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重磅 | 辉煌40年·春潮涌九州,东风起八皖

安徽画报 2020-05-29 07:48:37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个年头。40 年 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凭着一股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闯劲,凭着一股滴水穿石的韧劲,成功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40年波澜壮阔,40年神州激荡。40年间,改革为中国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极大调动了亿万人民的积极性,由贫穷到温饱,再到总体小康,实现跨越式发展;40年来,从沿海到沿江沿边,从东部到中西部循序打开,对外开放全方位推进,中国国民经济发展取得了令世界震撼的伟大成就,创造了持续高速增长的奇迹。

《安徽画报》2018年4月刊“辉煌40年”版面

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安徽画报》记者深入基层,奔赴那些历经时代变迁的城市、村庄,走近一个又一个改革典型人物及见证者,跟他们一起回望40年来的家国变迁,共话新时代美好愿景。

《安徽画报》今起推出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大型专题特别策划,持续更新,与读者一同回望这些年来的辉煌。


(小岗村篇)

寻访“大包干”带头人

倾听“小岗村”大变化

小岗村部分“大包干”带头人合影


1978 年冬天,滁州凤阳小岗村,18位农民冒险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按下了鲜红的手印,首创“大包干”联产承包责任制,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

40年过去了,昔日意气风发的带头人现在过得怎么样?当年破败的小村庄如今又是怎样的面貌?

近日,《安徽画报》记者深入小岗村,逐一探访当年“大包干”带头人,了解当年的那段历史,看看他们如今的生活状况,听他们讲述小岗村的变化,听一听小岗村的新梦想。

1979 年,小岗生产队迎来了第一次大丰收


四十年前的茅屋里,摁下十八个红手印

1979 年,小岗村民借来拖拉机收获自家的粮食


凤阳县小溪河镇小岗村,地处江淮分水岭,是淮河岸边的一个普通村庄,距离县城30多公里,以丘陵岗地为主。“大包干”之前,小岗村一直是“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的“三靠村”,每年秋收后几乎家家外出讨饭。

1978 年11月24日晚,在凤梨公社小岗村西头,村民严立华家低矮残破的茅屋里,挤满了18位农民。关系全村命运的一次秘密会议此刻正在这里召开。最终,这次会议的直接成果是诞生了一份不到百字的包干保证书,摁下了18个红手印。

“我们分田到户,每户户主签字盖章,如以后能干,每户保证完成自家的全年上交和公粮,不再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如不成,干部坐牢杀头也甘心,大家社员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18岁。”在小岗村的大包干纪念馆,透过讲解员的讲述,重温当年的那段历史,谁又能想到,当时的这个举动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是一个勇敢的甚至是伟大的壮举。

这张10多厘米见方的保证书原件,作为改革开放的珍贵物证,静静陈列在国家博物馆


从翻身吃饱饭,到互联网+ 大包干模式

1979年10月下旬,小岗生产队大包干后的第一个秋天,从大包干到土地流转,日子越来越红火丰收说明了一切:全队粮食总产13.2万多斤,比上年增产6倍多,18户农民中有12户收了3万斤粮;油料总产7.5万斤,超过了合作化以来20多年油料产量的总和;社员人均收入311元,比上年增长6倍多。自1957年后23年以来,第一次向国家交售粮食和油料,分别超额完成任务7倍和80多倍。

这种巨大的变化,用当年大包干带头人严金昌的话说是,“干一年够吃五年,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

包产到户如平地一声惊雷,开启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大幕,推动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全国农村的推广,小岗村也成为中国农村改革的主要发源地。


严金昌 75 岁

关友江 72 岁

“原来的小岗村只是梨园公社严岗大队下面的一个小生产队,村里也没有像样的路,1982年,因为要运粮食,小岗村才修了第一条土路。1990年,土路改建成砂石路。1997年,村里有了第一张规划图纸,砂石路也改造成了柏油马路。” 严金昌的回忆从道路开始,在他的印象中,小岗的变化有几个节点。

“2004 年沈浩来了,他提出‘三步走’发展现代农业、旅游业、村级工业,这期间,村容村貌得到整治,进行良田改造,盖了大包干纪念馆。”严金昌说,再到2012年,小岗村实施“两 年大变样”工程,统一了建筑样式,电线入地,村里越发城市化。

“再就是 2016年习总书记来视察后,村里瞄准三年大提升, 农业、旅游业、工业同步向前。现在小岗还推出了‘互联网 + 大包干’模式,未来优质农产品就不愁销路了。”盘点起小岗 村的发展变化,严金昌如数家珍。


