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三遇莫言》文:王凤先 - 北京总社

现代诗歌文化传媒2 2020-09-21 08:05:52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公众号

小编:东阳

三遇莫言


文:王凤先 


今年的《人民文学》第五期,开篇刊载了莫言最新创作的文学剧本巜高粱酒》。省外一家杂志社知道我与莫言老乡,又曾同期迁入高密市南关村成为街坊邻居,便与我约稿,让我写写当年与莫言的交集、对其印象,以及在文学创作中受到何种影响。

以下文字,就算我递交的一份作业吧。


我是1986年11月份来到高密县(1994年5月18日,经国务院批准,高密撤县设市)南关村工作的。当年我也是爱好文学的奋青,经高密县妇联推荐,被南关党委书记王建章从柏城镇团委招聘到南关村从事妇女工作。期间,我在南关村委遇见莫言多次,其中三次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直至今日挥之不去。


第一次见到莫言是在1987年7月9日下午二三点钟,那是在南关村委各企业文秘人员组织新成立的文学社座谈会上,邀请著名作家莫言授课。(当时根据莫言小说改编的电影《红高粱》正在高密紧锣密鼓拍摄中)。我首次有幸聆听了他的文学讲座。



我清楚地记得,在南关村委的大院西楼一楼办公室里,集满了前来听课的文学爱好者,我坐在门口东边,莫言坐在办公室中间。他讲起话来沉稳幽默,平易近人。

莫言讲了当前的文学动态,讲了如何写报告文学。他说:报告文学,在现实的基础上,可以在自己想象的范围内对文字进行加工。作家们都在赞美土地,现在我又诅咒土地,因为我小时候正赶上了大跃进,此后,又是三年闹饥荒。大人小孩都吃不饱饭。父母饿的无力气还得在土地上洒汗水、耕种、收获等,那个时候人们吃饭问题成了头等大事。虽然饥饿让我诅咒土地,但从某种程度上我又歌颂土地,毕竟是土地养育了我,它具备的性格是朴实、勤劳。我有我的想法和看法去大胆的表现作品。文学允许有批评,可以直言不讳地表现自己的思想自由,任何真理都不是强加于人的。

当时我记笔记慢些,跟不上莫言的讲课内容,只是提纲式的记下了一些,难免断章取义。

莫言还讲了去西方国家的一些感受。他讲了去西德看到的高速公路;讲了那里每个农村就是一座小城市,讲了环境的优美怡人;讲了那里的人们没有传宗接代的思想观念等等……

座谈会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我对莫言讲的诅咒土地和赞美土地想了很多很多。因为我没经历过那种饥饿的滋味,就体会不到那种苦楚。只能在莫言写的多篇小说中去揣摸作家心中的爱与恨、感恩与感动。



今年母亲节时,我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了莫言写的《母亲》一文,迫不急待的读下去,读着读着我似乎明白了他为啥诅咒土地了。那是他幼小的心灵里承载了过多的磨难和创伤。过去农村土地的贫脊落后,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还要遭受村里人的误解欺负。他在故乡生活了21年,这期间他离家最远的是乘火车去了一次青岛,离开故乡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在他的心里一定很好奇很精彩。

1976年2月,莫言应征入伍,背着母亲卖掉结婚时的首饰帮他购买的四本《中国通史简编》,走出了高密东北乡这片既让他爱又让他恨的土地,开始了他的部队生涯。


莫言在讲到西德时说,那里的人们没有传宗接代的思想观念。然而在咱们中国过去这种传宗接代的思想根深蒂固,不生个儿子决不罢休。我从莫言写的小说《丰乳肥臀》中看到了对这一现象的描述:“上官吕氏拍打着手上的尘土,轻声嘟哝着:你呀,我的好儿媳妇,争口气吧,要是再生个女孩,我也没脸护着你了。”莫言通过对人物女性生育方面的刻画描写,反映出了当时农村人重男轻女的现象很严重。



第二次遇见莫言好象是在1987年10月份左右,当时我被南关党委指派到南关幼儿园兼职负责幼儿工作。有一天中午放学时,聂老师惊呼快看快看,莫言来接他闺女了。我这才得知莫言的女儿名字叫管笑笑,也在南关幼儿园学习。后来莫言连续几天骑着自行车接送女儿上学放学。每当他在园外等女儿放学时,我多次想走向前去跟他打声招呼,甚至想说我看过他写的小说很崇拜他,可是在名人面前我还是没有勇气走过去,只能远远的望着他,心里装着遗憾!每当我看到笑笑幸福的扑到爸爸的怀里,父女两人在一辆自行车上远去时,内心感慨万千!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第三次遇见莫言,那是大约在1990年的夏天,在南关天坛路莫言的新家。他和妻子在天坛路上搅拌水泥盖房子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


