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冬末春初半冰半水颐和园

烟儿的深居与行摄 2019-06-11 15:07:31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哦!

时光深处喝茶读书

红尘陌上行走拍摄

烟儿第351篇原创文章


颐和园


这一天,八点出发,然后走出胡同,在一家经营包子的店铺吃了早餐,几个包子,一碗小米粥,虽然便宜,却不怎么合口味呀。因为脚的疼痛,让我老想着,哪有布鞋,无奈太早,店铺还没营业呢。


搭地铁去了颐和园,网上订的门票,在门口看到许多人在问要不要导游?最后我们一商量请了一个导游,没有导游,许多典故都是听不到的呀。比如,颐和园曾经遭受过烧毁便让我们意外。

只听说过火烧圆明园,不知道火烧颐和园吧?导游问。原是一位胖胖的女导游,可她说她无法爬山,让一位男导游来接手。看来,她负责拉顾客,他负责跑腿讲解吧。男导游给人的感觉也是斯文有礼的。


沿着汉白玉石一路斜坡而上。也才知道,原来汉白玉石与汉白玉是两个概念。

“为什么颐和园有重新,可圆明园却没有呢?”我忽然问了一个题外话。

“颐和园是慈禧动用了北洋水师的钱用来重建的,而圆明园粗略估算要六千万亿人民币(这个数字我有没有记错我就不知道了)再说,就算恢复了园子,里面的国宝也收不回来了,花费这么庞大的一笔钱建一个空壳子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让它保持原貌,让我们的下一代谨记国耻呢。”


说得也是,我点头表示赞同。

如果不是导游说,我还真看不出那个专门迎接外宾的像西藏的布达拉宫呢。据说,是康熙为了稳定团结而设计的。那些嵌在楼墙上的佛像,当年因为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而被侵略者尽数挖去,所以现在看到的佛身与佛面便非常明显的新旧之分。


看园中有一个古砖古瓦的展览,精美的雕刻精心地摆放,让我乍一看,以为是我们潮汕地区逢的过节需要做供品的“粿印”呢。

其实仔细想来,这些天依然是走马观花,没有静下心来好好去体会好好去观赏,一路只顾奔行程,不敢浪费一点时间,单单这种心态,便不是旅游的心态了,这跟跟团又有什么区别呢,无奈时间限制,休闲不得。


尽管导游一再说此处有齐白石老人的徒弟之画作,世界第一长廊更是佳品精美,但都被我们一一忽略过。占了四分之三的昆明湖,却因河水尚未全部解冻,再加淡季,无游船营业。戏台太监打扮的工作人员,更是因为游客不多而没有讲解。

中午在园内简单用餐,吃了宫保鸡丁饭,饭真是夹生得很,想向人家讨点开水,尽管我们买了六份餐,而且他们也有可以冲泡方便的开水,可人家就是不肯。后来才想,我是想得太简单了,为什么不会跟他们说可以买呢?晕死。开水对我来说,实在重要,可人家不好意说要钱,我为什么不懂得跟她讲我买烧开的矿泉水呢?唉,真是笨呀。

颐和园真的太大了,朋友笑说,这皇家园林这么大,那些皇宫里的人穿的是八旗高跟鞋岂不是难为她们了?

我说,她们用走吗?有人抬着呢,而宫女大概穿的是平底鞋。不过,如我这般穿平底鞋的,还不是被疼的脚折磨惨了么?想来,在宫里当差,真不容易呀。

其实,我真的很想面对昆明湖,坐在长廊上,发上那么一回呆。

其实,我真的很早便打算花大把时间在颐和园,我们想好好的游船好好的浪费时间。

其实,我真的脚很疼很疼,我想提出,我们歇一歇吧。

最终,什么也没说,吃过饭后,一路悠悠,出了颐和园。

而下个目标是圆明园。



    有一天,我们可不可以如此幸福——我偶尔无理取闹,你总是宽容体谅,有时候拌嘴冷战,最后再一起妥协。

    有一天,我们可不可以如此幸福——在对方忙碌的时候,适时的退到一旁,不去打扰默默想念,必要时端一杯热茶,安静的等待对方忙完。


烟儿的深居与行摄



似水若烟

获得2014年新浪十大草根文学名博

曾于《格言》发表文章并收录在《格言》十年经典文章

获《中文阅读》征文比赛优秀奖

文章多次发表于各大公众号

烟儿的深居与行摄

公众号ssry526

一介无名小率 江湖无立足地

社会无谋生力 与世无争深居

不加任何协会 不属任何门派

不问红尘往来

如果你懂 请随行

如果你愿 且珍惜

喝茶读书行走拍摄

一路有你



有缘且关注,合眼望点赞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