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康有为这个大赌徒是如何逃出老太后之天罗地网的?

端木赐香 2019-05-22 23:50:40

点击上面蓝色“端木赐香”关注我大号;扫瞄文末二维码关注我小号

【温馨提醒】两次鸦片战争电子书,已在掌阅平台上架。亲们可移足围观。

一者是康有为的忽悠,二者是光绪本人的激进亢奋,总之,103天的维新时间段里,光绪驴不停蹄地发布了一百多条的新政上谕,弄得官员们无所适从——请自觉脑补《那年华开月正圆》里的一些情节。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很多官员甚至不知道下一分钟还有没有自己所在的衙门……这种厨师都没得饭吃的凶猛改革激起了朝臣们的强烈反弹!而康有为的主旨,居然是“杀几个一品大员,法即变矣!”这是改革么?简直是屠改!

被气得吐血的大臣们哭求慈禧复出训政。慈禧对光绪进行了指责,但光绪并没有听进去,反而在康有为的带动下,把清风牌的破拖拉机,开到了250迈,又是叫嚣要开懋勤殿,又是放风要聘请伊藤博文和李提摩太等外国人做顾问。看节奏,最牛逼的军机处和总理衙门也没得饭吃了,高管们反弹更甚,甚至有了“清君侧”的动议……而康有为那边呢,也没吃干饭,早有了把太后当晚年武则天除掉的计划。所以,他们才授意光绪,你快把小站练兵的那个河南帅锅袁世凯给弄进京吧。让他,帮咱们干一大票。

双方都紧锣密鼓中。

光绪也不算太傻,感觉到紧张了。

9月15日,感觉不妙的光绪帝召见杨锐,赐一道密诏给维新党人,全文如下:“近来朕仰窥皇太后圣意,不愿将法尽变,并不欲将此辈老谬昏庸之大臣罢黜,而用通达英勇之人令其议政,以为恐失人心。虽经朕屡次降旨整饬,并且随时有几谏之事,但圣意坚定,终恐无济于事。即如十九日之朱谕(指将礼部六堂官革职谕),皇太后已以为过重,故不得不徐图之,此近来之实在为难之情形也。朕亦岂不知中国积弱不振,至于阽危,皆由此辈所误;但必欲朕一旦痛切降旨,将旧法尽变,而尽黜此辈昏庸之人,则朕之权力实有未足。果使如此,则朕位且不能保,何况其他?今朕问汝:可有何良策,俾旧法可以全变,将老谬昏庸之大臣尽行罢黜,而登进通达英勇之人,令其议政,使中国转危为安,化弱为强,而又不致有拂圣意。尔其与林旭、谭嗣同、刘光第及诸同志等妥速筹商,密缮封奏,由军机大臣代递,候朕熟思,再行办理。朕实不胜十分焦急翘盼之至。特谕!” 

这就是传说中的衣带诏。这个版本是杨锐儿子杨庆昶保存下来的。政变时杨锐遇难,密诏由其子杨庆昶保存,缝在门生黄尚毅衣领中,扶柩回籍。宣统元年,庆昶与黄尚毅缴手诏于都察院,才为世人所知。

但是康有为事变后出示的密诏与杨家的版本不一样,他公布的是这样的:“朕惟时局艰难,非变法不能救中国,非去守旧衰谬之大臣,而用通达英勇之士,不能变法。而皇太后不以为然,朕屡次几谏,太后更怒。今朕位几不保。汝康有为、杨锐、谭嗣同、林旭、刘光第等可妥速密筹,设法相救。朕十分焦灼,不胜企望之至。”

杨锐在这次接见中,授意光绪,实在不行,不如先让康有为离开一段。也许离开了,你和太后的关系反而没那么紧张了。但他出宫后,并未把衣带诏示人。

9月17日,光绪又发了一明一密两份谕旨给康有为,明谕是:“工部主事康有为前命其督办官报局,此时闻尚未出京,实堪诧异。朕深念时艰,思得通达时务之人,与商治法,闻康有为素日将求,是以召见一次,令其督办官报,试以报馆为开民智之本,职任不为不重,现筹有的款,着康有为迅速前往上海,毋得迁延观望。”密谕由林旭带出示康:“朕今命汝督办官报,实有不得已的苦衷,非楮墨所能罄也。汝可迅速出外,不可迟延。汝一片衷爱热肠,朕所深悉。其爱惜身体,善自调摄,将来更效驰驱,共建大业,朕有厚望焉。特谕。”

明谕没问题,但密谕又有问题。还是那句话,有为同志是三鹿牌的,有毒啊。为了利用光绪抬高自己,什么驻马店的山赛版不敢造啊。特别是“共建大业”云云,跟江湖二货酒过三巡之后不经大脑拍着长毛的胸脯说大话似的,一点不符合光绪的语气及其身份。茅海建先生论证,这个密谕可能没有,顶多是皇帝的口诏;而且如果真有的话,也顶多是王照所说的那个版本:“速往上海,以待他日再用”。但看戊戌六君子之一杨锐女婿、戊戌年间在宫中做杂役苏拉的苏继祖的说法,19日,从颐和园回到紫禁城的慈禧,直接闯进光绪寝宫,搜出了他令康有为“速投英日,设法救护”的手谕。可见光绪那边把柄也不少。

20日,老纪检杨崇伊拿出早已拟好的敦请太后复出训政的奏折。其他反康派,群声附议。

21日早朝,慈禧太后先是同着朝臣批斗了光绪,然后宣布训政,训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下旨立即捉拿康有为、康广仁兄弟,给二康的罪名是“结党营私、莠言乱政”,但为时已晚,康有为已于前一天离开了北京,政府只抓了他弟康广仁。

康有为是如何离京的呢?

