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颐和学术 | 从颐和园大他坦说起 ——浅论圆明园和颐和园历史功能的转换

颐和园微览 2019-05-05 20:43:21

       颐和园是清朝所建的著名皇家园林,其前身是始建于乾隆时期的清漪园,光绪年间,为了给慈禧太后营造颐养之所,清廷在清漪园旧址上筹款重建,并改名颐和园。作为一座皇家园林,颐和园以其在山水布局、园林设计、楼阁建设等方面表现的成就,在中国园林史上彰显风范,引领风骚。而作为清朝历史上继圆明园之后,位于北京西郊的又一个重要的政治中心,颐和园则见证了康乾盛世以来清王朝所历经的一系列重大变革,成为反映清朝兴盛衰亡的一个活舞台。正因为如此,从建园开始,颐和园就吸引了世人广泛的关注,人们从各个角度,对其展开记述和研究,为我们认识这座长期以来笼罩于神秘氛围中的皇家禁苑提供了丰富而精彩的成果。下面,试以颐和园史事类研究论文为中心,对有关研究成果和现状加以介绍,不当缺漏之处,敬祈方家补充指正。

       翻开清代皇家园林的历史,但凡承担过重大政务功能的御苑,其门区必然设有各种附属功能用房,如他坦房、堂档房、升平署等,圆明园与颐和园也不例外(图1、2)。圆明园在被毁后,园居、问政的综合功能丧失,颐和园(即重修后的清漪园)则承接了圆明园的历史功能。通过对比颐和园与清漪园的格局,不难发现,园内建筑格局基本未变,最显著的变化就在东宫门外,新建了以大他坦为代表的大量附属机构用房(图3、4),这正是颐和园承接圆明园历史功能史功能的内在要求。

图1:颐和园东宫门外各项下处值房地盘图样(中国国家图书馆提供)

图2:三园河道图中圆明园宫门外各项值房分位地盘示意图(故宫博物院提供)

图3:清漪园时期东宫门外地盘图样(据相关历史档案绘制)

图4:颐和园时期东宫门外地盘图样(据相关历史档案绘制)


      但长期以来,西郊皇家园林研究多集中于园林艺术(诸如堆山、理水、建筑、植物、借景、对景等),而忽略了其历史功能研究。像大他坦这类附属功能建筑自然就成为了西郊皇家园林研究的盲区,他们的历史价值也因此被忽略,其建筑格局及历史遗存更未能得到有效的保护。

       近年来,随着世界记忆遗产样式雷建筑图档整理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发现了大量由样式雷第七代传人雷廷昌和第八代传人雷献彩所绘制的颐和园东宫门外大他坦地盘画样和颐和园东宫门外各项下处值房地盘图样,其中大他坦房间共156间,占相当份量,这些图纸是颐和园历史功能转换的见证。

       鉴于此,本文将以颐和园大他坦的相关样式雷图档的出现为契机,重新审视三山五园的历史功能,通过对比颐和园重修前后的变化,探讨圆明园与颐和园历史功能的转换,进而说明对圆明园与颐和园周边附属机构及其遗存进行保护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一 . 三山五园历史功能的审视

 

       清代,尤其是康乾盛世,满族统治者融合多元文化,秉持极高的造园理念和技艺,先后在北京西郊修建了香山静宜园、畅春园、玉泉山静明园、圆明园和清漪园(颐和园前身),形成了文明于世的三山五园。自康熙二十六年畅春园建成,西郊皇家园林成为清王朝的重要政治中心,日常起居和行政功能甚至超过了紫禁城。然而并非西郊所有园林都承担着同一功能,三山五园作为一个完整的西郊皇家园林体系,从乾隆朝直到咸丰朝,畅春园、圆明园、静宜园、静明园和清漪园,分别承担了不同的功能。(图5)。

图5:乾隆朝三山五园功能关系示意图

(据《北京历史地图集·咸丰十年西郊园林》图绘制)


