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260起融资和174亿之后,5位顶级投资人眼中的体育投资机会 懒熊TV

懒熊体育 2019-06-11 15:22:40


15个月的时间,接近260起投融资,174亿金额,第一轮体育掘金大潮中,资本扮演了政策之外的最重要推手。大量的VC、PE和上市公司进入体育赛道,在巨头资本之外,构建起了产业另一极的欢腾景象。懒熊体育深度采访5位顶级体育产业投资人,看看他们眼中的体育投资的变化、起落和机会。




▲ 正文内附有懒熊体育对晨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刘芹和动域资本管理合伙人程杭的视频专访。


作为商业体育的观察者,懒熊体育经常会被问及这样的问题:“体育产业崛起,背后核心的动力因素有哪些?”我们通常的回答是:“政策、资本、科技和人才。”

在过去的一年半,中国的体育产业上演了一出暴力崛起的淘金潮。如果说政策是产业兴起的直接推手,科技和人才是必要条件,那资本无疑就是这一波体育大潮里最核心的催化剂。

在产业链的顶端,属于巨头的地带。以万达、乐视、腾讯、华人、阿里为首的5巨头,围绕核心赛事IP展开激烈搏杀;他们或高举高打、或生态布局,拉高了整个产业的估值,也搅动着全行业的神经。

与之相对立的是,在产业链下游,大众运动消费领域里金融资本的落脚。大量的VC、PE和上市公司们开始进入到体育赛道,围绕分门别类的运动健身细分领域落子下注,开枝散叶。在巨头资本之外,构建起了产业另一级的欢腾景象。

据懒熊体育统计,从2015年的1月至2016年的3月,15个月的时间,体育早期的创业领域,总共发生了257起投融资案例,累计金额为174亿元人民币。第一轮的体育投资掘金潮中,资本扮演了政策之外最为重要的推手。


风起

时间回到一年半之前。2015年新年刚过,46号文件颁布不久,外界对于体育产业的热度骤然陡增。

政策的利好,加上原本运动消费升级的巨大前景,两股风交织在一起,让体育成为各大投资机构眼中的下一站掘金处女地。

也正是在这个时间点,第一波以VC为主的资本方开始在体育行业崭露头角。

2015年的1月22日,贵人鸟发布公告,宣布携手虎扑和景林资本,三方共同成立垂直于体育产业的投资基金——动域资本,金额20亿元。

某种程度上,动域的成立是体育产业里标志性的事件。

原因有二,首先,20亿的体量,是当时国内最大的体育专项基金;其次,基金的领头人是虎扑体育的程杭。

在转身投资人之前,程杭已经在体育产业深耕十年。从最初创立虎扑中国,到一手把虎扑带到国内最大的互联网+体育的独立公司,十年时间,程杭在互联网和体育结合的区间里进行了各种实验,是体育行业不折不扣的先行者。

在产业爆发前,与一家资本充足的A股上市公司绑定,以投资的方式对产业布局,并与虎扑的业务形成生态互联,这样的创新模式吸引了外界极高的关注度。

随后的事实也是如此,程杭带领下的动域资本,奔跑起来的速度令整个业界惊叹。1月份成立基金,4月份注册完成,到6月底,公司已经投下十几个项目。

▲ 2015年1月至5月底,贵人鸟股价走势。

“我们是产业里规模最大的垂直基金,我们只看体育,如果你是对体育充满热爱的创业者,动域希望和你一起,共同探讨商业模式,共同在产业里成长。”2015年6月30日,五棵松的动域资本发布会上,程杭一次性公布了12个已投的体育项目。

从投资角度看,动域是典型的VC风格。与巨头们关注核心赛事的逻辑不同,他们更多是聚焦大众运动和健身消费的早期领域。

程杭或许是国内最早能够提出完整体育产业投资逻辑的人。他的构想中,中国体育除去政策和人口的红利外,移动互联网会逐渐成为未来大众体育消费的入口,也正因此,动域第一阶段的布局,多以互联网和体育结合的公司为主;而伴随前段的入口,在后端和线下构筑了运动消费的场景,同时辅以国外的先进科技和装备,构筑起了动域自有的体育生态图。

