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千万不要去故宫——白老头

千万不要去故宫 2022-07-31 11:49:43

我只知道老头姓白,是我们老家改革开放之后第一批富起来的人。早年间传说他靠着“皮包公司”起家。而后回到村子里当了个很有钱的农民。

膝下有两子,分别取名叫白福和百贵,白福因为早年间当过兵,后来复原分配在县移动公司工作,虽然看起来是个铁饭碗,但干的却和临时工一样,每天上蹿下跳的怕杆子。

白贵很早就不上学了,跟着村子里的一位泥瓦匠学徒,后来成了十里八村有名的包工头。在外人眼里百家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大家庭,白福工作体面,吃着官饷,白贵有钱,同样在村子里抬着头走路,但是在白老头心里,却始终对眼前的一片大好心怀忐忑。

因为最近他和村里其他老人闲聊天的时候,听说了一个有点邪乎的传说,这个传说和他的经历有着很大的关系。

几十年前,还是大锅饭生产队的时候,白老头负责给公社看仓库,那时候公社四周除了天地就是坟地,因此看仓库这活虽然看似简单,但却必须得是个傻大胆儿。当年的白老头儿就是这样的主儿,在他心里什么妖魔鬼怪统统不信邪。

起初看仓库的日子和清闲,而且工分儿给的也不少,所以白老头过得很开心,但毕竟当时他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所以时间久了不免觉得有些枯燥,于是仗着自己胆大,在晚上的时候挨家串夜门子。

那时候村子里都穷,更谈不上什么娱乐的事儿了,基本上都是天睡人睡,天醒人醒的状态,所以晚上谁家要是来个串门儿的,周围几家的人也都会聚过来,七嘴八舌的闲聊侃大山。这似乎是当时的人除了造小孩儿意外,入夜后的唯一休闲方式了。

不过渐渐的白老头感觉,大伙似乎对他不那么热情了,后来他自己琢磨估计是因为他每次都跟人家侃的太晚了,所以耽误人家第二天上工,这样才开始不招人待见的,想到这儿他尽量减少了串门的次数。

可是一个人一旦在一个固定的时间习惯了一件事儿,是很难更改的。白老头显然就是这样,到了平时串门儿的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后来索性就穿上衣服,在仓库附近溜起了弯。

刚才提到过,仓库附近除了大片的田地之外就是坟地了,一般人绝不会大晚上在这地方闲逛的,但当时的白老头仗着年轻加上胆子又大,根本就是百无禁忌。但问题恰恰出在这里。

一天晚上白老头正在仓库门口抽烟,突然发现自己不远处也有个火星闪动,当时白老头第一反应竟然是高兴,因为他觉得一定是有人来跟自己就伴儿来了,想到这儿他快步朝那个火星的位置跑故去。

可是奇怪的是,对面的那个人好像很害怕似的,见白老头追来竟然朝远处跑了过去。白老头见状赶紧停下了步子,可是对方好像有意跟他闹着玩儿似的,在他停下之后,竟然也不跑了。

这让白老头觉得有点诧异,于是跟对方喊着,:“哎,你谁啊”可是除了回声之外他听不到任何回答,就当白老头纳闷儿的时候,却发现那个火星消失了。白老头虽然觉得奇怪,但打心里就没往歪的邪的地方想。于是很扫兴的回了仓库。

当时农村通电的地方不多,除了一些公家的场所之外,白老头所在的仓库虽然条件简陋,却是个有电的地方,为的是晚上巡视起来可以方便些。每次白老头在巡视完仓库准备睡觉的时候,都会到仓库外先把电闸拉了。

那天也是这样,可是就当白老头来到电闸附近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个几乎改变他一生价值观的事儿。

当时白老头走出仓库,准备合闸,可是奇怪的发现不远处又有人抽烟似的,一个火星一闪一闪的。不过让白老头觉得奇怪的是,那个火星发出的位置却不是正常人嘴的高度,看起来也就是到膝盖附近。看到这儿白老头心想,莫不是有人在那蹲着拉屎。

