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疯牛人物】周功鑫:一个让台北故宫博物馆成为网红的人

疯牛传播官网 2020-06-13 07:44:01


相当一部分的大陆人对台湾文化抱有好感,认为在那个3.6万平方公里的小岛上,保存着完整的汉唐遗风。他们迷恋诚品书店、迷恋台湾安静的民宿、迷恋罗大佑、迷恋蒋勋、迷恋龙应台……这些都是符号性的台湾文化,这其中也包括了台北“故宫博物院”。


说起“故宫博物院”,全世界的游客去过之后,除了会买上一堆“翠玉白菜”、“肉形石”吊坠外,还会带上很多类似“朕知道了”这样的胶带小玩意——这些萌萌的、带有创意的小产品是年轻人最爱的“网红”。


台北故宫博物院

网红文创产品


让带有深厚传统的故宫“变身”网红的背后离不开这个女人,她就是台北“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周功鑫。


25岁就“进宫”的周功鑫,已经在台北故宫工作三十余年,她经常乐意自称为台北故宫的一名“宫女”。2008年5月周功鑫就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2009年以雍正大展开启两岸故宫合作交流的序幕,2011年推出轰动两岸的《富春山居图》合璧展,正是在她的任内,台北“故宫博物院”跻身全球十大最受欢迎博物馆。


如果你就此认为这位带着台湾口音,仪态端庄、大方得体的阿姨只是一位学者型的管理者,那就小看她了,事实上周功鑫对于文创产品的开发,包括IP资源的研究,都深有心得,甚至可能比那些要小上她一辈的年轻创业者更“潮”。


这就是周功鑫,艾问人物创始人艾诚,带你和她一起聊聊文创产业的未来。


她靠什么带火了台北故宫博物院?


对于周功鑫来说,台北“故宫博物院”基本等于她的一生,她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这个物理意义上的建筑群里。


最早,她只是一名基层讲解员,台北故宫的每一条路每一块砖每一件文物就是在那时和她交上朋友的——她需要熟悉它们,然后把它们最美、最动人、最有故事的那一面,展现给那些买票排队进来的人。


很快周功鑫就在这个岗位上脱颖而出,随后一步步走向管理岗位,期间她也短暂离开过台北故宫,回到自己的母校台湾辅仁大学。在那里她创办了博物馆学研究所,试图将自己在台北故宫的所思所得,传授给更多的学生,系统性地培养这个行业的专业人才。

和全世界大多数的博物馆面临的难题一样,台北故宫博物院也面临如何吸引年轻人走进博物馆的难题,毕竟那些摆在防弹玻璃后的古文物,不会说话,几百上千年的风雨故事都是凝固的,要了解这些,没有一定的历史文化功底显然是不现实的。

“故宫是一个文化宝库,因为它是历代流传下来的文物。这个文物的背后蕴含着太多的人、物、还有人的生活状况、还有生活美学、一切的一切都在里边。”周功鑫说。

“要让传统文化走进生活,文创产品是最好的文化延伸工作”这是周功鑫反复强调的一个观点,“台北故宫博物院有70万余件的书画、器物与图书文献等质量兼具的精致文物,这些都是文化创意研发最宝贵的文化资源。”

十年前,周功鑫受邀上任时,台北“故宫博物院”只有2000多种文创产品。

“文化创意产业到底是什么?如果我们从字面上去解释的话,文化是一个领域,创意是个领域,产业是个领域,它是个跨领域的一个合作。所以后来叫出了所谓的创意经济。在创意经济里面谈的文化创意产业,它是创意经济里面最高端的,也是跨领域最多的三个领域。所以我回到了故宫之后,故宫是文化那一端,创意和产业是在产业那一端。”

为了给文创引来源头活水,周功鑫组织了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研习营、文创衍生品设计竞赛等活动,吸引专业团队成为台北故宫衍生品的合作厂商,历时4年努力,文创产品种类已接近5000种。

在周功鑫看来,小到一款吊坠、一卷胶带,都可以作为故宫文化的载体。因为创意是文创产业链上最关键的一环,经由“金点子”点睛,沉睡的文物也能转化为文创产业的活水源头,真正“活”起来。

正是因为在这样的一个制度化的文创产品引导下,台北“故宫博物院”出了类似“朕知道了”这样的网红产品,让年轻人也觉得原来故宫博物院也不那么古板。

眼花缭乱的新科技会不会冲击博物馆?

这看上去像是一个矛盾体,一方面博物馆陈列和保管的是历史文化作品,另一方面现代科技的发展,淘汰的正是往昔的历史,同时,保存传统文化的博物馆又需要走向现代,甚至未来,这中间,人们不禁好奇,博物馆会做到怎么样的“与时俱进”。

作为研究者的周功鑫保持的是乐观的心态,这也难怪,老太太对科技的拥抱程度丝毫不亚于大多数的年轻人。

“我觉得互联网永远没法取代博物馆,互联网在知识面的提供,文物的学习上面它可以提供一个非常好的平台,可是那个物的本身的美,那个材质上面所呈现的独特性,不是互联网可以完全表现出来的。”周功鑫自信地说。

这并不是说周拒绝排斥互联网,恰恰相反,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第一个互联网网站是由周功鑫发起并制作的,那时是在1989年。她甚至为此专门去学了电脑知识,而那时候单位的电脑博士也不懂怎么做互联网。

但周功鑫认为互联网可能仅仅只是推广宣传工具,“人们一定会想到我要去看实际的东西,那个实际的感动,和现在互联网上面的平面设计的,虽然你说AR或者VR,可是那个还是虚拟的,这些文物让你亲自看到,甚至摸到,那个更是不得了,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疯牛·传播在线

现在的台北故宫博物院让藏品和文化走到我们的身边,也让年轻人更愿意去接触、去了解。周功鑫做到被时间固定的文物,最快速度、最融洽的方式进入现代人的生活。不得不说,这一步走的很精彩也很重要。

我们对文化的基础认知上来说,文化是深厚的、晦涩的,而这造成了距离感。文创产品让文化变的直接,是因为设计者深入理解。设计的产品,带有文化价值,文创产品让文化成为一个产品的附加价值。

疯牛传播作为智能营销平台,拥有上万家媒介资源。在疯牛传播,您可以为产品找到吻合度最高的媒介。微博、微信、直播这些新媒体资源,以最直接的方式对接最精准的人群,实现产品营销的效益最大化。当产品与媒介的高度吻合下,更加凸显产品的文化价值与企业的品牌价值。在疯牛传播,营销的不只是眼前的产品,是品牌的高度曝光、是品牌的未来长线发展。

了解更多“疯牛传播”媒体信息

请拨打400—846-9111

疯牛传播的媒体策划顾问

第一时间为您提供专业媒介信息

扫一扫关注我们,
更多资讯早知道!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疯牛更多信息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