懂球帝、趣运动、Feel、火辣健身、超级猩猩,市面上耳熟能详的优质体育标的,几乎都被贴上了动域的标签。

更重要的,虎扑与贵人鸟结合,一二级市场联动,这样的模式,在之前的体育产业里从未出现。一级市场中,VC快速扫货引领行业风向,后端的上市公司,同样收获二级市场对体育概念的追逐,起到杠杆和共振的效应。

K线图中,贵人鸟自1月成立基金后,股价走出一道速率激增的上划线。从年初的23元附近,一直拉涨至70元附近,市值也相应从140.6亿元增至407.5亿元,翻了近3倍。

在众人尚未看清产业的时候,动域已经完成了布局的雏形,成为第一波体育投资中绝对的领跑者。


混战

动域模式的成功,外加体育概念本身的热映,让众多后来者跟随和效仿。

2015年上半年开始,设立体育基金,成为多家意图转型的上市公司,切入体育的既定动作。

2月初,主营户外装备的探路者宣布成立和同体育基金,体量3亿元,意在布局体育媒体、户外和赛事。4月下旬,杭州的地产商莱茵置业宣布成立基金,正式布局体育投资。

深交所的雷曼光电也开始行动。这家公司本是LED照明灯制造商,2014年年中之后,因为中超广告运维商的身份,被二级市场视为“足球概念第一股”,此后股价暴涨。7月,雷曼光电宣布与凯兴资本成立5亿规模的雷曼凯兴体育产业基金,公司也将体育视为未来最为重要的业务方向。

8月后,又有三家公司进场。国旅联合参与设立10亿元规模的体育并购基金、无锡双象股份和北京的奥瑞金,也先后成立体育基金,金额为1亿元和5亿元。

设立基金蔚然成风,背后则是市场对这些贴上“体育概念股“标签公司的疯狂追涨。

对这些公司来说,目标也很明确。体育本就是未来战略转型的核心赛道,成立基金一来可以向市场释放转型体育的概念,其次在尚未看懂行业之前,以投资布局也是一种风险可控的有效方式。

几乎与之同期,大批专注在一级市场的VC和PE也开始进入体育行业。

真格拿下了Feel和野兽骑行、高榕入驻趣运动,经纬注资Fittime,IDG将700Bike和乐刻健身收入麾下;除此之外,顺位、创新工场、洪泰、君联、贝塔斯曼等,几乎一线的美元人民币基金,均有在体育行业露面儿和动作。

资本在一二级市场上同时开火,掀起了整个体育创业的热潮。

大批的创业者出现了。一部分互联网、金融和IT圈的外来者,自带各种光环,高调进入产业;另一边,传统体育产业人似乎也迎来了春天,他们将自己手里的线下资源改造升级,努力和互联网搭边,寻求和资本接洽的机会。

在那个时点,因为兼具天时地利,体育创业成为融资成功率最高的种类之一。场馆预定,教练预约,外加跑步、健身、骑行等不同种类的项目和团队,夹杂互联网和O2O的模式,几何式出现。大额融资、高估值高泡沫,试错、投机、甚至搏傻的气氛,混迹在一块。


股灾

非理性繁荣总是阶段性的,泡沫过去,前期的高估值和高溢价,都意味着回跌的风险和可能性。

对体育过热现象率先提出疑问的,光大体育文化产业基金的总裁范南算是一个。

“都看到体育的机会,投资人一下蜂拥而至,导致价格飞涨,但掩盖了行业本身的弊端和规律。”2015年5月,在北京的天坛宾馆,懒熊体育第一次和范南见面,他提出自己的看法。

范南是国内最早开始涉足体育的投资人之一,早在2011年,在文化领域布局的他,就开始关注体育行业的机会。

46号文件颁布后,成立一家体育基金的想法应运而生,于是范南在2014年底筹备,2015年初正式立起基金。

和众多进入体育赛道的VC不同,光大体育基金隶属整个光大资本系,专注的范围是产业较后端的成熟性公司,也是国内第一家体育专项的PE。

“光大因为是金融机构,背后有券商、银行等完备的金融体系,所以我们基金投资主要是寻找能够独立IPO的公司。”