9月18日,康有为不但看到了林旭给自己带出的个人密谕,也看到了杨锐所带出的衣带诏抄件,大家抱头痛哭一场。哭毕,康有为兔子急了要跳墙,派谭嗣同夜访袁世凯,引袁兵变。但双方谈得稀里糊涂的,以其昏昏,使人更昏昏。9月19日康有为拜访伊藤博文,恳求他在慈禧太后面前给光绪和维新党多多美言。

9月20日凌晨,同志们还在睡觉的当口,康有为带着仆人李唐跑了,也算奉旨出逃吧。他从马家堡火车站(今永定门火车站)乘火车,当晚抵达天津塘沽。他原本准备搭乘轮船招商局的轮船南下,可是这船要到第二天下午才启舤,于是他改乘21日上午开船的英国太古轮船公司的客轮“重庆”号。9月21日慈禧太后发布捉拿康有为的谕旨的时候,“重庆”号恰好扬帆南下。中午,被抓捕的康广仁等人供出康有为已逃往天津,步军统领崇礼立即派人追往天津,接到崇礼“协查通报”正在天津的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荣禄也立即派出大批兵弁四出搜捕,但还是晚了一步。康有为的溜之乎让慈禧太后暴怒,当晚即给相关地方发出了紧急通知:康有为企图进毒瓦谋害皇帝,事败南逃,务必捉拿康有为,就地正法。

22日,获知康有为已离津赴沪的荣禄立即令“重庆”号停靠地烟台、上海的官员拦截“重庆”号;同时派比“重庆”号快一倍的“飞鹰”舰出海追赶“重庆”号,因起航仓促,“飞鹰”舰“燃煤不足”被迫返航,气得荣禄将“飞鹰”舰舰长刘冠雄投入了大狱。这哥们也许故意的?

22日上午,“重庆”号抵达烟台,官方也收到了荣禄抓捕康有为的密电,但因道台李希杰正在青岛与德国人谈判,并将密电码带在身上,留守官员们无法译出密电内容。等李希杰匆忙赶回烟台译出电文,“重庆”号已离开烟台。

上海道蔡钧接到密电后,22日就开始对各种船只进行搜查。23日晨,因“重庆”号属英国太古公司,蔡钧致函英国驻上海总领事白利南,说明自己是奉密旨抓捕康有为,请求英国巡捕协查,并允诺将对捕获康有为者致送两千赏银。当天,蔡钧封锁了上海所有码头,命令往来船只停在黄浦江中心,经搜查后方准靠岸。蔡钧信心满满、自以为万无一失,岂料有人在背后搞了动作。与英国驻各地领事馆有密切关系的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在他的秘书、康有为的弟子程淯的恳求下给白利南拍发了求助电报。在蔡钧照会之前,白利南已经收到了李提摩太的求助电文,但尚不清楚康所乘何船、何时抵沪,反而是蔡钧给白利南提供了准确的信息。这底卧的,比《风筝》里的鬼子六还鬼!

面对蔡钧的严密布控,白利南将营救地点定在了吴松口外,他委派会说一口流利中国话的濮兰德乘一艘英国驳船到吴淞口外拦截“重庆”号。24日清晨,濮兰德乘坐悬挂着英国国旗的驳船到达吴淞口外几英里远的水面。为预防万一,白利南密令英国的“埃斯克”(Esk)号炮艇驶到吴淞口外戒备,并安排英国轮船公司的“琶理瑞”(Paliarat)号商船停在吴淞口外待命。“重庆”号刚一出现,濮兰德的驳船就迎了上去并请求对方停船。濮兰德登上“重庆”号后,马上将白利南所写手令呈给船长,在船长陪同下很快找到了康有为。濮兰德向康有为简单说明情况后,迅速将其带至驳船。在驳船上,濮兰德告诉康有为,这种极易引发外交纠纷的事,白利南其实也不敢作主,是在请求并经英国首相同意后才采取的行动。按照既定方案,濮兰德将康有为安顿到了“琶理瑞”号商船上。

因在“重庆”号上搜捕不到康有为,又听乘客说有英国驳船在吴松口外从船上接走了人,上海道蔡钧自然怀疑接走的就是康有为,蔡钧照会了英国驻上海领事馆,英方断然否认。25日,听闻居然有人从“重庆”号拿走了康有为的行李并“送入英署”,蔡钧确信康有为是被英方救走了,他多次要求上“琶理瑞”号搜查,均遭船长拒绝。

如此外交事件,英国人也不敢马虎。白利南请求在威海卫的英国舰队速派一艘巡洋舰赶赴吴淞口。27日凌晨,“琶理瑞”号商船在从威海来的“巴拿文契”号巡洋舰和“埃斯克”号炮艇护送下离沪,29日晚抵达香港。康有为被安顿至港英警察总署。

10月19日,康有为在日本浪人宫崎寅藏的陪同下离港赴日,从此开始了长达15年的海外流亡生涯。

啧,你知道太后为嘛恨洋人,为嘛最后让义和团替自己出气了吧?寡妇吃黄莲,越吃——看我不抽死你们个丫的!

【端木赐香系头条问答签约作者】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