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北京故宫:汝窑圈粉“好色”皇帝

艺术商业 2020-09-15 13:11:35

中国自古有君子佩玉比德的文化传统,汝窑特有的玉质感和内敛的宝光符合文人的审美标准,一经问世便为历代皇室珍藏。直到如今,能够收藏一件传世量稀少的汝窑也成为了瓷器爱好者一生孜孜不倦的追求。《艺术商业》1月刊“昂贵的汝窑”就邀您共赏那些稀有的美丽。


汝窑能够在朝代更替、历史变迁中完好保存,并得以进入了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大清的宫廷,离不开不同时期统治阶层对它的喜爱和珍视。

 

统治者之所以好汝窑,很大原因是因为其独特的天青色。瓷器研究学者倪亦斌表示,北宋汝窑,典型器上的天青釉温润、素雅,被认为是青瓷的典范。而且自宋代以来,汝窑一直同宫廷用器相连。抚今追昔,这些现藏于故宫的汝窑,在被不同的“好色”皇帝把玩、鉴赏时,也见证了朝代、统治者的兴衰变幻……而这所有有形的、无形的最终凝聚成故宫馆藏汝瓷的历史文化与艺术价值。


 

珍贵礼物献宋高宗

 

南宋写笔记小能手周密曾经在《武林旧事》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1151年,南宋皇帝宋高宗亲临清河郡王张俊家里,张俊受宠若惊,拿出了包括“大奁一、小奁一”在内的一共16件汝窑器物敬献给皇帝。

 

收藏家马未都说:“这是中国历史文献中记载汝窑最多的一次,而且这批汝窑在当时是非常贵重的礼物。”张俊之所以出手不凡,也与家底厚有关。他地位显赫、贪婪好财,在当时的“南宋富豪榜”上博得了重要一席。

 

而张俊敬献的“大奁一、小奁一”到底是什么呢?今人还是有疑问的。马未都表示,大奁和小奁,目前推测分别为藏于大维德基金会的汝窑天青釉三足奁和藏于故宫的汝窑天青釉弦纹樽。两件器物一大一小,汝窑天青釉三足奁的口径比汝窑天青釉弦纹樽大5厘米。而且这两件的名字都是后人定的,并不是当朝人的命名,可以姑且认为大奁和小奁就是这两件。

 

尽管南宋距离北宋的时间很近,但是汝窑已经稀少得让周密感叹“近尤难得”了,张俊敬献的这批汝窑丰富了南宋宫廷汝窑的数量。靖康之乱,金兵入侵中原,北宋灭亡,朝廷被迫南迁,汝窑毁于一旦,窑址荒没,工艺失传,南宋再也不能烧出汝瓷了。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吕成龙说:“南宋宫廷需要使用瓷器,因此在临安设窑烧瓷。在烧造的过程中,技法和釉色受到汝窑的影响,但是由于原料的不同,烧出来的瓷器是粉青色。”

 

尽管南宋无法烧出汝窑,但幸而汝窑没有消亡于南宋宫廷,也没有绝迹于后世,就像张俊所献的那只小奁,虽多次易主,但仍旧一代又一代在宫廷中传承下来,直到现在。

 

北宋汝窑天青釉弦纹樽

高 12.9cm、口径 18cm、底径 17.8cm

故宫博物院藏

外底有 5 个细小支烧钉痕,里外满施淡天青色釉,釉面开细碎纹片

 

雍正爱它浓淡适度

 

清朝皇帝受汉文化影响,仿效汉族文人士大夫,闲暇之时以古陶瓷为清玩,臧否品鉴,涵养性情。在诸多品类的瓷器中,汝窑深受雍正和乾隆这一对父子的喜爱。

 

一些人想象中的雍正,可能就是影视剧中那个心思缜密、深沉内敛的四爷,或许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位四爷还是一位美学素养非常高的皇帝。吕成龙认为“雍正皇帝是古代审美趣味最高的皇帝之一,不亚于宋徽宗”。“清代内务府活计档中大量记载了雍正皇帝一一指点御窑瓷器的烧造,比如瓷器的造型、花纹以及釉色等等。”雍正曾令景德镇御窑烧造仿汝釉瓷器,他是清朝第一位烧造仿汝瓷的皇帝,而且雍正朝仿汝的成就也是最高的。

 

《胤禛行乐图册·道装像册页》

绢本、设色

34.9×31cm

故宫博物院藏

雍正帝是清朝诸帝中最为崇奉道教的皇帝,做皇子时就对道家产生了兴趣。故宫博物院藏有多幅胤禛扮成道士或与道士交往的绘画作品,他的审美情趣也深受道教文化影响

 