具体来说,范南将体育行业划分成5大类别和29个子行业,在每一个细分赛道里挖掘排名第一的公司,通过股权投资帮企业实现金融化改造,最终从上市或并购中获取退出和收益。

这样的方法,要求被投企业得拥有较好的经营能力和现金流,显然和当时体育投资领域里,估值溢价泡沫高飞的环境背道而驰。

▲ 光大体育文化产业基金的布局。

“体育项目目前(2015年5月)的价格和估值普遍太贵,但又缺少对应的盈利规模作支撑,资本在投资上显得并不理性。”在范南看来,高估值和高泡沫可以在市场较好的状态下运转,一旦市场环境变化,企业后续的融资会受到挑战。

范南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2015年6月初,A股上演了千点暴跌的景象,二级市场遭遇滑铁卢,IPO被迫关闸,失去退出通道后,资本开始趋于冷静,创投领域的泡沫被迅速吹灭。对于上半年暴热的体育创业来说,影响首当其冲,但资本严冬蔓延的速度还是超出了业界的想象。

“上半年几乎是隔着两周就有一个围绕健身的运动项目宣布融了一笔钱,但7月之后,几乎很少听到融资的消息,感觉急转直下。”去年9月,在一个内部会议上,FitTime创始人董煜告诉懒熊体育。

前期过热和过高的融资金额,让资本对于体育项目迅速冷静。更重要的,第一批的互联网体育创业项目大都缺乏成型的商业模式,仍旧处于摸索和试错的阶段,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投资机构望而却步。

从8月开始,Feel、趣运动、懂球帝、章鱼TV、悦跑圈等,体育项目持续获得融资的,似乎掰着手指就能数过来。在这些为数不多的头部公司之外,大批投机、追捧市场热点,或者模式过于重复的项目被淘汰出局。

资本进入观望期,选择投资的标的越来越小心,体育创业与投资迎来阶段性谷底。


重构

就像2015年上半年的非理性繁荣并未长久持续一样,资本严冬对体育的影响也很快散去。洗礼震荡之后,新年一过,资本又重新唤起对体育投资的热情和预期。

最直观的感受是,年初以后,4个月过去,体育行业里的新玩家开始迅速增多。不论是懒熊体育的线下融资沙龙,后台的互动回复用户,以及登门拜访的频次,大量在2015年未曾露面儿的基金开始出现,并表露出对体育行业浓厚的兴趣。

这似乎也好理解,第一轮创业潮落去,外界对于体育的预期和前景依旧看好。作为一个万亿级别的产业,体育投资是个长期和漫长的过程。产业链的各个环节仍旧充满机会,早期的模式被验证和迭代过后,会有更新的创业项目源源不断地跑出来。

老牌的风险投资基金IDG就是其中之一。在2016年,文化体育已经成为他们关注的最重要赛道。

“今年整个VC市场在往早期靠拢,体育产业本身就处于大天使的阶段,又具备抗经济周期低谷的属性,符合投资大的趋势。”IDG资本副总裁甄志勇表示。他告诉懒熊体育,在今年,IDG会在原有布局基础上,再寻找3-5个标志性的体育项目。

不光是IDG,更多原本驻扎在互联网领域的明星投资人,也开始跨界进入体育行业。

在TMT领域已经投下130多家公司后,九合创投的王啸也开始在新年后重点关注体育赛道。“美国体育产业规模排到第二位,中国人口更大,产业起点更低,是天使投资的绝佳时机。”王啸说,他会从媒体、社区、硬件到技术,全面扫描体育早期领域。

关注体育的还有晨兴资本的刘芹。进入体育产业之前,刘芹在互联网领域拥有长期和辉煌的投资经历。比如,在PC时代压中搜狐、网游和直播中投下了九城和YY,移动互联网兴起,晨兴又成为UC和小米的早期投资人等。

面对相对陌生的体育产业,刘芹表示,体育是典型的消费升级的行业,代表着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符合晨兴资本寻找长期和高增长回报的投资理念。

