像被点了一下。

另一次是修复文渊阁的一扇围屏,三块雕龙板缺损需要补全,屈峰领到一块方形的小雕龙板,对于科班出身的他这都不算活。雕到八九成时屈峰瞄了眼旁边刘师傅的团龙板,发现不对,两龙对比美丑立判。刘师傅指点他:“你这龙跟没吃饱似的,身上的曲线不够顺畅,显得没有劲儿。”同样一道线,中间的轨迹、力度和律动的变化,都需要沉下心,反复琢磨。这是工匠的智慧,是匠人千万次重复后达到的自由之境,外在表现是他们创作时的得心应手。手艺人用手直接创作,从心到手绝无分离,也不容分离。虽然他们不擅长理论,但美的法则早已体现在他们手上。

对于屈峰,这是一次重新审视工匠世界的机会,“在这儿最大的获得是磨性子。”不管来的时候是什么人,心高气傲也好,飞扬不羁也好,进故宫的年轻人都会经历一个“磨性子”的过程。在故宫待了十年以上的年轻修复师,气质跟新来的人是不同的。很难描述那种不同,他们走路的样子更沉稳自信,那种自信,是熟悉了文物修复中的条条框框、接受了界限后获得的一种自由,是千百次重复做一件事情后带来的具体的信心。现代社会中的成功者离自己的创造对象通常遥远,所谓成功常常是银行中网络上瞬息万变的数字游戏,手艺人的自信却诚实而具体。有时候,屈峰也管这个过程叫做修行。

被磨过性子的屈峰仍然保留着艺术家的趣味,在工作室角落里雕个愁容骑士王小波,在院里放一个自己雕的胖墩墩的苏东坡,两个都是自由不羁、特立独行的文学家,这是他的抒情。但他也会熟练地运用木器室训练新人的传统方法,让他砸鱼鳔,以此来磨炼他们的心性。鱼鳔胶是木器组的秘密武器,每隔一两年就要去海边千里迢迢买回来黄鱼鱼肚,用温水泡发、加热,放到铁锅里捶打,直到打成糊状,过滤晾干后裁成手指粗细长条,用时加水熬成胶。砸胶是最痛苦的,被捶打捣碎的过程中,出了黏性的鱼鳔会把整个锅都带起来。“木器室里年轻的小伙子轮流着一刻不停地砸,一天下来,顶多能砸半斤的鱼鳔胶。所以老话叫“好汉砸不了二两鳔。”整个制作周期长达数月。木器组王师傅的父亲,当年修太和殿龙椅时用的就是这种胶。锅里一熬,拿根筷子插进去,拎起来都不往下滴汤儿。最关键的是,用这种胶修文物,完全可逆,用点热水一泡,就能化开。

砸鱼鳔胶,屈峰干过,他的师父郭文通干过,郭文通的师父白锡来也干过。民间手艺的秘密就包括在无数类似这样的千锤百炼中,其间并无捷径——他们不用市场上现成的,因为不如自己做的效果好。手工艺做到一个境界,对工具辅料的要求就越高,以至于只有工匠亲手做的才能满足要求,因为亲手做的物料里,匠人用了心。



每日荐书

   《两个故宫的离合》

【内容简介】世界上有两个博物馆,都称自己为"故宫博物院"而不惮于异国人的混淆。由于战争和政治原因被分割成两个的故宫博物院,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台北。它们曾经水火不容,而今却渐渐地在彼此靠近。本书以独特的角度,用历史的放大镜,让我们观看到故宫博物院的诞生、成长和离乱,它们将来的命运会怎样,它们会合并成为一个故宫博物院吗?这本书,既包含了丰富的近代文物历史资料,也完整地展现了隐藏在故宫文物背后的中华民族近代辛酸史。


欢迎荐书,期待留言!

每期从留言中选3位小伙伴,送出该期推荐的图书。下期见!

请上期留言的 Vavava, 一如眼前, 雨菲儿_三位小伙伴留言告诉我们收件地址,靠谱君将为你快马加鞭邮寄出《瓦尔登湖》。顺便,告诉身边的小伙伴,一起来评论收书哦~


更多内容可在掌阅APP阅读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试读


编   辑  |  任姝哲     美   编  |  闫晓艺 

后   期  |  任姝哲     校   对  |  董雅婷  


 • 更多文章 • 

站着的霍金、20岁的屠呦呦、没长高时的姚明,这是朋友圈里最珍贵的照片!

投稿邮箱:kaopuqingnian54@163.com

北京共青团官方微信号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