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2014♫月光下的崇文区

爱FO罗游 2019-07-03 22:38:27

以前,北京有个崇文区,老舍写的《龙须沟》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老百姓自嘲为“虫子蚊子区”。后来,这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区连名字都没了,它像一只流浪的猫,在月光下,回忆着那些逝去的时光。2014中秋节,我们游崇文。

崇文虽破,但是它有个皇家园林天坛撑腰,一下就有了底气。老百姓有事没事都爱到天坛溜达,中秋之夜,月光下,儿时的记忆轮廓分明。

出了天坛东门,就是法华寺。戊戌变法的时候,袁世凯不是去向老佛爷告密吗?当时他就住这里(我一直对此存疑)。现在,法华寺已经都拆得就剩下个前殿了。

法华寺周围叫法华寺东街,法华寺西街,法华寺南街。

窗户里,电视声音很大,一家人观看中秋晚会。这让我想起小时候,搬着板凳跑到邻居家去看9寸黑白电视,第一部故事片就是《洪湖赤卫队》。

“大姐,我这儿可马上就齐活了,该你来炒芹菜了”。

“二哥,要不你们先吃吧,怕你们赶不上地铁”

“哎呦,这米粉肉做的,绝了!倍儿香,你尝尝你尝尝!妈,您做的吧?”

这是我拍摄这张照片听到的。儿女们带着孩子,回到小时长大的小院,与老家儿共度中秋。

葱店一巷,以前是葱市。这里还有很多手工作坊,生产牙刷、梳子等小商品。我爸11岁开始在这里学徒,就是传说中的童工,干活要站在椅子上,否则够不到工作台。每天夜里1点收工,早上5点起床,继续干活。他说,对那个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困,总睡不醒。

后来这里盖了一个工厂,开始了公私合营,成立了北京织带厂,它是北京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国营织带厂,抗美援朝的时候,部分军用绑腿、背包带都是这个厂子生产的。后来改为北京围巾长,再后来,倒闭,改成了旅馆。如今,各种老百姓自己搭建的临时房屋,将以前的厂房淹没,只有高高的窗户似乎在抻着脖子喊,我以前可是厂房呀!

进了国营单位,就如同今天进了“外企”,高工资、高福利,有的单位还有幼儿园。这是北京织带厂与北京制线厂一起创办的幼儿园,小时候,我和弟弟幸福地、哭闹地在这里寄宿。今天,门口上的大字让我惊讶,我赶脚老了以后还得回来!

这是姑姑家,在东唐街。儿时和弟弟去得最多的地方。姑姑来我家时候,会带给我们最期待的江米条、蛋糕和桃酥,每次都是“老三样”,每次都吃得落花流水,要是现在,早就吃腻了!过节的时候就升级了,是超大的点心匣子,里面藏龙卧虎,我专门捡酥皮点心吃,那是我的最爱。如今,姑姑已经迈不动门前的高台阶了,拆迁又遥遥无期,姑姑最大的愿望是住上楼房,于是,大家找到了一家带电梯的养老院,让她提前住楼房了。

各家各户利用各种条件种花种草,让胡同和小院充满生机。我小时候最爱种的是向日葵和喇叭花。我们院子里还有一棵石榴树,每年这个时候,大家开始眼巴巴地看着它们,等待邻居奶奶的分配。

从院子通向大门的门道,是我们恶作剧的地方。天黑后,我们把大门关闭,门道一片漆黑,当有人来后,忽然窜起!听到骂声,似乎得到了奖赏。

北岗子胡同,以前这里是乱坟岗子,因此得名。后来法国人在这里建立了教堂,为穷人洗礼、传达主的福音。他们希望主能让这里的人永生,于是建立教堂时候就把这条街叫永生巷。

如今的教堂隐藏在巷子深处,月光下,哥特式教堂的轮廓,清晰夺目。

驹章胡同对于我来说很有意义,因为大学一年级我找了一份暑期实习工作就是在这里。你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一个文科生找的实习工作居然是泥瓦工学徒,每天搬运沙土、洋灰,为架子工准备铁丝,最后,还学会了电弧焊,居然参与了房梁的焊接和搭建。将近2个月暑期结束,我挣到了50元钱。我除了给爸妈买了好吃的,还给自己买了一双旅游鞋,和一幅当时最流行的蛤蟆镜。

文章胡同,以前叫做文昌胡同,源于以前这里的文昌宫,它是一个非常大的寺庙。后来叫顺口了,就成了文章胡同。今天的文章胡同和文昌宫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月光下的啤酒、毛豆和羊肉串上下翻飞,大家期待着早点搬进楼房。

如今的胡同离我的生活越来越远,但是,我还是愿意骑车来这里转悠。我相信,连野百合都有春天,崇文区也一定有自己的春天。


各位家住崇文区的朋友,看后请大家转给大家。让我们爱崇文、忆崇文、写崇文、拍崇文吧。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我们爱。


爱FO罗游》关注全世界好玩的地方,希望你来参与。

请点击标题下方的“爱FO罗游”字样,就可以关注订阅微信杂志。

咨询微信号/QQ:815581689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