        静宜园、静明园

       自古以来,香山、玉泉山就作为北京西郊的水源地,历代皆有开发。尤其清代,乾隆皇帝用石槽将香山诸泉汇入玉泉山水系,经高水湖、养水湖由玉河闸入玉河(北长河)汇入昆明湖,再分两路,一路经长河入大内,再经通惠河以济漕;另一路经二龙闸,顺势东流,经西马场桥,与万泉河水一起流入圆明园。在乾隆御制《麦庄桥记》中有:

……如京师之玉泉,汇而为西湖,引而为通惠,由是逹直沽而放渤海。人但知其源出玉泉山……而不知其会西山诸泉之伏流,蓄极湓涌,至是始见,故其源不竭而流愈长……所资者惟玉泉一流耳。盖西山碧云、香山诸寺皆有名泉,其源甚壮,以数十计,然惟曲注于招提精蓝之内,一出山则伏流而不见矣。玉泉地就夷旷,乃腾迸而出,潴为一湖……东流而为西湖,……折而南经长春麦庄二桥……

       乾隆对西山水系的认知和利用可见一斑。在圆明园扩建工程结束后,乾隆相继在原有御苑的基础上扩建静宜园和静明园,旨在通过皇家园林建设使当地形成高度绿化的生态保护地,以涵养水源,保证北京西郊其他园林和大内生活用水以及农田灌溉和漕运用水。另一方面,静明、静宜二园作为山地园也弥补了圆明园平畴造园的不足,作为畅春园和圆明园园居生活的补充,更多的承担了“山居”的园林功能。

       由此可见,养源和山居是静明、静宜二园当时承担的主要功能。

        畅春园

       康熙十九年(1680)在明代李伟清华园的基础上兴建御苑,至迟在康熙二十六年(1687)建成,并更名为畅春园。从建成后康熙的驻跸时间来看,畅春园也逐渐成为仅次于皇宫的统治中枢,集园居、理政、游憩于一身。雍正即位后,畅春园在西郊园林中的中心位置被圆明园取代。乾隆朝,畅春园成为皇太后在西郊的居所,皇帝常赴园向皇太后请安,并随时在园中处理政事。

       圆明园

       康熙四十六年(1707),应雍亲王胤祯的请求,康熙皇帝将“畅春园”北部一片空地赐予后来的雍正皇帝,并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为雍亲王花园题“圆明园”匾额。雍正登基后,倾力扩建圆明园,在其《圆明园记》写道:

……而风土清佳,惟园居为胜。始命所司酌量修葺,亭台丘壑悉仍旧观,惟建设轩墀,分列朝署,俾侍直诸臣有视事之所。构殿于园之南,御以听政……偶召诸王大臣从容游赏,济以舟楫,饷以果蔬,一体宣情,抒冩畅洽,仰观俯察,游泳适宜,万象毕呈,心神怡旷……

       可见,在圆明园初成规模之时,虽言“酌量修葺”,但其作为“园居”、“理政”“游赏”的基本功能已经奠定。更重要的是,在此君主和臣子可同舟共济、一体宣情、坦诚相对,这是在皇宫大内无法实现的。

       此后经过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几代帝王的赓续营建,更加完善了圆明园理政、园居、游赏的多重功能。当然,为满足理政、园居的功能,宫门区各项附属衙署和值房的营建必不可少,其中包括六部朝房、南书房、银库、清茶房、膳房、堂档房、造办处、升平署、宫内他坦、八旗营房等,在现存的圆明园相关样式雷建筑图档中可清晰的看到这些勤杂服务用房的格局(图1)。

       另外王公大臣为上朝方便,也多将其王府或花园就圆明园附近而建;身担圆明园样式房掌按的雷世家族为方便工作,也世居海淀村,直至咸丰十年(1860),其在海淀的房屋被劫掠一空。

        清漪园

       乾隆九年(1745),圆明园扩建工程结束后,乾隆皇帝曾表示自己以后不再建园,然而,仅五年之后,清漪园又在疏浚西湖之后开工了。是什么让隆皇帝甘冒自食其言的非议而兴建清漪园呢?

