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国外纪行】2017英国行之自然观察

广州市自然观察协会 2021-10-12 06:32:46


图为在pulborough brooks保护区的观鸟屋里观鸟

按计划已经写完了"交流"与"教育反思"的部分,写完,教育反思部分虽然写完,总感觉差了那么一点点,突然发现,缺乏理论依据、大数据样本的反思并不可靠。

冷静下来想,对于本人来说,游学的经验并不多,特别是对国外教育的情况了解并不全面,所以,试图从中西方教育的差别作为切入点进行比较,还是显得比较稚嫩。好吧,把愤世嫉俗的教育理想先放一放,我们来聊聊快乐的事情。

这次英国之行源于今年年初(2月4日凌晨)一件很诡异的事情。记得当时刚过完春节,收到中广国际眭金娥女士的微信留言。"陆老师好,最近在非洲看野生动物和观鸟,这里是鸟的天堂,明天回广州,有空聚聚。"我知道,这颗当时不经意间播下的种子终于遇到了合适其发芽的条件了。

其实第一次见眭总大约在2012年下半年的时候,一个阳光灿烂的早上,在一个喝咖啡的地方,大家聊了将自然观察活动的元素加入中广国际的游学项目中的可能性,时长大约不到50分钟。其实,这次短暂的交流,并没有激起什么涟漪,原因也很简单,双方都不太了解,特别是当时的眭总虽然对自然观察有一些字面上的理解,但是对于活动在教育领域的深远含义以及活动过程中所产生的精神上的愉悦并无切身感受,直接导致5年来,除了微信上偶有互动,合作上并无丝毫进展。这次,呵呵,看来眭总终于有了切身体会,从留言看,机会来了。

2017年3月至5月期间,中广国际在眭总的引导下,以非常大的热情来感受观鸟的乐趣。3月份中广共有20多名员工及家属参与了在从化进行的为期3天的观鸟培训活动;4月初中广广州公司与兰州大学校友会合作在华南植物园举办公益观鸟推广活动,并开始策划加入自然观察内容的英国游学行程;四月中旬中广珠海公司与珠海鸟会合作协办外伶仃观鸟邀请赛的活动;在大家的努力下,终于促成了暑假的这次英国之行。

还在英国的时候,特别兴奋地将这次旅程中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塞耳彭怀特故居之行记录下来。形成了《探访selborne朝圣之旅》的文章。回到广州,在整理照片等资料期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为什么英国会出现吉尔伯特·怀特?

为什么英国会出现查尔斯·达尔文?利基家族?珍妮·古道尔?拉塞尔·华莱士?或许跟随着本人在英国的自然观察历程中各位能有所感悟。

图为在burgress hill 小镇东边的dithling common,也是看花赏蝶观鸟的好去处

海德公园

必须承认,关于海德公园我还是做了很多功课的,包括其著名的自由论坛、宏伟的艾尔伯特纪念碑。可是,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直延伸到肯辛顿公园的长水湖(Long water),在这个不算太大的、人工痕迹很重的长条形湖面上,有接近20种鸟类栖息。这些鸟种与人类的关系如此紧密。绝对是一个适合培养新鸟的地方。在国内观鸟,大家的观念是必须依靠单筒,在这里观鸟,大多数情况连双筒望远镜都不用。如果下次来,相信我,从白金汉宫格林公园海德公园肯辛顿公园自然历史博物馆这一线路绝对是自然观察爱好者最感兴趣的线路。自然观察、人文、历史积淀的大融


海德公园一景

long water里的鸟群,几乎都在等着游人喂食,这也是这里的鸟和人亲近的主要原因。在这里,人与鸟之间完全没有安全距离。

一年后又见加拿大鹅

黑水鸡

都知道纽约有中央公园,其实在伦敦,由圣詹姆斯公园、格林公园、海德公园、肯辛顿公园连成一片的绿地比之更为开阔翠绿。


用手机就可以拍到红领绿鹦鹉(个人认为是全世界适应能力最强的公园外来鸟种之一,在广州多个公园都常见)


