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故宫随笔】照片里的他们——记大修勘察中的工人兄弟

故宫珍赏 2020-07-10 08:50:59

【编者按】辉煌紫禁城,诞生于帝王的梦里、设计师的笔端,更诞生于无数平凡工匠的默默劳作之中。六百年来,为了这座城的延年益寿,一代代工匠挥洒汗水,日夜辛劳,却不见于史书。故宫博物院建院80周年的2005年,规模浩大的故宫大修工程分近、中、远三个时期开始实施。大修工程遵循《文物保护法》关于文物保护维修“不改变文物原状”的总原则实施。按照规划,工程实施将持续到2020年结束。经过大大小小的不断修缮,武英殿、太和殿、慈宁宫……一座座辉煌殿宇逐渐恢复旧貌,向世人展现新颜。在这一过程中,故宫博物院古建部的同仁目光所及,除了六百年皇家建筑堂奥与技艺传承,也有从来都被无视的普通劳作者的身影。古建部赵鹏的这篇随笔,写的是个人见闻和感受。多年后重温,恐怕也会成为一个时期关于紫禁城鲜活而独特、并且充满温情的难得记录吧。

照片里的他们
——记大修勘察中的工人兄弟


作学生的那会儿,很爱看老先生们调查古建筑的文章散记。每当读到梁思成和林徽因去山西考察唐代木构佛光寺大殿的那段,除了被两个人执着的理想追求感动外,他俩的助手莫宗江先生也很令我心生敬佩。当时的莫宗江还不过是个会画画的毛头小伙,凭着一股子热情长期在梁先生手下工作。后来,他与梁思成、林徽因同被尊为中国古建筑研究的前辈先驱。他们的勘察故事也被后人津津乐道。


工作来到故宫,勘察的时候往往有工人们一起配合,我常想要是我能和工人们一起成为故宫大修的主要力量那真是一件历史性的幸事。我知道自己和工人兄弟们都远远不能和梁思成或者莫宗江先生相提并论,我们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调查好一个关于古老建筑的事实,为自己也为后人提供一份历史的资料和记忆吧。记忆中,有很多故事发生在工作之外,那也是一种生活。


人,怀旧的心绪经常是无规律的。在整理勘察资料照片的时候,我莫明的窜上来一股子怀念,去年的照片似乎变的很老。跟我一起测绘的工人兄弟们都回家了,照片里的工人们也许不知道,我还在想他们……

小 陈


小陈是跟我测绘时间最长的,也是最朴实的一个兄弟。其实他只是一个17岁的孩子,甚至可能还不到17岁,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具体有多大。为我做了很多事,有几次,干得累了,就和他坐下来聊聊家常。我很吃惊小陈对自己目前生活的满足,一种孩子似的满足。在故宫干了大半年,很多都是特累的体力活。我以为他会把自己的血汗钱存起来,没想到有一天,他的口袋里突然飘来一阵很炫的音乐,原来是他用自己的辛苦钱买了一部手机。我半开玩笑的说了他,他跟我说很多兄弟们都买了。也许,手机对于一个外出打工的孩子来说,是一种成长的象征吧。


小陈的文化程度不高,只有读到初中就辍学了,在故宫大修中的工人们很多都只是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甚至还没有完成就出来打工了。其实现在一个小学毕业生掌握的字已经很多了,可是我发现工人们经常会写一些基本的错别字。这个感受是通过我让他们给我做照片记录的时候发现。看着一个出生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童年是在中国经济发展最迅猛的时代度过的人,文化程度却很低,我很替他们感到惋惜。外边的世界那么精彩,不读书怎么知道呢?


小陈的记录,错别字很多,但我会一直收藏着,也许会永远的收藏下去吧。我在想,多少年后的有一天,他来到故宫会不会想起我呢?


