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天坛的雪

孤独得风中一匹狼 2020-09-15 13:53:03

下班刷朋友圈,被北京今年的初雪刷屏了,感觉有必要写篇文章来聊聊北京的雪了。


有个作家说:“一下雪,北京就变成了北平”。 没错,雪后的北京没有雾霾的打扰,京城回归了平静,古老的建筑在大雪中重生,一切仿佛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2015年11月22日,北京下了一场大雪,那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北京下雪,大概也是最后一次了。


摄于体育馆路8号院


那天恰逢周末,巧智值班,很少见到雪的我中午拉着她去了天坛。雪几乎完全盖住了落叶,天坛里一片素白,像个初生的婴儿一般,想抚摸她的每一寸肌肤却又舍不得脏了她们,这里仿佛成了这座城市最温柔可爱的地方。我们寻找着地方拼命拗造型,想把这雪景留下,留下我在北京冬天里的痕迹。


摄于天坛长廊


雪总能给人带来欢乐,或许这是人们对于“洁白”的最高礼赞。不管雪下的大还是小,稀有或者频繁,人们总是很早就开始期盼它的到来,然后以朋友圈刷屏的最高礼节接待它。


没想到去年南京也下雪了。南方的雪大多是吝啬的,堆不起来,那天却格外慷慨地下了一天,屋顶汽车上都有了不薄的积雪,同事打赌能不能把雪球扔到对面的房顶上,却不料一下砸中了人家的窗户,我们仨相视一笑迅速转身躲进了屋里。


听过关于雪最文艺也是最矫情的一句话:下雪的时候,我们不打伞一直走,是不是就可以一路到白头?


对于每天都在天坛里往返我来说,天坛已经成为我北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闭着眼都能画出个七八分像的地图来。与其说天坛是一个景点,更不如说是个公园。天坛的植被覆盖率到达了89%,除了亭殿就是树,那成为了我躲避北京空气污染的最好去处。天坛一点也不高冷,虽然随处可见的旅游团足以证明它在旅游界的地位,但是每天天坛里都举行着喜闻乐见的活动,练太极打球念经跑步当然少不了广场舞,夏天的晚上祈年殿外的大道上更是躺满了前来乘凉的市民,场景颇为壮观,他们可知道这曾是最高权力者才能踏足的地方。


想必故宫的雪也是极美的,很遗憾没能前去,只能在朋友圈里加以观赏。


摄于故宫角楼(谢谢小异友情赞助)


在北京的时候,想着将来要写篇文章,叫《我与天坛》。可是真正下笔的时候还是怂了,毕竟和史老先生差了十万八千里,还是不照猫画虎了。去过一次地坛,也是慕名而去,相比天坛要安静很多,不知当年史铁生和地坛发生了怎样的故事,想必也是让人动情的,不然哪来那么多的借景抒情托物言志呢你们说是不是。我说真的,小时候看不懂这些表现手法怕考试考到,为什么那些作家不能说的直白点呢。


现在不用考试了,却反而懂了。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