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带着父母去远行

四散担 2021-11-21 07:06:18

年初,七十多岁的父亲得了一场不轻不重的病,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后,终于肯将开了十几年的老店盘了出去,看着满头白发的他摘掉了假牙,脸颊塌陷,静静的躺在白色病床上打着呼,偶尔从梦乡里发出身体反馈的疼痛低吟,看着让人心痛。人一病就显得格外的苍老。

我和他商量说,出院后去新房住,帮我带娃,我带他们到处溜达溜达,他说恰逢春节,回老家住一段时间先,再说。我知道他不乐意,我妈跟我说他待不住的,我姐我弟跟我最多住一个星期,他耐不住闲的,我心里比谁都清楚,但是还是坚持了自己的计划。

在老家待了一个月后,我把他和我娘接到了城里。他待了一个星期,不敢让我知道,暗地里叫我姐帮他物色了店铺,准备重操旧业,我知道后,什么也没说,带了他去看店,回头悄悄跟我姐说,别再折腾了,老人家不服老我理解,愿从今天起,你们像对待小孩一样哄他,找店的事,谁也别当真。

我娘原本自己帮我带娃,我爹来了之后,她像得了老年更年期一般,嫌弃他这个那个,三天两头跟我投诉,“你爹洗个菜,只用半碗水,我买多了条排骨,他黑着脸说了一天,16块一斤的水果,他看不下去,不买还在那嫌弃店家……”我知道我知道,我煮菜他啥也不吃,在我家像个客人一般,我需要假装顺手帮他夹菜,他还口里一直念叨着不要不要,不吃不吃,可你真放到他碗里,他全部吃的一干二净的……用现代的人说,他就是个奇葩。可说到底,这只是一个过惯了苦日子一辈子都不服老的老人而已。

为了缓解这种不适,我偷偷订了机票,准备带他们去一趟远行。这是他们真正的第一次远行,我妈一辈子没出过省,我爹大集体的时候跟着大部队串联过,但是都是在火车上路过。当我告知他们计划时,他们的条件反射是那得多少钱啊?即使我将价格打了个五折,他们依然在那吱吱的嫌贵,咨询我能不能退了,但是当我告知他们退不了的时候,他们则一晚在那自顾谈论起北京与老家的差异,最后总结了一句,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去北京看看。我在旁边听着泪目。

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住酒店,第一次来到了电视里的天安门,透过手机看着摆着不自然的姿势拍照的他们,透过熙熙攘攘的旅游人群看着步伐蹒跚的他们,我想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值得。他们从不需要远行,从不需要大房子,从不需要美食,从不需要昂贵的礼服,他们好像从不要求生活给予他们什么。他们卖着一毛钱利润的老冰棍,穿着十几块的路边货,他们勤劳而卑微,活的像这世间的尘埃一般孤寂,他们像这个世间大多父母一样,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属于他们的小家。

很多时候,我会想,他们的内心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他们寂寞吗?他们如何看待自己的一生?我问过我父亲一次,他基本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生活对于他来说很简单,养家糊口就是全部,人生,也就是一眨眼之间的事。没我们那么矫情。

带着父母远行,说到底是了结自己的一桩心愿,我没办法好好的拥抱他们,我也没办法缠绕着他们的肩脖在他们耳边说我爱你们,这对于我来说太做作,对他们来说也是。我只能死皮赖脸的让他们呆在我身边,让我想看就看,想见就见,我只能不顾他们的感受,凭着自己的感觉,带着他们到处去走走,哪怕有点累,只要他们笑的开心就好。

家有老人,子不远行,带上你们,去哪都不远!

给我点燃一根兰州,我要去杀个人

关于父亲,有说不完的话,但言语却也无法表达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