小陈,叫陈召阳

两个老胡


去年勘察中先后来过两个老胡。胖的一个跟我呆的最短。胖老胡跟我同岁,但是看上去至少比我大10岁,他的女儿已经上小学二年级了。据说学习不错,基本都在班里排15名以内。胖老胡的手很糙,我担心他得了皮肤病,他不以为然。我想他也许是把看病的钱省下来给女儿吧。


有一次量角梁尺寸的时候,小陈怕我掉下去,就抱着我。胖老胡从后面抱住了小陈,这个场景象极了泰坦尼克号男主人公抱着女主人公的感觉。我让同事用相机照下来,然后回去用电脑处理了一下。看过的人都说胖老胡特可爱。


瘦老胡今年有40多岁了,有两个女儿,在读中学。学习也很不错。瘦老胡干活手脚不大麻利,而且样子很滑稽。但他干活特别认真,就连举着灯都很专注。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做事难免比较笨拙,但至少要认真吧……

小朱子


照片里的高个子姓朱,我们都叫他小朱子。小朱子很风趣,每次跟他合作总是特别的好玩。在没有女士在的时候,他很爱讲荤段子,我感觉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六里桥看二人转,荤段子基本也都来自那里。荤段子包涵了小朱子的生活态度,一种过一天开心一天的简单想法。小朱子来故宫之前干过很多工作,有保安、螺丝工等,多的我都记不清了,记得这两个主要是因为他总是给我“上课”,教导我干工作要认真,就像加工螺丝帽,一点小的疏忽,哪怕是几毫米的误差,都会导致一堆废品的诞生。


小朱子的责任感确实很强。有一次,我们已经离开工地有一阵子了,他又特地跑回来检查闸拉了没有。还特别风趣的说:“别今天忘了拉闸,明天来了一看,楼没了!那我岂不失业了”。我笑得前仰后合。还有一次,有一句经典的广告语,从他嘴里说出来特别逗:“不要让人类的最后一滴水就是你的眼泪……”


不知道小朱子的下一站又会是哪里?

小 李


小李叫李长江,他跟我算是老相识了,最初在太和殿共同奋战过一个多月,也就是意大利人来故宫合作的那段日子。当时他是我们几个组的后勤,可是他总是喜欢跟我一个组,用他的话说就是跟我在一起好玩。其实主要原因是只有我经常偷懒和他聊天。我还现学现卖,教了他几句意大利语。一次,我把刚学会的形容女孩美丽的词汇教给他,让他去跟一个意大利男教师说,他很鬼,居然去找女孩说。结果博得了一声娇嫩的感谢。

小李很瘦,因为他不喜欢吃肉,什么肉都不吃,我起初甚至怀疑他有自己的信仰,后来才知道仅仅是不爱吃肉。那段合作的日子,我们经常有不错的伙食,他那份鸡腿或者烤鱼什么的经常被我独吞。有时候盒饭多了,他会骑着三轮车给工友们拿回去,估计那一个月他在工友们中口碑一定很好。

小 王


小王的话题中似乎永远只有三个字:女朋友。他的名字似乎包涵了什么:王盼。王盼跟我勘察中,一有空他就不断的聊这个话题。小王是个20岁的小伙子,估计他们村里的年轻人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对象,他很着急。有一次他请了半天假,去会见他的网友了,电话里不断的重复渴望见对方那个女孩子的想法。第二天回来,我问他,怎么样了?他没说什么,只是简单的说没见成。


他是和瘦老胡一起来配合我们工作的,我经常打趣说:“老胡,你可千万别让小王认识你的女儿啊!”突然有一天,小王回家了。老胡说:回家相亲了,相成就不来了。


架子工小王没再回来。由衷的祝福他!

以上提到的几个工人不过是跟我们勘察中几个印象比较深的兄弟,还有更多的默默做着贡献的工人们。故宫大修取得的成就离不开他们的汗水,尽管很多人只是匆匆过客。点滴记录下他们在艰辛工作之外的生活,也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缘份和缘份的回忆吧。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