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静山推荐 《颐和园测绘笔记》

静山之境 2019-05-14 15:50:49

静山之境

每周四

携山石之沉静,林泉之生机

静候您来此

享片刻闲雅

乙未年

十月十五

今日向大家推荐一本书

《颐和园测绘笔记》

并附上作者梁雪先生在三联公开课的讲座内容整理


《颐和园测绘笔记》 梁雪/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5年2月


一、造园初衷:治水与拜佛

既然讲到清漪园,学术界有这么一个说法,搞考古,搞历史研究,最好找到当时历史人物的原始档案,比如乾隆做了清漪园,从历史档案中他当时有没有建园时的基本思想,有没有他当时造园的初衷,他的档案,如果这个线索能有,是最有说服力的。我想这个事儿就归到历史的真实性了,我觉得今天的学者过多以我们的观点阐释某一件历史上的事儿,这是非常可怕的。给大家举个例子,我在某本杂志上看到的,我不同意的,由于最近的风水热,很多人用今天庸俗的思想把历史的事儿都归到风水上。比如颐和园,空中一个鸟瞰,把颐和园总体构局,认为它像蝙蝠,像寿桃,这个风水解释,我认为是非常不严肃的。

我给大家讲个历史的真实。乾隆本名叫弘历,历史上叫高宗皇帝。高宗皇帝这个人不信风水,历史上是事实,要说高宗信风水打死我也不信。比如高宗在清西陵修他父亲雍正皇帝陵寝的时候,要给他父亲陵道前摆上一些石象生,很多当时的大臣就反对,说从风水上这就不好。乾隆说那是骗人的,现在我们到清西陵去,雍正的陵前有一套石象生就是乾隆加上去的。

清漪园的修建,两个初衷,这是乾隆说的,一是治水,二是拜佛,拜佛是为了他母亲修的大延寿报恩寺。乾隆就清漪园建园写过三个碑,一是《万寿山昆明湖碑记》,这个碑非常之有名,而且这个碑拓片还在。他还写过《御制清漪园记》,还写过一个《大报恩延寿寺记》,是给他母亲建庙写的一个记。


《万寿山昆明湖记》的拓片,碑文由乾隆皇帝书写。


1、清漪园的修建——治水

我这里讲文化考古的影子和工具,我们理解万寿山、昆明湖一定要看这篇碑记。刚才我大概概括了一下,乾隆写了三篇碑记,大概在1744年,北京三山五园的时期都是康乾盛世,清朝初期,历史上经济最好的时期。乾隆14年,当时他父亲去世了,圆明园他又花钱修了一下,修完以后,乾隆曾经在《圆明园后记》中写了一篇东西,这句话“后世子孙必不舍此”,就是不放弃圆明园,“而重费民力以修建苑囿”,就是后世子孙要记住我这句话,不要舍弃圆明园去重新劳民伤财去建某些皇家园林。这是乾隆在1744年写《圆明园后记》时的表态文章,这都记到历史里了。没想到,1750年,就是6年之后乾隆皇帝下旨修建清漪园。乾隆是个很好玩的人,如果把他拉回到历史的状态,乾隆这个皇帝一是寿命长,他活了80多岁;二是身体好;三是这个人现在大家都做不到的,是不好色,大家一定要记住他不好色,因为他好色就会把很多精力用到别的地方去,他不好色就把很多精神上用在写诗,用在别的活动上,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任何人都是一样。

乾隆修清漪园,他自己也明白,我这不是食言了吗?《圆明园后记》里讲我说不能再修苑囿,我怎么又修了呢?我引了几句话,觉得他是为自己辩解得很好“盖湖成(昆明湖建完了)以治水,山之名水临湖,即具湖山之胜概,能无亭台之点缀?”,就是我这个湖也治了,山也治了,我能没有一些小房子在上头装饰一下吗?他都是问号,然后“今之清漪园非重建乎?(今天清漪园是重建吗?)非食言乎?以临湖而易山名,以近山向创苑囿,虽云治水,谁其信之?”,我说我治水,别人信吗?实际他都不信。这人就这么有趣,中国古代的皇帝能这么有趣的不多。

然后他给了一个答案,这个答案我认为异常重要,为什么在当时圆明园有的情况下,畅春园有的情况下,香山建了静宜园,玉泉山建了静明园,他还要建清漪园,这是他的一个看法,就最后一句话,“然而畅春以奉东朝(奉他母亲,东宫),圆明以莅政(是作为行宫的),清漪静明(清漪园、静明园),一水相通(靠水系能达到),以为敕几清暇散志澄怀之所”。“敕几清暇”就是我太累了,给自己找个放松的机会,给自己一点清闲时间,干什么了?澄怀之所,就是我放松一下,不是去找女孩,去歌厅,是到山水间休息一下。