       乾隆御制《万寿山昆明湖记》强调:

夫河渠,国家之大事也……浚沙泥之隘塞,汇西湖之水,都为一区……所以启闭以时使东南顺轨以浮漕而利涉乎?昔之城河水不盈尺,今则三尺矣。昔之海甸无水田,今则水田日辟矣……湖既成,因赐名万寿山昆明湖,景仰放勋之迹,兼寓习武之意……

乾隆御制《万寿山大报恩延寿寺碑记》又指出:

乾隆辛未之岁,恭遇圣寿六袠诞辰,朕躬率天下臣民,举行大庆礼,奉万年觞,敬效天保南山之义,以瓮山居昆明湖之阳,加号万寿,创建梵宫,命之曰大报恩延寿寺……以为礼忏祝嘏地。

乾隆御制《万寿山清漪园记》又申言:

……然而畅春以奉东朝,圆明以恒莅政,清漪静明,一水可通,以为勅几清暇散志澄怀之所,萧何所谓无令后世有以加者,意在斯乎!意在斯乎……园虽成,过辰而往,逮午而返,未尝度宵,犹初志也,或亦有以谅予矣。

乾隆御制《万寿山新齐成》诗:

济运疏名泉,延寿创刹宇……

通过乾隆帝的上述文字和清漪园在三山五园中的位置(图6),以及在《京畿水利图》(图7)中所占的浓重笔墨。不难看出,清漪园主要功能则是城市的调节水库,兼做演武和为皇太后礼佛祈寿之用。

图6:三山五园图(颐和园管理处提供)


图7:京畿水利图局部(颐和园管理处提供)


       万寿山清漪园虽然拥有北京最大的人工湖即昆明湖,山水间点缀着大大小小金碧流溢的楼台亭阁,将三山五园的景观联系为气势恢弘的整体,是“一园建成,全盘皆活”的点睛之笔,起到了“增壮丽于皇都”的景观枢纽作用却完全没有居住功能,仅用于乘舟往返京城和三山五园之间的过境性游赏。正是如此,清漪园东宫门外勤杂服务用房稀疏(图3)。


 二 . 光绪重修颐和园

 

咸丰十年(1860),英法联军焚掠三山五园,圆明园首当其冲,被焚毁殆尽。

同治十二年(1874)八月,同治皇帝载淳为满足慈禧太后归政后的逸乐生活,下谕旨择要重修圆明园。工程仅开展不到一年便因清议阻挠、度支困乏、集料不易和李广昭案发而宣告结束。

光绪十二年(1886)八月,醇亲王奕譞以恢复昆明水操为由,奏请将万寿山暨广润灵雨祠旧有殿宇台榭,并沿湖各桥座、牌楼酌加保护修补,以供临幸。光绪十四年(1888)二月,光绪皇帝明发上谕重修清漪园,并更名为颐和园。重修也有反对的声音,但毕竟较圆明园缓和许多,笔者分析,有以下原因:

1、满足皇家政治活动对“乐”的场所需求的传统,与皇宫一起形成礼乐复合的政治生活模式。

2、颐和园山水格局完整,最显皇家气势,重修工程量不大,花费较小,但景观效果显著。

从晚清绘制的理想状况下的三山五园图(图6),可以看出清漪园在三山五园中的核心景观地位及其空间纽结作用。通过湖山整治和前山及南湖岛等重要点景建筑的复原,清漪园的整体格局和景观意向得到了延续;另外在东宫门外修建各部派出机构和勤杂服务用房,同时也满足了帝后问政和居住的需求。

颐和园的重修经费大约在五、六百万两之间,相比同期惠陵工程花费的五百万两,崇陵的八百万两,和慈禧一次六旬庆典就要花掉的白银一千万两,颐和园重修的经费与其取得的景观效果相比,乃至对当代的影响来说,都应该是十分经济了。

