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他捐出了一个家,成就了半个故宫博物院

物道美学 2020-09-15 14:52:56




WUDAO AESTHETICS
WUDAO AESTHETICS


世人总觉得,公子哥儿就是打着一手好牌却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可是张伯驹身为“民国四公子”之一,倾尽万贯家财,只要字画不要性命,看着游手好闲,却做出了大儒之举,令人肃然起敬。

—— 物小妹


1927年,张伯驹虚岁三十,在琉璃厂闲逛。无意间看到一件柳法书写的横幅“丛碧山房”,便停下脚步细细品赏。


张伯驹有很深的书法造诣,不禁赞叹:“这四个字写得遒劲有力,疏朗大气”,再看落款,发现这竟然是康熙的御笔,惊喜之余,毫不犹豫的买下了这幅作品。


1927年,张伯驹正值而立之年,他爱上了收藏,自号“丛碧”,将宅院命名为“丛碧山房”。张伯驹倾尽万贯家财玩收藏,母亲急的直跳脚:“官也不做,家里什么事都不管,只知道花钱买字画!”


张伯驹后来写道:“予生逢离乱,恨少读书,三十以后嗜书画成癖,见名迹巨制虽节用举债犹事收蓄,人或有訾笑焉,不悔


寥寥数语,看似轻描淡写,其实处处潜悲辛,不置身其中,不知其中的沉重与酸楚。

▲ 西晋 陆机《平复帖》局部


一掷千金买字画,只要字画不要性命


那个战火连连动荡不安的年代,国宝纷纷流落海外,这让张伯驹痛心不已。每次只要一打听到谁手上有重要的字画,对外,张伯驹不断“骚扰“对方,找人当说客,必要时使出非常手段,让对方同意。对内,为了征得夫人同意,他会像个小孩子一样躺在地上耍赖。


听说被誉为“天下第一画卷”的《游春图》落在古董商人马霁川手上,马霁川一心想将《游春图》卖给洋人,要价800两黄金。


当时,张伯驹刚以110两黄金买了范仲淹的《道服赞》,实在囊中羞涩。万般无奈,张伯驹只好四处奔走,各方呼吁:“游春图》有关中华民族历史,谁为了金子转手洋人,谁就是民族败类!”


马霁川怕事情闹大,才不得已降到200两黄金。200两黄金也不是小数目,为了筹款,张伯驹只好卖掉宅院,还典当了夫人的首饰。

➊ 张伯驹在丛碧山房

➋ 张伯驹和潘素晚年


收藏着众多国之重宝的张伯驹,自然而然成为盗匪觊觎的香饽饽。1941年,张伯驹被绑架,绑匪宣称“交上两百根金条,否则撕票”。


为了收藏字画,张伯驹早已一穷二白,夫人潘素想来想去,只有一条路,卖画。


张伯驹斩钉截铁地告诉潘素:“我收藏的那些字画,必须给我保护好,别为了赎我而卖掉,否则我宁死也不出去!”


在他眼里,黄金万两容易得,字画一件也难求,更别提自己的性命。能豁出去性命的东西,已经不是一个人的爱好,而是一个人的底线。


1956年,张伯驹将30年的收藏珍品:陆机《平复贴》,杜牧《赠张好好诗》,范仲淹《道服赞》,黄庭坚《草书》等20多件国宝无偿捐给国家。


这东西虽是我出钱买的,但不归我一人独占。要让子孙后代欣赏,知道文化是什么,艺术是什么。”


▲ 隋代 展子虔《游春图》局部

▲ 潘素作品


是真名士自风流


张伯驹,被誉为最后的名士。说起名士,总会想起放声长啸、穷途痛哭的阮籍,文采风流、放荡不羁的嵇康等风流人物,他们是一个时代的风骨。散淡落拓,不拘一格的张伯驹亦撑起了那个时代的风骨,张伯驹后,再无名士,只剩名人。


有人描写张伯驹,说他“面孔白皙,身材颀长,举手投足之间不带一丝一毫的烟火之气,悠然自得的生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


其实谁不希望从心所欲的做自己,只是被现实妥协的人太多,不惧现实打压摧残,始终遵从本心的人寥寥无几。

▲ 李白 《上阳台帖》局部 张伯驹曾将它赠给毛泽东,后转交故宫博物院收藏

 

▲ 南宋 杨婕妤 《百花图卷》局部


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回忆与张伯驹的点滴往事,说:“我到了张先生那里,去熟了以后,我不理张先生,张先生也不理我,我要回学校了,我也不告辞,我出了门就走,摆脱俗念,我们那个关系没人理解。


”两人这种“关系”,我想正应了李白那首“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真正的朋友,不需要太多语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懂了,相视一笑,莫逆于心。

▲ 张伯驹 鸟羽体书法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文革时期,张伯驹被打成右派。张一虹在《文革中我两次见到的张伯驹》道:“几十个批斗的“牛鬼蛇神”爬行示众,其中年龄最大的“牛鬼蛇神”张伯驹因为爬不动被甩在最后,这时出来一个彪形大汉,拽住张伯驹的衣领往前拖去,如同拖着一具尸体……”


1982年1月,张伯驹感冒住院。因为“级别不够”被安排到普通病房,和八个病人挤在一起。家人申请换个单人或双人病房,屡屡被医院驳回。


不久,张伯驹从感冒转成肺炎,1982年2月25日,是张伯驹阴历生日,过完生日,2月26日上午10点43分,张伯驹与世长辞。


不知张伯驹最后的时刻,是否会想起他1937年生日里那出“最伟大的空城计”,当时的四大名角——余叔岩、杨小楼、王凤卿、程继仙为张伯驹演配角,寿星张伯驹演诸葛亮。

张伯驹的一生,正如他那时在戏台上所唱的——“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

▲ 张伯驹作品


文字为物道美学原创,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推荐一个值得一读的公众号


|物道读书|

微信号:wudaodushu

✔ 推荐理由:你的气质里,藏着你读过的书和走过的路。每晚9点半,不见不散。


▼ 点击阅读原文,探讨什么原因让你变高冷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