然后他又表态,我到这个园子里来“过晨而往(早晨去),逮午而返(过了中午就回来),未尝度宵(我没有一天在里面住过)”。乾隆有没有在里面住过现在很难说。但清宫的时候,有皇家历史档案。据一些《起居注》的记载,乾隆某天到清可轩确实喝过茶,泡过水,然后过了中午回去。这有历史档案,有太监专门做这个事儿。清宫档案的详细,当然民国之后散失了很多。但是他的档案记载之详细超出我们今天人的想象。

举个例子,比如皇帝今天晚上召幸嫔妃,起居注记的非常清楚,晚上几点皇帝召某宫,谁谁谁,这个女子不能在皇宫过夜,召完就要走,送回。这个记录要保证历史的真实,这个女子怀孕了可以来追查当时皇帝确实召幸过她,在皇帝这儿住过。档案记载这么详细,我觉得是很超出人想象的。

还有一篇题记里写了这首诗《御制万寿山大报恩延寿寺记》,据说这个碑原来也在佛香阁附近,是1860年英法联军入北京还是后来八国联军入北京,哪一次把它毁掉搞不清楚,现在能看到的碑只有《万寿山昆明湖记》。


2、乾隆时期的京西水系


北京的水系要了解,清朝是我们建园子最多的一个时期,过去北京城里面除了中南海、北海、什刹海、积水潭,然后这个河出去,玉渊潭——高粱河——昆明湖——玉泉山,基本北京的水系是这样的。北京的缺水曾经到什么程度呢?当时清朝明确规定,清朝只有亲王一级,就是所谓皇室封的王府建宅邸时可以有花园,可以有少量的水。所以当年清朝的世家花园,就是所谓这些王府都沿着什刹海附近,我做过考证,一个个去找,基本都在什刹海附近,因为它利用北京这条水系建自己的园子,其他的人不许用水,建园可以,建假山你有钱可以造,但引水不成,因为北京没有水。


北京城水系与引水系统示意图。 来源: 胡东初(H u D o n g - c h u)

著T h e w a y o f t h e v i r t u o u s ,新世界出版社

具体来谈清漪园时期的结构,刚才那张拓片我没有详细讲,因为都是古文,讲起来我成了古文老师一样。我把这些古文翻成现代汉语,用几句话来归纳。乾隆修昆明湖第一要治水,昆明湖大概是个什么样的状态呢?

第一,昆明湖的面积扩大了1倍以上,南湖岛是过去明朝以前西湖的一个边界,现在叫昆明湖,原来它叫西湖。东堤这边是乾隆开始挖掘的。从南湖岛到下面藻鉴堂到这个位置大概一半是他新建的。乾隆在《御制碑记》里一直谈,我扩建水系把湖区的面积扩大一倍,湖区的深度过去不盈尺,就是不到一尺,现在到了三尺,他挖了湖后库容量扩大了两三倍,这是乾隆做的一个功绩。

第二,乾隆作为造园家保留了清漪园西湖瓮山泊原来的痕迹,如果大家想去找原来瓮山泊的边界,就是南湖岛上的龙王庙,这个龙王庙明代就有的,乾隆重修时认为龙王庙就是个见证点,原来这个地方如果有土地山神的话,龙王庙就是这里的土地,所以这个庙乾隆保留了,这个庙址和岛都是乾隆留下的。

第三,东堤是他开挖的,这都是他后来挖的部分。挖出来的这些淤泥干什么了呢?堆了万寿山,原来万寿山就这么一点,叫瓮山,之后乾隆挖了湖的淤泥,把它基本变成了万寿山东端的山形。


颐和园景区结构图。2 0 0 6 年指导的测绘任务位于以仁寿殿为主的宫廷区。来源:周维权著《园林· 风景· 建筑》,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


乾隆在修清漪园时期又挖了一个后湖,北京人有管它叫后溪河,非常重要的一个后河,颐和园的格局就变成了山环水抱的格局。在我考证过程中,这个水系现在是打不通了,在谐趣园这儿就断了,谐趣园那儿有个船坞,船坞那儿就断了。实际这个水系是从谐趣园这儿一直还要过来,一直绕到东宫门前面有个金水河,它和东宫门前面的金水河是通的,那么这个水系就完整了,一起流入宫墙外面,现在东堤外面有个河,一直流入东堤外面这个河。

乾隆当时治完水后,园林里也有一些园林工作者就向乾隆汇报,说你把这个湖搞得这么大,也有问题,一旦下大雨之后,这个湖决堤了怎么办?乾隆在《御制碑记》里就驳斥这些人,湖水太浅的时候你们老抱怨说北京的西郊没有水,水就这么少。现在水一多你们又抱怨,我在东堤上修两个水闸坝不就完了吗?所以现在东堤上还是能看到一个遗址二龙闸,我想大家去颐和园要看到这个位置,要看二龙闸,因为这是北京水利工程的重要成就,乾隆修昆明湖,一旦昆明湖的水位过高,有决堤之患怎么办?开闸放水,把水流入到东堤外面的高粱河,直接向北京运送,避免东堤这边决堤。