在雍正非常喜爱的《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博古幽思轴》画面里的多宝格上就陈设着汝窑:北宋汝窑水仙盆和北宋汝窑天青釉三足樽承盘。不过,不知道四爷是否知道画上的这件三足樽承盘的足是被修整过的。吕成龙介绍,以前这件器物在流传的过程中,一只足由于某些原因断了,为了让这三条足的高度保持一致,就将另外两只足锯短、打磨。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判断,是因为河南省宝丰县清凉寺汝官窑遗址出土的这种三足樽承盘废品修复件和残件的足较长,比画中的那件三足樽承盘长出一截。

 

汝窑为何能够赢得雍正的喜爱呢?

 

一方面,或许是因为汝窑存世量较少,而且宫中的汝瓷也不多。据清宫《造办处活计清档》记载:雍正七年,他对宫中汝窑器进行了一次清查,共有汝窑31件。当然,这31件并非都真正是汝窑。马未都曾经说过:“那时候统计的汝窑,有的东西是官汝不分的,或者钧汝不分,因为它们有的颜色很接近。那时仅凭人去判断,会有一点误差,但大致不会差很多。”

 

北宋汝窑天青釉三足樽承盘

高 4cm、口径 18.5cm、足距 16.9cm

故宫博物院藏

里外施天青色釉,釉面开细碎纹片。外底满釉,有5个细小支烧钉痕。乾隆皇帝曾为其题诗:紫土陶成铁足三,寓言得一此中函。易辞本契退藏理,宋诏胡夸切事谈。

 

另一方面,是因为皇帝“好色”。雍正皇帝和钟爱汝窑的宋徽宗有颇多相似之处。二者都是一国之君,审美趣味并驾齐驱,而且都信奉道教。从审美的角度来说,浓淡适度的天青色符合道教的审美。因此,两位皇帝皆好汝窑,这一抹天青色也是主要原因。雍正朝仿汝窑器,仿的是釉色,而并不注重模仿汝窑的造型。

 

传说宋徽宗梦到大雨过后,远处天空云破处显现了天青色,格外令人着迷。醒来之后,他便写下一句诗,“雨过天青云破处”,拿给工匠参考,让他们烧制出这种颜色。这场梦,成就了汝窑,也成全了后世皇帝的爱汝之心,正如雍正之后的乾隆皇帝。

 

《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博古幽思轴》

绢本、设色

184×98cm

故宫博物院藏

原名为《胤禛妃行乐图》屏,共 12 幅,此为其中之一。原贴于圆明园“深柳读书堂”内的围屏上,雍正十年(1732)八月才传旨将它们从屏风上拆下来入藏至紫禁城内。图中上端左右两侧摆放的就是汝窑水仙盆和汝窑三足樽承盘。


乾隆为它题诗

 

乾隆皇帝嗜古成癖,他不仅醉心于历代书画的把玩鉴赏,对汝窑同样十分喜爱。

 

近些年来,很多网友戏称 乾隆 是“点赞小狂魔”“题诗达人”,因为很多被乾隆看上的作品,都留下了他的印迹和题诗。乾隆一生作诗4万多首,其中有近200首是吟咏古陶瓷的诗,多半镌刻在了瓷器上。“乾隆对汝窑是非常喜爱的,传世的部分汝窑上就有乾隆题诗。比如藏于故宫的汝窑天青釉三足洗、汝窑天青釉碗底部都有乾隆题诗。”现已退休的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叶佩兰介绍说。

 

现藏于故宫的汝窑天青釉洗,其底部刻着“淡青冰裂细纹披,秘器犹存修内遗。古丙科为今甲第,人材叹亦或如斯”。乾隆在鉴赏这件汝瓷的时候,发现盘底刻有“丙”字。所谓“丙”,即宫廷对器物进行等级划分,将其划为甲乙丙三等。但乾隆认为这件在前朝被列为三等的汝瓷在当朝应该是一等级别,故说“古丙科为今甲第”。而且他对于汝瓷的思考并没有单纯停留在器物上,而是由物及人。他认为想要做一个好皇帝,最重要的在于发现人才、选择人才,所以发出感慨“人材叹亦或如斯”。

 

《乾隆帝写字像轴》

绢本、设色

100.2×95.7cm

故宫博物院藏

乾隆皇帝自幼学习汉文化,喜爱穿汉服,勤于吟诗诵文,一生作诗 4 万余首,故宫藏汝瓷有多件被镌刻了乾隆的题诗。

 

