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一代科学巨匠史蒂芬·霍金去世,享年76岁!他曾来过USTC......

科大纵横 2021-10-12 16:31:50



3月14日,史蒂芬·威廉·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去世,享年76岁(1942年1月8日-2018年3月14日)。霍金的三个孩子露西、罗伯特和蒂姆在声明中表示,“挚爱的父亲今日过世。我们感到深深地悲痛。他是一名伟大的科学家,也是一个杰出的人,他的工作和科研成果在未来许多年都将继续延续。他的勇气、执着、才智和幽默激励着全世界人民。


霍金是英国物理学家与宇宙学家,生前任剑桥大学理论宇宙学中心研究主任。霍金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宇宙论和黑洞,证明了广义相对论的奇性定理和黑洞面积定理,提出了黑洞蒸发现象和无边界的霍金宇宙模型。


霍金撰写了多本阐述自己理论与一般宇宙论的科普著作,广受大众欢迎。1988年霍金发表《时间简史:从大爆炸到黑洞》,该书被译成40多种文字,发行量高达2500多万册。


霍金患有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病情会随着岁月逐渐愈加严重。他后半生全身瘫痪,不能发声,必须依赖语音合成器来与其他人通话。但他因一系列理论成就,被认为是当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



史蒂芬·霍金简史

(内容来自牧夫天文)


霍金与中国科大

  史蒂芬·霍金因《时间简史》而被中国人熟知和喜爱。这本书在1988年首版以来,已成为全球科学著作的里程碑。它被翻译成40多种文字,销售了1000万册,成为国际出版史上的奇观。而《时间简史》的中译者,在霍金指导下得到剑桥大学博士学位的吴忠超(中国科大63级校友)正是连接霍金和中国读者的桥梁。他不仅是霍金第一次访华的联系人,还受霍金之托将霍金的作品翻译成中文,将霍金的学说介绍给中国人,从上一世纪90年代起在中国掀起科普热潮。

       

从中国科大走进剑桥成为霍金的弟子

  

  回忆起他的成长过程,吴忠超认为在中国科技大学的几年对他的一生非常重要。1946年他出生于福州,在福州三中初三时因跨级参加高三的全省数学比赛得到名次而受到器重。在读高一时就已将当时清华大学的高等数学教材自学完。中国科技大学的党委书记(后来成为清华大学的校长)刘达决定让他免试从高一就进入中国科技大学的应用数学系读书,使他免除了高考之苦。当时中国科技大学各方面的条件都非常好,但他并不想把一生的时间都用来做数学研究,于是便转到无线电系,但后来他发现还是不喜欢技术学科,他真正的兴趣是研究科学的基础理论,比如相对论和宇宙论。可惜,当时中国没有一所大学有宇宙论方面的研究。

  1979年底,吴忠超由钱临照推荐到英国皇家学会,到剑桥大学霍金领导的广义相对论小组工作,开始做研究。吴忠超在为《时间简史》撰写的译者序中曾这样描绘第一次见到霍金时的情景:“那是第一次参加剑桥霍金广义相对论小组的讨论班时,门打开后,忽然脑后想起一种非常微弱的电器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骨瘦如柴的人斜躺在电动轮椅上,他自己驱动着电开关,他要用很大的努力才能举起头来。”

  在剑桥的第一年时,吴忠超的研究课题是经典的广义相对论,第二年之后就一直在霍金的指导下做极早期宇宙研究。霍金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他甚至在圣诞节前夕还约吴忠超在他的办公室和他讨论论文。1984年初,吴忠超在霍金的指导下完成博士论文。他在英国学习的最后一年间,霍金又发展了量子宇宙学。霍金建议吴忠超与他合作一篇文章,后来发表在《物理学通讯》上。

  这时吴忠超对时空维数问题产生兴趣,想听取霍金的建议,霍金说,“据我所知,得用卡鲁查——卡莱因模型来研究。”后来吴忠超在欧美游学时,用同一个题目连续在《物理学通讯》上发表四篇论文,为此在1985年得到国际引力基金会论文比赛第三名。这个问题的彻底解决是在2001年,他得以证明在十一维的超引力中,我们生活的时空在表观上必须是四维的。

  在吴忠超离开剑桥的时候,霍金曾关切地问他,“你想到哪里去?”吴说,“我想到欧洲去。”霍金笑他,“英国不就在欧洲吗!”可是吴忠超想到欧洲大陆的意大利及德国等国家游学。霍金不但为吴写推荐信,他还和已故的萨拉姆教授分别给中国科学院发去电传,大力支持吴忠超在欧美各地游学。在英国几年,吴忠超一家及霍金一家已经建立了亲密的关系,霍金虽然身患痼疾,但十分关心别人。在吴忠超的妻子赴英之前,霍金表示要写信给英国外交部以加速签证的批准,并说官僚主义古今中外皆然,也许他的去信可以提供帮助。当吴太太首次在应用数学系的走廊里遇上他时,霍金尽心尽力地对她讲,“对你的到来我非常非常高兴。”霍金还曾请求吴太太为他的论文作图以供发表之用。关于这些,吴忠超在1994年3月《读书》杂志中发表的文章《无中生有——霍金和〈时间简史〉》中都有详细介绍。

