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千万不要去故宫——火车上听到的事

千万不要去故宫 2020-09-23 07:12:48

前不久去了趟承德,火车上遇到了人大金融系女孩儿小灵,看起来她应该是个单纯的姑娘,一路上和我聊个没完,起初我们只是聊了些理财方面的问题,不过后来不知怎么的竟转到一些奇闻趣事上来。

我跟小灵讲了几件我之前的那些灵异经历,有人聊天,本来无聊的时光过得很快,在这之后,小灵说她也知道几件怪事,我一下子被她的话勾起了兴趣,于是催着她说来听听。

小灵跟我讲的第一件事儿,发生在她上高中时,那是她有位叔伯嫂子,在她上学的镇上开了一间理发店。因为她嫂子手艺好加上能说会道的,因此生意一直不错。

那时候小灵有时候放学没事儿,就会去嫂子的店里坐坐,看看有没有什么她能帮得上忙的。

那天小灵和平时一样来到理发店,可是刚一进屋她就觉得有些别扭,因为之前无论什么时候来,理发店里都是忙忙碌碌的,而这回竟然只有一名顾客在店里。

小灵问自己嫂子,今天生意是怎么了,可是让小灵觉得奇怪的是,她嫂子竟然没理她,小灵也没多想,她觉得嫂子可能是正给人做头发因此没时间搭理她。

这时小灵注意到椅子上坐着的那位客人,看样子三四十岁的一个男人,长得五观端正,但不知道为什么,小灵总觉得那人眼神怪怪的,直勾勾的看着前面,那感觉就好像是个睁着眼的瞎子。

因为店里没别的客人,而且看起来也没什么活可干,于是小灵就坐在柜台后面玩起了电脑。起初小灵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没过多久她突然觉得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儿了。

因为屋里实在是太安静了,能听到的只有小灵敲打键盘的声音,嫂子和那位客人在小灵进来之后,竟然一句交流都没有,这让小灵觉得很奇怪。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当他抬眼看向嫂子和那个顾客的时候,一个更奇怪的事儿发生了。

她发现此事嫂子正坐在那把高高的美发椅子上,而除此之外,那里再没有人,这把小灵吓坏了,他觉得自己好像产生了幻觉,不过她还是装着胆子走到自己嫂子身边,不过这时小灵发现,自己嫂子好像是睡着了。因为可以看到她的胸脯正一下下的起伏着,甚至可以听到微弱的鼾声。

小灵伸手推了嫂子几下,结果嫂子被她推醒了了,不过让小灵的嫂子显得很惊讶,看到小灵出现在自己面前赶紧问他什么时候来的,小灵被他这么一问,显然有点害怕,于是跟她嫂子说,千万别吓唬她。

小灵嫂子赶紧问小灵到底怎么回事儿。小灵装着胆子把刚才发生的事儿告诉了嫂子。没想到她嫂子听完她的话竟然身手摸了摸小灵的脑袋,确定小灵没发烧之后,赶紧带小灵去了不远处的一个取名算卦的小门脸。

嫂子把刚才小灵告诉他的事,转述给那个算卦店管事儿的,那人听完告诉嫂子,小灵可能是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于是点了柱香,接着把手放在小灵的脑瓜顶上,说是要给小灵叫叫。过了大概十来分钟儿,那人跟小灵还有她嫂子说没事儿了。然后拿了一个黄色的三角形纸包交给小灵的嫂子,让他把这个挂到自己的点门上。

小灵后来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父母,她父母显然对她的遭遇很担心,后来他们在学校给小灵安排了宿舍,就这样小灵开始了住校生活,因为不能每次放学都从学校出来,因此从那之后小灵就很少在去嫂子的店里了。

我听完她的这个故事,觉得很多疑点,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跟小灵笑了笑,不过可能因为我伪装的不好,因此被她看出了破绽,于是她很正式的跟我保证,她所说的百分百是真的。

我和她萍水相逢的,犯不上因为这事起什么争执,于是我跟她说,我信她所说的话,然后我问小灵,就只有这些了么。

这时看得出小灵的热情已经远不如刚才了,不过见我装的很虔诚似的,还是继续跟我聊着。

她跟我说,自从去嫂子的店次数少了,还真没再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儿。一直到她到北京读书之后,才有经历平生最恐怖的一件事儿,小灵告诉我,这次事件的主人公并不是她,而是她的一位室友,现在那姑娘还每天神经兮兮的,而另一位主人公已经挂了。

事情的起因还得从头说起,小灵告诉我她有位舍友,暂时称之为小琪吧,老家江西南昌,因为离家较远,所以一直有些想家,好在现在通讯设施发达,因此没事儿的时候就跟自己远方的父母视频。

