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白道口镇后吾旺村:乾隆大雩和后吾旺村求雨

滑县佰事通 2020-12-02 07:23:05

 白道口镇后吾旺村
村名由来
据老人们讲,元朝初年,后吾旺的先人,逃荒要饭来到这里,见此处地势平坦,水土丰沃,树林荫翳,便择其而栖,伐杆搭起窝居,安家于此。先人们多年来,流离失所,逃避战乱,食不果腹,衣不蔽体,逃荒而四处漂泊,生活艰难。定居于此后,克勤克俭,建设家园,男耕女织,开垦荒田,围村舍撒下黍、稷、麦、菽等作物,期待庄稼颗粒饱满,五谷丰粮,生活好转。先人对未来的生活幸福,充满了满心的希望和期盼,一份耕耘,一份收货,后来,村庄人口渐多,村民们一致同意村名取为“后吾旺”,期许后辈生活幸福兴旺发达,后吾旺村名,由此而得,并沿用至今。
村情概况

后吾旺村,位于白道口镇东北部,距镇政府驻地3公里,南邻前吾旺,北望二帝陵,西与民寨村接壤,东与四间房乡大吕庄村搭界。村内地势平坦,南北长500米,东西长1000米,村庄面积650亩。

全村现有人口2706人,全是汉族。有于、王、贾、杨、吴、徐、秦、孙、张、孟、胡、连、李13个姓氏,其中于姓330户1500人,王姓230 户1100人,贾姓53户250人,杨姓22户103人,吴姓20户97人,徐姓4户23人。

吴姓,是村中最早的姓氏,据说,村庄最早是由吴姓人建立起来的。于姓,是明朝永乐年间从山东东阿县迁来的。据说,王姓和徐姓,是明初从山西洪洞县随移民迁徙而来的两个兄弟,按照当时的移民政策规定,亲兄弟不允许住在同一个村庄里,弟弟就隐性瞒名改姓为徐。贾姓,是清朝初期从东英公迁来的。杨姓,是清朝中期从内黄县梁庄镇西大城村迁来的。秦姓、孙姓、张姓、孟姓、胡姓、连姓、李姓多是近百年里入住来的。

以前的后吾旺村包括前街前吾旺和秦拐、刘拐。后吾旺村在元朝末年属于白马郡·滑邑·人寿乡·河京里。民国时期归属高陵县,解放后又划归滑县。

解放前,这里的人们,面朝黄土背朝天,主要靠种地维持生活,主要作物有高粱、谷子、玉米、红著、红萝卜等,许多人靠当长工、打短工、租田耕种为生,农闲时,编苇席营生。

1968年农业学大寨时期,后吾旺村是当时的一面旗帜,方圆百里的人都来参观学习农业学大寨的先进经验,来参观的每天上千人,多时两三千人。滑县县委县政府专门在后吾旺村设立接待站,场面轰轰烈烈,声势浩大,名噪一方。

全村3200亩耕地,常年种植小麦3200亩,玉米1800亩,花生400亩。常年外出打工人员600人,经商200人。养殖场19个,从业人员40 人,产值96万元。有棉纺企业1家年产值2000万元。有电线电缆企业8家年产值800万元。

该村很早以前就有了私塾,1945年有了洋学堂,解放后有了完整的小学。现在全村2607人中,有小学文化的508人,初中文化 1191人,高中和中专文化454人,大专25人,本科9人,研究生5人,教授3人,讲师 15人,专家1 人。村内有幼儿院2所,收纳学龄前儿童180人。有小学1所,收纳小学生300人, 在外就读学生共26人。
该村古会时间为农历二月十八日至二十日,主赶会人数约7000人。老辈是集资唱戏,现在是个人包戏。
古今人物

