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紫檀博物宫的传奇故事

城东双卿子伯 2019-11-16 12:01:51

       近日,看到老同学在微信朋友圈上传一视频,很感兴趣。它讲的是曲艺家郭德纲日前“唐僧”迟重瑞及富商妻子陈丽华在某节目中对谈,并参观了陈、迟二人创建的紫檀博物馆。




       视频中,75岁的陈丽华穿着大红衣服,精神气十足,完全看不出老态,她跟郭德纲坦言,自己准备要活到100岁!而旁边“唐僧”迟重瑞则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紫檀博物馆的由来

       饶有兴趣查了下这个紫檀博物馆的由来资料:1996年前后的一天,迟重瑞去妻子在北京的老宅,无意中看见了一件古檀木刻件,立刻被吸引了,就把它拿在手里,仔细把玩。陈丽华发现丈夫有这个爱好之后,立刻跟丈夫一起去做了市场调研,发现檀木作品非常稀少,随后断定紫檀市场有着巨大商机。2002年,陈丽华投2亿元巨资,在北京北四环边上建造了世界上唯一一座紫檀博物馆——“中国紫檀博物馆”,并邀请丈夫迟重瑞出任副馆长。迟重瑞对这项符合他艺术气质的工作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从博物馆设计图纸的审定,馆内藏品的分类原则,到藏品的收购,檀木原料的采购等等,他都是亲自决定,如鱼得水地沉迷进紫檀的世界。


中国紫檀博物馆

       中国紫檀博物馆是国内第一家“国字头”私人博物馆,馆内一至三层为展厅,四层为贵宾室及多功能展厅。在一楼大厅,摆着一件按照真实比例,用紫檀木雕刻的龙椅。此外,还有全部用上好紫檀雕刻的老北京四合院、宫殿、清明上河图、各种形状和款式的床榻、不同大小的桌椅。从明清古典家具、中式古典家具、红木家具到紫檀艺术品等等,令人大饱眼福,置身琳琅满目的古典家具环境里,让人感觉仿佛穿越到了明末清初的皇宫。



       在紫檀博物馆里我们能看到按1:5比例制作的高3米的紫檀故宫角楼,九梁十八柱七十二脊榫卯密合,瓦光柱圆,精致无双,总重十几吨。陈丽华介绍,檀木多数中间空心,的确“十檀九空”,所以取材率极低,一块木料只有百分之十几可用。一座按1:5比例仿造的故宫角楼,紫檀巨制净重1.5吨,按取材率计算,其实际用料达15吨以上。紫檀名贵难求世人皆知,素有“百年寸檀、寸檀寸金”之说。陈丽华不但为这些耗费巨资,而且八进缅甸金三角等地,可谓是为了老公的理想,既不要钱,也不要命!



       博物馆内珍藏的紫檀家具种类之多、用料之巨,令人侧目。仅插屏就有十来件。比如,“雍正抚琴图”插屏、“老翁指路图”插屏、“天都溪流图”插屏、“捕鱼图”插屏、“松鹤延年图”插屏、“山水楼阁图”插屏等多种类别。此外,还有“溪山行旅图”挂屏、月洞门架子床、风戏牡丹架子床、紫檀雕荷花纹小立柜、紫檀梳妆台、紫檀雕树石人物联三橱等等。现在紫檀博物馆里有上千件珍贵的紫檀家具器物,其中有明清时期的,也有迟重瑞的富华家具有限公司的工人自己生产制作的,材质都是紫檀、黄花梨、乌木等贵重木材。



       紫檀是红木中的极品,一百年长一寸,收藏界有一种说法叫“寸檀寸金”。而且紫檀的药用价值非常丰富。据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紫檀木是药材,可以活血,调节气色。如果把紫檀木的锯末涂在皮肤上然后反复地揉搓,再用清水把它冲掉,紫檀就会散发出一种叫做“木氧”的物质,不仅能够安神醒脑,而且长期使用还能够促进细胞再造,预防皱纹的出现。



       有一个真实的小故事,以前外交部的一个女同志,到博物馆去参观,迟重瑞就送她一个紫檀碎末做的小枕头。由于她胃不太好,于是每天晚上看电视时抱着枕头按住胃部,谁知过了一段时间,感觉胃舒服很多,看电视时也不用抱枕头了。原来,紫檀对肠胃也有一定好处。故事传开来,一传十,十传百,现在经常有朋友跑到博物馆来要小枕头,迟重瑞对此是哭笑不得。


