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蒙地色彩】深宫秘籍待考究 ——记故宫博物院图书馆研究馆员春花

蒙地色彩 2021-11-23 16:57:21

春花研究馆员。巴义尔摄影


春花,蒙古族,1966年生于内蒙古科右中旗。1988年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大学地理系,被分配到科尔沁右翼前旗教师进修学校任地理教师。1995年获中央民族大学文学硕士学位并分配到首都图书馆古籍部工作。2001年调入故宫博物院图书馆继续从事古籍整理研究工作,现为研究馆员。

 

谈到工作时她说,首都图书馆藏有很多清代满蒙文合璧的古籍文献,她就去中央民族大学旁听季永海教授的满语课,坚持了一个学期。1998年她又到“北京满文书院”(夜校)中级班继续学习满文。在首都图书馆古籍部工作期间就开始研究清代满蒙文词典,还参加了一些古籍整理项目并写了几篇论文。

 

2001年春花调到故宫图书馆从事满蒙文古籍整理研究工作,每天上午进地库,整理古籍目录,下午就在办公室查阅工具书等,解决编目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对外人来讲,故宫的古籍想看一眼都很难,可春花能天天“泡”在古籍堆中,她说至今都怀有感恩。

 

2001年以来承担“清代满汉蒙文「时宪书」的整理研究”(正进行)等多项科研课题,出版了《清代满蒙文词典研究》(辽宁民族出版社,2008年)、《同文之盛——清宫藏民族文字词典》(紫禁城出版社,2009年);主编《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满文古籍)、《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蒙古文古籍)(故宫出版社,2014年);参与编辑出版《北京地区满文图书总目》(辽宁民族出版社,2008年)、《北京地区蒙古文古籍总目》(内蒙古文化出版社,2011年)等。

 

谈到在故宫做研究与其他地方做研究的区别时她说:“故宫藏满蒙文古籍来自清宫藏品,其中多数古籍由皇帝及后妃为某种政治需要下令编写刊刻或收藏而成,内容丰富且品相良好,多年藏于深宫,不准外人看,外界对这些古籍的了解不够深入。此外,故宫图书馆购买了《清实录》、《大清会典》、《上谕档》等档案文献的全文检索系统,为本单位研究者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再者,故宫是世界六大博物馆之一,平台高,有很多与外界交流的机会。至于难点嘛,故宫藏品多,开办的展览多,工作节奏快,文物管理的规章制度较严,研究工作有一定的难度。”

 

对于未来,春花充满憧憬,计划举办《国语骑射——清宫满文古籍展》、《满蒙联盟——清宫蒙古文古籍展》;出版《职贡图各种版本的比较研究》、《清代满蒙文匾额的整理研究》、《故宫图书馆藏满文古籍目录》、《故宫图书馆藏蒙古文古籍目录》、《满文讲义》。


春花与导师哈斯额尔敦(右2),马学良先生(中)。1995年

毕业论文答辩。1995年

北京满文书院师生。2000年

故宫学院满文班师生在台北故宫交流学习。2014年

春花研究员在国家图书馆讲课。2017年。巴义尔摄影

在故宫学院满文班教学。2014年

春花观看蒙古文文献展览。鹰鸽摄影

来源:《民族画报》蒙古文版2017年第12期



报道 巴义尔 编辑 鹰鸽

审核 巴义尔 ∣ 制作 其力木格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