今年3月,晨兴资本注资昆仑决,估值3.5亿美金,完成了在体育赛道里的首秀。“昆仑决是一个拥有极高魅力和商业可能性的体育IP项目,这也是我们选择投资的主要原因。”刘芹说,未来会沿着内容和服务两条线,在体育领域寻找潜力巨大的公司。

不过,投资人对体育产业预期高涨之外,另一个显著的现象是,在交易和落子环节的谨慎。

这和2015年上半年形成鲜明的对比。或许是在冷热疯狂的波动之后,对于体育的态度,资本更多开始趋于冷静。

程杭告诉懒熊体育,今年动域的投资速度会相对放慢,“在已有布局的基础上,一方面在海外寻找优秀供给,一方面探寻传统和经典体育里,升级改造的机会。”

而光大的范南则表示,资本方面脚步,可能的原因是,资本会花更多时间放在已投项目的管理上,“做投资第一年不难,难的是第二、第三年。去年投下去的项目是否达到预期,在一定程度上,会刷新甚至重构投资人对体育行业的理解。”

而从懒熊体育的接触感受中,各大基金对待体育投资的策略也在发生改变。

第一波体育创业潮中,备受热捧的纯互联网模式的短板出现,体育原本重线下、重资源和极难引流的属性显现,以至于难以形成有效的商业模式。

互联网是用户的入口,但体育里真正产生交易和现金流还在线下。拥有线下基础,同时有嫁接互联网基因的团队,已成为今年资本青睐的方向。

这好像一个动态的进程。从最初进入体育,到助推升级和改造行业,资本自身也在修正,完善和重构对行业的理解,并在一定程度反哺和左右行业的发展。

“今年应该会有一个体育市场投资估值体系重构的过程,每个投资人会根据自身已投项目的预期实现程度来重新理解市场,估值体系一定还是多元的,但绝大多数体育投资人会更多地与被投企业共同战斗。”在和范南的采访结束后,他向懒熊发来一条简讯。


以下是懒熊体育近期采访文中5位投资人,表达对2016体育投资的趋势判断和观点。


>> 程杭:关注海外市场优质标的,并寻找国内的体育独角兽公司

职位:动域资本管理合伙人、虎扑创始人



▲ 懒熊体育专访动域资本管理合伙人程杭。


懒熊:从2015到2016年,如何看待体育创投圈的起落和变化?

程杭:可以看到,去年到今年,伴随整个资本大潮的环境改变,产业有一些冷热的变化。截至目前,总体上看,体育仍就处于一个大的天使阶段,万米马拉松跑了个开头。产业相对早期,创业项目和模式也相对早期。在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和细分领域,少有独角兽公司出现,所以投资来说,仍然充满机会。


懒熊:体育投资存在泡沫吗,和O2O和VR类似,未来会受到资本周期波动的影响?

程杭:行业过热,一定会有一些投资非理性的问题。但长远看,体育是一个万亿级别产业,投资和创业都是一个长期构建的过程。所以,不管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不应该随着泡沫的方向随波逐流,回归产业的本质,哪些是未来用户的核心需求,围绕需求构建产品和服务,才应该是体育创业和投资的良性之道。


懒熊:2016年,动域资本布局体育的逻辑是什么?

程杭:我觉得几个方向。第一,我们会继续在体育赛道上搜罗优质的公司,一些“传统”体育公司或“经典”体育公司,他们的互联网化、移动化和升级改造,我们会重点关注。第二个,我们会在已投项目里做足投后管理,帮助有可能成为独角兽公司,给他们一把推力。第三,我们将目光方向海外。现阶段国内体育产业的需求已经起来,但供给还是严重不做,所以海外不管是优质的技术源、还是装备,都会值得我们去关注并引进。


>> 范南:2016体育投资和估值体系在价值重构

职位:光大体育文化产业基金总裁


▲ 2015年9月,范南参与懒熊体育上海的体育沙龙。

懒熊:去年光大体育做过11个PE型项目的投资,到目前都有哪些新变化?

