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一日一摘】慎乃俭德,惟怀永图.

百味书坊 2021-01-09 11:42:16

【原文】 


 《书经 · 商书 · 太甲上》:慎乃俭德,惟怀永图。


【出处】  

       

《太甲》三篇也是伊尹教导太甲的训辞。

    据《史记·殷本纪》记载:太甲继承帝位后三年,凶恶残酷,不遵守先祖成汤制定的法典,胡作非为,于是伊尹把他放逐到桐宫替中壬守丧。伊尹代理太甲处理国事,接受诸侯的朝见。太甲在桐宫守丧三年,悔过自新,于是,伊尹又把太甲迎接回国都,交还政权。从此,太甲注重品德修养,诸侯都归附殷商,百姓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伊尹嘉许太甲,就作了《太甲》这三篇训辞。

    从太甲初立为帝到放逐桐宫,又从桐宫迎回国都,伊尹经常进言告诫太甲。史官记述训辞时,把放逐桐宫这一段作为上篇,把从桐宫回亳分为中下两篇,三篇构成一个整体。

《太甲》三篇今文巫,古文有。这是梅氏伪古文尚书之七。


【解析】 


慎,重视。永图,长远的谋划。

其大意是,谨守节俭的美德,怀有长久的谋划。


“俭”字通常有两种解释:一是节省,不浪费,例如节俭、勤俭、俭朴;二是贫乏,歉收。但“俭”真正的本义是自我约束,不放纵。在古代,不管是儒家、法家,还是道家,都把“俭”作为治国和做人的美德。唐代诗人李商隐有一句诗:“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这句诗深刻地指出了“俭”的重要性。大至一个国家、社会,小至一个普通家庭和个人,要想繁荣昌盛、富裕美满,有所成就,都离不开一个“俭”字。客家地区,更是把“俭”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客家人崇俭,往往把“俭”放在家训之中,要求家族子孙严格遵循。 
商初大臣伊尹曾对刚继位的太甲提出建议:“慎乃俭德,惟怀永图。”伊尹认为,只有示天下以俭,才能号令百官,和谐四方,维持王业;只有节俭,才能在整个社会营造良好的道德风尚,使社会保持稳定且有凝聚力,从而有利于国家的长治久安。“国以俭得之,以奢失之。”确实,回顾中国历史,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王朝由俭而立、由奢而败的例子。以俭治国,则国运昌盛;以骄奢治国,则国必败。商朝最后一个君王--纣王,荒淫无度,“以酒为池,以肉为林”,修建豪华的宫殿园林,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百姓怨声载道,诸侯群起而攻之,结果果落得个鹿台自焚的下场。秦始皇建立了大一统的秦帝国之后,“日益骄固”,特“爱纷奢”,不恤民力物力财力,东封泰山,巡游四海,更以亘古未有的规模,秃蜀山之木,尽府库之藏,竭工匠之巧,修建了被后人描绘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的阿房宫,动用民夫70余万,耗资无数,凿山穴地,“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给他个人修了华夏大地上从未见过的大陵墓,穷极靡费,以奢失德,使人心离散,结果是“戊卒叫,函关举”,所谓万世基业,毁于旦夕之间。隋炀帝为观琼花修大运河到江都,耗尽民力造行宫,惹出36路烟尘72家反王。清朝慈禧太后,为了享乐,在国难当头、财政紧缺的情况下,仍授意同治帝耗巨资维修圆明园供其居住,并挪用海军经费修缮颐和园,从而最终导致国力衰竭,清朝覆灭。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建国后,我们党一直将反贪污、反浪费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来抓。毛泽东同志反复强调:“要提倡勤俭持家,勤俭办社,勤俭建国。我们的国家一要勤,二要俭,不要懒,不要豪华。懒则衰,就不好。”改革开放以后,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国家贪污、腐化、奢侈浪费的现象呈蔓延趋势,党的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好传统在一部分党员干部中被淡忘了,在一些单位讲排场、比阔气、挥霍浪费现象盛行,一些人沉溺于物质享受,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针对这一问题,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央出台了“八项规定”和《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坚决反对“四风”,从中央领导率先垂范到各地各部门贯彻落实,从言出必诺到锲而不舍,从通报曝光到严肃查处,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效果,党员干部的作风更务实了,工作更有实效了,党群干群关系更密切了。从中,我们看到了“俭以立国”的效果。
