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跑遍中国画古建筑40年,他玩吉他,组乐队,还有一双“透视眼”

恋恋国风 2019-05-14 13:16:17

 本文授权转载于微信公众号:

匠心之城,ID:jxzc681


还记得小时候住过的屋子吗?

白墙黑瓦的皖南民居,

一入春季,笼罩着氤氲水汽,

就成了中国水墨画上的风景;


皖南民居


穿行在北京胡同里,

推开东南角的大门,

就迈进了四合院的杂居生活,

小伙伴们吵吵闹闹的声音,

犹在耳畔;


北京四合院


黄土高原上的居民因地制宜,

凿洞而居,

窑洞圆拱形的外观看似普通,

其实暗藏大智慧,

冬暖夏凉。


下沉式窑洞


“似黑色的UFO自天而降,

又似蘑菇拔地飞腾而上”的土楼,

造型大,气势大,

一座土楼的历史,

就是整个家族的历史

……


福建华安二宜楼


如今很多儿时居住的屋子,

随着城市的改建,

渐渐消失,

回不去的不止是童年时光,

还有印在时光里的影像。

陕西榆林米脂姜氏庄园


闽东民居


与我们一样为此感到可惜的,

还有来自台湾的李乾朗

13岁那年,

跟着同伴一起去看了

台北板桥的林家花园后,

他就决定,

长大后要学建筑设计。



如今年近70的他,

已经有40年的古建筑绘画经验,

但说到他拿起画笔的时间,

还要追溯得更远。

广东广州陈家祠


因为父亲是一名建筑师,

李乾朗打小就跟着父亲画画,

那时条件不好,

他只好拿着粉笔,

跑到家门前的空地上画。

地板广阔,可任由涂画,

火车,大型机器等等大物件,

成了李乾朗最爱画的对象。



在当时台湾,

画家被认为是收入少、生活苦的职业,

好在家庭的支持,

让李乾朗少了很多压力,

母亲看出了他的兴趣 ,

二话不说,

带着他到淡水中学跟名家学画。



多少孩子的艺术梦,

都因家长的一句

“没用,不能赚钱”而凋残。

李乾朗很幸运有一位好的母亲,

还有一位好的老师。

在淡水中学的老师说过,

“小孩学画图,

不一定要当画家,

画图可以培养观察力,

科学家,工程师也要画图。”

从那以后,

李乾朗开始了正式的画画学习生涯。


青海省湟中县塔尔寺密宗学院


别看李乾朗现在一头白发,

整日走访各大高校做演讲,

像个古板的学院派老学究,

错了,

他玩得一手好电吉他,

跟朋友组个乐团上台演唱得过奖,

喜欢西方摇滚音乐的精神,

偶尔还写乐评投稿赚外快。


北京八达岭长城敌台


北京颐和园


都说“音乐是流动的建筑,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

有了多层面的接触,

反而让李乾朗的建筑绘图不拘泥,

角度也更新颖。


北承德普宁寺大乘阁


苏州盘门


画建筑图时,

他可以倒着画,

看得学生一脸惊愕;

做田野调查时,

他跟社会形形色色的人都接触得来,

懂得跟当地居民聊天,

还因此得到更多意想不到的信息。


凤山东门

台湾监察院


70年代,

李乾朗趁着服役的闲暇时期,

走访了金门的大片民居,

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金门民居建筑》,

后来又出版了《台湾建筑史》,

那时的他,

尚未30岁。


台湾铁道部社厅


李乾朗是个性情温和的人,

连讲课也是细声慢语。

到处走访古建筑,

应该遇到不少困难,

但他的演讲里,

甚少提到困难和挫折,

书里更没有了,

对他来说,

亲自寻找古迹,

就是一件快乐的事。



过程很漫长,

可是当找到古迹的那一刻,

那些因搭长途火车,再转计程车,

再步行的疲惫,

马上被幸福感淹没。

唯有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苦与乐,

才会糅合到一起,

结出丰硕的人生果实来。



画古建筑,

很多人都能画,

要怎样才能画出与众不同?

