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在北京“流浪”的这十二天..

FeelAlive 2021-10-12 14:26:00

说流浪,

大致是因为暂时失去了方向,

像风筝在阴天搁浅,

想念还在等待救援。。


内心OS:

打住。。说实话,我都有点看不惯一言不合就飙歌的画风了,不就是临时被项目通知roll off,没能在年前找到下家,在北京standby了一段时间,为了保证在岗率(chargeability),透支自己的年假硬抗着,等着被宠幸、跪着求带走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年轻人,老板们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都咸,跟着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就好~


Timeline:下面的内容没有任何逻辑,就是流水账+浪,恩,流浪!


BeiJing.北京南站


1月13日,从南京南到北京南,在朋友圈里定了位,配上了上面的这张图,并随即宣告提前开启年假模式,不出意料地引来了仍在项目上殚精竭虑、奋力填坑的人民群众的口诛笔伐和狂轰乱炸,隔着屏幕都能看到辛劳的小蜜蜂们,拖着眼袋流着口水艳羡的样子,可谁知道我喝下的这碗前途未卜、从头再来的酒又是怎样的滋味呢


Chandler是我在老友记里面最喜欢的一个角色,配图里的“nervous fake laughter”也最能代表我当时的心境,踉踉跄跄、如履薄冰。


BeiJing.嘉里中心


1月14日,参加北京office年会,上次来还是在15年的时候,那时的我,还是个负责跑腿、忙前忙后、表演节目的实习生,而这次却成了座上客,和散落会场各个角落的小伙伴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聊八卦话家常,一如往常。我想,这两次年会经历中,唯一有长进的是终于可以拿个阳光普照的大奖,而唯一记忆犹新的却还是15年老板的那一句话和一个眼神。


那是临上场前的最后一次彩排,却也是在年会现场的第一次正式带妆、带效果的排练,猛地发现步调不准、沟通不畅、小节目间何时衔接、怎样串联完全没有章法,眼看就要狗带,而后面的团队还在排队上场,我们只能回到后台继续磨合。


大部分小朋友可能还沉浸在年会happy的氛围中,对台上的乱象视而不见或者与我何干,我的心里可早就炸开了锅了,虽然我不是节目的负责人,但不能眼瞅着这事儿就这么砸了,赶紧把还在闲聊炫技的三个小节目的负责人拉过来,对着刚才彩排时候拍下的视频,一个个的去卡串联的时间节点,确定由谁来负责提示、由谁来带头行动,分头去沟通确认,就硬着头皮上场了。


视频还在找ing……


所有的表演出乎意料的顺畅,现在回头想想,我最后说的那些东西、采取的那些举动,真的起作用了吗?不一定!但是说完做完之后,我心里踏实,当时的情境下需要有一个人来做点什么,不是为了出什么风头,如果还有下次,希望也能有人少些顾虑多些努力吧。


记得老板当时半开玩笑却又意味深长地说:红色性格的人更多的关注到事情好的一面,比如那谁(另外一个实习生),而黑色性格却会往往关注到坏的一面,像你这样,一个团队里可能需要更多红色性格的人吧。。


虽然老板嘴上在打趣我,但是我知道,在老板那儿,我是加分的。。。

雍和宫检票口旁边的牌坊


1月17日,年会后跟小伙伴们开了第二场,老规矩,喝到连着两天宿醉,酒醒了,想起朋友说过的“男雍和、女红螺”,干脆年前去拜一拜吧,万一求来个项目机会呢!


北京的这些景点去的多了,你会发现,如果前面有老外带路,大可闷着头跟着屁股往前走,都不用打开百地图,绝壁可以找到目的地。身为路痴及懒癌患者的我,没有攻略傍身,只能剑走偏锋,尾随这群外来的和尚,省去了些许烦恼。


雍和宫.雍和门


雍和宫里是有赠香的(门票25元),见佛就拜孝敬香火也是够用的,这香怎么敬、头怎么磕也是有讲究的,敬香并非是越多越好。一来鼎就那么大,香再多插满了也装不下,后来人再上香,无从下手很容易被灼伤。二来,浓烟滚滚也未必好事,污染环境且滋生火灾。如此一来,求福不成,反造罪业。


佛教有这样的说法:虔敬三柱香,供养佛法僧。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烧三支文明香,敬一片真诚心。那就祈求父母顺心安康、来年自己继续成长吧!


天坛公园.祈年殿


1月18日,天坛公园,买了联票(联票28元)就奔着祈年殿去了,路上经过一特别长的回廊,一眼望去全是大爷大妈、围坐在一起切磋的牌技,身法还在的则互相踢着毽子,翻转跳跃不停歇,也希望自己到这个岁数的时候也有这样的安逸吧。


祈年殿人超多,围着转了一圈就去圜丘了,相比于富丽堂皇,我还是更中意这视野开阔,与蓝天一色。

BeiJing.圜丘


上敬天下拜地,举头三尺有神明,总是在这样的情境中,才有那么点天人相应的感觉,仪式感是个好东西,投入其中,乐趣无穷。


说到投入就不得不说这位大爷,在斋宫里(墙上挂的都是明清两代在这待过的皇帝)遇到了,赶紧偷拍:


但是大爷,投入归投入,咱这画工还是得再练练,多少也得考虑下明宣宗的感受吧~


北大未名湖畔


1月19日,北京的风特别大,吹的我脑瓜子疼,跑了仨地儿,清华、北大、圆明园,中午在北大吃的饭,找个了咖啡厅呆了一会。听着旁边桌上的俩小姐们儿聊着实习、学生会,想着一年前自己也是这样的吧。


