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台湾故宫何以对北京故宫提起侵权?

知识产权那点事 2020-05-21 15:34:25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11月2日,台北故宫在“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员会”作业务报告,针对台北故宫授权与加值运用争议处理提出说明。台北故宫称,去年10月,民进党“立委”何欣纯质询时提到,北京故宫出版的《故宫画谱》,当中收录《溪山行旅图》、《富春山居图》、《早春图》图档是北京故宫自行扫描台北故宫的出版品,未经授权。当时台北故宫先函请北京故宫补办图像授权,但多次电洽北京故宫询问却迟无回应。在律师建议下,台北故宫文创行销处委托“经济部智慧财产局”循《海峡两岸知识产权(智慧财产权)保护合作协议》之协处机制办理,“智财局”与中国国家版权局讨论后,中国国家版权局表示,书画文物照片的原创性非该局认定事项,建议台北故宫提起诉讼确认著作权存在,也建议台北故宫可与北京故宫建立沟通机制,以解决争议。台北故宫在报告中称,10月6日决议向北京故宫提起诉讼,目前已经完成委托诉讼程序,有待诉讼文件准备完成后,将尽速至北京法院提起诉讼。

大家知道,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为躲避日本侵略的战火,国民党当局将北京故宫中的一部分珍贵文物兵分三路向后方迁出,几经辗转最后进入台湾。台北故宫博物院于1965年夏落成,其藏品多来自北京故宫、沈阳故宫、避暑山庄、颐和园、静宜园和国子监等处的皇家旧藏。其文物珍品中,有90%来源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台北故宫素以精品多而引以为傲。让我们来看看新闻中所提到的这三幅传世名画吧。

溪山行旅图 [北宋]范宽 作

《溪山行旅图》,绢本,长206.3厘米,宽103.3厘米。迎面耸立巨大的山头,笔法冷峻,墨色浓厚。高山岩石气势雄浑,飞瀑溪水仿佛有声,构图呈现大气磅礴的立体空间感,与山路上渺小的骡马队伍形成鲜明对比。本作有历代收藏名家的收藏题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富春山居图 [元]黄公望 作


《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局部

《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长卷、纸本,长33厘米,宽639.9厘米。黄公望七十九岁时为无用师所作,历经三年绘制完成。作品描写浙江富春江两岸初秋景色,山水错落有致,墨色浓淡相宜,被称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明朝末年收藏家吴洪裕甚爱此画,临死前下令将此画焚烧殉葬,幸而其侄子从火中抢救出,但画已被烧成两段。前段称《剩山图》,现藏浙江省博物馆;后段较长称《无用师卷》,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早春图 [北宋]郭熙 作


《早春图》,绢本,长158.3厘米,宽108.1厘米。描绘山中季节交替时的微妙变化,采用全景式结构,兼具高远、深远、平远层次分明,表现出冬去春来,大地复苏的细致的季节变化。

小编从网上搜索涉案的《故宫画谱》系列图书,在故宫出版社的页面上有如下介绍:

《故宫画谱》58种是故宫出版社原创系列图书,旨在以故宫博物院古代绘画藏品资源及海内外各大博物馆的优秀古代绘画作品为基础,借鉴古代传统画谱的教习方法,组织国内知名美术院校或研究机构的中青年教师对这些古代杰作进行深度解读、画法示范,力图回溯中国画的教学传统,探寻中国画技法的本源,展现国画技法的传承体系。这是本套丛书编纂的初衷。……全套丛书选取了上千张高清古画局部图版,采取与画谱比对的方式,让学习者了解中国画程式的由来与发展,并如何更好地掌握它。


可见,《故宫画谱》是利用故宫博物院艺术资源,满足读者临摹练习中国画技法,以“师古人”为目的的一套出版物。介绍中的“画谱”,是指清代《芥子园画传》为代表的图说类画谱,摹诸家图式,附画法歌诀,末附所摹名家画谱。传世300多年来,是世人学画必修之书。

 
(《芥子园画传》内的画谱)

小编经查询《台湾著作权法》,其二十四条规定了“制版权”,规定“无著作权或著作权期间届满之著作,经制版人整理排印或就原件影印发行并依法注册者,由制版人享有制版权十年。”第三条之二二规定了“制版权”的定义,即“指无著作权或著作权期间届满之著作,经制版人整理、排印或就原件影印发行而产生之权利。”《台湾著作权法施行细则》第二十七条规定了制版权期间之计算,“自其制版最初发行之日起算。但原件影印制版权利标的在本法修正施行前十年内发行或电影制版权利标的在本法修正施行前四年内发行,而于本细则修正发布后一年内申请注册者,以本细则发布之日为最初发行之日。”

小编认为,若依照台湾法律,博物馆因影印并出版了无著作权的古画,因享有制版权而认为北京故宫有侵权嫌疑。但既然到了北京起诉,就无法主张上述条款了。我国《著作权法》第十八条规定,美术等作品原件所有权的转移,不视为作品著作权的转移,但美术作品原件的展览权由原件所有人享有。《故宫画谱》中所使用的素材,都是故宫博物院古代绘画藏品,其属于文物,所有权归国家。显然博物馆不会主张对这些藏品享有著作权,不享有著作权中的复制权等财产性权利,更不要说这些画作早已过了版权保护期。

那么,台北故宫有什么依据起诉北京故宫侵权呢?

回到新闻,我们找到了关键字:“北京故宫自行扫描台北故宫的出版品,未经授权”……国家版权局表示“书画文物照片原创性非该局认定事项……”。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马远超律师认为,从新闻的描述或许可以大致还原事件缘由:即台北故宫曾将涉案三幅馆藏作品进行了拍照,制作成出版物,而后北京故宫出版的《故宫画谱》是直接扫描了该出版物上的图像。

马远超律师认为,如果是画作的照片,其很有可能因拍摄的角度、光线、技巧、取景等方面达到了独创性的高度,而拥有著作权;北京故宫未经许可扫描了印有这些照片的出版物,可能会侵犯复制权。不过马远超律师也表示,如果是为了忠实还原文物本身情况的扫描照片,也有可能被认定为不具有独创性。博物馆是具有公益性质的机构,两岸故宫是一个整体,应当共同守护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


(本文为授权发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