范南:投资其实难的不是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才真正有挑战。今年我主要在做一些投后的事情,推动所投企业的上市进程。具体来说,我们投下的公司,很多业绩增长有的达到100%,这个还是超过我的预期;但体育行业相对早期,在具体的一些法律和行业规范上,还是速度较慢,低于我的预想。


懒熊:2016年,接下来会如何布局?

范南:我们还会接着寻找符合我们标准的标的,相对成熟型,有上市预期的PE型公司。另外一方面,我会重点关注海外体育的一些并购和投资机会,比如硬件和科技类公司,还有就是一些具有鲜明IP属性的公司,是否有引进和嫁接国内市场的可能性。


懒熊:今年体育投资圈在趋于冷静,如何看待这样的变化?

范南:一定是这样,前期投下去体育项目,成长性和表现如果没有达到预期,都会让体育投资方回归理性。但总体看,从我接触的资本方来说,很多机构都拿出专项的资金做体育投资,产业两三年的资本量不用担心。只不过,对市场理解越来越深刻之后,资本对体育行业的认知也在重构,估值体系一定是多元的,但大部分投资人还是会选择和所投企业共同成长。


>> 刘芹:避免泡沫的影响,寻找体育投资长期价值

职位:晨兴资本董事总经理



▲ 懒熊体育专访晨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刘芹。


懒熊:晨兴在3月初布局了昆仑决,进入体育的最初想法是怎样?

刘芹:首先昆仑决是一个拥有极高魅力和商业可能性的体育IP项目,这是我们选择投资的主要原因。其次,对于体育,过去两年我们一直在看,首先他是一个未来年轻人的主流生活方式,第二他与每个人生活息息相关,是未来消费升级的典型大方向,这也符合晨兴一贯做长期投资的价值,所以我们开始进入体育。


懒熊:晨兴此前在互联网投资领域有长期和辉煌的经验,有哪些经验可以用到体育领域?

刘芹:我们从2000年左右开始进入互联网投资的行业。当时互联网的状态还只是做个平台和链接,完全没有商业模式,随后,广告、游戏电商等等变现的方式才逐渐成型。我们的选择标准就是,是否有足够高的天花板和成长性,另外是不是可以构建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对于体育来说也一样,我们也会用这样的标准来筛选标的更重要的,一旦出手,我们会选择与创业者一起成长,共同探讨未来的可能性。


懒熊:未来关注体育哪些细分领域?


刘芹:我们会沿着IP内容和服务两个方向继续看下去。严格意义上说,昆仑决就是IP,其实就是做内容,未来内容外围绕服务展开的消费场景,在体育赛道里也不容错过。


>> 王啸:体育天使投资时机已到

职位:九合创投创始人


▲ 王啸认为投资体育的时机已经成熟。

懒熊:九合在今年年初选择进入体育,初衷为何?

王啸:首先我觉得,我们做早期投资的话一定是在别人不太清楚的时候进来,如果晚了这事就跟你没关系了,我们是每个行业刚刚启动的时候一定要去参与的这种人。所以我觉得体育行业已经到了这个临界点上,在未来几年时间不管政策的变化怎么样,一定会迎来一个爆发性的机会。


在我看来,体育行业一定会成为中国的行业最大的前两名。之前,晨兴投的昆仑决就是行业中比较标志性的事件,动域也投了蛮多相关的公司。我觉得总有一些事情会变成行业启动的标志性的事件,投的过程中可能还没觉得,投完之后反过来看可能发觉这就是标志性的东西。我相信在去年的一些体育类项目上已经出现了这样的征兆。


懒熊:九合在体育领域目前有哪些布局?

王啸:我们在4年多前投了一个叫Zepp的智能硬件,帮助你去训练打网球、棒球、高尔夫的动作,这个在全球都在销售,当时我们觉得智能硬件一定和体育行业有一个数字化的结合,这是一个明确的科技去改变某个行业数据的机会。同时我们还投了一个电池助力自行车,骑自行车也是一个大众类的运动项目,但对我来讲有技术门槛、壁垒和创造性的东西是值得投入的。


我们还投了一个好动网球,从公众号媒体切入的公司,他就把赛事、行业数据、新闻做得比较专业,我们认为以后这种体育内容也会从细分领域更专业的角度去做。


还有懒熊体育,我们认为这个行业迎来一个成长期,大家需要更多碰撞和交流以及资源的汇集,而懒熊刚好满足了大家这样一个诉求,它的延续空间会比我们想象得大,这个行业的资源互换本身是非常密集的,需要一个专业中立的机构和媒体去做相关的事情。

懒熊:看好哪些体育赛道?

