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到北京求职倒霉不说,游个颐和园还撞见了宫女!

零壹鬼话 2019-03-15 01:02:59



今年七月大学毕业之后就来北京工作,都说北漂不容易,但我简直是点背到家。

先是连续面试了十几家公司,不是赶上大暴雨面试没去成,就是面试时hr闹肚子,反正不成,最后我只好找了个闺蜜,直接内部介绍进了家公司。但没想到上班第一天我就被车撞了,进了医院,骨头里打了板子,只能靠拄拐走路,一个月后不用拐了,但板子在,走路还是疼。本想这些就够点背了,又在休养时被合租女生的猫咪抓伤了脸,当时照镜子看着自己那血淋淋的惨样,我立刻就抄起了手机找二哥的电话号码。

说到这二哥以前我从没见过,电话是车祸后我妈给的,她说我突然背运,找二哥看看兴许能好,又说我家跟二哥是实在亲戚,他一定帮我。

我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一边擦药,拨通了二哥电话。

二哥在电话里很好说话,还给了我一个地址叫我有空就去找他,他

反正二哥电话里声音就透着股豪爽劲儿。扯家常我问他在干什么工作,他还说是公务员,我就笑着夸了他两句国家干部。嘿嘿一通挂了电话。

听我打完电话,合租的也探头进来了,非要拉着我去打针,又是折腾,唉。

一轮身心俱疲后,我回去躺床上就睡,一醒十点,就准备去二哥那了,先打电话跟二哥说了,然后把二哥给我的地址百度了一下。百度出来吓我一跳,正喝水呢一下就呛着了, 北京市海淀区新建宫门路19号,这是颐和园阿!

颐和园我老早就听说过,但可从来没去过阿,据说特别漂亮,里面还有个闹鬼的珍妃井(后来才知道珍妃井在故宫)。

怪不得二哥说自己是公务员,很可能就是颐和园工作人员阿,我心想二哥最好是卖票的阿,那就爽了。

我当时心情激动的去超市买了瓶好酒,直奔颐和园去,到地儿就给二哥打电话,说了自己穿着长相,不一会儿,就听有人喊我了。

“婷婷!?”

我一回头,正看见二哥,整个儿一英俊潇洒花美男阿!顶多二十样子!

但二哥脸色可不好,我清楚看到他和我眼神对上的时候,他的眉头瞬间拧成了一团。

或许是怕吓到我,二哥眉头又立刻舒展开了,一脸阳光的朝我招了招手,我走过去,二哥笑道:“婷婷真是长大了呀,还记得小时候我烤地瓜给你吃么?”

说实话,我当时瞅他眼睛就直了,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小时候带我偷地瓜,烤完不给我吃,还栽赃给我,害我被大人骂的孙二虎!当然,这是旧事了,我可不好意思提,就回他:“记得记得,二虎哥。”

二哥又是嘿嘿一笑:“你还是叫二哥吧,走,进园子,二哥给你买烤地瓜吃。”

我以为二哥是在拿小时候事开玩笑啊,我就跟着二哥走了,走着还寻思,有关系就是不用买票啊!但到了验票那里,二哥飞快从兜里掏出一张票来,原来还是得买票啊。

进了颐和园,里面是漂亮,二哥带我东拐西拐的,到了一排僻静的小房前,二哥边掏钥匙边继续往前走,指着一间告诉我:“这是我办公室。”

走过去打开了门,忽的我就感觉屋里飘出一股强风,扑着我就来,我下意识的往后踉跄了一步,差点摔倒,这时二哥伸出手,抓住了我胳膊,扶我站稳。

“怎么了?”二哥问。

这时我本来微疼的腿有点疼的厉害了,冷汗直流,就实话告诉了二哥,腿里有板子,二哥一听,赶忙扶我进屋坐下了,又给我倒茶水。

可能因为他刚才救了我那一下,虽然不是亲兄妹,我对他的好感也足得很。两个人喝着茶,我顺便就把最近的这些倒霉事都说了个便。

二哥从前到后一直听着,没怎么插话,最后等我说完了,来了一句:“小妹,你在北京有直系血亲么?”

我想了想:“没有啊!”

二哥暧昧一笑:“那有男朋友么?”

我摸不着头脑啊,不知道二哥问这些到底啥意思,只好实话实说:“有个喜欢的,可是人家不喜欢我!”

二哥歪了下头看了我一眼,又正过脑袋问:“这话杂说?”

我可噗哧一下就乐了,觉得二哥刚才好萌,索性一通说,把和这男的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二哥。也不妨在这跟大家简单说说。

这男人大我十岁,我倒追了一年半没成,每次都是我刚要放弃的时候,他又主动来勾搭。最后一次联系,就是在我刚来北京找工作的时候,他半夜三点喝多了给我打电话,电话里一遍遍的喊我的名字,说什么舍不得我啊,一会儿叫我去找他,一会儿又说让我滚蛋。反正那次之后我就灰心了,再没联系过。

二哥当时听完我说的,直点头,走进里屋去拿了一个镜子出来,不是什么八卦镜啊,就是一普通的塑料镜子。

二哥说:“你照照。”

我一照,只看一眼,我甩手就把镜子撇了,我的妈啊,镜子里面居然不是我,是个老宫女!

(每日更新,未完待续)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