长水湖边的鸟类观赏指南

这是海德公园里除了红领绿鹦鹉之外最著名的外来物种:埃及鹅

远处是肯辛顿宫,这两只苍鹭估计在英国呆久了,站立的姿势相当绅士


长水湖的尽头是一个意大利(古罗马样式)的花园

花园中,耸立着一尊刻有Jenner字样的塑像,当时就在想,真的是那个发明牛痘接种抗击天花的爱德华·詹纳吗?,回来后经查阅资料证实了我的猜测。

这次英国之行从观鸟者的角度来看,特别的鸟种并不多,80%以上的鸟种都与国内相似,貌似没有什么价值,行话是性价比不高,其实就生物多样性的情况看(包括植物、昆虫等),英国与中国、东南亚相比有很大差距,但是在英国进行自然观察绝对不只是拼鸟种,文化、传统、制度、自然与人等等,因为自然不会孤立的存在,正如人类社会也离不开自然一样。

图为带着夏令营的学生在英吉利海峡边上的度假胜地布莱顿观鸟


希佛城堡(Hever castle)

希佛城堡(Hever castle):看到这个行程时,我一度不想来,后来想了想自己从未参观过真正的古堡,还是去见识一下吧,结果令我相当惊讶。先不说这个城堡超过700年的历史积淀(始建于公元1270年),是著名的都铎王朝时期的标志性建筑,拥有城堡的Boleyns家族与当时英国皇室的关系更是千丝万缕。里面展示的各种收藏就花了我大约1小时。

原来以为古堡应该都是阳光不足、寒气逼人的阴森环境,毕竟,古堡必须在居住与防御这两大目的中取得平衡;可是据我所见,几乎每个房间的采光都相当不错,窗户也很大,看起来很不利于防御,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代人的居住需求而进行了一些改造。回国后查阅维基百科证实了我的推测,1903年,美国著名的富翁威廉·沃尔多夫·阿斯特成为了古堡的主人,之前的主人因为一些租客的要求已经做了不少改建,美国人更是把整座古堡及周围的花园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关于这位美国富豪的故事更精彩,大家可以自己在网上搜索)成了能展示他众多收藏品的私人博物馆。

室内明亮宽阔的廊道


古堡内收藏的中世纪武器


典型的欧洲风格的盔甲


近代的古堡主人美国百万富翁Astor家族的介绍


祈祷室漂亮的彩色玻璃窗

亨利八世画像,在威斯敏斯特宫也有他的画像,看来是个比较魁梧的人,据说前后有5位妻子,情人的数量不详。因此与罗马的天主教决裂,是否可以算作是用下半身思考的英王代表?但不管怎么说,因为他,从宗教上英国从此独立,确保了本土教会的资金不外流,从而在金融上也独立于欧洲,奠定了英国独立于欧洲自我发展的精神和经济基础。再次证明任何事情都很难用一个标准来衡量。

安妮·博林,亨利八世的第二任妻子,正是因为要与她结婚,亨利八世与罗马教廷决裂。她是伊丽莎白一世的母亲。最后因莫须有的罪名惨死伦敦塔,命运相当悲惨。

安妮博林的卧室,估计是后人仿制的物品


窄小的楼梯


书房,这才是我最梦寐以求的书房

图为迷宫的出口和刚走出迷宫的小蜗牛

走出吊桥,领队BEN告诉我还有大约还有1个多小时,决定带着学生们走走旁边的迷宫吧,穿过迷宫,竟然是一个意大利式样的庭院。

意大利花园,据说是Astor家族接手后修建的


意大利园林(2)


意大利园林(3)