王啸具体来看,电子竞技是体育的一个大分支,我相信电子竞技加上传统体育竞技,再加上智能的硬件和软硬件结合的,以及一些社区、垂直媒体还有一些IP,这是我看到比较大的一块能做的。


目前来看这些都能做,都是在刚刚起步,我们也在看这些方向。而且上游对下游接盘的公司会越来越多,像乐视、暴风、动域都是等大家把事做好了跟他们合作的机会,我相信会更多的人进入这个行业里接盘,这个行业在过去一年都未来一两年间是一个创业的比较好的时间点。当整个行业处在一个上升期的时候,每个人在里面都会容易一些,我们也希望和大家一起把这个机会把握好。


>> 甄志勇:消费升级后,体育投资可关注六个方向

职位:IDG资本副总裁


▲ 甄志勇看好文体项目的抗周期能力。

懒熊:体育今年在VC市场中会扮演怎样的地位?

甄志勇:2016年,几大方向一定是风险投资机构会关注的重点。我觉得,第一个就是文化体育和娱乐,一定是大方向,非常重要。并且,文体产业投资已经成为整个VC界关注的重点赛道,原因和产业本身特质特也相关。首先,行业本身拥有大体量的粉丝群体,有一定造血能力,不是靠资本持续拉动的行业,有爆发可能性,投资效率高。


第二方面,宏观经济可能下行的情况下,文体本身抗周期能力特别强,这两点都让其受到资本的青睐。再加上,文化体育恰巧也属于新兴行业,行业整天偏重于早期,大趋势上来说,大家愿意投钱进去。


懒熊:VC眼中的体育沙盘图是怎样?

甄志勇:我把它们分成横纵两个维度。横向看,有赛事类和基础训练类类。排除掉赛会制的比赛,赛事类首先是篮球和足球,接下来是是乒羽类、水上运动、赛车等。这些是有观赏性的运动赛事。然后是基础训练类,第一是跑步,跑步关注度非常高,第二项是健身,然后就是户外类。


纵向看,就是赛事切入的职能和功能,首先是赛事运营本身,体育经纪、场馆运营等;第二就是赛事跟互联网结合的部分,比如体育传媒,版权、社区。第三就是体育用品的电商,比如保健品,品牌信任角度来看还有很大空间,另外就是销售渠道。横纵展开,其实体育的赛道和类别很多。所以,你可以看到,VC更多关注的是大众运动和基础消费的频道,而巨头更多是在顶级赛会制方撒钱。


懒熊:作为老牌风投机构,IDG今年在体育的策略会怎样?

甄志勇:其实结合新的趋势,体育这个格局里的很多内容都有创业的机会。例如:传统产业升级、改造,例如体育赛事的娱乐化运作;足、篮球运动的业余赛事、高校赛事、青训、经纪等;健身、跑步的线上社区,和以后的垂直整合;体育品牌升级,运动垂直电商;科技在装备、场馆、游戏等领域的体验更新;体育与周边领域融合机会,如游学、彩票、场地等。对IDG来说,我们一方面会关注体育的互联网公司能否有长成大平台的可能性,另外一方面,在新型化赛事IP领域,我们也比较感兴趣。





特别说明:本文为5月18日中国体育产业跨界峰会系列稿件之二。政策先行,资本跟进并扮演了当下体育产业浪潮的推手,希望获得更多有关体育创业投资信息的读者,可在5月18日前往五棵松体育馆,参加懒熊体育主办的首届中国体育产业跨界峰会,届时包括刘芹、周逵、范南、王啸、王强等多位顶级投资人将登台讨论。欢迎您的到来,我们在5万亿的赛道等您。

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购票!

创业公司投资机构购票请联系懒熊君:18141922031 有您意想不到的优惠哦!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