严立华 74 岁

严宏昌 70 岁


从大包干到土地流转,日子越来越红火

严国品 78 岁

严美昌 67 岁

今年75岁的严金昌想不到,时隔40年,他竟成了很多人慕名前来要找的名人,他家开的“金昌食府”人气越来越旺。

13年前,严金昌在时任小岗村第一书记沈浩的建议下开始办农家乐,饭店的生意一年比一年好。特别是2016年习总书记视察小岗村后,全国各地来小岗旅游、学习的人更多了,“金昌食府”的规模扩大了,条件改善了,效益也更好了。

如今,严金昌7个孩子除了嫁到外地的一个女儿,其他6个孩子分别开了饭店、超市和公共浴室,都在一进村那一排的商铺里,家里的几十亩土地全部流转出去了。

从大包干养活一家九口人,严金昌最懂得土地对农民有多金贵。十几年前村里号召大家土地流转时,听明白政策后,他二话不说就签了字。

1989 年,小岗村的丰收景象


“不管怎么说,土地流转出去以后,收入不减少,而且劳动力解放出来了,还可以干自己的事情,再不行,我还可以到企业去打工,挣一份工钱,这不等于双赢吗?” 严金昌说,自己不下地干活,算起来已有14年了。2004年他就在村里引进来的一个养猪场当负责人,中间帮着儿子打理“金昌食府”,去年他被当地的葡萄园企业聘任为管理人员,每天忙得不亦乐乎,一个月有2000块钱收入。

72岁的关友江2014年从村干的位子退下来后,一直在家里安度晚年。面对土地流转,关友江抱着和严金昌一样的态度。2008年他把土地流转出去后,自己和儿子开了“大包干农家菜馆”,生意一直很红火。如今,他的四个孩子和孙子孙女全在外面工作读书,饭馆也交给儿媳经营打理,自己乐得清闲,安度晚年。


屡当改革先行者,幸福小岗步入快车道

幸福是奋斗来的,也是改革的成果。党的十八大以来,小岗村不断深化土地制度等关键领域改革,改革发展步入了快车道。

严俊昌 76 岁

严学昌 77 岁

幸福小岗村


2012年,小岗村在全省率先展开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确权工作,为“三权分置”迈开了第一步。2016年,小岗村又在全省率先开展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成立集体资产股份合作社并发放股权证,村民从“户户包田”实现了对村集体资产的“人人持股”;同年,小岗村开展农村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三变改革”,实施6个产业项目,新建3个股份合作实体。今年2月9日,小岗股份经济合作社首次分红,村集体除了给农户交纳医保、新农保、政策性农业保险外,还拿出超百万元的利润给农户分红。

改革带来发展,发展让村民受惠。目前,小岗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显著增强,农作物良种覆盖率 100%,农机综合水平79%,高出全省10个百分点。去年全年接待游客74.2万人次,旅游总收入 1.2亿元,带动农民增收230万元。小岗村70%的农户住上新房子,用上天然气,通上了宽带,30% 农户有了私家轿车。学校、敬老院、医院等公共服务设施功能日益完善,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12年的10200元增加到2017年18106元。


老去的带头人,参与、见证着小岗发展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当年的18个带头人如今健在的还有10人。和严金昌、关友江一样,他们每个人,都是小岗村40年发展变化的参与者,也是见证者。

严付昌 68 岁

严立学 77 岁

 67岁的严美昌,没事就帮着照看儿子开的龙虾店,他感叹小岗村的变化是翻天覆地,还在自家的墙上贴了一首红纸写的打油诗,“一村雄住小岗头,土地承包顶逆流……改革开放真喜人,永远不忘党恩情。小岗旧貌换新颜,好日子才四十年……”

严俊昌是当年的生产队长,虽然满头白发,但身体硬朗,嗓音洪亮,“吃穿不愁了,房子变好了,我这是做梦也没想到能过上这么好的日子。”

今年 77 岁的严学昌,当年曾是村里的会计。“房子整齐了,路也修好了,生活改善了,吃穿不愁,家家有车子。”严学昌笑着介绍自家的情况,“我三个儿子都开车,小岗村到合肥的客车就是二儿子开的,靠路边的房子是三儿子的,现在租给供电局办公,一年租金有 48000元。”

大包干那年,严立学是村里少有的几个读过初中的文化人之一。一晃40年过去了,虽然生活越来越好,但随着年纪增大,加上前几年眼底部病变,严立学的双眼看不见了,一直住在村里的敬老院。

