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从老照片看天安门城楼的演变

史客儿 2020-05-21 14:24:08

提示点击上方"史客儿"免费关注!


原创投稿请至:historymook@sina.com



1919年的天安门。没有国徽、灯笼、红旗、标语、画像。这是古迹的原貌。



民国时期,可能是在二十年代末或者三十年代初,蒋介石威望如日中天,他的画像被摆上过天安门城楼。这显然是临时性的,为特定活动或者纪念日而布置,没有损害城楼原貌。



1949年“七七”纪念日,此时北平已经解放五个月。横幅上表明是“北平市各界人民纪念七七抗日战争十二周年大会”,这是大会的会场。朱毛像并列,是中央苏区以来的传统,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城楼墙上的标语是临时贴上的,“中国人民胜利万岁”。横幅与标语都是自右向左书写。城楼已显年久失修,桥面与墙面都显破败。檐下还可以看到“承天门”的匾额,不久它就被国徽取代了。宫灯与红旗的装饰已经有了,并非开国大典的创意。



这就是著名的“开国大典”。檐下横幅上写的似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大会”,墙上的标语基本上形成今天的格局,只是东边的那幅写的是“中央人民政府万岁”。作为共和国的政府,自呼万岁似乎很不恰当,所以后来改成“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城楼上八盏宫灯后成定制(两个多月前的七七纪念大会上挂的是七盏)。朱德的画像没有了,毛的画像还是戴帽、敞领的,据说前一天被周恩来审查会场时,要求把领口改为扣上,并涂掉下沿的“毛泽东同志”五个字,画家们连夜加班作了修改。



1950年“五一”。城楼上“承天门”匾仍在。毛的画像已不用戴帽敞领像,而是模仿当时流行的马、恩、列、斯大林等肖像神态,半侧、稍仰,以彰显高瞻远瞩的领袖气质。这幅画像只在城楼挂了一天。



从1950年国庆到1952年国庆,天安门都是这个样子。这个照片应当是1951年“五一”节庆祝大会的场面。国徽已经取代了“承天门”匾。毛的画像由向右看,改成向左看,仍然是半侧脸。



1953年3月5日斯大林突然死亡。中国政府在天安门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23年后,毛泽东的追悼大会也在这里举行,会场的格局与此类似。平时悬挂毛像的位置挂起了斯大林的像,这恐怕是外国人的像挂上天安门的唯一一次。



1955年夏的天安门。可见城楼上未挂毛像。文革前,毛像只在五一、十一期间才会挂上去。



从1953年国庆到1962年国庆,天安门城楼悬挂的毛像改成了正面像。



1963年国庆到1967年五一,天门安城楼上的画像再次改版。两侧的标语也改成了简化字。



这版画像从1967年国庆沿用至今。西侧观礼台的标语写着“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文革后中国力图扮演第三世界领袖,宣传北京是世界革命的中心,毛主席是世界人民心中的红太阳。


天安门作为明清两代皇宫的正门,历经五六百年,二十多个皇帝,从未有人将画像挂上天安门。


领袖人物的肖像在建筑物上悬挂的在友好邻邦中,朝鲜是这样干的,但朝鲜是挂在新建建筑上,而非古建筑上。


天安门挂毛像虽然自“开国”始,但在文革前,都只是作为节日装饰,每逢五一、十一才挂上去,过完节就缷下了。所以那个年代拍的天安门照片,有不带毛像的,今人以为难得珍贵,其实那时无像是常态,挂像只是几天。但往往节日人们才去留影。那时天安门广场的升旗也非常简单,由一名老工人负责,每天骑自行车把国旗带到旗杆下,挂上、升起,下班时再收回来。国旗班、升旗仪式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文革中,毛的画像泛滥。不但天安门正面挂,背面也挂,甚至午门也挂上了。人民大会堂东门,现在挂国徽的位置,当时也挂着毛像。从1967年开始,全国各地大建毛泽东塑像,每个机关大院、院校大院、车站广场、市中心广场,都竖起了高大的毛泽东塑像。


1971年“9.13”林彪出逃坠机身亡后,毛泽东调整政策,纠正一些过左的东西,像早请示、晚汇报、忠字舞等,从这时渐渐停止。同时,毛自己提出要拆除各地的塑像,并且是真的坚持,而不是“伟大的谦虚”,说说而已。据说他生气地说,你们让我站在露天风吹日晒替你们站岗!这种压力下,各地不但不准再建毛像,而且已经建成的,限期拆除。我在西安就目睹了这一盛况,西安市中心有两座巨型立像,文革中为两派群众组织各自修建,一座在新城广场,一座在火车站。拆这两座像是在1972年,据说是韩念龙副外长传达的主席指示。拆除时先搭棚严密围住,白天打炮眼,晚上爆破,台湾民进党执政时的去蒋运动,所做也不过如此。


邓小平在会见外宾时曾宣布,毛主席的画像要永远挂在天安门。

【来源:颜雪明的博客 有删节】



注:本公号所推送的文章非商业行为,如侵犯到原作者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关于史客’栏中的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内删除。所推送的文章并不代表本公号观点,请和谐留言。


友情提示
指纹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关注
微信号:skdyh8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