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你不知道的夜幕下的北京通州

北京华韵丹青文化传媒公司 2020-05-21 15:56:59


通州,在北京这座城市的东面,这里是百万北漂人士居住的地方。

这里有条特殊的地铁,八通线。

 

就在今天,我的朋友小k坐着这条地铁离开了,他不会再回来了。

 

记得刚来北京时,自己就想着要住在东面去,那里有很多传媒影视公司,应该会不错。在通州租房相对来说还便宜,离公司也会很近。

 

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一个群租的公寓,这里面住得大多数都是毕业没几年的学生。而小k就是这其中的一个,他是一个胖子,爱笑,爱电影。

 

我们天天聊着电影。

房子里,小k唯一有台式电脑,里边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影片,在网上也搜不到。

他最喜欢的导演是黑泽明。

 

那些日子里,每天晚上我都会凑在他的电脑前,看片。

时至今日,大多数都没有印象了,只依稀记得意大利的片子是真的劲爆,什么都敢拍,不仅是敏感的zhengzhi,连人性伦理也是完全颠覆的。

 

当然,有些时候,我是不方便去他那屋的。

小k有一个女性朋友,每周都会来找他一次,并留宿一晚。这个女生看起来很朴素,长得么一般,每次来都会给我们带吃的,每次也会把小k的房子打扫得很干净。

 

她应该是喜欢小k的,但我们都看得出来,小k不喜欢她。


小k家境不错,自打我和他住在一起,就没见他工作过,他白天从来也不出去,每天到了中午才会起床,然后打游戏。

到了晚上,我下班回去后,会和我一起出去吃饭,然后溜达。

对了,那时他已经27岁了。

 

可以说他是啃老吧,但我从来没有鄙夷过他,我认为他是有理想,有才华的。


他喜欢摄影,梦想做一个导演。

他曾对我说,要拍一部讽刺“键盘侠”的微电影,可是他没有钱。

他毕业至今,只接过一次活,一个院校老师给了他7000块钱,让他拍一个片子。

他自己一个人从拍,到剪,弄了一个月。

最后那个老师只对他说了三个字:“臭狗屎”。

 

生活还是得继续,但理想总是会折磨到自己。

 

小k的女性朋友后来不怎么来我们这里了,听说她回了老家,老家有人给她相亲,她也挺中意。

我不知道小k心里是什么滋味,即使明明知道两人之间没有可能,但一旦那个人离开,也会难受吧。

 

小k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只是没有以前那么干净了。

 

到了北京的春天,虽然很短暂,却是很好玩的季节。

 

我记得有一段时间,我,小k,还有同宿舍的一个人,每天晚上我们都会出去瞎逛。我们会去附近的酒吧、SPA馆,大家会骑车子,感谢摩拜和ofo,从通州沿着八通线,一号线,一直骑,到天安门,然后北上,去后海,然后再返回通州。凌晨都两三点了,楼下的早餐店竟然还开着。我们会吃一顿早饭,然后回去睡觉。

 

有时,小k会带着女生,我们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在何时认识的。

他也许已经把以前的女性朋友忘记了吧。

就如同他的理想一样。

 

通州,夜幕下的通州是什么样的呢?我见过,小k也见过。

但是小K决定离开了。

 

记得《人物》节目采访许巍时,曾说到:

我见过太多人来北京要玩乐队,拍电影,做艺术家,他们没有得到任何机会,然后灰溜溜的回去。那里边也有天才,却没有尝到在艺术上成功是什么滋味。

 

小k是天才么?我不知道。

 

在走得前一夜,我们一起出去喝酒

酒吧有一个驻场歌手在唱歌

唱着唱着,小k流泪了

 

当夜幕降临在通州 依稀间 回忆更汹涌

 

徘徊在凄凉的街头 带着他 破碎的残梦

 

年轻的人们正在离开 还有人 正在到来

 

另一个理想在轮回 另一个 生命已沉睡

 

在最后一个夜晚之后 他决定 永远的离开。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