想到这儿他甚至开玩笑的朝对方吼着:“嗨,肥水可别流外人田嘞”。但奇怪的是,对方根本就不搭理他,这让白老头有点尴尬,因为他觉得就位置上来说,对方因为在暗处可白老头此时在灯光下,对方显然是可以看到他的,但是自己主动搭话的时候,那人却不搭理他,这显然有点说不过去。

突然他意识到,弄不好是外来户打算偷仓库的东西,所以才不敢跟他说话,怕被他认出来,想到这儿白老头心里一紧,因为他不能判断对方到底几个人,先到这儿他赶紧进屋拿出一把火喷子,然后重新来到门口。

这次白老头显得很强硬,大声的问道:“对面的人是谁赶紧应一声儿,老子手里可拿着响儿呢,再不说话可别说我伤了你。”

没想到他话音刚落,那个火星竟然以很快的速度逃走了,看到这儿白老头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于是端着火枪追了过去,可让他奇怪的是对方的速度出奇的快,没过多会儿就看不到踪影了。

突然白老头意识到不好,他总觉得对方似乎有意要把自己支开,好趁着仓库没人时下手偷东西,要真是那样儿,自己今天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想到这儿他赶紧转身朝回跑。

当白老头气喘吁吁的跑回仓库之后,他发现似乎真被自己猜对了,因为此时他看到仓库里自己的铺上,已经被翻乱了,衣服散了一地。看到这儿白老头赶紧跑了过去,突然在床铺旁边,白老头看到了一个让他致死难忘的场景。

因为他看到在那里,此时站着一只一米来高的大哥黄鼠狼,这还不足以让他吃惊,关键那只黄鼠狼此时张穿着一件红色的肚兜,脑袋上戴着一顶破草帽,老白头认出,拿定帽子竟是自己白天干活的的那顶。

而且此时在那只黄鼠狼的嘴里还还叼着一直点燃的香烟。白老头觉得自己汗毛倒立,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不就是一只黄鼠狼么,自己根本不用这么害怕的,他之所以害怕是因为这家伙出现的太突然,而且打扮的很怪异。

而冷静下来的白老头,赶紧把手里的枪对准了那只黄鼠狼。不过就在他打算开枪的时候,一个更加怪异的事发生了,白老头听到耳边响起了一个人说话的生意,那生意是个男人发出的,而且嗓音沙哑的很。

对方问的话更是让白老头很吃惊,“你看我长得像人么。”

听了这句话,白老头倒吸一口冷气,他赶紧向四周看看,然而他周围此时并么有人。不过这时那个恐怖的声音再次传来“你看我长得像人么。”这次白老头听清楚了,那个声音竟然就是他面前的那只黄鼠狼发出的。

黄鼠狼会说话,这显然让白老头难以置信,不过此时屋里除了这只黄鼠狼就只有他一个人。想到这儿白老头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了。不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个声音又传了出来“你看我张的像人么。”

这一下白老头更加确定那个生意出自面前的黄鼠狼,不过白老头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高声喝道:“你像个大。”说完按着手里的火枪就开了一枪。因为那黄鼠狼离白老头的江湖里是在抬进了,因此根本就没来得及反应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因为这件事,白老头一晚上没睡,灯也亮了一宿,他就在那只黄鼠狼的尸体旁干坐了一宿。第二天一早上工的钟声刚一敲响,白老头就赶紧跑出仓库,正巧当时的生产队队长王俊山,此时正在仓库的门口。

他赶紧把王俊山领进了仓库,然后把昨晚的事原原本本的讲给他听,王俊山听完也是大吃一惊,不过他告诉年轻的白老头,他已经闯了大祸了。王俊山毕竟上了些岁数,这样鬼神之说多少知道点。

