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寄忆 · 北京行记(下)

同书寄忆 2020-08-04 09:46:07

出北海前,偶见北海东北角有未冰封的水,一群鸳鸯在冰上水上游荡。不羡鸳鸯和不羡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境界。北海北门出去是什刹海,乐声灯光交错,天色不早,滑冰的人性质不减。在全聚德一顿吃掉三分之一的奖学金(大概只能说明我学渣),再次打卡银锭桥,路过那年卖杏仁豆腐的奶酪店。可惜这次又不宜吃,再次遗憾错过。


第三日是颐和园。又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到此时依然记得土方平衡一池三山和知春亭。小时候跟团游颐和园,有什么景一概不知,只知道在长廊的密集人群中一路见缝插针的挤过去,见到清宴舫,就算是完成了这个景点。这次打定主意破釜沉舟的买了联票,对着导游图研究良久,总算是覆盖了大多想看的景。在戏台想起飞殿帅气的逆光照,算是为晚上的会面做了铺垫。万寿山比从前看照片要高大的多,台阶之多更胜北海琼华岛。峰边有峰,路却只能择一条走下去,站在此处的缓台看不远处的台上,赫然立着一块大碑,上书“万寿山昆明湖”六个大字。远处的殿和头顶的殿,差别倒是稳中求变的。低头登高,抬头望殿,台阶愈长,敬畏之心愈增。三层四檐的殿里,又见观音。希望这次北京之行见到如此多神佛,能为新的一年带来一些好运气。

下山时发现有着大石碑的地方是不准入的,既然此路不通,那没走过就没什么牵挂。从山下去苏州街,两岸是仿江南的景。河岸进退,店铺的旗招展,若舟游此处,或许韵律更宜人。看见小孩子乘冰车在冰面上艰难滑动,然而冰车并不欢迎我这样不到二十岁的小孩子(sigh~)。此次没能找到合适的地方滑冰也是很难过了。由台阶而下,又由土石而上,翻过万寿山回到长廊,一路西行,经“秋水”“清遥”,再到清宴舫,记忆与小时候重合。在此处发现冰封时似乎难以从西边直接沿昆明湖到十七孔桥,(emmmm……这谁设计的,差评!)无奈原路返回。在园里园外,遇到几群旅行团大妈,或穿黑羽绒服大红围巾,或着鲜桃红色外套,一派花枝招展的景象。在寻找最后一个独立门票的区域前走到知春亭,全园最佳观景点,名不虚传,此时山水相宜,远观万寿山,觉万寿山似乎也称不上高了,只是横卧绵延而已。


离开颐和园,二度打卡清华园,心境已大不一样。寒假前与瑜深夜长谈,此次前来亦是希望能向飞殿有所请教。几乎没有观赏园中的楼与路,见识了令人肥胖的五道口,也慕名打卡了张唐的作品。五道口确是一个够繁华的地方,繁华到在这堵公交也认命了。一年未相见,飞殿愈加成熟而帅气,大约也更靠近设计者的形象。在烤肉店快乐的沉迷自拍和洗照片,从拌沙拉开始提出疑惑。飞殿于吴小姐,大约类似标杆一般的存在了,在专业相近的现在更是如此。在期末复习饱和的夜晚看到飞殿为数不多的新作,也恰好与近来一些模糊的所思所想不谋而合。期末后相见,与其说建议,不如说观点,温暖而锐利脱胎于从前,而比昨日更开阔。感谢款待,感谢指教了。


 

游玩的最后一天,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下终于拍板,乘上了开往遥远郊区的地铁。从熙熙攘攘走到车厢空无一人,寒风中再倒专线,终于到达中国园林博物馆。作为此行最偏僻,可能也是几次北京之行加起来最偏僻的点,让我终于实现了印象中旅行淡季的景象。惊喜的发现此时恰逢插花展,诗意插花让妈妈愉快极了。内置中外园林等多个介绍馆和两个实景复制的园林,可以说是很大手笔了。各种造景技法都有简介,基本实现实地体验。除了交通不便几乎没有缺点,在此强烈推荐对园林有兴趣的小伙伴去游玩。转到闭馆才撤离,晚上额定东来顺的火锅,从读《穆斯林的葬礼》时知道东来顺,这学期又受到去北京打外赛的人们的安利。第一次吃烧炭的铜火锅,涮肉何处嫩,要数东来顺,果然名不虚传。清水锅依然吃的非常开心,大概是我口味实在淡的缘故,不过也不是无人与归的呀。

返程当天上午在熟悉的便民店买了多种稻香村的点心。点心不太贵,而且即使只要一块也给称,带着一袋子点心上火车,下午茶和晚饭就都有了。跨过北京河北山东的地界,天渐渐黑了,来时铁道边的小池冰封着,回时都已化开。回到家中,一摊不起,有一搭没一搭的做PRP和准备igem,北京行记也就搁置到现在。直到昨天受到舒儿的提醒,不敢再拖,一鼓作气写完。


关于北京的印象,在几次去游玩时不断刷新,也在一些机缘中不断丰富。十一后慌忙回上海的高铁上,突然想起钟鼓楼,查了歌词,莫名的受到感触。前几日和友人去KTV还特意点了这首歌,幸运的放出了演唱会版。“今天的钟鼓楼,跟以前的不一样”,今天的我,也和过去不一样了,在更少理想假设的世界里,不断的确定方向。

这道题有无数正确答案,但只有一个与自己相合。


寄忆 · 随笔系列

祈祷年末记不能鸽的排版/lx

圈地自萌,同书寄忆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