记得莫言上身穿着背心,肩上搭着毛巾,裤腿挽到膝盖以上,弯着腰用铁锨灵活地翻动着沙和水泥,妻子也在一旁活忙着。当时我没有看见外人在天坛路上来帮工。当我路过这里看到这一幕时被他夫妇的勤劳朴实感动着,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我当时还想做为名人,他完全可以不用亲自和妻子来干这沉重的活儿,找几个壮小伙儿帮帮工不就得了。


今年正月,读邵纯生的诗,我才看到了莫言对曾经帮助过他盖房子人的感恩!在诗人邵纯生诗集《秋天的说词》里,第一页就有莫言的代序一一胶河诗人     莫言

代序的开头写道:

“咱老家的话是咋说的

跟着好人学好人

跟着巫婆学跳神

跟诗人处久了

说话就带韵

我一直搞不清他名字中间

那个字纯还是春

这个叫邵春生或者邵纯生的

是我们胶河边上一位很大的诗人

我认识他时大家很年轻

当时在我们眼里五十岁的人

已经老得不行

那时我在高密南关天坛路盖房子

他带着一拨弟兄来帮工

上房铺苇萡

飞檐走壁一身的好活儿

那些情景我一直记着……”

从以上文字中可以看出莫言和朋友同甘同苦,没有身价之分,重情重义,知恩感恩报恩,勤劳朴实,不忘初心的情怀,深深感动着我。



我在高密市南关村与莫言相邻居住时,虽无单独面对面双向交流,但印象及影响是刻骨铭心的。30年积聚在我心里对莫言的崇敬,在我写这篇小文时,还在被这一幕幕回忆深深地感动着,莫言骨子里散发出的爱与善良,淳朴无华,让我钦佩。这不仅展现在他的文学作品里,更展现在他的日常生活中,他爱家人,爱孩子,同时也深深地爱着他的朋友们,爱着家乡父老乡亲,更深爱着生他养他的高密这片沃土。

莫言是我写作的导师,他引领我从最初爱好文字到如今痴迷文学,且在创作中收获了果实和喜悦。莫言也是我人生中的标杆,当我家庭遭遇不幸,生活失去信心时,想起莫言坚持不解、追求梦想的坎坷经历,便顿时增添信心和力量。我要在有生之年为梦想而活出自身价值,即使是一棵无名的小草,也要为大地母亲增添一丝新绿,把根深深地扎在土壤里!


王凤先,笔名一鸣,尘醒,网名真慧

山东高密人,红高粱文学社员。从小喜欢文学,喜欢诗歌,用诗歌品味感悟生活。作品散见于红高粱文学社、若兰诗社、泰山青未了诗社、红月亮诗画艺术社、中国诗歌报吉林工作室临屏诗、中国现代诗歌传媒、国际文摘、小杜牧诗刊等平台。


【现代诗歌文化传媒】——由资力雄厚•忻州文都博大传媒•有限公司主办。公司旗下在全省范围内建有数所考研进修学院,以高端的教学设备和一流的教育管理质量在近年来的教育发展事业中取得了良好成绩,受到了国家的重视和政策上的多项扶持。现已知名全国誉播四海,桃李绽放神州大地。现正以良好的态势扬帆起航。公司在获得国家诸多奖项和荣誉同步,于2017年初春成熟了多项策划正在序进设施多元化发展的战略部署理念。在互联网主导时代进程的潮流趋势前,公司的发展必然要紧跟时代步伐让教育事业对接互联网。公司创办线上微刊“中国【秦海明月诗书画】、中国《现代诗歌文化传媒》各刊分别四个平台”一共八个诗文书画艺术传媒平台每天精选推送作品六十余件,有力的带动了全国诗文书画艺术人士创作的激情和文学艺术领域的发展。



中国现代诗歌文化传媒稿费说明:


1.赞赏金的十元作为图文制作及平台运营。十元之上的40%支付作者稿酬,16%发放朗诵团;其余用作比赛活动奖金费用;

2.阅读量满500,每增加100阅读量,另奖励2元,以此类推;

3.稿费按月结算;

4.作品阅读量必须满200,作者方可得到稿费;

5.前推作品阅读量不满100,平台暂不为其推送新作。


您的鼓励会成为我们的动力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