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纳文慕仁 | 我的考研之路

纳文慕仁 2022-06-20 10:46:00

关于读研究生的问题,一直都有这个想法,但是只是从来都没想着去付诸实践。

可能是因为他们都说考研太难了,吓住了我。

他们说和自己做,终究是两码事。



大概让读研这个想法萌芽的是2017年5月份浩坤在省考完事儿后和我说的:学历真是个好东西,想不出来第二条迅速实现梦想的方式了。接着还给我一顿鼓励。(之后浩坤报了研究生考试,考了东北林业大学,一所211工程高校的研究生)

一直到2017年6月工作上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之后,心情沉闷昏暗了很长一阵。

翻看和我大苏徒弟、大婶儿等人聊天记录,应该是一直到了8月,这个想法慢慢膨胀的。(翻看聊天记录和朋友圈有如回看自己的心灵史)。那时候要给自己铺一条后路,思来想去,觉得浩坤说的有理。

不要说实现价值梦想,至少在我迷茫的时候,可以摆脱之前那种工作/生活界限不清的状态;可以给我一两年安静思考未来的时间。

更主要的,想通过一件事,证明自己吧,

证明自己并不是一事无成,

证明自己并不是什么都做不好,

证明自己并不是什么都不会,

证明自己并不是一无是处。

最简单粗暴的证明方式——考试

但是还是朦朦胧胧,不知道想去哪,上哪个学校,学什么……全都不知道,便搁置了。

其实朦朦胧胧已经有个地理方向了,那就是,和你近一点,近一点。


十月,考研报名又开始了,我还是没想好。

阿沛说他已经报完了,准备中(后来阿沛成功考取了清华大学的研究生)

Jessica说她不想考了,但是也报了(后来她考上了中国农业大学的研究生,就是她写给我那貌美如花在扶贫战线上忘我工作的妹妹


想到什么就去做啊!

以前不是一直这样说别人的吗?怎么到了自己畏畏缩缩瞻前顾后犹豫不决的了。

劝君莫惜金缕衣

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一直,终于拖到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天,再不决定就又是一年了。

工地回来,打开电脑,简单思考了大概20秒,选定地点,打开院校库,筛选学校,看有没有我擅长的专业或者我喜欢的专业。

选考点,交钱,下载报名表,瘫坐。


再一看,考点选错了!

重新选择考点,交钱,下载报名表。这时候距离本年度研究生报名截止还有五十多分钟。


“学习永远都不迟”,第二天是11月1日,买书,第一本专业课书(到现在也没翻开),(到最后也没看完)

11月8日,我在工地出了汗,在河边把衣服脱的精光,让风吹到了。

第二天,11月9日,感冒了。起不来。完全瘫在床上起不来。

可是我这11月9日中午的飞机,要飞南苑紧接着火车去齐齐哈尔现场确认呐。

叫了两个人给我架着上车,吃了点儿东西,坚强的意志支撑着我上了飞机,转了大巴,上火车,10号早晨迷迷糊糊就到了齐齐哈尔。

现场确认在齐齐哈尔医学院。我去过齐齐哈尔医学院,那年是医学院65周年校庆。不过时间太长了,都记不住啥了。和第一次去没什么两样。

9号那天齐齐哈尔刚下完雪,10号地上都是冰,特别滑,我这身体虚的,光怕摔倒了站不起来。

那天现场确认的人特别多,食堂两层都站满了,领号,排队,完事儿都下午三点多了。


齐齐哈尔现场确认那天拍的,一点附加效果没有,脸色就是这样,大病未愈。


简单吃了点儿晚饭,就又坐车走了。

11号,到北京,身体刚好点儿,白天没啥事,可可姐说让我去她那,说在某某地铁站汇合,我在地下三层,她在地下二层。辗转半小时才会面。

我本来想去颐和园或者恭王府转一转的,但是大病初愈,体能不支。不能出行,只能坐着。

下午可姐带我去看了电影《七十七天》,看得我五迷三道的,看完电影,天都黑了,在电影院下面的KFC,可姐在刷双十一淘宝买东西,我抽出手机也不知道我有啥可买的。

一刷,看到双十一订房特惠。

考试是哪天?齐齐哈尔宜必思套房99元,定三天,哈哈哈。

之后又买了两本专业课书,只看了一本。另一本到现在还没读完。


12月22号,又到了齐齐哈尔。

这次是考试。考试也是在齐齐哈尔医学院,在全学校最高的那栋楼。

也是我最喜欢的那栋建筑。

天气挺好,看完了考场逛了逛齐齐哈尔博物馆,巧了,第二天考试最后一道题就是让介绍个博物馆再点评一下。我写了九百多字,满满一页。

英语考的有些水了,作文中restaurant不会写,这个词现在默写也写不出来,可知我这英文水平退化到什么程度了。要不是鲍勃迪伦和Katy Perry的几句歌词撑腰,真真的就啥也不会。

考试期间别的没记住,就记着图方便,每天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就吃一顿喜家德水饺。


考完试没做一丝停留,取消所有规划行程,把所有书本乱七八糟的全送到富拉尔基,塞到柜子里,盖的严严的,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之后用了四个多小时溜达了一圈。就是这场经典的来一场十块钱的旅行:齐齐哈尔—富拉尔基—昂昂溪罗西亚大街记行


一直到复试结束前,我参加考试的事儿还几乎都是保密的,仅有极少数人知道。

之后的备考期间,因为家里出了点儿事,给大家造成了一种我在四处飞的错觉。

看似去了很多地方。但是也只有大兴安岭和扎兰屯。大兴安岭|呼玛之行大兴安岭|兴安岭的河·边境·呼玛的黑龙江大兴安岭|沿嫩江上溯穿行在林海雪原穷游|沿着初春的雅鲁河从富拉尔基去扎兰屯.




暗想玉容何所似,

一枝春雪冻梅花,

满身香雾簇朝霞。


期待着,就要复试了。复试前,清明那天到的长春,啊哈,到的时候,长春下雪了。


燕山雪花大如席,

片片吹落轩辕台。

箭空在,

人今战死不复回。


到长春后,在刘枭家住了一夜,第二天看了一会儿书,去他的新房看了看。吃罢了饭,晚上去学校认了认路。

之后就是考试考试考试,发挥的其实挺不好的。本来就没什么准备,心里没底。

考试时候脑子空空,没感觉。

这回的英语不仅要感谢鲍勃迪伦,还得感谢疯狂英语李阳,我的老学长,要不是他的那句“I graduated from Lanzhou University and majored Mechanical Engineering.”我真不知道我该怎么回答我毕业于兰州大学学什么专业。

但是结果,几无悬念。


考完试又转一圈,行走|长春·伪满皇宫纪行,我额尼听说我又出去转去了,说,你那腿咋那么不值钱呢?

之后就等呗。消息陆陆续续的被传出去。大家还都替我装作不知道,或者不能相信的状态。

背景是苏轼阳羡帖的单页夹,漂亮不?


之后,总有人让我介绍经验方法啥的。

事儿也不是啥大事儿,一年好几百万学生读研呢,我也没啥特殊的,我也没啥可说的。

但是非要让我讲两句的话:

车到山前必有路,

船到桥头自然直。

所谓计划,永远不会完美,

需要做的,只有行动。


用一句带有东北暴力美学的话来讲就是:

管呢么老多嘎哈?

干就完了。



感谢在此期间所有人的支持和鼓励。

伊彻颁金。


No.222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