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西安天坛的南边还有一个天坛,谁来为“天下第一坛”正名!

西安旧事 2019-05-11 23:19:03


1999年3月,在西安师大老校区的最南端发现一处历史遗迹,经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发掘发现,此为西安天坛遗址,是目前已知中国现存最早的皇帝祭天礼仪建筑。这对研究中国礼仪制度的演变具有重要价值。

2018年春节,西安天坛遗址公园免费开放,千年遗址揭开神秘面纱。从西安天坛出土到遗址公园开放的十多年中,许多人对它的规制、作用、意义等充满好奇,由于藏在深闺根本无法接近,这样一来,让西安天坛越发显得神秘。

西安天坛,又叫“圜丘”,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初建于隋朝,是唐朝皇家祭天活动的礼仪建筑,沿用近300年。这个圜丘的建造方式十分独特,整个坛体没有一砖一石,整座圆丘用土夯成,表面和各层的台面、台壁以及十二陛阶表面都用掺有麦秸的白灰膏泥拌饰。

据悉,北京天坛只有5.4米高,西安天坛高8米,北京天坛只在四面有台阶,西安天坛12面都有台阶,更符合周礼礼治。西安天坛比北京明清天坛早1000多年,北京天坛圜丘是清乾隆年间在明和清初圜丘的基础上改建的。西安天坛是隋唐帝王包括隋文帝、唐太宗、唐高宗、武则天、唐玄宗等,有二十位皇帝在此登坛祭天,历史意义十分巨大。

据考证,汉代以冬至为“冬节”,官府要举行祝贺仪式称为“贺冬”,官方例行放假,官场流行互贺的“拜冬”礼俗。《后汉书》中有这样的记载:“冬至前后,君子安身静体,百官绝事,不听政,择吉辰而后省事。”所以这天朝廷上下要放假休息,军队待命,边塞闭关,商旅停业,亲朋各以美食相赠,相互拜访,欢乐地过一个“安身静体”的节日。魏晋六朝时,冬至称为“亚岁”,民众要向父母长辈拜节;宋朝以后,冬至逐渐成为祭祀祖先和神灵的节庆活动。


唐、宋时期,冬至是祭天祀祖的日子,皇帝在这天要到郊外举行祭天大典,百姓在这一天要向父母尊长祭拜。

明、清两代,皇帝均有祭天大典,谓之“冬至郊天”。宫内有百官向皇帝呈递贺表的仪式,而且还要互相投刺祝贺,就像元旦一样。由此可看出,古时祭天祀祖承续有序,不仅为皇家大事,也是国家大事,西安天坛更符合“天下第一坛”。

 

然,据此向南30公里的子午峪内也有个被誉为“天下第一坛”的祭坛,曰玄都坛,算起来比西安天坛还早几百年,且很有说道。

有诗云:

故人昔隐东蒙峰,已佩含景苍精龙。

故人今居子午谷,独向阴崖结茅屋。

屋前太古玄都坛,青石漠漠常风寒。

子规夜啼山竹裂,王母昼下云旗翻。

知君此计诚长往,芝草琅肝日应长。

铁锁高垂不可攀,致身福地何萧爽。


这是《全唐诗》中杜甫的《玄坛歌寄元逸人》。元逸人,唐代道士,与杜甫、李白是知己朋友,曾云游四川、山西、河南、陕西,一度定居山东东蒙山,后在终南修道并定居于此。这首诗是杜甫居住长安樊川时,专程赴终南看望元逸人时即景所做。


诗中提到的玄都坛是一个文化、历史信息非常丰富的标志性建筑,海拔约880米、群山环护、莲蕊独擎,是终南福地中绝无仅有的一方福地中的宝地。

据《类编长安志》记载:【玄都坛】新说日:“在终南山,汉武帝筑。”《三秦记》:“长安城南有谷通梁、汉者,号子午谷。”入谷五里有玄都坛。天宝年,元逸人,隐道士也,有神仙术,杜甫作诗以赠云……”。作为朝廷祭祀天神而设的祭坛,“玄都”是指天界神仙居住的地方,一说是道教最高神元始天尊的居所,又说是玉皇大帝的宝殿,总之是道教活动的圣地。后来许多修行隐士,就在玄都坛周围建起了道观庙宇,修身养性,道教便在子午谷中发展起来。

西汉文帝时期,朝廷遍寻能够承载这项(祭天)使命的地方,最后在长安区子午峪找到了这个地方,确立了至上神观念和这座祭坛。汉武帝时期,对原有的国家祭祀内容进行了清理,对玄都坛进行了提升修筑,形成国家礼制建筑。


玄都坛与西安天坛异曲同工的是均为国家礼制建筑、均以祭天为主;但符合“天下第一坛”称号的应该为玄都坛。玄都坛从武帝时期已有记载,而筑造西安天坛时或设计者不知、或改朝换代有意弃之等原因废弃了玄都坛。因为玄都坛同时还是古代都城的重要地标,是汉长安城建筑基线(南)起点,笔者曾在“一张神秘地图解开长安城的盗梦笔记”

http://mp.weixin.qq.com/s/xd78XJXDJ6lMwZJ3QfSECQ一文中有过解读,这里不再延伸。

就此,笔者联系了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道学研究中心主任樊光春,他说,汉武帝是集儒家天地崇拜与道教神仙信仰于一身的头一个皇帝,在他执政时期,推进了民间信仰的宗教化进程,主要有四大举措。一是确立至上神观念,二创设偶像崇拜形式,三是建立祭祀活动场所,四是设置专业神职人员。玄都坛的修建就出现于这种历史背景下,是合乎情理的。据《三辅黄图》等记述汉代长安城史迹的文献,汉代祭祀天地的圆丘均有明确的地望,并无言及终南山中者。因此,终南山玄都坛从建筑伊始,就是一座神坛。


“玄都坛曾曰会仙左坛,“左”是都城东侧之意;甘泉宫则有通天台,距咸阳75公里,在都城之西;与玄都坛对应的三原天坑——天齐祠在都城之北,三个汉代典型国家礼制建筑相互印证,让玄都坛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坛’”樊光春教授告诉笔者。

长安君曰:看惯了石材砌筑的北京明清天坛,感觉西安隋朝天坛很土,土得掉渣!但秦岭北麓子午峪内的玄都坛则是利用自然山峰加人工砌筑而成,兼两者之长,筑于汉代。这座隐于终南的天坛能否改写“中国现存最早的皇帝祭天礼仪建筑”、能否光面堂皇的戴上“天下第一坛”称号,我们真诚的期待着。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其余均出自《西安旧事》数据库)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听你不知道的古城故事

探你厘不清的西安楼市



欢迎分享及转发,若需使用或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