于养粹,字耀寰,清顺治五年(公元1631年),在燕山考中武魁(武举人),名扬百里,威震四方,据传,如果谁犯了罪,逃到他的门前,衙役都没人敢抓。

王少全,大清初人,身高七尺,力大无穷。一次在“雷音寺”与人打赌,把一个碾场的大石滚,搬到了一棵大树的树杈上,赢得了18亩田地。传说他的鞋子被偷走后,因鞋太大卖不出去,又被悄悄送了回来。
于世涛,字绍文,光绪19年乡试过关,光绪21年中武进士,武艺高强,力大过人,被光绪皇帝钦点为御前侍卫。
乾隆大雩和后吾旺村求雨
—— “下麻子”的传说

据史料载: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四月常雩(注:yú:让雨水把干涸的湖泽注满,古代为求雨而举行的祭祀)过后,天下久旱不雨,京城粮食告急,粮价飞涨。乾隆帝急调豫东豫北小麦十二万石抵京,并严令五申,沿途沿岸不得封禁盘剥诸路漕船。并同时下令立即打开京师粮仓,压价售粮,直至粮价平稳,京城局势稳定。

至六月十日,仍不见甘霖,乾隆帝甚是着急。次日,决定行大雩之祭(注:常雩,中国古代帝王祈雨的制度。我国自汉代即建雩坛,历代相沿。清代雩祀分为常雩与大雩。乾隆七年(1742) 定,孟夏择日于圜丘行常雩礼)。乾隆帝亲制祝文,着便装,坐轻轿,不奏乐、不鸣锣开道,行至天坛斋宫。次日天不亮,乾隆帝叱退左右,减繁缛礼节,不鸣锣,不奏乐,头戴雨帽、身披白袍,步行祷告着登上圜(huán)丘,来到皇天上帝、列圣众神位面前,气氛凝重,神态肃然,行三跪九拜之大礼。拜罢,十六个黑衣男女舞童,挥羽毛,唱乾隆御制的《云汉诗八章》:“惴惴我躬,肃肃我心,六事自责,仰彼桑林。惟予小子,临民无德,敢懈祈年,洁衷翼翼”。唱毕,乾隆帝手捧祝文,双膝跪下,对天诵曰:“臣继承先帝鸿业二十四年,年年担忧天旱,今年最甚。

小麦没收获几成,指望秋田,秋田还未播种,千里一片荒旱。呜呼,雨,下来吧!常雩祷告过了,没受到灵佑;天地之神拜了,也没能得到庇佑。为期越发紧迫,天下万民谁来拯救?吾不敢有怨天神之心,用大雩之礼,以表求雨之诚。呜呼,雨,下来吧!上天仁爱,怜天下苍生,以繁生万物为本心。若天下百姓有罪,臣代子民求上苍垂爱,宽恕过失,至于诸侯百官供职,也都各尽其守。故天下大旱,此罪不在官,不在民,实在是臣罪日深。既然如此,上天又怎能因臣一人之罪,而让天下万民蒙灾?万物受旱?呜呼,雨,下来吧!臣谨一人,为民请命,办法力气用完了,实话诚意说尽了,浓云透雨必会赐沐田间,久旱必降甘霖。呜呼,雨,下来吧!……”

乾隆帝跪拜皇天上帝列圣众神时,京城百姓尚在卯时晨睡,左右百官屏息,松林无语,山河不言。圜丘上回荡着一个头戴雨帽、身披白袍,对天称臣的帝王,为天下民生而敢于揽责罪己的声声呼求,句句颤喊,那虔诚之状,令河山颤动,上苍动容。雨神,也许是被真的感动了。《日下旧闻考》中载:大雩过后,浓云密布,第二天,小雨已至,夜晚,竟至倾盆,直到天亮,从京都到全国各省,有了一场久盼的大旱甘霖,于是,秋季的庄稼得收,天下万民欢腾。
这是公元1759年,乾隆帝求雨的史料记载。当时的滑州,亦是清朝王国的“国之粮仓” ,清朝皇帝历次调拨军粮,也都是首先从河南调拨,而滑州是河南的产粮大县,滑州大旱,则国之粮仓不保。因此,这年的滑州大旱,已触龙颜。