由东堤上的平桥看下方的八字桥,原来设有调节水位的水闸—二龙闸。

这是我要给大家推荐去看的,乾隆时期治水时现在还保留的痕迹,二龙闸。在东堤上,我们从上面桥上过,就不往这边看了,因为这边有个墙,有个水坑,因为它没有个景,所以一般人不太注意它。这边有个很矮的八字桥,原来的水闸都是生铁的铁板,这个痕迹还在,闸口还在。现在我们采取的方法是这样,一是北京近些年水位也没那么高了,也没有把东堤决了这么一个危险;二是高科技了,我们现在都用管道了,所以现在这个闸就基本不用了,但我想研究清漪园这个闸要知道,因为这是乾隆修这个水闸,治水的水利上一个重要节点。

二、清漪园的总体布局与杭州西湖

我刚才说,不太同意有人把清漪园的总体布局附会成像寿桃、像蝙蝠,什么风水。我认为这事儿不靠谱,但它和杭州西湖的关系靠谱,乾隆有诗,有历史痕迹,有档案,这个事儿是靠谱的。关于活的古董,除了北京故宫里的碗、盘子、玉器等,还有从乾隆修园子到现在还生命力旺盛的16株古柳,乾隆时期叫馒头柳,这个柳树在西堤桑苧桥,旁边还保留着16株古树,颐和园的人非常不错,把这16株古树都挂着牌子,旁边有个中英文说明,大家再去可以摸摸看看,这些古树有300年了,这是有灵气的东西。

1、 乾隆皇帝的江南情结


我先描述一下乾隆这个人。清初满族人入关,我是满族人,我不避讳这个事儿,汉族人说,查阅那时候的史实会觉得汉族人很悲惨。满族铁骑人入关60万,吴三桂所谓领清兵入关多少人?60万,从北京开始一直往南打,横扫中国,这太悲惨了。当时还有南明王朝,就是孔尚任写《桃花扇》时讲南明王朝到底怎么样。乾隆皇帝从他祖父康熙皇帝到父亲雍正皇帝,清初三帝,作为政治家来说他们励精图治,这方面来说够格。比明朝的嘉靖皇帝、万历皇帝,有的终年不上朝,三十年不上朝,国家交给大臣去管,有的交给太监魏忠贤来管,这个朝代能好吗?我不是从民族的情绪,是从读书人看这段历史。清朝为什么会灭亡?它腐败,八旗子弟最后都不会打仗了。绿营兵一上战场就被太平天国杀得大败,这个民族衰败它必然要灭亡。

清朝前期三个皇帝为了维护大一统格局,因为清朝历史上是中国版图上最大的皇帝朝代。和元朝没法比,忽必烈的时候版图更大。现在也有历史学家说,因为它版图过大,这个历史就有争议了,到底把中国放在什么位置。但清朝认为我就是中华帝国。清初三帝入主中原之后采用三个正确的方法解决政治矛盾。

第一,和西藏、蒙古怎么搞关系,从努尔哈赤起兵开始,他一直倚重于蒙古骑兵,大家知道蒙古打仗是很厉害的,冷兵器时代,蒙古长弓大弩,满蒙不分就是在这儿,满蒙一家就是这个话。清朝皇帝开始信奉喇嘛教,把藏传佛教尊称为皇教,这样它和蒙古、西藏搞成我们是一家人,宗教是一样的。

第二,对汉人,在60万铁骑下江南的过程中,人这么少,把这么大一个中华版图打下来,也是很残酷的。应该这么说。特别是对江南,比如扬州十日,嘉定十屠,这都是有史料记载的。对不归顺于新王朝的人,统治者采取的没办法,只能很残酷。这是顺治朝,清初铁帽子王的时候,多尔衮时期。

第三,下江南。等到康熙以后,因为中国版图这么大,特别是江南这么富裕,江南人的聪敏才智,江南的稻米,江南的物力,清朝谁当皇帝谁都明白,这部分人必须要团结起来。所以从康熙开始六下江南,他六下江南什么意思?每一次下江南,从他下江南途中可以找它的原点,就是花钱修建周边的行宫和江南的水利设施,从政治角度,学术的讲法他就是想买通江南士子之心。雍正一生就在宫里办公,每天批阅奏章在万把字,我想作为现在学者也达不到每天批阅这么多,死得也比较早。乾隆皇帝不一样,乾隆皇帝特别推崇他的祖父康熙大帝,所以他一生也六下江南,但六下江南之后也截止了,说我一生的功绩都不应该超过我的祖父,所以他最后下了一个诏书,到了这儿就打住,我再不下江南了,他临朝60年,当了几年太上皇,康熙大帝也在位60年。所以,此人有历史的延续性。