3月22日中午,记者去看望他的时候,吃过饭的老人,正躺在床上休息,枕头边唱戏机正在播放着评书《吴越春秋》。

“家里的田地很早就流转出去了,儿孙们都要出去打工,我住在这里不用花钱,还有人伺候,好得很。”对于如今的生活,严立学内心很知足,“不愁吃不愁穿的,屋里还有电视,没事听听新闻,算享福了。”

2018年2月9日,小岗村村民喜领分红款,这是改革开放40年来,小岗村首次实现集体资产股份经济合作分红


(许海峰篇)

许海峰:为中国体育

奋战一辈子的『神枪』

许海峰

1984年7月29日,对于中国体育来说,是值得铭记的一天。当天,在洛杉矶奥运会男子自选手枪慢射比赛中,许海峰以569环的成绩夺得金牌。这枚金牌是那届奥运会的第一枚金牌,也是中国奥运史上的第一块金牌。也就从那个夏天开始,许海峰的名字与他所获得的那枚金牌一起,被载入一本又一本的荣誉史册。只要提及许海峰,就不能不说“零的突破”。

2017年11月,许海峰到了退休年龄。如今,为中国体育奋战一辈子的“神枪”,终于能享受属于自己的怡然之乐了。

颁奖照片加印了几百张送人

许海峰与1984年刊的《安徽画报》


“这张照片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上面有我的父母亲,能不能帮我找到这张照片。”在北京天坛饭店,一边翻看着1984年第6期《安徽画报》,许海峰一边询问记者。当期《安徽画报》封面和内页用了很大的篇幅报道了许海峰参加洛杉矶奥运会的报道,里面有一张他回家乡受到热烈欢迎的照片。 

“当时这个摄影记者为了拍这张照片,还被赛场安保给抓起来了。”看到这张日后转载很多的、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给他颁奖的照片,许海峰首次向媒体说了一件有趣的事。那位摄影记者不会说英语,又着急抢拍照片,于是不顾现场安保阻拦,强行挤到颁奖台前拍照。“其实,他拍的还是有点晚,金牌都发过了,萨马兰奇已经在跟我握手。幸好,当时有一位中国的文字记者懂英语,通过交涉,才把那位摄影记者放了出来。后来他把这张照片的底片给了我,我加印了几百张,都送给方方面面找我要照片的人。”


目前这枚珍贵的金牌存放在国家博物馆里对外展出


“当时,我的比赛刚好安排在那届奥运会的第一项,而中国选手在那之前又从未获得过奥运冠军,所以在我眼中,‘零的突破’属于我,不过只是巧合而已。”时至今日,他在说起这枚金牌时仍淡淡地表示,“第二天,我去赛场看比赛。一下车,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一把把我拉住,说:‘你可来了,不然我就惨了。’我吓了一跳,说怎么了?他说,北京前一天各大报纸被抢购一空,各大学校的学生都拿着脸盆在敲……我一听,头皮发麻,心想,没那么厉害吧!8月3日回国时,我们在飞机上接到通知,有中央领导接机,我还要代表运动员讲话。回安徽那天,火车站的站台上全是人,省委书记、省长、省体委主任都来接我,在休息室还搞了欢迎仪式。

”本来摄影记者还准备拍他与这枚金牌的合影,许海峰透露,这枚宝贵的金牌,自己没有保留:“金牌在我手里就待了几个月。洛杉矶奥运会回来正赶上新中国成立35周年大庆,当时的中国革命博物馆要举办成就展,就把金牌借去了。办完展览,他们问我有没有意向捐赠,我就捐了。我想着,这枚金牌不属于我个人,它是国家的。再说,放在我手上,顶多也就我自己家人看看,放在国家博物馆里,看的人多。”

许海峰谈起往事,神采奕奕



全民健身让大家享受快乐

为中国夺取奥运首金的许海峰成为人们心中的英雄


“亮亮现在退役了吧,现在协助王海滨执教国家花剑队了。”翻看最近一期的《安徽画报》全运会特辑,封面上是张亮亮在全运会开幕式上高举安徽大旗入场,许海峰对记者说。

看到同样来自马鞍山的奥运会冠军孟苏平,许海峰笑着说,“举重这个姑娘不错,奥运会夺冠了,全运会也拿了金牌。那次从里约回来,我也跟她有过交流,听说她家里条件不是很好,父母是做豆腐生意的。”