玫瑰园


湖边的雕塑

最让我惊喜的是庭院的尽头有一个相当大的水面(比起海德公园的long water要大很多),湖中疣鼻天鹅、绿头鸭、白骨顶、风头䴙䴘、银鸥悠悠然地在水面嬉戏、远处隐约看到大群的鹭鸟、鹡鸰和各种燕子(和雨燕)翻飞,我和阮洋面对如此景象,心中那个悔恨呀,难以言表:没有带单筒,远处的鸟种一只也认不出来。如果功课做得再细一些,好在双筒是带了。脑海里已经琢磨着下次与真正的鸟友一起,必须在这里呆一天的时间,环着湖把这里的鸟种都搞清楚。

忍不住流下难得的个人留影

在上一张照片上看到那些各种形状的白色图案其实就是鸟粪,从鸟粪的类型看,推测这里鹭鸟、鸥类数量很不少。(雁鸭类的粪便颜色不太白,请鸟粪高手指正)


阮洋那个兴奋呀

当我看到这片水面的时候,我不由得想起了颐和园,熟悉自然观察的朋友们有机会一定可以对比一下下,同样是皇家园林(此古堡曾经为英王亨利八世所有),容积率的差别如此之大,整个古堡(包括旁边一个标准的18洞高尔夫球场)接近3.5平方公里的面积,仅有大约百分之一的地方有建筑物,其他全是花园、草坪、树林、湖面、湿地、灌丛等接近自然的生态环境。实事求是地说,对于荒野,英国人确实是真爱。

Pulborough Brooks(rspb管理的保护区)

这个由英国皇家鸟类协会管理的保护区,是由Martin推荐。在Pulborough镇之南的一块荒地,是rspb在英伦三岛139个保护区中的一个,这是个难以想象的数字。英国的总面积24.41万平方公里,人口大约5800万(常住人口估计超过),相当于1.5个广东省(17.79万平方公里)。我们可以对比以下几组数据:

英国仅国家公园(12个)的总面积达1.7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7%,这还不包括像rspb、birdlife(国际鸟盟)等众多环保组织、协会买下来管理的保护区,如果全部加起来,保守估计超过10%。从已经参观过的Pulborough Brooks来看,大多数是运用比较科学的管理体制进行管理,并充分考虑民众科普及自然观察活动与专业人员科学研究的需求。

广东省有各级保护区约290个,总面积1.23万平方公里,占陆地面积6.85%。考虑到在英国生活的人口数量不超过6000万(加上留学生及其他),而广东省的常住人口在1亿以上,已经相当不错。但是从管理的质量来说,差距不是一般的大。这些年在省内外跑了不少保护区,体制、法制体系的落后,专业人才奇缺,管理理念和科普宣传的严重滞后等。

哎,别吐槽了,好好学习先进经验,慢慢来,先从自己做起,如果自己能起到一些积极的作用,希望能做到不推卸责任。好好享受这一段保护区之旅吧,回国好好培养下一代是关键。

这是英国系列游记的照片中唯一以人物为主的一段行程,感谢夏老师的照片,真实记录了整个行程,正因为有人拍照片,这也是我留影最多的一段。

图中我应该是在解说昆虫的主要特征,最左边的蓝色衣服者是保护区因为这次活动专门配备的讲解员:爱美丽Emily

估计有鸟友已经看出来了,为什么观鸟穿着如此鲜艳的红色?一言难尽,或许这就是出来前培训不到位的后果,其实之前已经是三番五次地提醒过了,可能有些人会惊讶,怎么还有陆老大搞不定的人?呵呵,所以曾经和眭总沟通过,商业机构搞活动遇到不尊重规则的人机率相对大。其实之前宏志兄有和我吐过槽,说机构就有这样的问题,你还不好说,就当做我本人的一次教训吧,以后出发前必须把条件讲清楚。

保护区内有4个观鸟屋,大家一进观鸟屋就安静下来了,很令我欣慰

鸟种不多,但是能安静地一个个鸟种地介绍给学生们,也是不错的


保护区内的湿地(在这里意外地发现停在木桩上的红隼)