《南巡盛典》,一百二十卷,清高晉等纂,清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刻進呈本。

乾隆六下江南有史料作记载,近些年由于拍卖,很多历史画卷又浮出水面,比如乾隆的《南巡图》都出来了。乾隆第一站基本到扬州、镇江附近,第二站到金陵,然后到杭州,最远到绍兴,这是他南下的途径。我是北方人, 80年入学,在东北长了18年然后到了天津。到天津我都很奇怪,这地儿有荷花,我在东北没见过,这儿长竹子,东北也很少长竹子,东北有很多松柏树,这是季节的变化。乾隆肯定比我受的刺激更大,江南这么好啊。所以,在研究乾隆的历史上就要注意,乾隆有个江南情结,这个情结是挥不去的。明天我会更多地讲江南情结对乾隆茶道的影响。



竹炉上房图

乾隆去了江南一带以后感觉太好了,后来他在北京修了一个宁寿宫还是什么宫,北京没有什么好竹子,当然现在颐和园也有竹子,紫竹院里也有竹子,但北方的竹子我不知道为什么,买完竹筒放在家里,过了一冬天暖气一吹它就裂。乾隆在故宫装修他的宫殿时是用紫檀黄花梨仿竹,这就是他的情结,从照片看都是竹子,其实是工匠用毛笔画上去涂漆,涂成竹子的样,证明他对竹子的情结。


2、清漪园的总体布局

万寿山昆明湖的126公顷一块地,乾隆格局基本就是这样,三个大湖,一个昆明湖,一个是外湖,冶镜这一片慈禧时叫莲花湖,这边叫西湖,后面是后溪河。


由西堤上看傍晚时的昆明湖、万寿山。


我们把它和杭州西湖作个对比,非常像,除了万寿山、宝石山这块没这么正,基本是这个意思。历史上杭州的城在东边,这边是吴山。杭州我很熟悉,带研究生做过两次规划,一是吴山规划,一是宝石山,下面叫北山街规划,对这两片异常熟悉,所以,杭州我觉得烟雨迷蒙,就是这么个状态。

清漪园(颐和园)里仿西堤六桥是仿苏堤上的六桥,苏堤六桥主要是供老百姓车马行走,它没有竖向上的起伏,比如玉带桥搞个高差,另外它没有上面的亭子,由于清漪园里的桥主要是作为昆明湖的障景出现的,所以美学功能大于它的实际功能,修得要好看一点,但仿的痕迹非常重。

近些年我又找了一个证据,我放两张大家看看西堤情况,这是界湖桥和练桥之间,这是景明楼,景明楼大家非常清楚,也是90年代新修的,颐和园里新复建的房子。乾隆时期有,英法联军损毁后,慈禧修复颐和园,以当时的国力只修复了颐和园的1/3,2/3没有修,没有钱。这是90年代又新加建的一个房子。想不到这些年风吹雨淋的这个房子显得很老,其实没这么老,90年代到现在也就20多年。这是西堤的情况,这是冬天去拍,和玉泉山的情况,非常漂亮。


现在的景明楼建筑群为上世纪90年代重建,近景为正楼,不远处为配楼。

乾隆修清漪园非常奇怪,非常有名的两个皇家园林,一是承德避暑山庄,康熙写了36景,乾隆写了36景,两个有重合。圆明园有雍正大帝题的40景,现在既有铜版画我们也可以看到木制版画。乾隆皇帝修了清漪园以后,很奇怪,花了这么大的本钱,做了这么大的事儿,只留下几篇题记,三块碑。

我有一次我去颐和园里看到一幅仿真的画,重修石渠宝笈里都有。前面是乾隆写的一大堆御制诗,大家看了这个画就理解这个画和苏堤的关系,诗的后四句“光通潋滟原规月,势委飘潇不碍风,本是印公留下物,而今还复属苏公”,苏公大家都明白,是苏东坡,苏堤大家都明白了。这幅画画得很好,画的是玉带桥这一带,这边是西堤上的岔路,有这首诗就证明他修西堤路桥的原始初衷是仿效西堤的。


保留在西堤的乾隆古柳

再给大家放放西堤古柳,刚才说16株,现在坐实,19株,大家可以去看看。颐和园一年四季都很美妙,我在书的后记引用一句前人的诗,“明湖一碧,青山四合,六桥锁烟雨”,非常美妙,它是一年四季的美妙。我每年测绘带学生去都是夏天去,我认为夏天是颐和园里最浓艳的时候但不是好时候。浓艳是什么意思呢?它的树木非常繁茂,这时的你想看到它的山川结构有困难,研究园林的角度来说不是很舒服,秋冬去最好,大家忍着冷,多穿点衣服。这是大冬天,西湖结冰很厚了。颐和园结冰很奇怪,周边小湖都结冰,只有大湖不结冰,因为水面太大了。这是古柳,乾隆的古柳主要在这边,这边柳桥和桑苧桥之间。这是西堤冬天的情况。