不仅如此小琪还时不时的加入一些类似同乡会之类的组织,每天和那些素不相识的老乡聊天,久而久之的,还真交了几个网友,其中小灵认识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故事的另一位主人公。

那是个北工大的学生,长得颇为帅气,看起来有点韩范儿。比小灵他们第一届,这位男生自称叫小斌。小灵告诉我,其实说自己认识小斌,也不是很确切,因为她一共见过小斌两次,第一次是在小斌和小琪视频的时候。

那时小琪和小斌似乎聊得很合拍,加上本身就是老乡,而且身份背景也很相似,于是两人似乎总有聊不完的话题。很快小斌开始约小琪见面,但那时候一些网友见面后骗财骗色的惨案屡见报端,因此小琪显得有些犹豫,当时在宿舍里I型奥灵是唯一的一个北方姑娘,比起南方女孩的温柔秀美,小灵无疑显得有些女汉子了。

小琪问小灵能不能和自己一起去见那个叫小斌的男孩儿。小灵想了想觉得去去也无妨,只是要求小琪一定把见面的地点约在一个人多的地方,这样才不易发生危险,小琪点点头,然后用QQ把约会地点发了过去。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地方回了两个字“好的。”

小灵定的地点是人大附近的一家网吧,因为她觉得首先网吧人多,其次网吧摄像头覆盖广泛,要真有什么事儿发生,也好留下证据。看到这儿小灵不得不佩服南方姑娘的心思缜密,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小灵她们有点儿始料未及了。

因为第二天小灵和小琪,在约定的时间赶到了约定的地点,等了好久也没见小斌的影子,这时小琪有点不高兴了,于是在网吧开了一台电脑,在QQ上她发现小斌的头像是亮着的,显然小斌此时正在线上。

见状小琪质问小斌现在在哪,为什么放她鸽子,不过奇怪的是,对方一直也没回复。这一下把小琪激怒了,然后开始复制粘贴同一句话。就这样小琪的质问,充满了整个屏幕,过了好久小灵见小琪发泄的差不多了,这才伸手指了只电脑屏幕上的一个位置。

那里是QQ说说,记录着主人最新的动态,此时小斌说说上写着一句话“本人已死,有事烧纸。”小琪这才注意到这条看似诙谐的说说,然后略显怨恨的说了声:“他死不死啊。”就这样小琪的网友见面会最终以失败告终。

不过小琪显然也是抗击打能力比较强的人,晚上回到宿舍后买了一大堆零食给大伙儿吃,号称要用胃的充实弥补心灵的空虚。不过就在一屋子人感叹因为小琪出师不利,大伙反倒因祸得福时。小琪的qq突然闪了起来,而且这时发来消息的,正是那个放了她鸽子的小斌。

小琪起初还装的很大义凌然似的,说什么这会儿就是叫姑奶奶也没用,肯定不会再见面了,不过没过多久还是没禁得住诱惑,用鼠标点开了那个对话框。

让小琪觉得奇怪的是,此时对话框里并没向她想像的一样,出现什么道歉的话,而是一连串的问号,加一句“你是谁?”这可激怒了小琪,因为对方明显是在装孙子,于是她生气的回到,“我是你妈。”

对方过了一会儿,突然回了一句,“你是找小斌吧,他死了。”

小琪看到这个,心里想着对方一定是把她当白痴了,于是决定一定好好骂对方一顿,于是她把舍友都叫到了一起,然后让大伙看了他和小斌刚才的聊天记录。一屋子人看到这儿,都不禁觉得好笑,心想着这个小小斌的男生一定是个脑残,因为似乎找不到比说自己死了更蹩脚的理由了。

这时一屋子女孩儿,开始尽显他们嘴巴的恶毒,这个说回一句“你死的晚了。”那个让回句“这个消息简直大快人心。”

不过就当大家伙儿争论不休的时候,对方突然发来了两张照片,小琪把照片下载下来,然后点开,不过这一下子却把一屋子人都吓了一跳。头一张照片是一张小斌的正装照,看起来确实很精神,只不过这张照片并非彩色,而是黑白的。

第二张照片则只一块石碑,石碑上也镶着一张照片,不过放大后会发现,那张照片和第一张其实是一张。那块墓碑上还刻着字“XX斌之墓”最为恐怖的是,小灵他们发现,那照片的拍摄日期竟然是一周前。这算得上是小灵第二次见到小斌。

小灵告诉我,这件事一直到现在小琪他们也没弄明白,而且小琪总是做噩梦,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再和鬼聊天。不过小灵到宁愿相信这种是场恶作剧。不过那个QQ在之后没多久,就在小琪的好友中消失了。

小琪舒了口气告诉我,她要说的都说完了,她知道我可能会不信,但这却是千真万确的事情,我冲他笑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完】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