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

天坛:皇威,五体投地

客行漫記 2019-11-11 07:05:31

图文 | 趙客



走出天坛东门,再看看皱巴巴的门票,美滋滋儿地说,“今儿来天坛绝对值了,天气好,玩滴也开心。”


师兄一脸不屑地说:“废话,有人带你玩,给你拍照,还给你讲天坛的逸闻趣事,能不好玩吗?”


只不过,他还漏掉了一件事——门票,也是他买的。



周末,大晴天,天坛公园游人熙熙攘攘,想拍张自己满意的留念照,很难。


300多米长、中间微微隆起的海墁大道,有一个专属的名字——丹陛桥。与师兄同游,真的涨姿势,丹陛桥中心的石板道唤作“神道”,神道左侧为“御道”,右侧为“王道”。天帝神灵走神道,皇帝走御道,王公大臣走王道。


放眼望去,游人则随意溜达在神道、御道、王道上。眨眼间,便可在游人、天帝神灵、皇帝、王公大臣四重身份中自由切换,不知有何感触?



黄仁宇先生在《万历十五年》一书中写道,公元1585年(明万历十三年),北京地区因长期无降雨,导致河流见底,井中无水。命令地方官求雨无效后,也许是为了向普天之下表示自己关心民瘼的诚意,万历皇帝决定亲自前往天坛祈雨。


而且,他还要求参与祈祷的全体人员徒步前往天坛,而不是骑马或乘轿。这还是我们印象中,那个三十年不理朝政的懒散皇帝吗?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幅画面:一个相貌端正、脸圆须短、身材稍胖的年轻人,带着文武百官,浩浩荡荡徒步前往天坛。


皇宫距离天坛将近十公里,对万历而言,徒步十公里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因为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跋涉,而且当时的北京已愈来愈热。


当道旁的老百姓得知走在最前面的年轻人,竟然是当今皇上时,惊愕or感动?


将近一个月后,一场甘霖突降人间。显然,这是圣心感动上苍的结果。



明清两朝,共有22位皇帝在天坛祭祀皇天、祈求五谷丰登。可留下故事最多的,大概就是乾隆皇帝了。因为在天坛这个神圣的地方,乾隆爷先后辟建了两座专用“后门”:花甲门和古稀门。


公元1772年(清乾隆三十七年),乾隆皇帝已经62岁,大臣建议应减轻皇帝的“步履之累”,乾隆钦命新开一座“花甲门”。祭祀时,乾隆不必经过丹陛桥,而是走“花甲门”进入祈谷坛。


九年后,这一幕又重演了。那年,乾隆71岁高龄。这一次,他批准在皇乾殿外新辟一门。经此门可直接进入皇乾殿,但为防止后世子孙心生懈怠,频走捷径,他便下旨:后世子孙年满70岁,到皇乾殿上香时可从此门出入。于是这座门便被唤作“古稀门”。直到乾隆退位,“古稀门”才被关闭。


乾隆之后,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和宣统六位皇帝都未曾开启使用“古稀门”,因为他们都没有活到70岁。唯一例外的是,手握实权的慈禧太后虽然活到了70岁,可大清祖制不允许一个女人参与祭祀活动。



走出皇乾殿,太阳已经快落山了。


绕到祈年殿东侧,天瞬间昏暗下来,眼前只见祈年殿的轮廓。


周围安静了许多,仿佛穿越一般。如果,此刻恰逢皇帝祭天,那我这个不速之客,大概只能赶紧将手机关机,静静躲在黑暗之处吧?




Copyright © 北京旅游定制交流组@2017