三、清漪园的建筑遗构


建筑遗构就是大家能见到的东西。这个工作不是我做的,我不能掠人之美,是《中华遗产》做的,这张图做得很好,我想是要花费心血做的。他想用的色块表达这张图的建筑,未焚毁的地方是黑的,是乾隆时期的原物。未焚毁的不多,一是北宫门,我从天津来,在南站下来坐4号线直接杀到底。西苑上来是东宫门,上来之后还要走一段路。还有直接杀到北宫门,实际这离北宫门很近,从北宫门一进来是后山,所以,初到北京的人并不希望到后山,因为他就晕了,后山的房子看着都很小,那是清幽之地,过去谈恋爱的地方。我和同学80年代来过这儿,认为这是谈恋爱的地儿,不是现在人声鼎沸,弄得像街道似的。

北宫门这儿大家也不太留意,也是每天人比较多,但这是乾隆时期的原物,而且乾隆时期的房子,我可以待会儿给大家讲几个要点,是和后期房子都不一样的地方。

北宫门,然后是直桥,然后是船坞,这个地方大家去不了,是乾隆时期泊船的地方,由于后溪河是买卖街,是供皇家和皇家亲属在这里面游玩的一个街道。乾隆的一个思想,前面昆明湖很大,叫前湖放舟,用大龙船游湖,很气魄;后湖泊舟,把小船收到后溪河的船坞里。现在看到的船坞是大船坞,有三开间,乾隆时期只有中间这一间,现在有三间。


后溪河船坞遗址。建在后溪河与昆明湖交界处的半岛上,半岛的西北角有石桥称作“半壁桥”。


半壁桥,也是乾隆时期的,它是介乎前湖和后溪河之间的情况,一个重要的桥梁,后溪河上现在保留下来的一个半壁桥旁边有一座文革时修的林彪桥,非常重要,大家要注意,历史这个事情是很复杂的,我是最不喜欢谈这个事儿,但既然大家把这个名字起的这么响亮,我想这个名字会留下来。还有个直桥,北宫门前面正对着佛香阁喇嘛庙的桥,这个桥除了林彪是后建的,这个桥和直桥都是乾隆时期的。


1、颐和园年谱


我用学术的方法把它列了一下。乾隆14年,公元1749年,他用了16年修建清漪园,然后嘉庆到咸丰烧毁之前大约又有90年。这个园子从乾隆时期到没有毁坏大概100多年的时间。咸丰10年9月是我们的国耻日,英法联军入侵北京,10月三山五园被焚。圆明园烧的是最惨的,几乎烧到没有。颐和园,因为慈禧太后挪用海军军费重修时有个清宫档案,记载大火之后清漪园里留的文物还有多少,这个档案都很清楚,里面的陈设、家具几乎都被抢光了。慈禧主要是修前山的部分,后山没有重修。当时没有钱,说挪用海军军费,实际这个钱是不够的。怎么办呢?把后山房子的木料拆下来运到前山去修,这也有清宫档案做记载的。

这是慈禧第一次大修,1885年至光绪14年1888年,当时修了房子的1/3。乾隆修这个园16年,慈禧恢复这个园子只用3年,她是在一定基础之上修的。有的房子没有钱就把它简化了。比如傅作义和共产党谈判北平和解文件的景福阁,在东山上,原来是叫昙花楼,八角形,后来慈禧没有钱,就修成转棚顶的,两个连肩的东西。光绪26年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俄、意进驻颐和园。1911年中华民国成立了。

这里要说一个事儿,慈禧挪用海军军费修复清漪园时,醇亲王非常支持慈禧,醇亲王是光绪的亲爹,他为什么支持慈禧修这个园子呢?慈禧后来把它改名为颐和园,颐和是颐养充和,意思是我是老年人,不理政事了,我颐养天年了。醇亲王非常希望慈禧这样,因为他了解慈禧,这么喜欢权力的一个人,希望慈禧修成这么一个园子,把她的政治野心也像乾隆一样化解一部分,你多到园子里去玩,把政权交给我儿子吧,他有这么一个私心在里面。修完园子之后慈禧真的到园子里去住,她住乐寿堂,把旁边的房子即玉澜堂和宜芸馆给光绪和光绪的皇后住。这是1900年。

1894年甲午海战战败,对整个朝廷,对整个中华土地震动非常大。1898年戊戌变法。这段史实最近的档案和学者研究很多了,我不再解释它。八国联军1900年入侵北京之后,慈禧带着光绪皇帝就逃往西安,叫做西巡,逃了两年,回来之后又动用巨款,清宫档案有,又修复了一次颐和园,为了慈禧太后的70寿辰庆典。

