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掌游颐和园[〇一]——园中步行

Aispeculator 2022-07-30 09:48:40

可以看到明信片上的颐和园标志景点的几条道路,都是难行之路。

不过,也有几段适合步行的地点和时刻。

如果是平日漫步休闲,在西面、南边的一带不错。

北边有一条山路小径也可以,这里人少。

颐和园的长廊本来是专用于步行的,但平日里游客全部集中在这一带,白天根本无法通行,不过在傍晚,人潮退却后,夜间行走于长廊的湖边又是一番难得的情趣。

从南门或者西门进院,都可以。

如果早一点,从东门进入向南行也可以。

傍晚时,从昆明湖的西侧往北走,可以看余晖染红万寿山。

如再晚一点,在每月的农历十五左右,可以看着月亮从东边升起,月光下步行,西堤有很多古柳,看着月亮升上,可以想古人说的“月上柳梢头”的意境。

一个人在山野的月光下,并不会有惊恐,这种感觉在喧闹的城市中很难体会到。相反如果附近有个建筑,那还可能会觉得阴深。

继续往北,月亮又被山遮住,可以慢步于长廊边,然后从北门出。

步行十五分钟,北门前的苏州河边的小山上,可以看到月亮还悬挂在树枝梢头。

走路,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吧。按正常的步调,大约以每小时四公里的速度走动即可(注意是走,不是慢跑,更不是马拉松,跑动对于很多人来说身体负担太大了,就是摧残他们)!

走路省钱,不会增加任何经济负担,任何的体育运动都需要装备和场地,还有需要最宝贵的时间让一群人凑在一起。

走路有益健康,早在古希腊,名医Hippocrates就认为走路是最好的灵丹妙药,在中国也有“饭后走一走,货到九十九”的谚语。其实一种自我节奏的步行,当与呼吸共振时,就是一种身心的自我平衡过程,用中医的呼吸吐纳也可以解释。文艺复兴时期的哲学家Erasmus说过:“饭前走走,饭后再走走。”超验主义大师Henry David Thoreau也有明言:“清早一走,整天无忧。”著名历史学家特里G. M. Trevelyan更表示:“我有两位随身医生,那就是我的左腿和右腿。”去年和一位台湾的同事游颐和园,他谈及香港人的平均寿命已经达到世界的最高水平,其中一个理由是香港人的出行不便,很多时候只有步行,而且香港市民也爱好步行。

走路可以促进思考,走路还有益于思维活动。德国的大作家托马斯.曼(Thomas Mann)曾说过:“走路使人思维清晰。”英国诗人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几乎所有的诗歌都是在散步时吟出,然后再回忆记载在纸上。狄更斯也常在长时间的漫步中编排小说的情节,创造人物,甚至构造出整篇整篇的叙述和对白。管理学大师德鲁克(Peter F. Drucker)每年都会到美国偏远的西部独处一周以上的时间,在这段时间中,他的主要活动就是远足于自然中,根据过去的目标进行反馈思考。美国的自然主义者梭罗说:“我觉得每当我的双腿开始迈动,我的思维就澎湃奔流。”走路为何会助于激发灵感,理清思路,目前科学尚无定论,但事实的确如此。就我自己的体会,前几年总结一本出版物时,构思全部来自于每天下班的步行中。

走路改变着人类的历史。我们的远祖,据说都是从东非大草原中出走的,最后散布在各地;《圣经》旧约中记载的出埃记,摩西带领他的名族用双腿走出埃及到;某种程度上看,新中国也是在步行中诞生——伟大的长征;伟大的人物也在走路中思考的,,每天都要步行在机械厂和住处的乡间小路上,后来他回忆说,“就是在那条乡间小路上,思考到了中国发展的方向”。

走路也是一种文化,在英语中,英语谐音沃克尔(Walker)是全美20大姓之一,而且不少城市的地名也以此为名。美国总统小布什的中间名有Walker。在中国的姓氏和地名中也有和走路相关的,如赵、越、辽,都和步行有关。

可以这样说:走路是人类的天性,人类的文明便在步行解放的双手产生。

现在的城市步行有点困难,不可能漫不经心地步行,步行带逐渐被代步工具、宠物吞噬,有点遗憾!如果在马路和人行道之间设置绿化隔离带,留置一条专用于走路的步行道该多好。

好难,寸土寸金的城市中好难。

请到园中走走吧。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