“安徽射击队每届全运会备战,我都会应邀回去做指导。”许海峰向记者扳起指头,每届全运会安徽射击取得什么样的成绩,他都是如数家珍。

对于目前的安徽射击,他认为最缺的是教练员,基层教练不够,高水平的教练也不够。

不过,对于安徽体育这些年取得的成就,许海峰也给予了肯定。

1984 年,载誉归来的许海峰与省队教练欧德宝的合影

许海峰受到时任安徽省委常委苏桦的接见


“30年前,哪有老头老太太跳广场舞呀。现在你看,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早晨晚上都有很多人在锻炼,打羽毛球的,跑步的,既是健身,也是放松。”许海峰表示,以前体育就是单纯指竞技体育,现在,已经有了更多的范畴和内涵,竞技体育只是一方面,还有大众体育、体育产业和体育文化。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更加重视全民健身工作,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健康中国确定为基本国策。《“健康中国 2030”规划纲要》、《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国务院46号文件等均要求广泛开展全民健身运动,大力举办群众喜闻乐见的健身休闲活动,更加丰富全民健身活动供给,使广大人民群众享受健身快乐,拥有健康体魄,共享体育事业发展成果,形成健康文明的社会生活新风尚。 

去年11月14日,许海峰退休了。退休前几天,许海峰还出现在家乡安徽合肥三十岗马拉松启动仪式上。现在有些发福的他笑着说,退休了,终于有时间参加各种形式的体育运动了。

结束了采访,记者准备送他一下,许海峰笑着说,不用送了,附近有家菜市场,我去买条鱼,中午烧酸菜鱼吃。

迎接许海峰的,将会是全新的生活。


(年广久篇)

“傻子”年广九:

商海沉浮的中国第一商贩

从在街头偷卖瓜子,到创立“傻子瓜子”品牌,被誉为中国第一商贩;从三次被捕入狱,到三次被邓小平“点名”,成为改革开放的风向标。年广九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亦是中国个体私营经济发展过程的缩影。

由他而始,变革中的国人逐渐认识到“雇工经商”不犯法、“赚钱致富”不是罪。已至耄耋之年,邓小平仍是他心中最深的情愫,他说:“没有邓小平,就没有年广九。”在踏入改革开放40周年的这个早春,我们在芜湖,探寻他的传奇。


被邓小平“点名”三次

年广久和他的傻子瓜子

出生于1937年的年广九,小时候因为贫寒举家流落到芜湖,靠着摆小摊卖水果艰难度日,那个时候,才八九岁的他就已经能熟练地沿街叫卖。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开始了计划经济时代,个体户是不被允许的,但年广久仍壮着胆子摆摊叫卖,这也使他第一次被关进了监狱,1963年,年广久因投机倒把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然而,出狱后的年广九似乎没记住“教训”,又开始偷炒瓜子,提篮叫卖。这一卖就卖到改革开放之初,他也把一个人炒卖的小作坊发展成了雇工一百多人的“大企业”,但这却超过了国家关于个体户用工不得超过7人的规定,引起姓社姓资的质疑,争论从芜湖传到省里直至中央。

1982年,邓小平听到“傻子”雇工多,有人主张加以限制时说:“我的意思是不要动他,先放一放,看一看。”正是这番话,使处在危机中的年广九转危为安,而从那之后,全国各地经商热潮逐渐兴起。


年广九和儿子们写给邓小平同志的信

年广九早年在路边摆摊卖傻子瓜子


1984 年,邓小平在中顾委第三次全委会上说:“前些时候,那个雇工问题,相当震动呀,大家担心得不得了。我的意见是放两年再看,那个能影响我们大局吗?如果你一动,群众就说政策变了,人心就不安了,让傻子瓜子经营一段,怕什么?伤害了社会主义吗?”这是邓小平第二次提到傻子瓜子。

1987年底,芜湖市对年广久经济问题立案侦查。1991年5月年广九再一次“因罪”入狱。令人没有想到的是,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方讲话时第三次论述到傻子瓜子,他说:“农村改革初期,安徽出了个‘傻子瓜子’问题,当时许多人不舒服,说他赚了100万元,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这一次,年广久又起死回生。1992年,年广久因经济问题不成立而获释。


自有经商之道

在时代更新的大潮中,年广九也将用于支付的二维码贴在了柜台上


年广九不识字,却自认有一套经商之道。当年,他卖瓜子时常对人说:“要是少你一钱,就多赔一两,要少你一两,就多赔一斤。”因为不缺斤短两,甚至卖完还要抓一把给别人,顾客都叫他傻子,年广九欣然接受,并以此作为自己瓜子的品牌。