1911年中华民国建立。中华民国建立我认为要知道一个实史,是和平退位,清室退位,不是最后汉族人把清朝、满族军队打光了,不是这个情况。是武昌起义之后,袁世凯动用了一点他的小计谋,当时陕西、内蒙、东北满族还有很多军队,后来袁世凯想夺到大权,他让隆裕太后退位,当时叫禅让的方法,和平转移的政权。这有个前提,袁世凯签订的,叫《优待清室条例》,我们国人不太尊重协议,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情况。这个《条例》明确规定,溥仪能在故宫住多少年,这是记载非常明确的。民国政府每年动用多少白银给清室,颐和园当时还归内务府管理,还是皇家的园林,当时有个设想,一旦溥仪不愿意在皇宫里住,颐和园归他私人所有,他到颐和园养老就行了。

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兵变,这个史实一定要知道,冯玉祥开始撕毁协定,就是撕毁《优待清室条例》,把溥仪据说是连夜几个小时之内赶出宫,台湾还是北京故宫放的那张照片里,溥仪的苹果还没吃完就让他连夜走,他带了很少的行李就又回到醇亲王府,就是他父亲载沣在北京什刹海边上那个王府,后来到天津。后头的故事可以再写一本书,溥仪为什么去满洲当皇帝。溥仪从北京逃出之后又到天津张园和静园住了很长时间,这时候发现东陵被盗,国民政府制止不力,溥仪下决心跟日本人走。

溥仪被逐出宫之后,颐和园被国民政府接受,这时候不是南京国民政府,叫“清室善后委员会”。又过了两年归到国民政府内务部,又过了四年,1928年开始颐和园对公众开放,开放是什么样的情况?细节都没记,我唯一感兴趣的是,当时的门票是有袁世凯头像的光洋大洋一元(可买50斤面粉),现在颐和园门票30元,10斤白面的价格。我说这句话就是想大家去理解,那时候一张门票50斤白面,一般人能去吗?一般人去不了。

那时候的门票现在可以变成文物了,因为保留下来的非常少。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所以北京的古迹基本都被接收下来,后来的颐和园经过多次大修。

2、转轮藏


2006年测绘时居住的小院


这是我搞测绘,住在新建宫门附近,是颐和园工作人员住的地方,在朋友帮助下我有幸借住了一小间,使我节省很多的脚力,我晚上回去住,白天一早就出来,老北京每天去颐和园的人就明白,沿着九道湾,就是沿着河堤走,人非常多,基本走不过去,然后就走长廊,心情就不好了。为了使我心情好,每天就坐船,因为我是工作人员,每天从十七孔上船,走水路直接到石舫,这样我就避开一点太嘈杂的事儿。这样使我每天在湖上走,就跟猫眼看世界一样,它和人眼不一样,会发现很多美妙的东西,是我们一米六几、一米七几米的人看不到的状况。我在湖上看万寿山、佛香阁、转轮藏、五方阁和后边慧海这几栋房子的关系。


从昆明湖看佛香阁等主体建筑

现在的佛香阁明着是四层,暗着是三层。如果上面是个九层宝塔,今年天大毕业设计就有学生做这件事儿,它九层宝塔,大概这么高,但是很瘦。它从景观上远不如现在这般墩实,像个北方的汉子,稳稳地坐在这儿。特别是这一块平台,我觉得非常出彩,下面是德辉殿、然后是排云殿,排云殿前院,前面两进院子,这边是转轮藏,这边是五方阁,非常延续原来延寿大报恩寺的格局,而且它的佛教意图非常清楚。

转轮藏,这是从佛香阁上面拍下来的,由于它不对游人开放,所以保存得非常好,基本保存了乾隆时期的原貌。它是三层台子,乾隆的房子建筑无论是墙还是建筑都有虎皮石,这是他设计建筑的要点。它的阁是分三个,一是主阁,旁边还有两个小的二层阁。小的二层阁里有非常精妙的转轮藏。


仰视转轮藏建筑群

转轮藏是什么意思?宋代李诫写的《营造法式》里就有个小木作的东西,就是一个轴,一个转轮,这个非常大,里面放着佛像或者经书,和西藏人推的转经轮是一个道理,他认为你推了这么一圈,就等于念了多少经卷,拜多少尊佛,这是做功德的事儿。目前这个阁可以打开,我们测绘,把这个阁打开,小木作的结构保留得非常完整。如果大家深入研究或感兴趣,河北正定隆兴寺里面有个大个儿的,梁思成曾经探讨过一个重要的发现,就是隆兴寺里有个转轮藏,也是转轮阁的意思,里面有个大个的转轮的轮盘。