再说滑州城东三十里,五月的金堤河畔、白马坡里,春旱无雨百余日,耕田干涸,裂如龟甲,种芽枯靡,禾苗生火,大洼生烟。

面对这大旱荒年,后吾旺村村民心有恐慌。谚语道:“春天旱,心里急,等着盼着挠头皮。伏里旱,了不得,打不了粮食,饿肚皮。”
天公甚不作美,白马坡方圆百里,焦金流石,旱魃(bá 传说中造成旱灾的鬼怪:旱魃,传说中能引起旱灾的鬼 )为虐。后吾旺村,执掌村中事物的老者聚众商议,大家认为,这大旱荒年,自然界的飘忽变幻,是因专司干旱的“旱魃”作祟,而能克旱者只有水霖,主宰行云播雨的龙王,是旱魃的克星。于是,后吾旺村决定集体求雨。
说起后吾旺这年的求雨,还真有一段“下麻子的传说” 。

这年,后吾旺村端午节过后,旱情持续发展。执掌村中事物的老者便开始张罗布置,要进行 “下麻子”求雨。先是在村里找了一二十个小伙子【据老人说这个活不是谁想干就干,是子承父业,老子是“麻子”,其儿子就一定要当“麻子”。】,敞头赤脚,头戴斗笠、身披布麻蓑衣。后吾旺村街道的两则墙上,贴满了彩色的标语,称为“雨帖子”,意为对雨下请贴;空中横拉着三角形彩旗串,叫“雨吊子”,意为天上的雨就要掉下来了。雨帖子和雨吊子上面写着“风调雨顺”、“沛然下雨”、“大雨倾盆”等。就这样,整个后吾旺村,呈现出一派即将下雨的景象了。

后吾旺全村人出动,家家都出人,人人有事干。打着彩旗,敲着锣鼓,求雨的队伍,前面的是锣鼓开道,最前面的是两个护道人,手里拿着荆条、棍棒之物,一边走一边四处瞭望,驱赶训诫那些不利于求雨的人,诸如戴草帽的、拿雨伞的都与求雨不利,让他们马上回避地走远。点三眼抢的,炮手和负责装药的有五六个人,炮管上按个一米多长的木把,放炮的时候,手握木把将炮管直放在地上,然后蹲下点炮,一路上炮声不断,响声震天。后面就是抬神像的,每驾四人,抬轿人必须是属龙的。执掌事务的老者说,如果没有那么多属龙的年轻人,属蛇的也可以,因为蛇有小龙之说。

这样浩浩汤汤的队伍,除了抬驾的人可以穿鞋,其他的人都是赤脚行走。所经之路事先就已派人清理打扫,难走的路段用黄土铺垫。所有参加求雨的人,头上都要带一个柳枝圈,手持一炷香。一路上炮声震。路上如遇到动物,如蛇、青蛙、刺猬等,一定要弄一个请到轿里,据说这就是雨神显灵了,还要将其抬到村里,摆设场子,锣鼓齐鸣,烧香磕头,三眼枪连响,震耳欲聋。


这阵势,这般场景,犹如皇帝出宫,去郊外游行一周,而后,回到村里,就开始“劈麻子”了。两个人搀着一个“麻子”上场,麻子光着脊梁,手持大刀,刀上带着铁环,一晃哗哗的响,犹如问斩现场。 搀扶的人和 “麻子”都含着一口清水,来到场子中间,搀的人把水喷到 “麻子”脸上,“麻子”把水喷到刀上。紧接着“麻子”举起刀,照着自己额头砍去,瞬时鲜血迸出,刀上、脸上、肚子上全都是血了。有两个人专门等搀着“麻子”下场,下场后进行清洗包扎。有的“麻子”紧张害怕,劈不出血来,这样的 “麻子”就没人管他了。劈出血来的 “麻子”,中午要摆上筵席庆贺,盛赞他为了求得龙王降雨,不怕流血,不顾自己疼痛。