他告诉白老头,有个传说,说人生下来就有五百年道行,而动物要成仙儿,最关键的就是要修成人形,昨天他见到的那只黄鼠狼应该是在等天劫,它问白老头的那句话,其实是想借人的一口气,如果白老头当时告诉那只黄鼠狼,它像个人,那说不定此时那只黄鼠狼已经成了黄大仙儿了呢。可是现在老白他它活活打死了。这样它几百年的道行毁于一旦了,而且估计那个冤魂也不会放过他的。

白老头即便再不信邪,昨晚的经历也足以让他相信了,这时吓的不知所措的黄老头赶紧问王俊山有什么办法可以破解,他这么年强连个媳妇儿都没说呢,他可不想就这么死了。

这时王俊山跟白老头提了个人,这人姓许,是当年从城里下放的,据说他学过中医还懂些道法当地人都很尊重的称他许先生。

白老头听王俊山这么一说,赶紧请了半天工直接去找许先生了,这位许先生平日里很热心,加上他本身识文断字,加上会些医术,因此在当地人心里很受尊敬,当白老头把自己昨晚的经历讲给许先生听时,许先生也显得很惊讶,过了好久他手捋着山羊胡子问白老头到,:“这种事情我也不能帮你根治,只能帮你接半生之围”

白老头显然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于是让许先生尽量说的清楚点。这时许先生跟白老头解释道:“黄鼠狼这种动物很奇怪”属于很记仇的那种。一个人如果对一只黄鼠狼有恩,那这只黄鼠狼甚至不用你奉养,自动就会充当起的角色。不过一旦把他当成,就得辈辈相传,如果断了奉养,那他就会对着一家人进行报复。

同样的,如果你得罪了黄鼠狼。那么他不闹你个家破人亡是绝不会罢休的。听到这儿白老头着急了,于是赶紧求许先生救救自己。

许先生拜拜手示意白老头先别着急。他告诉白老头,他到是有个办法,但是能保白家一世。许先生见白老头显然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于是他告诉白老头,刚才他说过,黄鼠狼是个记仇的畜生,一旦得罪了它,非得家破人亡不可,不过他知道一种道术,可以把这些祸端转给下一辈儿,或者是几辈子人均摊一下。

就好比白老头的这个罪过,按说该死,可是如果是几辈子人均着分一下,没准也就是出几个残疾而已。这样至少能保住老白家香火。

这时白老头才算听明白了许先生的意思、感情就是把自己的祸端分给儿女嘛,这时白老头想到自己媳妇儿都没有呢,儿女的就更谈不上了,依他这个德行以后怎么样还说不准呢,于是他跟许先生说,他的这个法子好,能救命,所以请许先生赶紧告诉他怎么办。

许先生见白老头答应了于是拿出一张黄纸来,在上面用红色的东西写了几个白老头不认识的字,之后把这张黄纸烧成灰,接着把纸灰塞进了白老头的耳朵里。他告诉白老头三十岁之前不能成家,否则这招就不灵了。

白老头见许先生这么容易就解了自己燃眉之急,感激的都快给老头跪下了,不过老头告诉他,从面相上看,他这辈子应该是两个儿子的命,但实际上他能落下半个儿子就算万幸了,当时白老头完全沉醉在大难不死的喜悦中,根本就没把老头儿说的当回事儿。

后来白老头果然在三十岁之后才结婚,而且生了白福白贵兄弟二人,他几乎都把许先生这个人给忘了,可就在不久前村子里又开始盛传看到一个一尺来高的小人儿时常出现在老仓库附近。

听了这个传言,白老头心里咯噔一下。他恍惚觉得多年前的约定这时该兑现了。

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过了没多久,老大白福因为架线冲电线杆子上掉了下来,直接摔死了,一家人都很悲伤,除了白老头之外,因为他近些日子一直做着思想准备,相反在得知大儿子死讯之后,老头的心里好像痛快了许多。

他知道接下来就是二儿子了,为了保住自己家唯一的香火,白老头在家装起了病,为的就是能让二儿子守在自己身边,以避免他出危险。百贵还算孝顺,知道自己老爹此时正沉积在丧子之痛里,因此把工地的事交代给别人,自己专心在家伺候老爹。