清华二校门进来的那个广场,不记得叫什么了。。


把照片发票圈,老姐评论说:“当初没上成清华北大,遗憾不?” 这是个好问题,那就用《归去来兮辞》里的一句来回答吧,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有遗憾也挺可惜,但不仅仅为了名校的title,更多的是错过了那些的精彩和可能性吧。


社会分层一直存在,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阶层之间的上升路径有限且失不再来,求学算一条,高考一纸定乾坤,现在对于过往欣然接受不再怨天尤人。现在也挺好,那就折腾,不因起点高低,而失去睁眼看世界的勇气。


圆明园.大水法,说是当年香妃在里面住过7天。。


------1.20-2.01回家过年------


BeiJing.北京南站


2月2日,从沧州西到北京南,在朋友圈里定了位,配上了上面的这张图,并随即宣告崇文门吴彦祖回来了!不出意料地招来了东城区人民的无情调侃,并纷纷回复“污颜祖”对于鄙人的厚颜无耻表示愤怒。


这次提前回来,主要是因为呆不住了,联系了scheduler和career conselor,以及能够找到的说得上话的前辈们,希望尽快结束idle的状态,可截止目前依旧无果。


一个人在家呆久了,还生病的。所以就又继续在北京的“流浪”了。。


东单篮球场.日落东单


东单,但凡打篮球的多少都听过那么一耳朵,我自然也不例外,过去看看也算是朝圣之旅(门票15元),不得不说在东单这打得好还真不少,更让我意外的是,有好多女生都撸着袖子上场了,一口的京腔儿,说是满嘴的片汤话,但打起球来也并不含糊,也曾有手起刀落三分入框。


也是羡慕在这边长大的孩子,有太多机会也更早的接触篮球,成群结队,其乐无穷。打个岔,昨天去打球,段叔说东单球场不是gay聚会的地方吗?我瞬间懵逼了,后来栋哥辟谣说东单公园才是。。跟着老鸟混,真是长见识啊。


北京.东四三条.悦轩四合院青年旅舍


说到gay,还真遇到了一位。


2月3日,一个人闷的慌,突发奇想,还没住过青旅呢,要不试一下!我就知道我是个行动派,在airbnb上找到了一家,看了下评论和照片,感觉不错,那就说走就走。因为下午先看了个电影,洗了个牙,又去看了下长安街的夜景,到旅舍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


原本定的8人的合住房间,因为当晚女生多,就给升到了4人间,也就遇到了下面的这个澳大利亚小哥,Jack Gaudie。。


非正常拍摄/非专业偷拍


不一会就开始随便闲聊,他来自澳大利亚的Nowra(瑙拉),一个不大不小的地方,93年,这次的行程主要就在亚洲,先在台湾、香港、西安各呆了一周,这一站在北京呆3天,接下来去越南、马来西亚,然后会澳洲。还是个大五的学生,学法律和历史,拿着自己的实习工资(一天的实习工资是我的6倍啊~)出来玩,之前在法国交换过一年,欧洲和美洲基本玩遍,就是想更多的体验,这跟印象中来中国的老外并没有太多差别。


一晚相安无事,相聊甚欢,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准备吃个卤煮,他接着睡,以为就此别过。我呢从东四三条,一直走到曾经实习过的五矿大厦也是亲切,抬头望望天,一群白鸽飞过,阳光正好。


BeiJing.东四十条


当天下午,我在东单,接拨儿的时候看到Jack发来的微信,说晚上一起吃个饭。我第一反应是这哥们是不是gay,后来一想人家老外初来乍到,碰见个聊得来的也不容易。又说吃烤鸭,正好崇文门这有家便宜坊,就守着家门口,那就来吧。


吃了烤鸭AA,又去喝了杯咖啡,然后就聊开了。


说了很多,他有个习惯就是把想到的东西都记在手机里,然后就开始了问答模式,顺便对比了中澳之间的差异,主要是在行为方式以及处事风格上的不同。基于此聊到了教育啊、经济啊、政治啊,后来就又到了彼此的家庭,绕老绕去的知道了对面坐着的这哥们是gay。


他是3年前跟父母出柜的,父母理解,但到了爷爷奶奶辈的就有点不能接受。后来也慢慢缓和了。中间的各种曲折,曾经尝试过交女朋友到后来怀疑自己,鼓起勇气才面对不一样的人生。


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坦诚的聊这些事儿,而我也表示“if you are happy with your life, everyone should respect your choice”。其实当我说出choice这个词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这并不是选择的问题,而是他们born this way。他们只是在做自己,就更我们一样


还有很多的话题,聊到costa关门,而我第二天要去office溜达一圈,就此别过,互留邮箱,约好在他的家乡见面。


下面是三年前看过的一个视频,分享一下:


《同性恋有错吗?》



这个世界上,

有很多东西是interesting and crazy的,

不管承认与否,

你看到的都是他本来的样子。

不会因为个人意志而改变,

就像园中猛虎,

即便细嗅蔷薇,

却也仍是领地的守卫者,

对生存亵渎,

都会付出代价。

彼此尊重,各行其道,

才能共生吧!


今天,2月6日,应该算是在北京“流浪”的十二天了,来到北京office,上次来还是办入职拿电脑的时候,16年7月4日当天就去了南京。这次回来,希望能有新的开始吧!


写的没什么逻辑,都是流水账,记录下,等下次再idle的时候拿出来看!


-END-



拓展阅读:

  • 见字如面,透过书信触碰不一样的人生

  • 岁月神偷,偷走了年少时光,却留下两鬓斑白和泪眼守望。

  • 奇葩说不再奇葩了?



不定期更新哟~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