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38年上千张天安门合影无人认领,背后藏着怎样的“扎心”故事?

金华摄影 2020-09-15 14:30:03

《金华摄影》杂志·金华日报报业传媒集团主办            


澎湃新闻记者 李延兵 实习生 王葳

北京一位摄影师为人在天安门拍照拍了38年,因为各种原因,有上千张照片无人领。照片可能对很多人来说很有意义,如果丢了很可惜。他希望能找到这些老游客,把照片归还,如果游客还想来北京,他免费再给他们拍一张留念。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些人可能一辈子只来北京天安门拍过一次照片,而我就是给他们拍照的摄影师傅之一,目前为止老师傅就剩下我一个了。”高源是北京天安门前拍照服务点的一位摄影师,从1979年开始,他就在天安门广场国旗杆西侧的一个摊位上,给来往的游客和天安门拍照留念。


38年来,高源在天安门广场拍了几十万张照片,对于他来说,每张照片对游客显得很重要。因为游客地址写错,或游客没等照片洗出来就离开等原因,有一千多张旧照片一直在他手里,没能送至游客手中,这成了他退休前的一块心病。


5月22日,高源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近两年,他发现手上还有很多游客没有取走的照片,有些照片可能意义很大,如果丢了很可惜,他希望能找到这些老游客,把照片归还,如果游客还想来北京,他免费再给他们拍一张留念。


来自南方农村的男人,来北京时,为了在天安门前合照,专程从老家带了一套蓑衣穿着照相。本文图片均来自 澎湃新闻记者 李延兵 翻拍


与天安门照相结缘


1979年10月,17岁的高源高中毕业后,被分配到由北京西城区服务公司成立的“南长街天安门照相服务部”,高源顺其自然地成为了照相服务部首批成员之一。


“当时相机是特别稀罕的,由于母亲在西城区服务公司照相馆工作,我就有更多机会接触到相机,没上班之前就知道怎么拍照了,因为心里喜欢照相,所以现在一直坚持在天安门拍照。”高源告诉澎湃新闻。


高源说,80年代初,在天安门前拍照被视为“铁饭碗”,照相馆属于国营,又由于长期在室外工作,工作人员有室外补助和交通费补贴。上班时间较灵活,干两天歇一天。拍照的人流量十分大,所以收益也很好。


“那个时候,工做特别忙,每天到天安门拍照的人很多,有时候下班骑自行车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骑着骑着才感觉不对劲,已经下班了。”高源笑着说。


为了展示那个时候人们在天安门前拍照的情形,高源拿出一张拍摄于1985年冬季的照片。从照片中可以看到,天安门广场正下大雪,但不妨碍人们排队照片,人们裹着棉衣和帽子,排成了一列列长队在大雪中排队等候。高源说,那时候即使是天寒地冻,也挡不住人们排队等候三十多分钟的热情。


高源告诉澎湃新闻,那个年代,人们只拍一张照片,可能一辈子只来过天安门一次,如果这些照片没有送到游客手上,他感到很可惜。


照片里的男子抱着父亲的遗像来到了天安门,完成父亲在天安门前留念的愿望。


照片里的故事


走进高源家里可以看到,他珍藏了一千余张老照片,时间可追溯到1980年代初。


高源回忆,刚开始拍照都是由返聘的老师傅手把手地教导,拍照时,在地上画一个脚印,游客排好队挨个站在脚印上,固定视角后进行拍照。


高源说:“在天安门前拍照,对天安门向往的那颗心,每个人都有,不同年代不同的人都不一样。”


高源告诉澎湃新闻,很多人参加升国旗仪式,天没亮就早早排队,光线很差,有时遇上雾霾天和雨雪天,拍照效果不好,但很多人依然坚持在天安门前留念。


高源出示了一张照片,照片里一个穿着蓑衣的男人站在天安门前,对着镜头拘谨地笑。高源说,照片里的人来自南方农村,来北京时,为了在天安门前合照,专程从老家带了一套蓑衣穿着照相。


高源说,像这位农民一样,千里迢迢带着纪念物,在天安门前“圆梦”的人不在少数。


为纪念结婚50年,来自云南的老夫妻手捧老式结婚证在天安门前照相。


看着一张老夫妻在天安门前照相的相片,高源说,为纪念结婚50年,来自云南的老夫妻手捧老式结婚证在天安门前照片,高源为他们记录下了这一刻。


还有一张手捧人物照片在天安门前合影的照片。高源说,照片里的男子抱着父亲的遗像来到了天安门,请高源为他拍一张照片,目的是满足父亲生前来天安门前转一转的遗愿。


高源说,类似的事情很多,38年间,他每年都会遇到,有些人甚至直接抱着家人的骨灰盒来天安门合照。


给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流浪汉。一流浪汉穿着破破烂烂,头发凌乱,经常骑自行车,手拿一沓零钱,走到高源跟前叫他拍照。拍照时,还会递给高源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某年某月某日”,拿到照片后,就用胶布把日期贴在照片后面。
在高源收藏的一千余张照片中,也有一些高源和摄影工作人员在天安门前的合影,他们自己隔一段时间就拍一次留作纪念。高源说,自己在天安门待了38年,年纪大了,拍照越来越有纪念意义。


对于高源来说,在天安门前留影的每张照片,对游客都是意义深远的,他觉得很有必要把这些照片还给游客。


一个在北京刚获得荣誉的老人,拿着奖牌合影。


一直坚守的拍照师傅


谈起在天安门工作,高源很自豪。他说:“30多年在天安门照相摊位拍照,不光是为顾客照相,在国人面前,我们工作人员代表了首都,在外国游客面前,我们代表了中国。”


