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英国战地摄影师全景式记录第二次鸦片战争

最历史 2020-11-03 11:24:27


1948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 南京大屠杀凶手40%是朝鲜人  古人拉完屎如何擦屁股 古人如何避孕 古代一两银子到底值多少钱 皇帝三宫六院,一晚上要睡几位美女 古代美眉真的不穿内裤? 一个古帝国养多少军队才够正常打仗用的?

来源:网易历史

菲利斯•比托


1860年8月1日,英法联军从天津北塘登陆,10月13日攻入北京,5天后,圆明园、清漪园等皇家园林遭到抢劫焚毁。随军摄影师菲利斯•比托使用镜头全景式记录第二次鸦片战争。本图集及文字选自赵省伟编译《西洋镜:一个英国战地摄影师镜头下的第二次鸦片战争》,台海出版社


图为英军北上远征舰队从香港启程全景照,1860年3月18日-27日拍摄。

图为英军舰队抵达大连湾,1860年7月21拍摄。英军占领大连湾,法军占领烟台,以完成对渤海湾的军事封锁,并以大连湾和烟台作为联军进攻大沽口的基地。


天津北塘炮台,1860年8月2日-12日拍摄。清军在北塘除了埋设一部分地雷外,并无驻军加强防备。1860年8月1日,借助俄国人的引导,联军出动军舰30多艘和陆战队5000人在北塘附近顺利登陆,没有遭到任何阻击。

在北塘炮台的英军总部全体成员,1860年8月2日-12日拍摄。


北塘炮台全景,1860年8月3日拍摄。顺利占领北塘后,1860年8月12日联军2000人在往大沽探路途中与清军遭遇,开了打响战斗的第一炮,随后占领新河。

北塘炮台内部,弹药库和大炮,1860年8月2日-12日拍摄。联军占领新河后,与4000名配备大刀、长矛和弓箭的蒙古骑兵战斗,在动用了阿姆斯特朗炮后,清军被击退,撤回塘沽。


北塘炮台内部,普罗宾骑兵队,1860年8月5日-9日拍摄。


被占领后的北塘炮台,英法联军攻入口,1860年8月14日-20日拍摄。8月14日,联军进攻塘沽炮台,集中36门后膛炮和阿姆斯特朗炮炮轰清军兵营后,便发起冲锋。联军士兵纷纷架起梯子,爬进城墙,清军开始逃亡。


白河上的大沽口北炮台外部,英法联军攻入口,1860年8月22日或之后拍摄。1860年8月21日,英军2500名士兵、法军1000多人及两个连的炮兵,水陆协同进攻大沽北岸炮台。

大沽口北炮台外部,英军攻入口,1860年8月22日或之后拍摄。22日清晨6点法军炮兵和英军的榴弹炮对着右岸第一座炮台开炮。英军以47门大炮连同法军炮火猛轰炮台,联军战舰也发炮协助。清军在炮火的差距下渐渐不敌,而且射击无法精准。

大沽口北炮台一角,法军攻入口。1860年8月22日或之后拍摄。22日7点半时,联军发起冲锋开始白刃战,临近10点攻下第一座炮台。


大沽口北炮台内部一角,刚被攻陷时。1860年8月22日拍摄。北炮台清军在直隶提督乐善指挥下,英勇抗击后溃败,多数守军战死,北炮台被联军攻下。


北炮台英军攻入口内部,1860年8月21日拍摄。


北炮台内部一角,1860年8月21日拍摄。


清军撤退后被占的北炮台背面,1860年8月21日拍摄。,联军攻取两座炮台,杀死炮台守将乐善后,僧格林沁就以咸丰帝的命令为由放弃南炮台,部分清军就地投降,剩余清军撤退到天津。


第二北炮台内部,关押2000多清军俘虏的地方,1860年8月22日或之后拍摄。


北炮台内部,清军营地,1860年8月22日或之后拍摄。


全景照:被占后的大沽北炮台内部,1860年8月22日或之后拍摄。联军占领天津后,清政府派怡亲王载垣、兵部尚书穆荫到通州南张家湾议和。由于双方争执不下,谈判再次破裂。清方掳去英国派往负责洽谈停火之谈判代表巴夏礼和士兵等39人。