       二十多年来,陈丽华去世界各地寻访紫檀原料,走过了数不清的艰辛与惊险都有丈夫的陪伴,也让她在多次生死之旅中感受到了其中同甘苦的快乐。对迟重瑞而言,紫檀家具的收藏不仅是一种艺术灵性的沉淀,更是一种心灵、人生的修行。富豪的一个任性的行为,造就了收藏界一个值得敬仰的成就,独一无二的紫檀博物馆,也许就是“唐僧”作为金蝉子修到的正果。



       陈丽华女士何许人也


女企业家陈丽华女士

       

       2017年3月,胡润研究院发布《2017胡润全球富豪榜》(Hurun Global Rich List 2017),76岁的北京地产女王陈丽华以505亿成为全球白手起家女首富。落魄皇族、满清正黄旗慈禧后裔;长安俱乐部、金宝街的缔造者;白手起家女首富;紫檀博物宫的传奇缔造者;吃“唐僧肉”的女人……这些标签形成了一个值得品味的女性企业家:陈丽华。富华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丽华被称为“爱国港商”,目前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会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侨商投资企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北京侨商商会会长等职务。


       八旗后裔女之商业崛起

      1941年出生于北京的陈丽华,祖上是满清正黄旗,年轻岁月都是在皇城根儿下度过的。家世的由“贵”而“平”及贫,使得陈丽华的性格自小就淡定、务实,即便是后来被冠之以“内地第一富婆”,陈丽华依旧是低调谦和、不事张扬。直到今天,她仍感叹“贫穷是一所最好的大学。”这所大学,留给了陈丽华一张终生受益的毕业证书。在艰难生活中养成的自强独立一直伴随着她,从创业的艰辛,直达成功的彼岸。小时候,家里陈设的都是些祖上传下来的紫檀硬木家具,有架子床、顶竖柜、官帽椅、大画案,还有大插屏什么的,旧时的贵族在陈丽华这一代却生活的异常窘迫,读到高中便被迫辍学。年少的她开始做缝纫来维持生计。做缝纫的间歇,陈丽华开始修补家里的那些老古董家具。陈丽华回忆:“那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的奶奶和妈妈烧掉了族谱,将家里的紫檀家具上交了一部分,拆掉一部分,其余的则埋在了猪圈旁边的土里。打倒‘四人帮’后,年景渐渐踏实了,长大之后才把地里埋的东西挖了出来,然后居然发现,这些紫檀家具丝毫没坏,于是又擦又晾,又找木工。先是修老的家具,后来又到处找料或是买点旧的,大改小旧翻新……”于是,从缝纫到修家具生意,1977年,陈丽华的家具厂正式开业了。       

       关于陈丽华第一桶金的来源有多种说法。据媒体报道,有“熟悉”陈丽华的人称,上世纪80年代中期,陈丽华了解到北京龙顺城中式家具厂有大量文革时的珍贵明清紫檀、金丝楠、黄花梨木家具,而这些名贵家具却“无主”。陈丽华以低价购得其中一部分,完成了原始的资本积累。

       提起北京龙顺城中式家具厂,其前身是老北京的龙顺城硬木家具店,做出的硬木家具活儿非常地道。我家也曾有多件龙顺城制作的老式家具,如八仙桌、太师椅、条案、立柜、大方登等。这些家具背面或底部都写有“龙顺城”的标识。“文革”爆发后,在“横扫四旧”的硝烟中,大都被毁、被弃,现在想起那时是多么无知和荒唐!这些都是题外话了。

       也有说法,在1982年陈丽华离开北京城移居香港打拼,她以低价入手12栋别墅后高价卖出,拿到了第一桶金,随后成立了富华国际集团有限公司。

       上世纪90年代,金融风暴席卷亚洲,然而陈丽华的商业版图却毫发无损。思乡心切的陈丽华一心想念故土,而彼时的中国大地,正值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南方谈话在海内外引起极大反响,百废待兴。陈丽华带着香港淘来的真金白银以港商身份回京,在内地借势蓬勃发展起来。



