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拜谒神农坛

家在黄岛 2020-09-15 13:48:03


图文/栾建东

虽然这只是一次旅游,来到的只是一个景区,但我始终怀着崇敬的心态,走进这里内心很虔诚。


神农架,因华夏始祖神农氏在此架木为梯,采尝百草,救民疾夭,教民稼穑而得名,南邻长江三峡,北靠武当山,高耸幽静而又神秘。


神农坛,位于神农架大山深处,葳蕤恬静,美丽的香溪河由此缓缓流过。


四十年前,我曾服役的地方离此不远,却没有到过这里,四十年之后,老战士重访军营活动,我再一次走进神农架大山,第一次来到神农坛这个让我肃然起敬的地方。是游览,也是拜谒。



神农祭坛坐落于一个大山坳里,内容很丰富,主体分为天坛和地坛两个部分,地坛大圆图案代表天,圆心处正方形代表地,方形图案中五彩石表示金、木、水、火、土五行,表达了我们这个民族宇宙万物的理念;两根高10米的图腾柱分立两边,祭坛内有八幅壁画:降牛以耕、焦尾五弦、积麻衣葛、陶石木具、原始农耕、日中为市、穿井灌溉,集中展现了神农一生的功绩和他留给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


地坛左右两边是祈福堂和赐恩堂,内塑手持谷穗的炎帝神像。


当然,这么多的创造,不大可能是神农一人所为,更有可能是一个群体,乃至几代人的成果,但神农无疑是最主要的代表人物,反映了我们上古先祖的智慧。


从地坛到天坛,自下而上要经过5级243个台阶,第一级为9步,即“明九”,其余四级依次为72、63、54、45步,都是九的倍数,谓之“暗九”,蕴含着神农的至尊地位。右边有农耕园和节气园,左边是神农茶园和神农药园。


天坛顶部立有一尊巨大的神农塑像,传说中的神农氏人身牛首,这尊塑像是有两只牛角的头像,高大雄伟,庄严肃穆,双目微闭,似在思考天下、思考万民。



神农塑像没有底座,身体即为大地,头部枕靠蓝天,无论从任何一个地方看去,都只能仰望。


整个祭坛似乎有一种巨大的气场和氛围,使你走到这里会感觉肃然,只有恭恭敬敬,没有嬉笑打闹。无论图腾符号还是形式象征,每到一处都会让你静静地解读。


中华民族一直被称为“炎黄子孙”,其中的“炎”即炎帝,炎帝即神农氏,他与黄帝一同被称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


炎黄时代处在中国的传说时期,神农是否就是炎帝,当今学术界尚有争议,但神农氏为中华民族的诞生和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这是所有人的共识,没有争议。


说起华夏,必称“炎黄”。但上古时期,姜姓炎帝和姬姓黄帝原本是两个不同的部落,经过炎黄之间的“阪泉之战”和炎黄与蚩尤之间的“涿鹿之战”后,炎黄联盟最终形成,中国至此进入了华夏时代。


炎黄联盟形成时,是以黄帝为主导的,炎帝处从属地位,以后华夏族的发展脉络大体也是这样。


就战争而言,炎帝神农的成就乏善可陈,与蚩尤的战争,他是失败者;与黄帝的“阪泉之战”,他也是失败者;炎黄与蚩尤的“涿鹿之战”,炎黄一方为胜者,但胜方的主要力量是黄帝,因此,炎黄联盟以黄为盟主无话可说。


但“成王败寇”的历史法则对炎帝而言并不适用,因为他对中华民族的贡献不在战争,而在民生,他对中华民族的生存繁衍作出的贡献是巨大而又不可替代的。



炎黄两位初祖,在后世人们心目中的印象是不同的:轩辕黄帝,开疆拓土,创立文明,治理天下,管理社会,统领万民,他至尊至圣,令人高山仰止;而神农炎帝,则致力民生,发展文化,教民稼穑,救治疾病,无论农耕还是生活、贸易、医药、科技等各方面,都具有开创性的贡献。


炎帝至亲至贤,令人亲近尊敬,对民众而言更加接地气。由此,他与黄帝一起被尊为华夏民族的共主,名至实归。


有一事,我始终不得其解:既然炎黄联盟的主导为黄帝,那就应该称为“黄炎”,何为“炎黄”呢?


查阅资料没有得到标准答案,于是我推测:也许是因为炎帝部落的形成和活动时期略早于黄帝部落,或者就年龄上论,炎帝的年龄要比黄帝年长一些吧,以至于后世的人们按照时间上的顺序排列,把华夏后裔成为“炎黄子孙”了。


和黄帝一样,炎帝子孙也是枝繁叶茂。周师齐祖的太公望便是炎帝后裔,姜姓吕氏,而仅仅这位姜太公就衍生出103姓,丁、吕、高、崔等大姓都在其内,其中第24姓为栾,这是一个不大也不显赫的姓,也就是我的姓。


栾建东,青岛市黄岛区作家协会副主席;《琅琊风》杂志执行主编。




本期参与编辑

主编:静    秋

排版:静    秋

校稿:毕瑞霞

复审:裴    珊

发布:于    冰


长按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投稿须知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