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假如广场舞到天安门广场去跳会怎么样?

新意 2021-01-09 06:08:48

文:云海

跳广场舞终于出现负面消息了,这是我期盼已久的事情,我不是因为痛恨广场舞,甚至我还会在晚上遛弯时在跳广场舞的圈子外围驻足看上一会儿。有些跳舞的圈子的确是吸引人,很多人会围观,甚至有不少人还用手机照相,原因是人家那舞跳的真棒,观看是一种艺术享受。我的期盼出事的原因是因为,广场舞这样无规范的跳法终究不是长远之计。而政府相关部门的熟视无睹,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虽落得个整日“歌舞升平”殊不知却埋下了祸根。

 

洛阳发生打篮球的年轻人和跳广场舞大爷大妈的冲突,这是6月2日的事情了,社交媒体肯定是偏向在篮球少年一边的,这不单单是社交媒体大多被年轻人掌控,还因为是社会上对跳广场舞扰民问题是积怨已久的。

 

只是以往被扰的民众缺少内在凝聚,不足与大爷大妈们抗衡。但是这次不一样了,原本是青年人打篮球的场地,生生地被大爷大妈们侵占来跳广场舞,而一群青少年为了捍卫自己的篮球爱好,义无反顾地的抱成团,形成了与大爷大妈实力相当的对抗群体。现场的激化冲突惹来了国家警察的干预,最终以双方和解关闭场地的中庸方式解决。

 

事情的发展果然按照我的设想发生了,也是按照我的设想结束了,但是我要说明的是这个设想并不如我所愿,而是以我对某些官僚的了解,他们必定会落入俗套。在矛盾激化后做出和事佬姿态,各打五十大板,“真理”又一次被掌握在他们手里。类似这样的处世哲学,大家可以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去找依据,我相信依据是可以信手拈来的。可叹!国学又一次撞到枪口上了。

 

这让我想起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

 

早几年我们小区有一个乒乓球活动场地,算是半公共半营业性质的,打球的条件很好价格又便宜,从开张之日就聚集了周围好几十人的乒乓球爱好者,球友们每日里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半个家,其乐融融。

 

在办了两年后忽然有一天,球馆的两名管理者发生了矛盾,一言不合吵闹起来,也是惊动了社区干部和干察,在干部和干警的协调下,虽然最后双方各持一词但事态还是平稳了下来。独独让广大球友想不到的是,自此球馆关闭了,改做了其他用途。后来从小道得来消息,是街道领导怕再出事就下令关了,谁也不要干了。

 

室内打球的美好光景一去不复返后,好在小区里还有两台露天的球台。乒乓球是中国的国球,喜欢玩的人总是多了。这一年多,只为锻炼身体不太讲究条件的球友们又聚集到了这里。球友的素质毕竟是高的,球台是众球友们欢聚的舞台,大家自然要倍加呵护,几个热心的球友为了不晃眼给球台刷漆,为了脚下不滑铺上毡毯,给原本没有球网的台子上安装了球网,这些都是球友们自己出资自己动手做的。

 

因为球台四周都是花坛,每次乒乓球被打到花坛里,就要进去捡球,这样可能会对鲜花造成伤害。一商量,几位热心球友又找来废旧木杆和周边陈旧无人更换的标语做了一周护栏,标语内容都是“贯彻某某精神”“建设某某和谐”的正能量内容,这样即起到了格挡作用又有替政府宣传的作用,可谓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

 

然而“忽如一夜恶风来”刹那间刚刚竖起的围栏被社区干部拔除干净,据说是为了环境的整齐,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顿时让本来怒气冲天的众球友们“哑口无言”地默默接受了。当然球还是照打,欢声笑语还是不断,日子总要一天一天过。

 

把洛阳发生的事情和我小区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我就发现了坊间流传的那句“人民就只剩下了名义”的这句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孙区长这样占着茅房不拉屎的官僚让达康书记也很无奈呀。

 

跳舞的大爷大妈们为了健康长寿锻炼身体有什么错?篮球少年为了追求青春力量有什么错?球友们为了创造一个稍微舒适一些的打球环境有什么错?如果这些都没有错,那么阻碍这些的屏障在哪里?究竟是谁的错?

 

我从小在天安门边上长大,记得小时候,每到夏季的晚上,住在周边的人都到广场上去纳凉。我有一次发微博说:天安门前的石狮子是我儿时的玩伴。的确,这点我可是一点也没有吹牛,天安门前那两个石狮子可没少受到的我“虐待”。由此我才想起了这篇文章的标题,假如广场舞到天安门广场去跳会怎么样,我想那也许真的就是歌舞升平了。




新意


xinyi-huli


关注新意公共号
带给您品质生活的发


往期有态度的文章:


你做硕鼠,凭什么要我像蟑螂一样生存


当你遇上马蓉这般心机女子能抵抗的住吗?


从马克龙当先法国总统后深刻检讨自身的落后思想


告诉100多年前的八国联军,中国的“一带一路”来了。


北大培养出了个“约架”任性学生


不要追问“莫须有”到底是有还是没有,有意义吗?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