       由陈丽华掌旗的香港富华国际集团投资内地已经创造了多个“第一”:第一家五星级的私人会所——长安俱乐部;第一家酒店式管理公寓——丽苑公寓;第一家专题类私人博物馆——中国紫檀博物馆,陈丽华也多次在女富豪排行榜上名列前茅,实现了落魄皇族的华丽转身。


       传承开拓实现紫檀梦

       兴许是祖上传下来的名贵家具情节,亦或是她的家具生意,陈丽华和紫檀的缘分越来越深。早在香港的时候,一天凌晨3点钟,陈丽华把儿子女儿都叫了起来说:“咱们现在就开个会。姥姥留下来的东西,咱们都修起来了,文化大革命中糟蹋了那么多,想起这些我心里就不舒服。我觉得民族的东西不能丢。我们尽一点义务留给我们的后辈。”



       就在1999年国庆前夕,她斥资2亿元兴建了中国紫檀博物馆,其中除了她收藏的300余件明清家具外,其他2000余件都是20多年来在她自己的工厂生产出来的珍稀紫檀精品。陈丽华谈到,这个博物馆比她经手的任何一个地产项目都“费钱”,单纯意义上的地产项目可以“钱生钱”,而博物馆非但不挣钱还要无休止地往里贴补。

       但她并不指望这个博物馆能给她带来什么利润,她说:“亏损的博物馆不可能带来金钱上的回报,纯粹从经济上而言我的这个文化投资或许是不成功的,但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博物馆所蕴涵的巨大潜在价值,寸檀寸金,馆里的藏品个个都是无价之宝,保守地估计那些紫檀家具至少值2亿美元。我现在是用地产上赚来的钱料理这个博物馆。人们都把财富和高科技相提并论,我倒以为我的这些宫廷工艺的紫檀丝毫不比外国的高科技逊色!”

       早在1990年,陈丽华向亚运会捐赠了一扇紫檀屏风,请故宫的4位专家前来鉴赏。陈丽华至今都还记得当时的情形,“见面后我把手伸出去跟他们握手,他们连看也不看我,谁都不同我握手。”但专家们欣赏完她的紫檀作品后感慨万千:“真是藏虎卧龙啊!”当时陈丽华的眼泪都要下来了。专家们说:“你真了不起,明天到宫里来,我们提供一些图纸让你仿做。”



       故宫的大门从没有这样对一个女性开放过。专家们不仅拿出故宫太和殿等诸多珍品的图纸,还带来了故宫的工程师,指导帮助陈丽华和工匠们制作以故宫原件为蓝本的紫檀精品。此后,陈丽华与工人们设计出了新的紫檀作品。美国最大的私立艺术学院——萨凡那艺术设计学院,因为陈丽华在紫檀雕刻艺术上的非凡成就,授予她荣誉人文博士称号。萨凡拉市市长还向她授予金钥匙,宣布她为荣誉市民,并将每年的5月25日定为“陈丽华日”。

       紫檀名贵难求世人皆知,素有“百年寸檀、寸檀寸金”之说,她对紫檀的喜好近乎“痴狂”,每年都要携重金远赴北回归线以南的热带雨林地区,查访紫檀的生长环境和木质属性,并收集檀木基料。顶着40摄氏度的高温穿行于野兽出没、蟒肆虐的原始森林,有一次突遭热带毒蜂袭击,被铺天盖地的蜂群追赶,幸亏及时找到掩体才避过灾难。

       为了紫檀梦,陈丽华不仅投资金钱,更投入心血,陈丽华说紫檀是她的心尖肉,稍有意外触碰都异常的疼。有一次,她的一个工人在打磨时不小心碰断了一根龙须,陈丽华哭了,自己抽自己的嘴巴。那个工人吓坏了,工人们也都哭起来。从那以后就再没有折过一根龙须。她无怨无悔:“为了能让紫檀、让中式家具在中国、在世界上大放异彩,那些劳苦、那些投资都是值得的。”



       中国紫檀博物馆馆藏丰富,但迄今未出售过任何藏品。她说,“我从来就没想卖过。我要留给子孙、留给民间、留给国家。”她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四件大型紫檀古建模型,包括“紫檀制天坛”、“紫檀制万春亭”、“紫檀制角楼”和“紫檀制飞云楼”分别赠送给了中国故宫博物院、美国史密森研究院、英国大英博物馆、德国德累斯顿博物馆作永久收藏。中国的紫檀文化因此得以以另一种形式在世界各国传播。