转轮藏景区的总体面貌,由佛香阁向下俯视。


最后一次测绘,我更多地在转轮藏里待着。画一遍水彩写生,我想画过画的人能理解,和不画不一样,有人说手机拍的很好,比画拍得清晰,是的,你拍的很清晰,但作为建筑师记不住这件事儿,拍了一万张回家放电脑里,你告诉我哪天又看过它?几乎不看。画不一样,经常拿出来看,经常给学生讲。

转轮藏非常奇妙,它的山石结构,因为没有直接用梯子做登二层阁的东西,是用石梯,自然的台阶做的呼应,非常巧妙。建筑师画这个画基本是很真实,有艺术性也有真实性,它的真实性就是比例、尺寸是对的,学生在底下搞测量,老师在上面做指导,基本是这个情况。

3、 花承阁与琉璃塔


作者绘花承阁东殿前假山速写


这是我现场画的阁的东殿有一排假山,中国园林离不开假山。现在工匠们,除了苏州还有一些传承的老匠人,其他的叠山师傅都不行,水平相差得非常巨大,这是乾隆时期叠的山、真山,园林的山,我们用这个画来试图理解它,来记它。但我发现,我在书里面写了,这个事儿它是三维,复原它靠两维的东西这事儿比较难。


这是花层阁的遗迹,靠北边的夹柱石,柱子夹在石头里。它的遗址,最近这些年由于文物价值的事情,电台里过多地忽悠老百姓它的经济价值,这事儿就不好。这事儿不好就让有些人铤而走险去做一些小偷小摸的事儿。我2013年在北京测绘时就听说,龙王庙十七孔旁边的岛上,一个望柱,就是柱子上面龙的雕刻在夜里被人硬生生偷走了,所以,这事儿保护起来有点困难。

我用画来表达一下花承阁最西边的建筑,牌楼和琉璃塔,这保留的是很完整的乾隆时期的风格。

2006年我带学生测绘时,这里有乾隆为琉璃塔写了一首碑记,由于游人没法进去,这个题刻保留的基本完好,它是用汉白玉雕的,拓片能够做得很好,但我们没有允许也不能做拓片,所以只能用数码相机拍,现在学生主要做它尺寸的测量。


琉璃塔基座与一层塔身细部

这是琉璃塔的细节,非常好的东西,前山延寿大报恩寺的痕迹,多宝塔没有(被英法联军破坏),移到后面的痕迹是供奉观音的一组,留了一个塔。剩下的塔是后山香岩宗印大台阶那部分,五色喇嘛塔。这是2006年拍的,没上钢化玻璃,这个地方人很少,等我2011年、2013年来,每天这地儿都有大妈们广场舞,变了,原来我认为这是很安静的地儿,现在不行,已经不是那么安静了。


花承阁遗址中的北侧景观


这是花台上面的太湖石,这是原装,乾隆时期的原貌。这是做的对比,乾隆时期的工,现在的文物无论是拍卖还是鉴定文物,还是推崇文物,乾隆时期还是封建历史上非常优秀的时期,这个时期的工艺非常好。做个对比,慈禧时期做的刻花,浅浮雕,非常浅,和乾隆时期透雕、半透雕的工艺感觉完全不是一回事。

4、 养云轩与无尽意轩


再讲最后两组建筑,大家都去过,凡是去过颐和园的地儿都去过,这是长廊,昆明湖。这是葫芦河,这个桥是养云轩前面的拱桥,姑且叫它养云轩桥。这个地方是有神气的,乾隆发现,由于这个昆明湖很大,从空气动力学角度,每天湖面会升水气,湖面水气会沿着水面接着往山坡上流,山上的气会往下降,两股气会在这栋房子附近结成云气。中国的气很复杂,但这个气是真实存在的,我们所谓练气功、修真气,借这个东西修炼内心的东西。


位于长廊东段的养云轩是少数未被损毁的建筑,门前的葫芦河与单孔石桥为清漪园时原物。

这是我拍的葫芦河附近的状况。养云轩这个院子现在是颐和园一个图书馆,内部人用的,所以这个地方两岸不会有太多人。2013年我去,发现长廊里的人装不下了,人太多了,就把男女老少往这边赶。所以,这边到中午10点以后石头上也都坐满了人,像一个个罗汉一样,也都没法照。现在想看园林,晚上来讲课之前,白天去了北海,觉得北海怎么变成大妈广场了,声音震耳欲聋。当然,我知道这个时代是大众欢喜的时代,每个人欢天喜地的时代,但我认为像这么一个皇家园林,代表中国最好水平的地儿不能搞成这样。日本的园林像他们的皇宫,一些小园林必须预约,每天200人、100人、30人,必须这样。这个地儿怎么变成广场舞的广场,大妈到处都是穿着各种彩衫。这很奇怪。不用我说,就几步道,大家去看。


无尽意轩南侧景观


这是葫芦河西侧的无尽意轩,里面是经营性质的,变成画廊了。我们进去以后可以欣赏一下这个园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尽意轩中轴线是对着王国维跳湖的鱼藻轩。我很欣赏这一组,对着乾隆的做法,结合中国的山水水系。你在无尽意轩找个凳子坐下来,从里面往外看,透过鱼藻轩看昆明湖,一个非常有景深的状态。养云轩的另一个角度,从东侧,早晨很早的时候,阳光都打进来。

这是养云轩大门,这都是乾隆时期的,这时候另外一种风格,就是中式结合西洋的痕迹已经来了,用了四根柱,这是中国人过去挂对联的地方,但这种对联写法我觉得还是挺特别的,“天外是银河,烟波婉转,云中开幄香雨霏微”,有味道!


