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民国罕见高清城市老照片:爱上一座城,只需那一眼

藁高木 2019-02-11 21:02:46


点击上方藁高木可以订阅吆


以下照片来自民国同时期国外杂志上发表的照片。照片下标示的年月号为当时期发表的杂志月份。横屏阅读,效果最佳。


北京:这座箭楼原本连在北京内城的城墙上,早年清帝从紫禁城去往天坛,便会穿过这个门洞。楼顶有琉璃瓦,它身后有正阳门的正楼,高九丈九尺(旧制),古代中国以“九”为象征尊贵之数。


北平,这个名称不是民国时期取的,它的出现要早于北京这个名称。明洪武元年,即1368年9月12日,大都更名为北平府,取"北方安宁平定"之意,北平第一次成为北京的名称。


后于明朝永乐十九年(1421年)作为明朝的都城改名为北京,与南京对应,形成"两京十三司",此为今名之始。


民国十七年,即1928年6月20日,设立北平特别市,相当于今日的直辖市。


日伪政府于1937年10月12日又将北平改为北京,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恢复原名北平。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决定将北平市改名为北京市。


这是一场让人听起来头晕的改名字绕弯弯游戏。




北京:故宫,(1920年11月号)恢弘富丽的皇城被围在矩形的宫墙内,图中靠前的一道门是天安门的外门,民国时称其为“中华门”,门后到天安门间有千步廊,是过去朝廷的中央官员办公之地。


各位同学现在能还能看到故宫,要特别感谢一个人,他就是吴佩孚。


1912年初,民国国会参议院、众议院从南京迁到北京,在宣武门象坊桥前的资政院旧址办公。办来办去,一帮议员大爷们就开始发牢骚了,这办公场所太小太挤,和身份不相称啊。


1923年,两院决议将紫禁城拆了,建一座西式的高楼大厦,来办公,岂不阔气威武时尚哉。当时的实权人物吴佩孚听到后,大骂一群无知的SB,立即(1923年5月20日)从洛阳发电报至京,表示强烈反对,说,你妈的,为了搞基建,中饱私囊,竟然毁坏国宝。因为这封电报才使得故宫免遭灭顶之灾。



北京:天坛是世界上最大的祭天建筑群。


老北京的“五坛”是指:天坛、地坛、月坛、先农坛、日坛,均为明代所建,清代沿用,是明、清两朝帝王祭天、地、日、月、山川、太岁等神祇而特意建造的。


1900年,八国联军曾在天坛斋宫内设立司令部,老佛爷听到后,很不解,傻缺洋人为嘛不将司令部设在紫禁城呢。




上海:(1937年10月号)外滩是上海的门户,江畔大道沿线有许多气派的国际商业建筑,水滨有码头和海关,1937年8月早到日军飞机的轰炸后,这里一时间成为无主之地。




上海:(1945年2月号)1945年的上海已有了票价实惠的双层巴士,还有出租车、有轨电车等,但数千辆疾走的黄包车仍是这城市的寻常风景。




上海:(1927年6月号)若不是语言不同,当年初次乘船沿江而来的美国人会恍惚觉得是走在去往纽约的路上,因为首先看见的都是一排排巨大的广告板。




广州:(1934年11月号)高层建筑剪出了现代风格的天空线,脚下簇拥着古老的小船。画面左上角有拱顶的建筑是海关大楼。




广州:(1937年12月号)看台上常有裹着小脚的母亲,张望着场内脚踩运动鞋的英武的自家女孩儿。举办于1937年5月的一场运动会上,来自多所学校的团体进行了队列表演、拔河、健身操等等,这些女生活动再不久前还被认为是有伤风化的。




南京:(1938年2月号)南京的鼓楼上飘扬着民国的国旗。它是明太祖朱元璋在大约550年前下令修建的,用来统一全城的时间或传讯。现代技术使它从这类职能中“退休”了,于是它被改造成了一座天文台。




南京新街口广场:(1948年3月号)再次成为中国首都的南京,在经历了八年日军占领时期之后似乎仍大致保留着旧时容貌。有些建筑被炸毁了,但城市并未受到广泛的破坏。




杭州:(1927年6月号)主妇在户外洗濯家物。不管水多脏,她们都很自在地拿来洗衣服乃至淘米洗菜。




重庆:(1942年9月号)被炸得满目疮痍的重庆,已学会应对天降的横祸。日军的空袭已持续了四年,几乎把这座战时陪都原有的建筑全破坏了,但人们的日常生活仍在继续。




天津:天津剃头摊,(1923年9月号)民国初下达的剪辫令在北方地区并未完全贯彻。国人大量的发辫催生了红火的发网制造业,当时向欧美出口该产品的年产值可达上千万美元。




哈尔滨:(1933年2月号)洪汛期的哈尔滨会有几个礼拜变成这副模样。船夫——既有中国人也有俄国人——每天早上渡人出行,赚点儿零花钱。




大连:大连大广场,(1929年10月号)大连是欧亚铁路线的终点,其城市规划颇似华盛顿,林荫道从花园式的市中心辐射而出,状如车轮,从青岛等港口登船的内地移民,正以每天1.2万人的速度通过大连进入东北。




大连:(1932年1月号)在日占时期的东北,每天有大量人员物资经由大连港和南满铁路流动




厦门:(1934年11月号)挤在渡头的几十条舢板的船夫,招徕生意通常都是高门大嗓的,争着送客人过海港。渡头这边是国人栖居的城镇,对面则是鼓浪屿上的外国人居住区。




沈阳:(1929年10月号)时称“奉天”的沈阳仍是一座城墙环绕的古城,日军在城外其控制的区域内建起了新的铁路运输中心,站前有民国时著名的连锁旅馆“悦来栈”。




海拉尔:(1942年11月号)街口汇集了中西药广告、日式理发店、放羊的蒙古人和汉族的交通警。东北边区是日本、苏联重兵对峙之地。




香港:(1945年2月号)谁说中国人的面孔“让人捉摸不透”?一眼就能看出他们各自支持的队伍是否占上风。无论足球、网球、游泳、排球还是田径比赛,在和平时期的香港都很受追捧。


以上照片选自华夏地理杂志。


我的生活像一只果子,我漫不经心地咬了几口,但没有品尝味道,也没有注意自己在吃。活到这个年纪,长成这个模样,不是我的责任。这个模样得到认可,它就是我的模样。我欣然接受,也别无选择。我就是这个女孩,一经确定永不改变。

——玛格丽特·杜拉斯


欢迎关注藁高木

向上翻,回到本文最上方,点击标题下蓝色小字藁高木,即可关注订阅。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