可就在家里该来的你也躲不掉,有一天家里的灯突然坏了,于是白贵就打算自己修修,正巧这时白老头正在家睡觉,他要是醒着肯定不会让白贵上去弄得。就这样白贵搬着梯子摆弄着。可是因为梯子没立稳,结果一下子从高处摔了下来。因为落地的动静太大,因此惊动了一直睡着的白老头。

当白老头看见自己儿子掉到了地上之后,急的赶紧从床上爬了下来。不过白贵这时只是膝盖处擦破了点皮儿,并没有什么大碍,反倒是他发现一直卧病在床的白老头此时却显得腿脚麻利,根本不像生病的样子。看到这儿白贵猜到自己父亲一定是在装病。

想到这儿,白贵有些生气了,因为自己工地里都快闹翻天了,因为他不在,所以那些工人干活简直就是磨时间,工程 进度上不去,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赔钱,想到这儿白贵质问白老头到底怎么回事儿。

此时白老头知道瞒不过去了,于是就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讲给了白贵,白贵显然继承了他老爹不信邪的性格,对白老头一顿数落,他告诉白老头,自己大哥的死完全是工伤,还有那些什么鬼啊仙啊的,根本就是编出来吓人玩的,所以劝自己老爹也别瞎想。

白老头见自己儿子不信邪,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这时他拿出一把剪子,顶在自己脖子上,他告诉白贵,今天只要他敢踏出家门半步,自己立马就死在他面前,白老头的突然发作显然给白贵吓坏了。他赶紧劝老头先把剪子拿下来,同时向老头保证自己绝对不走。

这时因为屋子里的声音越来越大,竟然把街坊都给招来了,大伙见白老头的样子,以为白贵给自己老爹气儿受呢,不知缘由的大伙儿按着白贵一顿数落,白贵本来已经打算在家里陪着白老头了,可是被大伙这么一说,觉得自己面子上有点挂不住。

于是气哄哄的跟白老头说道,:“爹,还是你给老少爷们解释解释吧。”说完摔门离开了家。白老头见状已经顾不得寻死觅活的了,于是赶紧央求街坊邻居赶紧把白贵给找回来。大伙一面劝他被着急,一面派人去找白贵。

可是说来奇怪,照白贵的人明明和白贵脚前脚后出的门,可是出了大门之后竟然就找不到白贵了,想到这儿那人心想白贵一定是和他爹闹别扭所以故意躲起来了,想到这儿,也就没尽心去找。

不过就在不久之后,噩耗就传到了白家,原来白贵可能是因为不放心工地的事,于是骑着电动车朝着工地赶去,可是就在他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小轿车给撞到了,现在已经被救护车拉到医院去了。

白老头听到这儿,险些晕过去。顾不得多想赶紧找了辆车朝医院赶去。等他到医院之后,白贵已经在手术室里了,当大夫拿着一张手术通知单让白老头签字的时候,白老头觉得自己就跟在梦里似的。

大夫告诉白老头,白贵的左腿因为被小轿车碾压,已经保不住了,当务之急只能截肢,白老头听到截肢这个词的时候,眼前一黑直接昏倒在了手术室的门口。等白老头睁开呀,发现自己竟然和白贵躺在同一间病房里,看着白贵左腿上缠着厚厚的纱布,白老头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碎了。

白贵可能是因为麻药劲儿还没过,所以这时正闭着眼睛,看着白贵半死不活的样子,白老头想起了许先生的那句话“自己该是两个儿子的命,弄好了能落下半个儿子就不错了。”现在的情况,岂不是和许先生当年说的一样了么。

过了大半天白贵才醒过来,当他看到自己没了的那条左腿,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白老头告诉儿子,别难过,腿没了命还在呢,活着比什么都强。

不过白贵跟老头说了一句话,让白老头一下子惊呆了,白贵告诉他,自己之所以骑着电车摔倒,是因为他突然发现在自己的车筐里有一只带着破草帽叼着烟的黄鼠狼。

【完】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