《时间简史》中文版的引进


  关于《时间简史》一书版权引进时的艰难,吴忠超曾在《无中生有》一文中略提到:“1988年2月我收到霍金有关此稿译成中文的信件,许明贤和我花几个月的时间将它译完,并在1988年下半年将手稿交湖南科技出版社。这个中文版本来可以在全世界最早以非英文的文字出版,但是不管怎么说,终于在1993年问世了。在这期间该书已在全世界用33种文字发售了550万册,即平均每千人即有一册。在西方自称受教育的人若没有看过这本书则会被人瞧不起。这本书的海外中文版在1989年推出。海外出版社通过原作者和原出版社得到我们的译稿,并承受了巨大的物质和精神损失才出了这本书,其中艰辛不足与外人道。我谨记此,以表示对这些文化有心人的谢意。”

  湖南科技出版社1992年出版发行的过程并不顺利。据吴忠超介绍,当时人们对科普书没什么认识,消息也比较闭塞,所以湖南科技出版社在全国征订时,居然还不到500册。那时书的印刷质量也很不好,根本拿不出去。当然,这已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如今,这本书和霍金的另一部新著《果壳中的宇宙》的印刷质量在全世界已达到第一流的水平。因为霍金的巨大声望,出版社都愿投资将他的书做得最好,而别的科普书无论在印刷上还是质量上都无法和其相比。

  霍金在1985年动了一次手术后,完全丧失了讲话能力,人们为他安装了一个计算机系统和高质量的语言合成器。霍金写东西时,需要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屏幕上选,一分钟才6个字,非常慢。因此将一本书做出来,实属不易。因此他的所有著述都非常简练。但是霍金自己的写作能力很强,用词恰如其分,其他科普书甚至在文学方面都不如他。


师生的再次会晤及中国的“霍金热”


     为出席在中国杭州举行的“弦理论会议”和北京举行的2002年国际数学家大会,霍金于2002年8月9日抵达中国。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早在1985年,霍金来中国访问就是吴忠超帮助联系的。那次,他访问了中国科技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此后,霍金曾几次向吴忠超问起中国科技大学的情况。1997年霍金向在梵蒂冈天文台访问的吴忠超发出重访剑桥的邀请,在吴忠超离开剑桥前夕,霍金向他表示了想再次到中国访问的意愿,但最后未能成行。2002年的这次霍金访华,新闻界对于霍金进行了巨细无遗的报道,吴忠超也在2002年9月11日的《中华读书报》发表《霍金的杭州七日》一文,详细讲述了霍金在杭州的行程和活动。在杭州,吴忠超是霍金的中文翻译和陪同。

  1984年,吴忠超离开剑桥时,还对量子宇宙学中的黑洞创生问题产生了兴趣。这是研究和宇宙诞生同步的黑洞创生的场景,也是黑洞的第三种形成方式。他在1985年就从事这方面的研究。但那个时期计算技巧还未成熟。90年代初,国际上才有人对特殊的黑洞创生问题得出一些结果,这种特殊的黑洞视界的温度和宇宙视界的温度必须相同。1996年以前,在全世界的学术界认为只有特殊的黑洞才能创生。然而1996年吴忠超在梵蒂冈天文台访问的时候,就着手解决了一般黑洞创生的问题。对他的结果,国际同行有人表示认可,但也有人持怀疑的态度。1998年,霍金等用另外的方法进行计算,验证了吴忠超的结果,并引证了他的论文。

  在20年间,吴忠超游历了全世界几十个国家,在许多国家讲学,遇到许多奇人奇事。他将在非洲、亚洲、美洲和欧洲游历的经过写了一本书《在时间中沉醉》,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在这本书中,吴忠超将自己称为“旅行者、译者、摄影者”,并说自己最大的兴趣是“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在书中的《剑桥访霍金》一文中,吴忠超这样写到:抵达的次日上午,我来到那间非常熟悉的办公室,他正坐在办公桌前,对我凝视了一下,即开始揿动手中的开关,在轮椅的电脑屏幕上选择词汇。我意识到他正在对我讲话……我正在走神之际,他身后的扬声器忽然迸出一句“我非常高兴见到你”。这是一句机器合成的带有美国口音的英语。我问道:“史蒂芬,你近来好吗?”又是几分钟的等待:“我很好,我又结婚了。”我说:“我是从报纸上得知这一消息的。你喜欢我的礼物吗?”我是指昨夜高德文在值深夜班之际带给他的一张抽纱桌布,这是我在北京的弟弟忠国给我的。他答道:“我非常喜欢。这要花极大的功夫才能织成的吧?”我说:“也许是吧!”……谈话就这样持续下去。

  在与霍金有缘成为师生后,吴忠超几乎把霍金的所有科普著作都翻译成中文,因为他与霍金多年的友谊,这种关系保证了译者能够准确地理解作者原意,让读者更好地领略霍金思想的魅力。以书为媒,吴忠超与霍金的师生情将继续延续下去。 

2006年霍金到北京开物理会议,吴忠超陪同他游览颐和园

(此部分节选自中国科大校友总会“63级校友吴忠超与霍金师生二十年”http://aga.ustc.edu.cn/people/newsView?id=516)

最后,让我们一起看看当代最杰出理论物理学家霍金做出了哪些学术贡献?


来源:网易科技频道、牧夫天文、中国科大校友总会、BOOK思议、部分图文来自网络

科大纵横
 
USTCPLUS

科教精英         纵横梦想

长按3秒关注我,及时获得相关教育、文化资讯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浏览更多相关文章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