在瓜子卖得最火爆的时候,排队的队伍达百米,年广九果断推出独生子女、军人等买瓜子不用排队的措施。而当瓜子生意面临竞争的压力,他又大手一挥,在全国率先搞起了降价销售、有奖销售,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已赚了100多万,钱多的用麻袋装,发霉了还要摊出来晒晒。

年广九与专程从外地来芜湖买傻子瓜子的顾客攀谈


如今,在他仍亲自经营的专卖店里,年广九把散装瓜子类的食品放在南面向阳的柜台,其他糖果、礼盒类的放在屋内。“瓜子容易受潮,多晒太阳不就解决了嘛,这都是我特意安排的。”对这样的布局,年广九颇为得意。

“过去成立个公司动不动就几十个人,保卫科、供销科、办公室、秘书、财务科都不能少,现在我一个人就管一个公司,这就减少了开支。”年广九对“上市”“入卖场”“移动支付”等新型经营方式一直瞧不上,在他看来,经营专卖店,赚到实实在在的钞票才最令人放心。但即便率性固执如他,在时代更新的大潮中,也早已悄悄地将用于支付的二维码贴在了柜台之上。


永远感激邓小平

年轻时代的年广九在筛选瓜子


“改革开放40年,中国有了强大的商业,在党和政府的带领下,人民越来越富,取得的成绩是任何国家都比不了的!”提及改革开放和邓小平,年广九显得十分激动,话语间充满了对邓小平的感激敬佩之情。

“我看过一个电视片《傻子瓜子沉浮录》,觉得非常好,这个片子播出说明改革是成功的。以前人家讲邓小平为什么要保护个体户?这不是搞资本主义复辟吗?实际上邓小平看的比别人远!国营是大船,个体是小船,都要发展。但国营的东西农村里没有,小商小贩把市场上的东西推到农村去卖,方便农民,这就是邓小平改革得好嘛!”和着严肃的表情,年广九扯着嗓子说着,语气中丝毫不容他人置疑。

2004年,邓小平诞辰 100周年的时候,年广九专程赶到邓小平的家乡四川广安,在邓小平的塑像前泪流不止,并动情地哭喊:“是邓小平救了我,没有邓小平就没有年广九!” 

2005 年,芜湖傻子瓜子总公司建设的傻子瓜子博物馆正式开馆,博物馆记录了傻子瓜子的历史文化,既是对改革开放民营经济发展硕果的呈现,也是对邓小平的深切怀念。


“傻子”不会服老

“改革之星”年广九


经历了公司、家庭的种种变故,傻子瓜子已不复当年辉煌。特别是长子意外去世后,傻子瓜子实际上是年广九的次子年强在经营。对82岁的年广九来说,除了在店里照看下生意,买菜、散步、打牌、泡澡也成了生活日常。但年广九不服老,他依旧梳着整齐的大背头,两手戴着硕大的印章戒指,说起话来中气十足。“我经常晚上到公共澡堂去洗澡,就是听大家说国家各方面事情的,我从那得到的消息不比你们知道的少!”

或许,正是依靠着从澡堂里获取的“知识”,近些年,年广九对于往事提得越来越少,转而更多的是表达他对国家发展、社会秩序的期许。他大声地告诉记者:“我们应该用双手去劳动,保护国家的利益,我都已经80多岁了,还在干,这就减少了国家的负担。一个好的商人就要靠自己的能力去减轻国家的负担!我们还应该按章纳税,保护国家税收,才对得起党和政府。要从心里、从行动上爱国家,不能只是口头上讲!”

虽已年过 80,年广九依然对自己的事业充满了热情


光阴荏苒,沧海桑田。年广九仍有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气概,却也终将面对“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现实,但无论如何,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他永远是那个时代里耀眼的“改革之星”。


想了解更多改革开放40周年以来的安徽故事,请关注《安徽画报》??,“辉煌40年”,我们将持续更新呦~

文字:刘海泉、江锐、吴承江

图片:汪强、黄洋洋、高斌、马启兵

编辑:张治

《安徽画报》开放办刊,将面向社会征集优秀文章和精美图片,期待文思敏捷、下笔千言倚马可待的你;期待一部相机扫天下,大美安徽尽收镜中的你;《安徽画报》等你来激扬文字,行摄江山。投稿邮箱:ahhb2017@126.com,赐稿热线:0551-64376898 文中图片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