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带您看看100年前的故宫

满族文化网 2022-06-20 16:18:44

紫禁城航拍


图片下部是景山


这些照片的拍摄者是日本摄影师小川一真(OGAWA KAZUMA 1860-1929 ) 1900年前往中国进行拍摄活动,1901年 随同建筑工程师伊东忠太、助手土屋纯一、奥山恒五郎到北京考察,至今,我们还未发现比小川一真更早的、由外国人系统完整拍摄紫禁城的影像资料。堪称首次真实地记录了皇城原貌。

在北京的二十多天里, 小川一真拍摄了三百多幅的珍贵照片。其中部分照片于1906年由“东京帝室博物馆”(今东京都国立博物馆)采用珂罗版限定印制了几百部《清国北京皇城写真帖》。正值慈禧太后早已仓皇出逃,宫中混乱不堪,更无人按常规清扫管理,有些当年的景致已成绝迹,凸显了作为史料的巨大价值。

大清门 皇城的南面入口 今不存


外金水河 多年不养鱼了 哪有网啊


华表的正反面



午门


外金水河旁的石狮子


阙左门 东侧 这里如今设了个公共厕所


登上午门


午门背面 ?不是鬼吧 


协和门 内金水桥


太和门


太和门外青铜狮


太和门栏杆望柱头


这像是鸟唉


太和门天花板


协和门


熙和门 左侧是午门 远处是西华门 两侧还没有今天的影壁楼


体仁阁


太和门东侧廊庑的窗子


太和殿 注意 广场上有个人 莫非是幽灵?


太和门廊下 远处是午门背面 明代时 皇帝在这里上朝听政(清朝皇帝是在乾清门)


太和殿月台上的铜鹤。据2013年故宫院刊第五期《清宫铜器制造考》一文,太和殿的铜鹤和铜龟是铸炉处于乾隆12年12月28日所铸成,原先的鹤龟太小,被放大重做。


铜龟 个头越大 活的越长


日晷旁边站这个, 这哥们早死了 要活到今天得140岁以上。


这叫嘉量 就是度量衡的大杂烩


太和殿的御路 长满野草


这个没草,但出了个人,刚拔完了吗?



三层石栏杆 如今北京的汉白玉石已经很难找了


螭首 太和殿的隔扇


太和殿东尽间和东梢间的窗户 连窗台下的槛墙都用琉璃砖贴上 豪华到了极点 如今农村盖的房子 都用瓷砖贴面 像厕所 跟太和殿天壤之别


太和殿的台基 术语叫须弥座 也就是佛爷菩萨屁股底下的垫子 


列位看官上眼了 宝座上方的匾额和两侧的对联 这可是高庙的真迹
如今您去故宫看到的 那是现代的赝品 您太有眼福啦 偷着乐去吧


高宗纯皇帝的书法 那就是富贵


远处的那个门 是通往东尽间的 谁把“鸟笼子”放这了 有人管没人管啊 没人管?那我拿走...


宝座下的平台 7层台阶 须弥座


帝命式于九围 这句话出自诗经·商颂·长发 那意思就是上帝把皇上作为一个榜样 让九州的百姓依从


按理说 这么大的柱子 应该是根整木 但明朝滥采滥伐 把大树都砍光了
到了康熙爷重修太和殿的时候 只能用松木捆扎在一起 再用铁箍这么一勒 ...
那位说了 要是铁箍断了呢 哎呀 那就只有让这位大哥用手抱着别散架了..


这右边的柱子 下半部分漆的颜色咋这鲜亮呢?


室内还用斗拱作装饰 里外不分了


皇帝宝座


您说什么 这宝座咋跟今天的不一样?前面还杵着个香炉

这是1922年的照片 袁世凯弄的


中和殿内景 匾额也都是原物


中和殿天花板 这叫井口天花


保和殿 举子们在这里殿试 考上了就是进士 天子门生 平时举行外交宴会 

这草可以放羊了


重檐歇山顶 彩画酥得快掉渣了


保和殿背面


整块石雕 二百多吨吧 清朝又给重刻一遍 越刻越薄


东华门 鬼门 清朝皇帝死了 从这抬入抬出 
明代时是给东宫(今文华殿)皇太子进出的 门钉少了几行


宝蕴楼 原来的咸安宫 在武英殿西侧


箭亭碑


西华门


乾清门两侧的照壁


乾清门是清朝皇帝上早朝的地方 门口咋还坐个人啊?


月华门 是乾清宫通往养心殿的必经之路


日精门 通往斋宫


乾清宫丹陛石


乾清宫台阶


高台甬路



乾清宫月台上的香炉


嘉量


前廊


这是穿堂过道 有隔扇门


这是另一端的穿堂门 有个太监在看着 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最后死在何处 他可能也想不到自己会有张照片留下来 成为历史可能并不能永恒的纪念


穿堂的隔扇门 下部镏金的叫裙板


这张照片我在《宫女谈往录》中看过 很悲伤的氛围 一个太监在交泰殿西檐下 老佛爷和皇上都逃往西安了 把他们留给了残暴的洋鬼子 如果八国军队像烧圆明园那样烧紫禁城 等待他们的只有死 这时候 他在想什么呢?想自己的家吗?