清代张圻《答周仲和书》说:“居官之所恃者,在廉。其所以能廉者,在俭。”这句话的意思是:廉洁是做官极为重要的依靠,而节俭又是能够保持廉洁的重要保证。廉是为官的本分,也是为官的大德。为官之廉,就是不贪婪,不苟取,不见钱眼开,不贪赃枉法。廉之根在俭,俭含有约束、节制、节省、朴素之意,持俭才能守廉、兴廉。正如曾国藩在《挺经·勤廉》中所说:“唯俭可以养廉。”戒奢有助于戒贪,守廉必须持俭。俭为廉之根,廉为俭之果,二者紧密相连,缺一不可。俭生廉,廉生威。多少伟人、名人、志士、英模以俭养廉,以廉为官,以廉生威。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一生俭朴,一件睡衣补丁打补丁穿了几十年,文革期间捡红卫兵撒掉在桌子上的饭粒吃。他给亲戚家人规定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不能用他的特殊关系,为个人谋取利益。在他任总理期间,只在中南海宴请过一次家人,还是为他的叔父庆祝八十寿辰。周总理逝世时,联合国专门唯一为他下了半旗。一些国家感到不平,他们的外交官聚集在联合国大门前的广场上,言辞激愤地向联合国总部发出质问:“我们的国家元首去世,联合国的大旗升得那么高,中国的总理去世,为什么为他下半旗呢?”当时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站出来说:“为了悼念周恩来,联合国下半旗,这是我的决定,原因有二:一是,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她的金银财宝多得不计其数,她管理的人民币多得我们数不过来。可是她的总理没有一分钱存款!二是,中国有10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4,可是国家总理没有一个孩子。你们任何国家的元首,如果能做到其中一条,在他逝世之日,总部将照样为他降半旗。”他的话说完,广场上的外交官各个哑口无言。我们敬爱的周总理,以他俭朴、廉洁的崇高品质,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格魅力,感动了全世界,赢得了全世界的尊敬。共产党人方志敏将军,经手的款项数以百万计,但他的财产却只有几件汗衫和破袜子,在他被敌人的两个士兵抓到后,除了一支钢笔和一块怀表外,在他身上连一个铜板也没收到……反观那些落马的贪官,大多数是因不俭所祸。他们先是追求奢侈的生活,然后腐化堕落,最后身败名裂,这是贪官落马的轨迹,在劫难逃。清茶淡饭养身,勤劳俭朴养心,灯红酒绿伤身,奢侈腐化伤人。古今中外,无一例外。
俭可以养德。在儒家的道德修养理论中,“俭”德占了相当大的比重,无论是居家为人还是在朝为官,“俭”都显得十分重要。在当代,有很多党员领导干部,比如孔繁森、吴天祥、郑培民、牛玉儒、任长霞、杨善洲、杨业功等,他们发扬艰苦奋斗传统,保持简单朴素作风。他们吃“家常菜”,穿“百姓衣”,用“大路货”,高档消费与他们无缘,大吃大喝没他们身影,但群众欢迎他们、敬佩他们。这都是因为他们在节俭中养成了高尚的品德,值得群众尊敬。
俭还可以旺家。在河源就有这么一个典型,那就是李焘家族。1583年(明万历十一年)初春正月初六这天,原河源县城的居民们忙碌地搬家,从下城搬入上城。经过12年陆陆续续的建设,河源新城(上城)初建成,县令汤民仰率民迁入新城,士民从归,热闹如市场。李焘家也不例外,一同搬入了新城,入住今石狮李屋。在搬入新城之前,李焘祖父李景星曾经想搬到长塘路去(明万历时,河源最热闹的地方是河源学宫即今明珠华庭一带,长塘路较为僻静),人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想着要搬到鳄湖的前身--那时只是一个水塘的背面去,因为湖背不近市廛,僻静。人们问:“别人家都喜欢住闹市,买东西多方便啊,你怎么偏偏要去这么安静的地方?”李景星说:“我不想子孙沾染到奢靡之气。”后来,正如李景星所料,那些住到闹市里的人家,子孙很多都沾上了奢侈之风,家道中落。李景星死后,他的妻子潘夫人也秉承丈夫崇俭之德。李焘的大伯伯李学孔年方弱冠的时候,花钱很是大方,与城中贵公子到处游玩。潘夫人告诫他说:“你没有他们的富贵,却学他们的奢侈,你说这样子对不对?你爹说不要靠近闹市居住,你忘记了吗?”李学孔就把奢靡的坏习气改掉了,也很节俭了。正是因为这节俭而崇尚读书的家风,李景星和李学孔、李学颜两代之后,李家出了有“槎城之魁”之称的李焘。李焘祖父教子孙节俭的故事告诉我们:节俭可以兴旺一个家族,不俭可以使许多家族没落。特别是能不能以勤俭的理念影响和教育下一代,决定对下一代人培养的成败,也决定你的事业能不能后继有人。

来源:摘自《2018导向历》

------------------------------------------


如需购买请点击“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