高源回忆,1979年,十几个来自各行各业的年轻人聚在“南长街天安门照相服务部”,当时共设有4个拍照的摊位。如今,其他人不是去照相馆,就是调去其他单位了,在天安门广场待到现在的,只有他自己一人。


“也有好几个单位找过我,我当时觉得这份工作很正规,待遇也挺好,待久了不想重新适应其他的工作环境,就拒绝了。我们长期在户外工作,改制后其他公司单位待遇变好了,说实话心里有点后悔,但说到底还是热爱照相这个本行。”高源说。


从最早的一次性成像相机,到变焦相机和仿制苏联制造的国产相机,三十余年间,高源见证了中国使用相机型号的升级换代。


高源说,由于天安门游客流量大,照相接单多,平均每3个月就能用坏一部相机,最快的时候一个礼拜相机就不行了。“用的太狠、拍太多了,而且那时候国产相机说实话质量不好,容易坏。”高源说。


高源说,1983年以前,照相摊点分工精细,有专门的业务员负责开票,并递给顾客一个信封,要求顾客写上自己的地址,然后拿着信封找师傅拍照,有专门的师傅管胶卷,有专门的师傅负责冲洗处理,装照片的师傅把照片按照登记信息非常认真地将照片装回袋子,最后再由专人送往邮局寄出去。


高源感慨,在天安门广场拍照30多年,亲眼看见的变化很多。七八十年代,人们衣服的颜色只有蓝、灰蓝、绿色三种,现在老太太都穿得花花绿绿。过去,三十多岁的人成熟稳重跟老头似的,现在老头儿天天锻炼跟年轻人似的。从照片里看,过去人们合影很严肃,现在游客表情都很活泼幸福。


1985年,河南老人陪父亲看病时专程来北京照相,现在这张照片已经归还给老人。高源供图


想把千余张照片还给游客


高源告诉澎湃新闻,七十年代时,人来一趟北京需要开介绍信,照一张照片很难,相片很多都是邮寄给顾客。直到1983年,天安门照相服务点基本取消邮寄,承诺顾客两三小时就可冲洗,由顾客亲自取回。再后来服务点一分钟就可冲洗照片,还承诺为顾客保留照片一年。


由于种种原因,邮寄地址写错或者很多顾客没如约回来取照片,几千张照片留在了拍照点无人认领。按照规定,照片保存一年以上的要销毁,最近两年,临近退休的高源觉得,那些还保存下来的老照片很有意义,也许游客一辈子只来过天安门一次,于是产生了归还游客照片的想法。


邮寄照片时代照相用过的信封。高源供图


高源收藏了大约一千余张照片。他说:“原来在单位销毁的照片以及单位搬迁后丢失的照片,想想就后悔。现在快退休了,觉得没领照片的人有点着急,放在心里一直是个事,就发到网上,有人可以来问我认领照片,还给照片的主人。”


高源说,现在通过微博和电话联系上自己的人大约有一百多人,成功取回的就更少了。目前,只有一个河南的姓李的中年农民带着母亲找到高源,取回三十多年前的照片。


高源回忆,1985年,李先生还是七八岁的小孩,父亲陪同爷爷来北京看病,并在天安门前合影,如今李先生的父亲已经70岁,生病住院。李先生回来取照片时,高源又免费给李先生和他的母亲照了一张相片留念。


在天安门待久了,高源说自己对天安门有了感情,退休之后这个摊子就让年轻职工接手,希望有更多的人找到自己,认领回当年家人或是自己的照片。“过去七八十年代来一趟北京要拿着介绍信来,相当不容易,太多人一辈子就照这么一张,是一个很重要的纪念。”


高源说,38年,他拍照的位置从未变过,1983年以前叫“国营西城照相”,在国旗杆西侧,现在叫6号摊位。他说,如果以前在这个摊位上照过相最后没收到照片的,或者有印象是在“国营西城照相”拍照留念的,仍然可以回来找他免费照相。




xfile99  张小军  卡卡不认识 飞飞飞  胡妙玲  龚胜军  黄刚   赵林镇  众弦俱寂  施天安  周 青   博览天下   天客  思 雨  姜小娟  菜 菜   严旭辉   风景这边独好  古檒  徐文荣  何平   猫小熊   杨志良   徐恭强  胡锦均  朱华丰  夏春福  小伍哥  吕志强  Ms happy  麻辣小虫  孙振华  平淡如歌 卢宣新  吴仲池 陈坚  小石头  陆建富  天听  吴德银    一起游世界  云中鹰 朱水根  邵永涵  老巴兔  程月仙  郭卫平  平凡小屋  报春花 金必亮  陶跃 宁静 老严  一叶轻舟  迟力  王新彪  廖志银 草根 张建成  吴晓棠  简单人生  浩月山  太初  子悦•平安  孔德宾 百孔  白开水  芳香  薛日明  傅卫明   渔夫  方一   胡建群 溦烟   狼人 蓝福 徐展 蜜茶 中国老 崔翠娥 朱闯超 徐禕禕 姜囯宏   蔡美宛  邓安栋  在水一方 楚楚  舒服 陈兆刚 赵永军 程爱宪 张小慧 陈微香 罗蒙 姜豪 微尘 钭建华 王小莽 琴心剑胆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