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邬吉成 | 1976年我亲身经历三位伟人去世

明清史研究辑刊 2019-06-29 18:37:41


邬吉成出生于山西省神池县荣庄子村一个贫苦农家。在三十多年的警卫生涯中,他一直从事党的核心领导人和来访高级贵宾的重要警卫工作,亲历和参与了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有过难忘的人生经历,特别是一九七六年,那个特殊的年份——


周总理弥留之时的召唤


周总理突然聚集起更多的力量, 嘴里又多迸出了几个字:"钓鱼台的Wu。"


1976年是不幸和灾难的一年,也是转变着中国历史的一年。这一年,深深印在我脑海里的事可以说是太多太多了。


1月8日早晨,我和中央办公厅警卫处警卫值班室的副主任东方、民航总局的副局长张瑞霭、北京市公安局的副局长江明,还有北京卫戍区的副司令员邱巍高,聚集在首都机场,开会研究那里的现场警卫事宜。


会议刚开不久,我就接到中央办公厅警卫处警卫值班室的电话,说周总理逝世了,要我们立即回城。听到这个消息,当时我的心头像被重器捶击,沉痛万分。没想到他老人家就这么突然离去。


在那一时刻,全国绝大多数人的心情都"沉痛万分"。但我则更痛一分,这不光是因为三十一年前,我从一个战斗员转而成为一个警卫员的时候,第一次站岗就守卫在周总理的院子门口;更因为这其中还包含着一重永远不能弥补的遗憾!


原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安全部部长罗青长,曾经写文章,记述了周总理临终前的召见。那是1975年的12月20日,周总理召见了他,在和他交谈中间周总理突然昏厥,他不忍心让病中的周总理再增劳累,就悄悄地离开了病房。所以,人们多把罗青长称作周总理最后召见的一个人。


然而,此后周总理还提出要见一个人,那就是我。这是我意想不到的。时间是在他辞世前六天,即1976年1月2日。


当时周总理已经处在弥留之际,昏迷状态大大多于醒来时分。而就在这天中午,他醒过来时,用含混而微弱的声音说:"找Wu……Wu……Wu……"但究竟是"Wu"什么,身边看护的人都听不清。


人们顺着"Wu"的发音推测,以为周总理是要见一位姓"吴"的,而且在周总理身边工作过的人中,确实就有姓"吴"的,例如"文革"以后担任周总理值班室主任的吴庆彤。


毕竟,在中国,姓邬的也太少了,再说谁会想到周总理在生命垂危之际,要见一个既不曾在他身边工作过,又和周总理主管的业务距离较远的、仅仅是从事保卫工作的干部呢?


周总理用神情一次次否定人们的假想后,突然聚集起更多的力量,嘴里又多迸出了几个字:"钓鱼台的Wu……"人们这才明白他要见的不是"吴某某",而是负责钓鱼台警卫工作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