虽说玩物丧志,但通过这首诗可以看出乾隆并没有忘记作为最高统治者的责任。这种自我警示,在汝窑天青釉碗的题诗上可见一斑:“秘器仍传古陆浑,只今陶穴杳无存。却思历久因兹朴,岂必争华效彼繁。口自中规非土匦,足犹钉痕异匏樽。盂圆切己近君道,玩物敢忘太保言。”前几句可以看出乾隆作为汝窑粉丝对于这件器物的喜爱,但是最后一句“盂圆切已近君道,玩物敢忘太保言”则话锋一转,可由此窥探乾隆的鉴藏观,即在玩赏汝瓷时,也不忘反省警示自己。这也可以说是乾隆与宋徽宗的区别,一位陶冶于艺术,而又能自省;一位沉迷于艺术,乃至亡国。

 

不过,乾隆的鉴赏能力到底如何呢?有业内人士认为,经乾隆鉴别的真正汝瓷有6件之多,但也有“犯迷糊”的时候。比如他曾经为一件汝瓷题诗“官窑莫辨宋还唐……”,可以看出乾隆是将这件器物当作官窑的,只是摸不清它到底是宋代还是唐代。在马未都看来,乾隆是非专业人士,所以分不清官窑和汝窑,时常弄混。


北宋汝窑天青釉圆洗

高 3.3cm、口径 13cm、足径 8.9cm

故宫博物院藏

器物外底所刻“乙”字,一般认为是此洗入藏清代宫廷后所刻。乾隆皇帝曾将自己喜爱的古董划分等级,一些器物上留下了当时镌刻的“甲”“乙”“丙”“丁”等分级标志。

 

除了为心爱的汝瓷题诗,乾隆还会为出现瑕疵的器物进行修复、加固。比如为了让一件纸槌瓶的口部更加坚固,他命工匠在器物口沿镶铜扣。在传世的汝窑中,还有部分汝瓷的口沿或者圈足被镶了铜扣,或者有铜扣脱落的痕迹。就算再爱惜,汝瓷的数量也是有限的,除了进行仿汝之外,有没有可能又有新的汝窑被献给乾隆,从而纳入了清宫汝窑收藏序列呢?北京故宫所藏的汝窑,现存20件,如果再加上台北故宫藏以及流落到宫墙之外的汝窑,那么清宫藏汝窑的数量是大于雍正七年统计的共31件数量的。倪亦斌认为,清宫汝窑产生增量是有可能的。上海泓盛拍卖瓷器负责人徐宁表示,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不过数量的变化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现在并无文献记载。有可能是雍正朝,也有可能是乾隆朝,还有可能是其后的岁月之中。

 

众人爱它多谜团

 

晚清,这一最后的封建王朝在风雨摇曳中岌岌可危。由于政局的变动,原本属于清宫的汝窑也受到了影响。

 

1860年,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无数文物被掠夺。叶佩兰认为很可能原本摆放在圆明园的汝窑也被抢走了。末代皇帝溥仪也有可能卖出了部分汝窑,或者以赏赐的形式让其流落宫墙之外。到了民国时期,清宫的汝窑更极有可能流散宫外。当然,这些也都是猜测。能够确切知悉汝窑从故宫迁出则是抗日战争前夕的文物南迁以及后来的文物迁台,形成了台北故宫的收藏。


文 / 黄楠图片提供 / 故宫博物院

 

《北京故宫:汝窑圈粉“好色”皇帝》节选自《艺术商业》2018年1月刊,有删减,点击下图了解杂志详情。购买杂志请点击【阅读原文】


《艺术商业》2018年1月刊

 

相关阅读


窥见宋式生活,汝窑“宋流”的标本


汝窑越来越贵,可汝窑窑址在哪儿


艺术商业》2016、2017、2018全年订阅已推出,请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拥有,了解并订阅更多杂志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让|艺|术|赞|美|生|活


关于我们——这是一页掌上日报

承接权威专业杂志《艺术商业》的优良基因

立足艺商独特的关注视角

用耳目一新的艺术细节装点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 欢迎分享给您的朋友

点击左下角 阅读原文 即可订阅杂志

 

展览推荐|特别策划|潮流|视界|艺术人物

人物|杂志推荐|艺事|市场趋势|全景展览|封面故事|艺趣

?

本微信平台刊登文图所有权归《艺术商业》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订阅杂志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