正在讲解鸟种


认真观察(与导师无关,是大自然本身的魅力吸引着他们)


认真观察(2)


记得这个场景应该是发现了大约9只悠然自得的野兔,引得大家驻足观察


用单筒看野兔

英国皇家鸟类保护协会(rspb)关于这个世界上最有影响力之一的动物保护组织,其历史、现状网上资料很多,我就不一一罗列了,这次来英国就是想看看这个号称超过1百万会员的协会是怎样的,广州市自然观察学会会员不超过200人,在组织上已经很繁琐。可惜的是因为rspb的总部是在曼切斯特,只能期待下次的行程了。

幸运的是,我找到了位于泰晤士河南岸的rspb伦敦办公室。

(图为办公室大楼的外景)


门口

看到没,呵呵,rspb的伦敦办公室竟然与唯品会的office在同一栋楼。又免做了一次广告。


到访签名

其实这次到访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除了与前台说明来意之外,还与一位工作人员解释了自己作为一个观鸟爱好者对rspb这个组织的敬仰(听起来又是另一种形式的搭讪)

当我提出是否能得到一些观鸟信息的资料时,回答是官方网站是都有,而且很系统(尴尬了,她们大概没听出来我是没话找话);当我提出如果我下次带我们的人来英国观鸟,是否可以得到贵协会的帮助,回答是在网上预订,或者联系协会在北京的办公室负责人;当我第三次提出能否帮我找书(还是秦先生和钟老师委托的书),答案是到查令十字街或上网找亚马孙;好吧,只能出绝招了,第四次提出要求,有纪念品吗?回答是有!

于是,我带着10个rspb的纪念章屁颠屁颠地、满足地离开了。


(图为与前台接待的合影)


现在只剩两个了?,其他送人了。

-----------------------------------------------------

校园里的自然观察活动

在夏令营所在地共组织了两次观鸟活动,加上自己平时的观察,在不大的校园内录的18个鸟种,其中腐鸦、木鸽、星椋鸟、绿啄木鸟、歌鸲、蓝山雀、寒鸦是我的新种。小小的校园里,而且是鸟况一般的夏天,已经很好了,足以让初来乍到的鸟友们做一个适应性的练习。

校园里随处可见的地衣


这个角落鸟况不错


屋顶上是银鸥、寒鸦、星椋鸟歇脚的地方


观鸟记录


冬青科的灌木

学校的清晨,湛蓝的天空下格外美丽

求教植物达人,认不出来!


在校园内除了观鸟,做一些观赏植物的活动也相当不错,校园内的植物种类不少


ditchling common(公地)

每个小镇都有个为游客公共事务服务站,burgress hill也不例外。里面一定会有介绍本地特色游览点的资料,据说一般都附有一些自然观察的地点介绍。ditchling common就是其中之一。

抽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步行了2.5公里找到了这个看不到一个管理人员却井井有条的乡村郊野公园。

去的时候是中午,能看到的鸟种不多,许多时候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影。不过却绝对是看昆虫和植物的好去处。

公园内为防止交通工具入内而设置的简单有效的设施


公园的指南


公园守则

以下的花花草草只能留白了,期待下次把植物人带去,把这里的常见植物认识一下。

总结:其实,单纯从观鸟来说,夏天的英国还是有一些好的观鸟点可以选择,只是都在北方,只能期待下次的行程,不过最大的收获是在英国充分体会到人与自然的共存,特别是英国的乡村,几乎不浪费一英寸的土地,尽可能留一些空间使野生动物得以生存。听说北部大面积的国家公园里的情况更好。争取明年暑假再来。


图/文:猪丁丁

原文链接,请点击“阅读原文”

---------------------------------------

附:

【2018年7月25日-8月5日】2018英国深度自然观察(观鸟)之旅

欲知此行详情,请点击以下文章链接:

【2018年7月25日-8月5日】2018英国深度自然观察(观鸟)之旅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