       在完成了紫檀故宫角楼、天坛祈年殿、四合院等大型经典建筑模型的制作后,从2008年开始,陈丽华萌生了要把老北京城“内九外七”十六座城门用紫檀雕刻出来的想法。2016年,陈丽华投巨资带领数百名工匠,用珍贵的紫檀、阴沉木,在故宫和北京市文物局帮助下,将老北京十六座古城门以1:10的比例制作了出来,还后人一座“老北京城”。



        吃唐僧肉女人的舍得哲学

       美国佐治亚州萨凡那艺术设计学院荣誉博士,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满学会终身名誉会长,中国紫檀博物馆馆长,中国女首富……这些头衔背后有的是陈丽华的拼搏与荣耀,也有众多质疑和猜忌,而关于她和“唐僧”迟重瑞相差11岁的爱情总是被津津乐道的提起。



       迟重瑞出生于北京的一个五代梨园世家,从小耳濡目染,深受京剧艺术的熏陶。然而迟重瑞最终却没能走上京剧之路,但从小受到的艺术熏陶是丢不掉的。先是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做知青,然后到云南当文艺兵,退伍后他才考入中国广播艺术团,两年后被送到上海戏剧学院上大学。毕业后,迟重瑞来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成为了一名职业演员。后来,因在杨洁导演的1983年版《西游记》中饰演唐僧而走红。传言1988年,迟重瑞和比他大11岁并酷爱京剧的陈丽华,相识于一次京剧活动上,他们俩客串过几处京戏,一来二去,互有好感,一个朋友见两人都单身,便当了月下老人。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迟重瑞害怕傍大款的社会舆论,总是提心吊胆。陈丽华随即提出结婚,只有登记结婚了,才能使那些谣言不攻自破。随后,迟重瑞推掉了一切社会活动,结束了演艺工作,和陈丽华有情人终成眷属。



       陈丽华一直想培养迟重瑞在商业上的兴趣,都没能成功,直到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了爱人对紫檀的兴趣,而后的中国紫檀博物馆成为了夫妻最重要的“共同话题”。迟重瑞对这项符合他艺术气质的工作,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从博物馆设计图纸的审定,馆内藏品的分类原则,到藏品的收购,檀木原料的采购等等,他都亲自参与。



       70多岁了,一般人进入耄耋之年,也许早已老态龙钟,颐养天年了,但陈丽华却第一次成为了中国女首富,她还担任着全国政协委员会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侨商投资企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北京侨商商会会长等职务。陈丽华说:“财富回归,这是一种不计成本、无视回报的投资。”1994年,她将百名工匠费时3年才雕成的无价之宝——仿故宫乾清官“红木雕龙宝座”捐赠给北京市政府;她也曾向大兴安岭火灾、南方水灾、唐山火灾的灾民捐助数百万救灾资金;她还斥资10亿元用于北京市朝阳区400亩面积的旧房改造。2003年初春北京遭遇“非典”,她向医疗、公安等系统捐款、捐物,并资助出版发行了第一部全面反映“非典”期间社会现状的大型画册——《百名摄影记者聚焦SARS》。陈丽华的下一步愿望是办一所综合性艺术大学,办一家高水平的综合性医院。办大学是为社会培养有用之才,办医院是为了提高社会的健康水平。



       目前陈丽华将事业放给子女,自己用尽心力打造“紫檀博物馆”。陈丽华凡事喜欢亲力亲为,她有一句名言:能舍就能得,你要不能舍,就不能得,舍得、舍得,这两个字是不能分开的。在对紫檀研发、文化发扬的倾力投入,陈丽华的舍得哲学带来的是务实、长久的成功。在向国外博物馆做紫檀建筑捐赠的时候,很多国外人都被这个东方女人的大气震惊了,紫檀博物馆的建立,尽管看上去是个填不完的无底洞,但财富付出的同时,延续儿时的紫檀梦,让遥远的诗和远方落地,让文化和技艺固化传承,在舍与得之间我们看到成功者的强而有力的平衡能力。富商是这样,我们布衣大众活在人世间,是否也应该在舍与得之间寻觅自己的平衡。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