3、建设国家形象工程、彰显泱泱大国的国威

当时的清王朝需要从鸦片战争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需要通过形象工程来粉饰太平,彰显国威,而颐和园正是这一需要的最好选择,事实证明颐和园的重修达到了这一要求。在罗布林卡寺庙的壁画中就有晚清颐和园全景图像;另外,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德日记中曾写道:

此处(按,指颐和园)表现一种昔日庄严伟大之态……前临湖水,后倚山麓,可谓为宏壮优美之作品……

正是鉴于以上原因,颐和园得以重修,并承担了问政和居住的综合功能,替代了圆明园成为西郊园林的核心,完成了圆明园与颐和园历史功能的转换,随着晚清重要政治变革“戊戌变法”在园中的发生,颐和园成为了晚清名符其实的政治中心。


三 . 结语

 

经上述分析,可清晰地看到,大他坦这类勤杂服务用房在颐和园东宫门外大规模地出现,既是清漪园到颐和园变化的主要标志,也是圆明园与颐和园历史功能转换的见证。毫无疑问,它们也分别是圆明园与颐和园在不同历史时期,作为西郊园林核心的历史见证,是两园历史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这些他坦房给予足够的关注与研究,并对其历史遗存进行有效的保护,是保护圆明园与颐和园历史格局完整性的内在要求。

 

参考书目

1.文渊阁版《四库全书》网络版

2.中国国家图书馆.样式图图档338-0164,339-0271

3.(清)世续等.清实录·穆宗实录.北京.中华书局.1987.影印本.V369

4.(清)世续等.清实录·德宗实录.北京.中华书局.1987.影印本.V55.p393

5.刘敦桢.刘敦桢文集·卷一.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2.p301-302,353-370

6.何重义、曾绍奋.圆明园园林艺术.北京.科学出版社.1995.p12

7.(清)翁同龢. 翁同龢日记.陈义杰整理.北京.中华书局.1992.V4.p2060

8.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颐和园.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0.p31

9.叶志如,唐益年.光绪三海工程与北洋海军.历史档案.1986(1).p111

10.(德)瓦德西.庚子联军统帅瓦德西拳乱笔记.王光祈译.上海.中华书局1928.p60

11.李鹏年.一人庆寿,举国遭殃:略述慈禧“六旬庆典”.故宫博物院院刊,1984(3).p40

12.王道成.颐和园修建经费新探.清史研究,1993(1):94

13.王宋文.畅春园兴废于何时.紫禁城.2002(3).p27-28

14.颐和园管理处.颐和园志.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6.p476

15.何蓓洁.样式雷世家研究.天津大学硕士论文.2007.p47

16.网络资源:  http://www.bilinguist.com/data/hy04/messages/135540.html

文章选自《颐和园史事研究百年文选》

作者-王其亨 张龙 张凤梧


本期编辑-颐和园研究室 付一鸣



更多颐和园历史文化与风光,尽在“颐和园微览”

长按二维码关注,或搜索微信号:yiheyuanweilan

投稿邮箱yiheyuanyanjiushi@126.com

 点击下方文章链接阅读往期微信内容  

颐和风物  醉西堤 · 最清漪 | 春风十里,赏花踏青去 | 涵空天作底,轻云出远岫 | 天一生水,明湖冰泮 | 一阵东风山水醒 | 流光多妙景,万象始更新

颐和争鸣 咬文嚼字数乾隆 | 清漪园中的曼陀罗(坛城)建筑——治镜阁研究(上)治镜阁研究(下)

颐和学术 颐和园史事研究综述 | 佛香阁大佛记 | 晚清海军“贵胄学校”——昆明湖水操学堂始末 | 《文心雕龙》与颐和园匾

颐和藏品 徘徊于器道,游丝于形神——颐和园藏瓷精赏(上)颐和园藏瓷精赏(下)活色生香 • 跃然绢上——颐和园藏清蒋廷锡《仿元人写意花鸟图》| 露天铜陈设

颐和草木 芳草古木,孕天然之趣与尘世之怀 | 情疏迹远只香留,画栏开处冠中秋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