“劈麻子”的过程,是后吾旺求雨的最惊险的一幕,观看的人,人山人海,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十里八村的人都早早站在高处,等看麻子们劈成“红头老签”。

“红头老签”,这叫法,是不能乱叫的。观看的人只能观看,不能乱说闲话。如果乱说话,神就要惩罚。

说来也巧,这年后吾旺“下麻子”求雨时,内黄桐木村有不少的人前来观看。有个人在路上说:“走,去看红头老签咧”,结果他在观看的队伍中,一个三眼枪的铁箍被振飞,正巧砸到那个人的头上,砸得他头破血流,落得个“红头老签”。这之后,再 “下麻子”求雨,就再也没有人敢说闲话了。

后吾旺这次的“下麻子”求雨,说来也巧,和乾隆帝在京都跪拜皇天上帝、列圣众神行大雩,是同一天,《日下旧闻考》中载:大雩过后,浓云密布,第二天,小雨已至,夜晚,竟至倾盆,直到天亮,从京都到全国各省,有了一场久盼的大旱甘霖。
后吾旺村,在“下麻子”求雨的第二天,下了一场透雨,白马坡里,不久,恢复了绿翳丛丛,禾苗滋润,庄稼长势一片大好。两个月后,五谷丰登,庄稼得了丰收,村民一片欢腾。后来,给龙王还愿,聚宴之时,众人举杯,都说:这次的久旱甘霖,后吾旺的麻子,当记首功。

【后吾旺的“下麻子求雨”】的故事,写到这里,已经结束。但关于“这场透雨,下麻子,当记首功” ,笔者实难苟同。国以农为本,乾隆帝对天称臣,一朝天子的揽责罪己,声声呼求,句句颤喊,虔诚之状,令河山颤抖,上苍动容。民以食为天,后吾旺村,麻子劈血流汗,摇旗呐喊,三眼枪响声震天。乾隆求雨,京城百姓在卯时晨睡,左右百官屏息,松林无语,山河不言。

及时雨,就是粮食,就是生命,也是国之根本。掌管降雨的龙神,握着这个命脉,被人们世代尊崇。从这个意义上讲,在古人对龙崇拜的观念中,包含着深厚的天人合一的思想。人与万物之间,息息相通,人与大自然的和谐相处,就会天下太平、人寿年丰。祭龙神求降雨,这种古老的民间习俗一直延续了几千年之久,这不仅仅是祈求龙王喜降甘霖以确保人寿年丰的事情了,这也充分体现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向往。后吾旺村,是豫北一个古老的村庄,民风淳朴敦厚,百姓仁义向善,那么,究竟是乾隆感动了上天?还是后吾旺感动了雨神?还是苍天怜爱芸芸众生?读完故事的人们,和笔者一样,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以上均为网络供图)

草稿提供 : 于自堂

修改整理 : 朱英盛

责任编辑 : 刘红粉
【编后语】:每一个村庄,都有一段令人回味的历史。金堤河畔、白马坡里,演绎了多少旧年轶事,流光碎影,岁月斑驳,悠悠不见过往。我们在铿锵歌唱,正能量之歌。我们的《一村一故事》正在拾掇历史的点滴,然后丰美滑州。

白道口镇《一村一故事》编辑组,在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将不懈努力,通过深度的挖掘,将再现白道口历史繁华的风采,精彩故事,精彩不断纷呈,敬请关注(责任编辑:刘红粉)

手机人人都有,有人用它聊天,有人用它上网,有人却用手机赚到了钱!
概帮,我县最具影响力的微营销体系。加入概帮,让你原本空闲时间,产生价值。

现诚招各村~~庄主

(有实体店优先)


概帮,专注微营销      电话:15565702626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报名点击阅读原文

推 广



联系我们

微信:huazhouweixin电话:15565702626

滑州在线业务电话:15737201988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