大沽炮台内外,1859年6月25日第二次大沽口之战联军登陆处。发生在前一年的第二次大沽口之战,是英军12艘军舰攻击大沽口炮台,清朝守军发炮反击使英法军舰遭受损伤,有4艘联军军舰被击沉。此后,英法联军屡遭重创,于当日夜间撤退,清军获胜。

北京八里桥附近的墓地,1860年9月21日战斗之地,9月21日或之后拍摄。9月21日,华北地区清军主力,包括科尔沁僧格林沁野战骑兵、八旗察哈尔、索伦部、陕甘调来的汉军、京津地区八旗绿营与英法联军在通州八里桥进行决战。


北京附近的八里桥,1860年9月21日战斗之地,9月21日或之后拍摄。八里桥之战,僧格林沁部全军覆没,胜保在战斗中重伤。随后咸丰帝及清廷人员前往承德避暑山庄避难。


八里桥阵亡的清军士兵,1860年9月21日拍摄。据俄使伊格那提耶夫估计,当时清军投入约5至6万人,其中3万骑兵,损失1000人(清廷估计为3000人)。法军死亡3人,受伤17人,英军死亡2人,受伤29人。

通州塔,1860年9月23日拍摄。英法联军于9月18日攻陷通州。


北京城墙及安定门,英法联军准备向北京开火,10月13日或之后拍摄。9月22日,咸丰帝一行从圆明园后门出逃。10月6日,联军在安定门、德胜门之外击败僧格林沁部的清军。


1860年10月13日英法联军占领后的北京安定门,10月13日联军从安定门攻入北京,清军投降。


从安定门观被英法联军占领后的城墙顶部,1860年10月13日或之后拍摄。


北京城墙的东北角楼,1860年10月13日或之后拍摄。英法联军一共占领北京18天,这是有史以来北京第一次被欧洲军队占领。


被占领的北京城墙顶部,中式大炮对准联军的排炮,右侧建筑为雍和宫。1860年10月13日或之后拍摄。联军攻入北京后,发现清军将英法使节团多人虐待至死,遂决定报复中国之野蛮行为,并教训清朝皇室以后不得蔑视英国及法国。


北京皇宫入口,疑为天安门,1860年10月29日拍摄。


北京皇宫,午门,1860年10月29日拍摄。


北海的园林和佛塔,1860年10月拍摄。


从北海远眺景山和紫禁城,1860年10月29日拍摄。


天坛祈年殿,1860年10月24日之后拍摄。


清漪园(今颐和园)内万寿山后山的琉璃塔,现仍存。1860年10月6日-18日拍摄。英法联军洗劫并烧毁了北京西北郊的圆明园和静宜园。圆明园大火持续了两天,300多名太监和宫女葬身火海。


被烧毁前的清漪园(今颐和园)内的昙花阁,毁于英法联军的大火。光绪年间在其遗址上修建了景福楼。1860年10月6日-18日拍摄。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曾对联军暴行给予强烈谴责,认为这是“两个强盗的胜利”。


清漪园(今颐和园)万寿山顶的智慧海众香界。该建筑为全砖结构无梁殿,故而在大火中幸存下来。1860年10月6日-18日拍摄。


清漪园(今颐和园)东岸被焚之前的文昌阁。光绪年间重修,从原来的三重檐减至两重檐。1860年10月6日-18日拍摄。


清漪园(今颐和园)万寿山一带被焚之后的景象,佛香阁、排云殿等建筑荡然无存。1860年10月6日-18日拍摄。


清漪园(今颐和园)万寿山一带被焚之后的景象,佛香阁、排云殿等建筑荡然无存,只剩下台基和阶梯。1860年10月6日-18日拍摄。咸丰十年(1860)岁在庚申,这场灾难在中国人的记述中便被称作“庚申之变”。


清漪园(今颐和园)昆明湖、十七孔桥一带被毁坏后的景象,南湖岛上的建筑被夷平,只剩下台基。1860年10月6日-18日拍摄。摄影师比托镜头下这些安静而又凄美的建筑背后,是英法联军燃起的残酷烈火,今昔对照,令人思绪万千。

版权归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