乾清宫的立柜


毗卢罩 装饰内门的


镜子位于内门的前面 起到屏风的作用 如今的位置不在这了


交泰 不就干那事嘛 净整那没用的酸词儿 这草太多 该剪剪啦 哈


交泰殿裙板上的龙和凤亲嘴


您问了 那事都干了 咋还又无为了呢?
老子李耳说得好啊 无为而无不为 明白?就是假正经



坤宁宫两侧穿堂门的裙板 用的是如意环装饰


御花园钦安殿 1922年

前面有抱厦 后来拆了 如今又重修上了 这可是原物 不像现在的 假古董


抱厦西侧的台阶 1900年


钦安殿的基座就有两米高 这个人怎么看不到脸啊


抱厦内部的斜梁 不容易看到的地方啊


千秋亭 1922年

这个篱笆门如今拆了 看不到了


如今用红砖墙代替了那时候的漏孔篱笆 一点不好看


养性斋


承光门 承蒙光临的意思 这皇上回自己家还说是承蒙光临 感情老早就预感到要被赶出皇宫是不?


景阳宫的天花

这种天花猛地一看 以为跟前面宫殿里看到的木框方格的井口天花是一样的 

其实 这些井口并不真的凹进去 而是画上去的 也叫海漫天花 或软天花 就是纸糊的

这在东西六宫很普遍 是低档次的装饰


翊坤宫 1922年


这是长春宫前面的小戏台 也就是体元殿的后抱厦 面阔三间 悬山顶 1900年摄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
这是最典型的老北京四合院特征 宫中最能体现温馨家庭小院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
我非常喜欢长春宫的这个院子 它的右上角还可以仰望到高达三层的雨花阁
飞檐上坐落着金龙 每层屋檐颜色都不同 太美了


这张图片更珍贵 是1900年中正殿的内景

中正殿是管理故宫内宗教的总衙门 在建福宫花园南侧 溥仪出宫前一把大火 把建福宫花园连同中正殿都烧了个干净 如今中正殿已经修复 相信不久能看到图片


遵义门 里面就是养心殿


遵义门内的照壁 黄琉璃瓦


养心门 多么沧桑啊 左边还堆一些木板


养心殿的抱厦 卷棚悬山顶


周围摆了些花盆 绿化得不错 很有生活情调


上面这几张都是1922年的

下面这是1900年的 荒草遍地 


1922年的 溥仪还在这里生活


1900年 内景 没有桌子 只有宝座


东暖阁 宝座不是今天的样子 两边是俩大花瓶 今天是俩花盆架子


明间的藻井


东暖阁宝座后面往左走 是随安室 有张床 有人以为这是皇帝晚上睡觉的地方 其实后殿才是睡觉的地方 这里是打盹的地方


书上说这是近光右门 1922年

但我根据左边的矮墙和门内远处的木影壁判断 这是纯佑门 位于养心殿后面


1900年的锡庆门 荒草漫布


皇极殿后面


皇极殿的草也很多 这是1900年 
九年后 这里举行了慈禧太后的追悼大会 遗体被停放在这里


宁寿宫 慈禧在这里住过


乐寿堂 慈禧出逃前居住的地方 但这张图是1922年

门外的这棵柏树 今天已经长得跟房子一样高了


梵华楼内部的佛塔 1900年


梵华楼内部的佛塔 乱七八糟的


隆宗门外的值房 墙里的重檐大殿是慈宁宫 

这是故宫里最次最劣的房子了 住的都是兵卫太监


雨花阁的后面 昭福门 宝华殿前的香炉


雨花阁的前面


宝华殿前的香炉 1900年 


东北角楼 窗户都没了 变成了亭子

墙根下的连房 是给兵卫们住的 朝外的一面当时都用墙封着 如今已拆除 只剩下转角房改成水榭 这样的房子背阴 居住条件可想而知

护城河里没水了 因为联军入侵 没人调节进入北京的水系 自然就干了


神武门 西北角楼

护城河干了 都是草 


1922年的西北角楼


22年的东南角楼

这叫一个破 当时人们管故宫叫破庙


西南角楼


1922年的神武门


破成这样 


祈年殿


内景


皇穹宇


内景


圜丘


日坛具服殿内


先农坛围墙门


先农坛观耕台 一个鬼正在步行登坛
台南向,东、南、西三出阶各为八级,台呈方形,边长16米,高1.5米。明、清时期,农历每年三月上亥日,皇帝都要率百官来先农坛,先祭先农神。


先农坛 太岁殿 建筑体量为先农坛之最。面阔七间,进深三间,单檐歇山式,黑色琉璃瓦绿剪边。前檐七间各开四扇格扇门,格扇为四抹头,菱花为三交六椀。


内景


先蚕坛大门


亲蚕门 1922


亲蚕殿后殿 织室 五开间,绿琉璃瓦悬山顶,五花山墙,前后出廊,明间出阶。有东西配殿各三间。


皇后的宝座 养蚕这活是她的


解说作者覆育列国英明汗

微信公众号满族文化网出品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