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蒋介石亲笔记录的"故宫一日游指南",线路也忒神奇了

老萨有发现 2020-08-25 07:03:22


蒋介石专门把游览路线记录于日记之中,并称“穷一日之力,禁城内之宫殿已识其大略”。他对北京的了解,可能有些方面比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还要多些。


蒋介石在北京都逛了哪些地方(一)



日前前去双清别墅,偶然发现这里竟然是蒋介石的青睐之处,不觉有些异样,顺手查阅一下老蒋和北京的缘分,竟有些吃惊的感觉——蒋介石对北京的了解,可能有些方面比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还要多些。


浙江人,而且后来把首都定在南京,蒋介石对于北京应该并不熟悉。但是,他的确多次到过这里——那段时间这里也叫做北平。而且此人有个习惯——每到一地必游览当地风景,好纵情于山水古迹之间。


北京是人文集萃之地,自然也不会例外,而蒋介石在北京游过的地方,其中许多即便是北京人也会颇感新奇。


▲ 蒋介石一生定位为政治人物,但游历山水也是其人一大爱好,可算较少为人知的一件事


从现有资料来看,不算途经,蒋介石至少到过北京四次。分别是1928年北伐胜利后,1929年至平处理冯玉祥西北军问题,1945年抗战胜利后,1948年在此遥控辽沈战局。其间都有游览北京山水的事情。


蒋介石游颐和园照片


根据露出的部分对联判断,其拍照地点在排云门


从照片上的题记可见,这照片的拍摄时间应该是抗战胜利后,即蒋介石1945年或1948年到北京(北平)期间。考虑到1945年蒋介石到北京为12月,天气已经寒冷,如此着装有违常规,推测这是1948年10月蒋介石来平期间所摄。


照片上的蒋介石看不出异样,实际上因为战局不利,虽有故作悠然游颐和园的举动,但他的目的多半是为了安抚军心,殊少游趣。


令人费解的是颐和园乃北京名园之一,但毛蒋二人对它留下的印象同样颇为纠结。


蒋最后一次到此缺乏游兴,估计是因为内外交困,游而不知其味,毛则是从西柏坡进京竟然在颐和园体会了吃不上饭的感觉——保卫部门过于重视安全,把全园的工作人员都“屏蔽”了,以至于毛公到此,竟一时无处开饭,于是一行匆匆赶去了双清别墅,停留于此竟不逾日。


考虑到两人对双清别墅的共同青睐,不亦奇哉?


1948年这一次,蒋介石在北平还游览了卢沟桥、天坛,但也没有留下什么文字,与游颐和园的情状大体一致。而蒋介石平时的习惯,是游完一处,多少会写点儿感想。


与这一年游颐和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945年12月蒋介石到达北平后对故宫的游览。


1945年蒋介石在故宫太和殿与展出的清代盔甲合影


在这次游览中,蒋介石专门把游览路线记录于日记之中,并称“穷一日之力,禁城内之宫殿已识其大略”。好,这也可以算是一条民国版的“故宫一日游指南”吧。


蒋介石这次对故宫的游览,其主要路线为——


“十一时半入天安门,游览三大殿后,再游武英殿毕,到绛雪轩午餐。‘勒看’伴游也。下午自钟粹、承乾二宫后,即转坤宁宫、交泰殿、乾清宫,出隆宗门,转养心殿,经西六宫,由漱芳斋经澄瑞亭,出顺贞门,再转贞顺门,经珍妃井、倦勤斋、符望阁,折至祺阁、颐和轩、乐寿堂、养性轩、宁寿宫、皇极殿,出锡庆门,乘车出北上门,回寓已四时半矣。”


共享高清故宫平面图一张,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沿着蒋介石的路线走一走,个人感觉在规定的时间走完规定的地点还要加一个午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倒不是去的地方太多,而是,老蒋走得好像颇为跳跃,举例来说——


蒋介石自述吃午餐的绛雪轩位于御花园,接近故宫的北门


比如,蒋介石是11点半从天安门开始故宫之旅的,先一路向北参观了三大殿,而后忽然选项西南,去了武英殿,接着直奔接近北门的绛雪轩吃午饭,然后折而向南开始下午的行程,中间转而向西南,再次接近武英殿,然后再折而向北,参观西六宫后到达故宫最北部,横过御花园再向东,然后再向南……


我怎么觉得蒋委员长有转向的危险?


尽管如此,蒋介石在日记中还是留下了两点心得——第一,有些地方没去成,有点儿遗憾。这主要包括文华殿、春禧殿和雨花阁。


故宫的雨花阁是个颇为神秘的地方,据说里面供着大欢喜菩萨,至今也没有正式对外开放


我们进不去的雨花阁当初蒋介石也没进去,考虑到我们还能去参观文华殿,参观里面的瓷器展览,还是很有优越感的。


在这次游览中,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大内以乐寿堂、养性轩为最华美,皇极殿之堂皇甚于乾清宫,此为乾隆所建筑。想见其人规模之宏伟矣。”


虽然能略有些文理不通之处,但蒋认为故宫中最优美的建筑有三,即乐寿堂、养性轩和皇极殿,它们又长什么样儿呢?


乐寿堂


养性殿(养性轩)


皇极殿,原来,其外貌酷似太和殿


但是,根据其日记记录——蒋介石曾有对故宫非常消极的看法,他又是怎么写的呢?


他在1928年第一次游览故宫后说:“游览太和、中和、保和三殿,殿宇之宏大,不如门楼,保和殿则更小矣。游武英殿,古董甚多,玩具亦精,国家元首而以此为宝,则焉得而不亡也。”


而1929年6月第二次参观故宫后说:“只感宫殿生活为一变相之牢狱,其腐败污秽,杂乱不堪名状。观其历代帝王之像,以顺治为首,次则乾隆,其余无足观者也,只可作为遗迹而已。”


印象完全两样,为什么呢?


*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待续


转发到朋友圈,支持萨苏原创

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我们


老萨最新热文TOP10:

联系我们请加微信号:sasu2016

邮箱:sasustudio@qq.com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