李乾朗的眼睛就是一双“透视眼”,

他把建筑看成一个块状组合,

从中拿出一小块或几块,

这样,

读者可以一眼看出层次,

“哦,原来一栋古建筑是这么建造成的。”


山西省五台县豆村镇佛光寺东大殿


喀什阿帕克和卓麻札


北京北海白塔


剖面,掀顶,透视,鸟瞰……

多样化的角度是新颖,

到底要求更复杂。

凳梯子,爬梁柱,

为了精准呈现细节,随身都要带着量尺……

每每观察,就要花上好些时间,

然后再把他们细细画下,

一天唰的一下也就过去了。



北京国子监辟雍


延庆寺大殿


画完素描,

李乾朗还在旁边注上笔记,感言,

一张素描稿下来,

再没有地方写别的。




自上世纪80年代起,

李乾朗的脚步踏上了大陆,

沿着梁思成的足迹,

跑遍大江南北,

就像一个闯入游乐园的孩子,

一刻都舍不得停下来。


敦煌莫高窟96窟


速写本和相机都不离手,

一座小小的三开间殿堂,

他要拍100多张照片,

画好几张图。


平遥市楼


福建宁德楼下村民居


每天坐在建筑物前,

就那么从早画到晚。

有人问他,

现在科技发达了,

找个助手帮忙拍好图,

拿到办公室自己画一画不就得了。



隆兴寺摩尼殿


福建泉州开元寺


李乾朗立马否定,

画建筑,

现场的第一手资料才是最好的。

而对古建筑有兴趣的人,

必须坚持手绘。


北海小西天

碧云寺金刚宝座塔


他把这样的方法称作“老办法”,

尽管相机发达,

但要拍很多张才能把建筑拍清楚,

手绘,

则能把观察到的全部,

用一张画表现出来。


山西省太原市晋祠圣母殿


人要是老想着找机器帮忙,

那么总有一天,

会被机器完全替代。

懂得用老办法、笨办法的人,

从某种意义上说,

是真正聪明的人。


长城嘉峪关

南京城聚宝门


研究久了,

李乾朗有了自己的一套心得,

他喜欢从儒释道角度去看古建筑。



云南大理崇圣寺千寻塔


儒家讲究礼节,

建筑,是用来安身立命的场所,

因此要对称,

要根据礼制建造,

谁住在哪里,

一点儿都不得逾越。

天坛,紫禁城等等,

就是体现儒家思想的建筑。


紫禁城角楼


北京紫禁城三大殿


道家有“奇正相生”“气韵生动”之说,

要求建筑要符合光影变化,

四季变化,

在这种思想上,

代表道家的像拙政园,武当山南岩宫等建筑,

没有严格的对称要求,

可也乱中有序。


武当山南岩宫


苏州拙政园


佛家讲求修炼,

所以在像法门寺等建筑里,

通常有四方阶梯的“坛域”,

象征修行的步伐。


山西应县佛宫寺释迦塔

陕西西安慈恩寺大雁塔


但中国的古建筑,

往往很少只体现一种思想,

一般都是相合相生,

甚至融合了朴素的天人合一哲学。



山东曲阜孔庙奎文阁


北京天坛祈年殿


人有圆头方趾,

建筑也有。

人有脑袋,有肩膀,有胳膊,有手指,

建筑也同样有。

福建永定福裕楼


先人们搭建的建筑,

从来就不止用来遮风挡雨,

里面有风水学,有哲学,

还有审美,

就算是简简单单的一座民居,

都是智慧的结晶。


河南登封观星台


可惜,

经济发展的速度,

超过了古建筑保护的速度,

随着一幢幢古建筑倒下,

一幢幢新建筑又搭起,

奇奇怪怪的“大裤衩”“马桶垫”,

成了城市的象征,

也成了外媒眼里

“毫无审美的中国城市化”象征。


湖北钟祥显陵


李乾朗跑遍大半个中国,

画下了各种各样的古建筑,

就是为了证明,

中国的审美,

不是没有,

只是被遗忘了。


福建省连城县云龙桥


“如果某天我们买房子,

建筑师设计房子,

不单考虑坪数和房间数,

还会想起生活的艺术,

那么我们的社会,

肯定会比现在好得多。”




恋恋国风

知微|华裳|雅意|琳琅|惊鸿

读者QQ群80266315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