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原创】“1·23”事件自焚者的悔与恨

飞天阳光 2021-10-09 15:15:02

       河南开封7名法沦功痴迷人员在“1·23”天安门广场点燃的自焚之火,把他们追求“圆满”,成为神仙的美好梦想与希望烧的灰飞烟灭。这场自焚之火给他们留下的是悔与恨。特别是郝惠君母女面对自焚之火给她们造成的终生残疾,更是痛悔衷肠。郝惠君痛悔把女儿陈果领进了修炼法沦功的行列,葬送了女儿陈果原本应该拥有的幸福生活。刘春铃母女则双双断送了性命。在他们的想像中“自焚时,神的一面要出来,不能有常人的想法。一瞬间就成了”的事情没有出现。


郝惠君的悔与恨

       在“1·23”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十周年之际,记者采访郝惠君时,郝惠君道出了她心中的悔与恨。


       “我对这件事非常后悔。当时就是到了痴迷状态,人到了那个程度,就不能控制自己,失去了正常的判断能力。”


       “我们母女俩练习‘法沦功’,把自己全毁了,给国家、给亲人带来巨大的干扰和无尽的痛苦。请转告那些还在练习的人,一定要理智,不要偏激。”


       “果果有时状态很不好,会摔东西、不吃饭、整夜坐在床上不睡觉……”说到这里,郝惠君抬起残疾的小臂“拿”起搭在沙发靠背上的一块布,擦了擦眼角、鼻子和嘴。


       郝惠君的悔是她把女儿陈果带进了修炼的法沦功的行列,把心爱的女儿害的生不如死。这样的悔让她这个做母亲的感到万箭穿心。


       郝惠君恨的是法沦功给她们母女二人带来的是一场骗局,害的她们母女二人生不如死,如今她们母女二人如今被烧的没有了双手、没有了耳朵、没有了眉毛、没有了鼻梁,没有了双唇,成为整天裸露着牙齿的高度残疾人。这场人间悲剧是LHZ一手造成的。


陈果的悔与恨

       一场大火把原来美丽乐观的天之骄子,琵琶女孩陈果烧的人不人,鬼不鬼,面对自己被烧成重度残疾,陈果一度得了抑郁症,这样的生命之痛,是让人难以接受和无法承重的。然而,陈果还是吞着这枚苦果挺了下来。


       这个曾经在母亲面前的乖乖女在悔与恨中,一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不理母亲,与母亲顶嘴吵架,甚至推搡母亲。陈果的行为让郝惠君这个做母亲的对女儿的负罪感日益深重,对法沦功和LHZ产生了强烈的恨与憎。


       被自焚大火烧成人不人鬼不鬼的陈果时常“希望一夜醒来,过去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然而,这只是她心中想像的永远不能实现的愿望。


       陈果后悔对母亲郝惠君说:“妈妈你不应该生我。”


       这是陈果对母亲郝惠君把她带进修炼法沦功行列的谴责,是陈果对母亲郝惠君的无奈指责。LHZ催促他们点燃这把自焚之火,让一个曾经的充满美丽幻想和憧憬的青春女孩,生活在沉重的悔与恨中。


       平时话不多的陈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恨透了LHZ,恨透了法沦功。是LHZ的歪理邪说害了我。”“希望那些法沦功练习者尽快警醒过来,不要再痴迷了,练这个功的结果就是害人、害己、害国家。我希望他们尽快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如今后悔两个字已经深深的刻在陈果的灵魂里,让陈果承受着他人无法承重人生的重量。


王进东的悔与恨

       王进东与郝惠君母女来比炸伤的程度不是很严重,脸上和双手上植过皮后身体恢复正常,过上了正常的人的生活。王进东在改造的过程中面对郝惠君母女的惨状悔恨的在日记中对LHZ说:“如果你的修炼和‘圆满’就是这种方式,‘弟子’王进东宁愿放弃。”为此,王进东扑在床上痛哭起来,他随后写道:“为什么自己苦苦追求的东西,到头来却是自杀和杀人?”“如果修炼大法是这种‘圆满’形式,我情愿放弃这种‘圆满’!天啊!天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师父”啊,如果修炼你的“大法”是这样“圆满”的结局,弟子王进东情愿放弃这样的“圆满”。为此他毅然决然写下了《要与“法沦功”组织彻底决裂书》。


       经历过切肤之痛的王进东,彻底清晰地认识到了LHZ的阴险和“法沦功”的邪恶。为了让世人进一步认清“法沦功”邪教残害生命、泯灭人性,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的邪教本质。 王进东这个天安门广场自焚亲历者在悔与恨中写了一本书《愚昧·死亡·新生》。这本书从他的受害经历中,揭露了法沦功的虚伪和欺骗,痛斥了“法沦功”对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的抵赖和狡辩,揭露了法沦功对“1·23”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编出的种种谣言。


刘云芳的悔与恨

        刘云芳是“1·23”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的策划者和组织者。那天刘云芳已经在身上浇了汽油,但是他没有点火,他说他层次不够,未能“圆满”,所以点不着火。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发生后,面对惨剧经过改造后刘云芳很是内疚和后悔。他痛恨法沦功的虚伪和狡辩。当提及法沦功组织一直不承认他们是法沦功弟子时,他气愤地说:“如果谁再说自焚者不是法沦功弟子,让他找我,我站出来作证。”


       刘云芳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唉,我要是在家不练法沦功,我永远都不会犯罪,我敢说我下辈子都不会犯罪。我非常热爱我们的国家可以说是,我没想到一练法沦功练成这样了!”



       在他们的悔恨和反思中,LHZ是这场自焚事件背后最狠毒的导演和催促者,没有LHZ的经文,没有LHZ说的考验,他们就不会在“弘法”和“护法”中,为了追求“圆满”到天安门广场去自焚,痛定思痛,是LHZ和法沦功害了他们,带给了他们的终身的悔与恨。

来源:兰州市防范办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