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我的家,要从天坛边儿搬到焦化厂

京呈 2022-03-02 12:35:46

老北京人韩秀玲大妈的家与天坛原本只有一墙之隔。


天坛南门往西,紧邻着的是一大片简易楼。今年73岁的韩大妈中天坛南里东区4号楼住了大半辈子。站在楼道窗口,大半个天坛尽收眼底,古柏参天、红墙金瓦,肃穆庄严的皇家建筑近在咫尺,伴着孩子们长大,也伴着自己慢慢老去。



这是一片让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在很多人看来,天坛南里是这样的——破旧的楼房,挤得七荤八素的违建棚户,狭窄的过道,脏乱差的环境。


但在热爱老北京的人眼里看来,天坛南里又是这样的——照片里的每个物件,都像一个沧桑的老人,当你看着他的时候,不需要言语,你就能读得出的他的忧伤和过往……



这真是一片让人又爱又恨的地方,而如今,韩大妈已经告别了这里。


她和邻居们的搬离,是很久以前就定好的事情。天坛周边简易楼的腾退工作,早早地就开始了。


在2015年3月中旬,工作人员就来到天坛南里,向居住在简易楼里的居民们发放腾退征询意见书,为下一步的入户调查工作做准备。


天坛周边简易楼的腾退,是因为这批建于上世纪60、70年代的楼房,部分已超期使用30余年,房屋面积小,安全隐患多,基础设施严重老化,多数楼房出现整体破旧,门窗变形等问题。此外,部分居民从楼内私拉乱接电线、天然气等,造成大量架空、裸露,安全隐患突出。


而对于韩大妈一家来说,搬走真的是一种很好的选择。很长一段时间,大妈一家七口都是挤在20多平方米的一间小房子里生活。“里屋一个大床,床底下能拉出一张床垫,外面有沙发,也有棉垫子,晚上我们老两口加上儿子、闺女,就这么睡。后来有了儿媳、孙子、孙女,家里就更住不下了,我们老两口只能借住在邻居临时闲置的一间小屋里。”


老楼的厨房一直是大妈的一块心病。由于厕所是三家共用,厨房这两平方米多一点的面积要满足做饭、洗澡两大功能。厨房墙面一侧的小架子上摆着洗浴用的沐浴露、香皂,下面就是切菜的案板。


老屋子年头太久,各项生活设施也早超过了使用年限。洗衣、做饭、上厕所、洗澡,这些生活上的琐事不知给居民们添了多少麻烦。厕所堵是常事,冬天大半夜下水坏了,孩子们没办法,冰天雪地里跑到外面去找公共厕所。


前几天,韩秀玲所在的楼栋预签比例终于达到了85%,这意味着之前预签的协议正式生效了。韩大妈一家开始倒腾东西准备搬家。


收拾东西时,压箱底的老物件被一一取出,很多尘封的往事又一次涌上韩大妈的心头。


搬家这几天,韩大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破家值万贯。不但自家的屋子里包裹堆成了小山,临时从邻居那儿借来的屋子里打包纸箱也摞起了好几层。


搬家的日子终于到来,韩大妈的家当整整装了两大车。前来送行的邻居们忍不住调侃道:“一块儿住了几十年,搬走前才知道原来韩姨才是真土豪。”


韩大妈因为签约早,家里能拿到8万元的速签奖和5万元的签约比例奖。


上个月,韩大妈和家人专门去了趟焦化厂,看了安置房的样板间。“一推门就是亮亮堂堂的客厅,看着心里就敞亮。厨房、卫生间也宽敞,可比我们现在好多了。” 韩大妈此次能分一套三居室和一套两居室,全家人再也不用为睡不开发愁了,都希望快点住进新房。



但焦化厂的新房还在建,不能入住。大妈找的周转房在景泰路上的李村小区,50来平方米的单元楼,用政府的补贴付房租,暂时租住两年,等候入住焦化厂。


搬家间隙,大妈打开楼道的玻璃窗远眺,久久不愿离去。“我得再多看两眼,将来这里改造成绿地,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临别前,忙着收拾东西的老街坊们一起在楼前拍合影。一只喜鹊恰巧飞过,喳喳的叫声与街坊们脸上的笑容相映成趣。



随着一户又一户搬走,又一片老北京的建筑即将消失,或许对北京来说不是坏事。但对住在其中的每个人来说,感情都是复杂的。


再见,天坛南里;你好,焦化厂。



摄影:孙戉 (部分照片来自网友markfoto-bai)

文字:乔斐

编辑:和小欣


ps.欢迎大家在京呈后台做出自己的评论,小编将会选出精彩评论为大家呈现哦~


(版权声明:欢迎分享到朋友圈,但如果公众号或其他媒体转载,请与京呈后台联系,首发24小时内不接受转载申请)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