保留有乾隆风格的养云轩大门

带大家进里面去看一下,里面树木长得特别茂盛,按我说阴气有点重,但由于里面是颐和园内部人员,所以影响的人很多少,你想看这阴气还看不到。我在里面测绘时有一个感觉,要不把我圈在这里,给我一个小书斋,我想可以有聊斋的想法,晚上碰见点什么。里面的草木和建筑状况我们叫小颓风范,这个房子又修又没有修,漆都斑驳,都落了,过去大户人家衰败的状况,这个地儿有。它也是两层院子,有个高差,一层有个花台,它里面是个大三合院,透过围廊后面还有两个偏院,有两间书屋,东西各有三间。鲁迅当时在绍兴会馆实际租住的就是这种,最早鲁迅落魄的时候也在这种地儿住,当然没住颐和园里,颐和园都是像袁大公子袁克定这样的人住过。


这依然是在无尽意轩,我发这张图是因为很感慨。我们做历史研究,一个历史学者要从档案里挖掘这个工作,只要你肯下苦功,肯吃苦,肯看书,这事儿就能做,只要档案开放,我们国家有些档案是不开放的,随着档案解密我们就能看见。我们了解历史的另一个途径,叫口述史。这个让我非常感慨,这是甄师傅,我的书里有一章节写这个甄师傅。甄师傅是原来门头沟地区工匠的传人,历史上颐和园和北京城皇家园林需要修筑时的工匠,都是门头沟的,叫党家,老党家人,这个甄师傅就是党家的徒弟。看梁思成的一些笔记,梁先生当时有这个想法,他写《清室营造法式注释》时想调查很多的老工匠,但没有机会,他只是把清室营造法式搞明白了,使得他有一个台阶去看宋式的法式和唐代的法式,我想这是个台阶。如果当时没有这些老工匠,梁思成是搞不明白这个事儿的。梁思成原话说“打死也搞不明白”,求他们传授时亦曾费许多周折。

口述史非常重要,是活人给你讲这个事儿,而且人年纪越老,说话时想利益的、顾虑的情况会越来越少一些。2006年十年前我们调查这个情况,调查甄师傅的时候当时他77岁,2013年我们又把他这个徒弟请来给学生讲课,了解颐和园工匠建设的历史。我就跟他徒弟一直在说。那个甄师傅还好吗?那个老师傅非常好,非常像一个工人师傅。他说甄叔不在了,已经去世好几年了,我觉得特别可惜,这个口述史,一旦随着这些老人的去世,这个历史马上就一点痕迹都没有。特别是像建筑工程这一类,过去都是口传心授,你问木匠师傅有谁写过书,任何人没写过,这个行业不是写书的行业,是师傅带着你去现场干,搬石头,砌假山,北京除了样式雷还有山子张,是无锡张涟的后代在北京一支发展起来的。山子张后代在北京有没有延续我不知道。甄师傅当时我们采访了他一天,这个资料已经变成很宝贵的史料了。

样式雷图档《清漪园地盘图》,现藏国家图书馆。来源:展板翻拍


这张图不如航拍那么清晰,也不像中华遗产做得那么漂亮,但这张图太宝贵了,是我们传说中样式雷第五代(雷景修画的清漪园总图),我们都在说样式雷样式雷,这得专门拿一堂课说。样式雷(图档)是皇家园林、皇家建筑群申遗都引用的一个档案。我们从清朝原始档案中可以得知,乾隆如果说他是个总设计师,下面得有画图的,得有具体操作的人,这个人是谁呢?是样式雷家族。

这个时期是我发现最早的一张清漪园的图,第五代样式雷,雷景修的一张图。我们系里面,我的前辈王其亨先生最大的贡献,是当时北京图书馆在文革后期,样式雷档案和库房里的废纸是一样的,当然它没丢,但一捆一捆的,没人整理,而且图档都是乱的,比如这个图档里边有颐和园三张图,有清漪园两张图,图都是打在一起的,王其亨先生做了一个最大的贡献,他帮着北图把这些图档分类,到底这个图档都是哪儿的,因为他是搞古建的,所以他对这个事儿稍微清晰一点。

内容引自三联书店三联书情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